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七四章 变化(卷五终章)
    第一七四章  变化(卷五终章)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

    ??

    ??

    杨姐站在船栏边,望着眼前一望无际平静地的大海,心里却浪花翻卷。

    自己的身体这几天莫名奇妙的发生了变化。

    原本藏在黑发间一根根被风霜浸染成白的岁月痕迹,竟然全部消失了。

    脸上原本的皱纹也在明显的变浅。

    更重要的是,作为四十多岁的女人,因为整日操劳,已经变得稀薄的月事,竟然突然汹涌起来。

    这只是最表面的变化。

    更深层次的变化才是最恐怖的。

    三岁开始在父亲的教导下修习古武,直到四十岁才有了明显的气感。

    原本这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可是自从被救出到了船上,每晚练功都会发现功力在明显的增长。

    短短几天时间,已经达到了真气外放的程度。

    不知道为什么,内心中没由来的产生了一种像是少女怀春般的悸动。

    “到底放生了什么?”杨姐反复地问自己。

    可是始终找不到答案。

    杨姐转身朝着驱逐舰前方的甲板走去,那里一大群人不知道正在干什么,山呼海啸的,很是热闹。

    “拉住!拉住!”

    “加油!老板!收线!收线!”

    杨姐只看见一群人围着林语。

    而林语正将一只海钓竿订在肚带上,奋力的往回牵拉着。

    七八米长的鱼竿已经弯成了满月,肉眼可见的钢线嗡嗡作响。

    杨姐笑了笑加入了围观的队伍。

    林语感觉鱼竿传来的力道像是拴着一头暴走的公牛,左突右撞,几次都险些被拔了河。

    这些天林语也钓过几次鱼,但是钓上来的都不是很大,最大的鱼也就是二三十斤。对于林语来说,小菜一碟。

    可是今天这条鱼,林语明显感觉到了不同。

    “少说过百斤!”舰长是个老钓手,一看这鱼竿上传来的力道就做出了判断。

    “老板!晚上可以全川改善伙食了,哈哈!”

    林语虽然看起来游刃有余,但是额头上也出了汗。

    随着林语不停的摇轮,鱼线慢慢收紧,可是鱼扎在水底,依然见不到面。

    突然,竿头猛然加剧颤抖,竿子顿时又弯到了极限,放线轮的泻力被拉的吱吱作响。

    鱼线一下子又被拉出去近百米。

    “好大的力道啊!”林语使劲拉着鱼竿,龇牙咧嘴地喊到。

    “加油!加油!加油!”

    “稳住!稳住!”

    又是一波欢呼声响起。

    甲板上的人越聚越多,都瞪大了眼睛,想看看这是一条什么样的庞然大物。

    林语一边抽提鱼竿,一边快速的摇着轮子,标尺显示鱼越来越近。

    “嗖!”一个巨大的影子跃出海面。

    “金枪鱼!”

    “是一条金枪鱼!”

    “太赞了!估计有300斤!”

    “噗通!”鱼再次扎如水底。

    “跟我较劲!你来吧!”

    林语疯狂的摇着轮子,手上猛地一使劲。

    “嗖!”一个巨大的黑影顿时朝着船上飞来,仿佛手拿利剑的刺客直冲人群!

    人群全都傻眼了,呆呆地看着巨大的金枪鱼越飞越近。

    眼见着就要刺中人群。

    从斜刺里闪出几条人影,同时向金枪鱼抓来。

    “砰!啪!咚!”

    只见林语已经扔掉了鱼竿,一手正抓在金枪鱼的鱼剑上,旁边站着杨姐和柳岩两人。

    金枪鱼已经毫无动静,鱼身上一个巨大的掌印和一个巨大的拳洞里汩汩的往外冒着血。

    “哗哗!”人群中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

    杨姐微笑着擦了擦手上的鱼腥,走开了。

    林语却诧异地看着身旁的柳岩。

    围观的人可能无法体会,可是林语却切实感受到了两人那恐怖的一击。

    杨姐还好说,原本就是个深藏不漏的高手。

    可是柳岩就不一样了。

    要说柳岩端着AK屠杀了一群野牛,林语是可以相信的。

    但是,柳岩徒手一拳打死了一条重达300斤的金枪鱼,林语打死也不愿意相信。

    林语很清楚柳岩的拳脚功夫几斤几两。

    可事实摆在面前,虽然这也有杨姐的功劳,可是林语鹰眼下,金枪鱼的内部一目了然。

    柳岩那一拳打碎了鱼皮下一大片肌肉组织,同时还震碎了鱼的脊骨。

    “柳岩必定是进化了,可是,这并不是在自己的药剂催化下完成的。”林语心中产生了疑惑。

    将鱼丢在甲板上,招呼着船员将鱼抬进了船舱。

    人群也逐渐散去。

    “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了?吃了仙丹?”林语一边收拾这鱼竿,将半条沙丁鱼饵挂在钩子上,一边轻描淡写的问道。

    柳岩双手扶住栏杆,望着海面,有些茫然地说道:

    “我也不清楚!”

    沉默了几秒钟,柳岩转过身,背靠着栏杆,望着林语说道:

    “你相信有外星人吗?”

    “呵呵呵!”林语将鱼饵甩进大海,将鱼竿插在固定支架上,笑着说:

    “反正我是没见过。”

    “怎么?你这次是被外星人劫持了?”

    “你在哪下边究竟经历了什么?”

    林语问着话,脑海里再次闪现出零号半跪在自己面前,质问自己为什么把她忘记了的情景。

    柳岩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继续问道:

    “那你相信这世界上有超人吗?”

    “穿红裤衩的那个?”林语调笑道。

    “如果不用红裤衩外穿的话,我倒是可以承认,我就是超人。”

    “呵呵呵,”柳岩笑了笑,突然很严肃的看着林语说道:

    “你有事情瞒着我!”

    林语转过头看了一眼海竿,轻声说道:“你也有事情瞒着我。”

    两个人四目相对,都陷入了沉默。

    “噗嗤!”柳岩先憋不住,咧嘴一乐。

    “你先说。”林语一脸得意地说道。

    “我从小就喜欢UFO、超自然现象。”

    “我坚信,这个世界上一定存在着和我们普通人不一样的生命体,就像是外星人,或者超人。”

    “我在全世界探寻真相,没想到,真像就在我身边。”

    柳岩望着远处,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现在身体发生了变化,我也不知道他们对我做了什么。”

    “可是我知道,我已经不是普通人了。”

    “你能让我走进你们的世界吗?”

    林语看了看柳岩,没有回答,而是自顾自地说道:

    “这个世界恐怕就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前几天的那个核弹是我让人扔的。”

    “我终究不属于这个世界,但这并不代表我不尊重这个世界,我想扰乱这个世界。”

    “恰恰相反,我希望它能一如既往的美好。”

    “所有人都能够安居乐业,享受幸福和快乐。”

    “你呢?”

    “我也希望我身边的每个人都能够幸福的生活在这个世上,我没那么高尚,我只是想要保护我觉得保护的人。”

    林语沉默了一下,“欢迎你回恶魔岛帮我。”

    “那里有你想要知道的一切。”

    “一切?我想知道的?”

    “一切!”

    “那你想把我妹妹怎么办?”

    “呃!”林语顿时大窘,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哼哼!年轻人!好自为之吧!”

    柳岩头也不回的走了。

    世界上表面风平浪静,就像此时林语面前的大海一样。

    大家都选择了缄口不言,没有任何一家新闻媒体报道关于南极上空蘑菇云的事情。

    然而,各个国家的高层已经炸开了锅。

    尤其是霉国,紧急照会了嫡系国家的大使。

    三日后,嫡系各国的总统元首,秘密在著名的白房举行了圆桌会议。当然是关起门来的那种。

    但是,大家敏感地发现,这里边少了一家,高卢鸡国。

    日不落老爹是高兴的,毕竟自己与这个讨厌的邻居从来没有融洽过。

    “我早就说过,狼子野心!他们这群农奴、破落户,靠着砍了皇帝脑袋发的家,怎么可能跟我们一条心?”

    “我日不落帝国无条件支持,干他!”

    “到时候,国土我们一家一半!”

    膏药旗的松本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暗地里下定决心一言不发。

    你们说啥就是啥!这种神仙打架的事情,我点头哈腰就行了。

    奥斯吹利亚的头头是个好战分子,一听有仗打,管你是谁!

    “我建议立刻采取军事行动,优先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必须在战争之初,确立优势。”

    “如果你们准备宣战,我们愿意派遣十万军队支援你们。”

    “至于战后分利,那肯定要看贡献再决定。”

    “我出钱!”

    “我们人少,但是我们可以在经济上支持你们!我们可以回去就断绝与高卢鸡的一切经济贸易往来。”

    “就像不再收购华国的棉花一样!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

    钟标国的代表慷慨激昂的说了一大套,归根结底就一个目的,我们可以在精神上支持你,大不了出点钱。

    要人?直接和他们开干?对不起,我们国家最缺的就是人!

    剩下的几位一看,也是各自表态,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实在是啥也没有的,当个拉拉队总行吧。

    “哦!我亲爱的朋友们,你们是我最忠实的伙伴,有你们的话,我就放心了。”

    “之所以先叫大家来,是因为这次事件绝不是单纯的一次乌龙事件。”

    “这一定是有非常大阴谋的!”

    “因此,作为你们的盟友,我必须第一时间提醒你们注意安全。”

    “至于是否开战,要等到明天的正式照会结束。”

    “我想,无论如何,我们从来没有过,挨了揍还不还手的!”

    “除非向高立国那回,确实打不过。”

    “现在,我宣布!整个世界进入紧急状态!”

    “我们要让所有企图伤害我们的,付出应有的代价!”

    会议结束,川普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皱着眉头。

    年轻的女秘书帮川普轻轻地捏着脖子。

    过了一会儿,川普拍了拍秘书的屁股,说道:

    “通知罗斯号,先从东海那边撤回来,找到那艘该死的潜艇!”

    “不管怎样,必须干掉他!”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