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七五章 李烟月的烦恼
    第一七五章  李烟月的烦恼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

    ??

    ??

    李烟月很苦恼。

    进了公司才发现,自己什么也不会。

    从小到大上过的学,学过的知识,没有一样是用得上的。

    学校里没有一门学科,没有一个老师,教过如何赚钱,如何处理好一个20岁顾问的日常工作。

    每天,那位和蔼可亲的副总经理李铭礼,都会找上自己,哪怕鸡毛蒜皮的小事情都要跟自己商量个结果出来。

    弄得好像自己好像是总经理一样。

    自己一个只干过几天快餐店收银员的小姑娘,哪里看的懂什么财务报表、成本核算呦!

    拿干妈的话说,赶鸭子上架的事情,就是装也要装得像才好。

    于是,李烟月每天点灯熬油的恶补了很多新知识。

    什么财会学,什么管理学,什么经商之道,甚至厚黑学都看了一遍。

    可还是搞不懂自己这个顾问到底能干个啥。

    当初想得很简单,为了报答林大哥,自己天天来给他端个茶倒个水的,辛苦点也没什么。

    可是怎么就混成了让别人端茶倒水的?

    干了半个月,李烟月实在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没准哪天就得把事情搞砸了。

    对不起林大哥不说,自己的人设也就塌了。还怎么在人前抬起头来?

    所以,李烟月思前想后,咬着牙给林语发了一条短信。

    “林语哥,谢谢你的器重和培养,可是我真的无法胜任现在的工作。我本来只是想给你端茶倒水,报答你的。”

    “你看,能不能给我换个工作,我学中文的,当个秘书什么的更适合。”

    林语收到短信,一头疙瘩,瞅了瞅一旁的文娜。

    “看我干嘛?当初是你招惹的人家,现在没办法了?”

    林语拍了拍脑袋,回了一句:

    “等我回去再说。”

    由于杨姐在船上,所以军舰一直开进了大连湾。所有手续从简,林语陪着杨姐上了岸,早有车子等在了码头上。

    早在前几天,杨姐就接到了升迁的任命,提了个副局长。也算是对她这次出生入死的补偿吧。

    回到了燕京城,车子没有去一处的办公地点,而是直接开进了一个红墙碧瓦的大院。

    在门岗作了严格的登记,交了配枪,杨姐领着林语走进了一间接待室。

    接待室的沙发上坐着一位身穿国服的男人,林语感觉很眼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

    “老杨!回来了?怎么样?”男人主动上前和杨姐打招呼。

    “捡回一条命,还能为国家多干几年。”

    “哈哈哈!好事,好事!”

    两人亲切的握了握手。挨着坐下。

    杨姐看着傻愣在一旁的林语,扬了扬下巴,示意林语自己找地方坐,然后跟旁边的男子接着说道:

    “听说你也动位置了?”

    “嗯,安排我出去两年,最近局势比较紧张,所以准备让我去非洲那边。”

    “周大使在那边好几年了,也该回来休息休息了。”

    “那就恭喜你了!出去不比在国内,凡事小心吧,安全第一。”

    “嗯!还是有保障的!”

    “咱们国家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逐年提升,影响力逐年扩大,我们这些人在外面说话也硬气。”

    “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总归是要掂量掂量的。”

    林语听着两人的闲聊,忽然脑子里想了起来,这位就是经常在新闻镜头里出现的大人物!心中一惊。

    “这杨姐带自己来的是个啥地方?”

    杨姐拍了一下愣神的林语,笑着说道: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王兴是我早年的同事,最近要被调到非洲那边工作。”

    “你们认识一下,将来你出去执行任务,或许还能打上交道。”

    林语赶紧站起身,上前打招呼。

    “这是我们一处的精英林语,这次遇险,也多亏了他。”

    王兴握着林语的手笑着说道:

    “年轻人有锐气!炸的好!”

    林语脸上一阵尴尬。

    这时候,一名工作人员走了进来。

    王兴放开林语,“那我就先过去了。”

    说完跟着工作人员出了门,朝着里边的一间办公室走去。

    林语好奇的开启了鹰眼望过去。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坐在那间办公室里的,竟然是顶天的那几位之一,不禁吐了吐舌头。

    心说:“这杨姐带着自己来这里参加这么高规格的见面,莫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

    杨姐看出了林语的心思,笑笑说道:

    “别瞎琢磨了,一会你就知道了,过来做,老老实实等着。”

    林语乖乖的走回座位,再也不敢大大咧咧的四处张望。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王兴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杨姐知道该轮到自己了,拉着林语站起身。

    工作人员走了进来。

    “请您两位随我来。”

    王兴在门口挥了挥手,又指了指里边,走了。

    林语跟在杨姐的身后,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来到了房门前。

    工作人员敲了敲门。

    “进来!”

    办公室里传来了一个沉稳洪亮的声音。

    工作人员推开门示意两人进去,然后关好门,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只见办公桌后面,一个面容坚毅的老人正在批阅着文件。

    看见两人进来,手里并没有停下,笑着说道:

    “老杨,辛苦了!快坐!”

    “这就是林语吧?”

    “你们先坐,我把这个文件看完。”

    杨姐笑着点点头,拉着林语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

    林语有些手足无措的坐在杨姐身边,眼睛悄悄打量着这位原来只能在电视里看到的老人。

    老人的头发有些灰白,眼角的皱纹很深,显然是常年操劳国事的结果。

    眼神却明亮而坚毅,认真的看着面前的文件,不时地用笔在上边做着批注。

    “这是一位多么令人敬佩的人啊!”

    林语从未想过能有一天,坐在这位老人的面前,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心中涌起了阵阵的激动。

    过了大概三分钟,老人放下笔,抬起头来,笑呵呵的看着两人。

    “南极的事情我听说了。”

    “你们辛苦了!”

    “不过,小林呐,你也惹了不小的麻烦!”

    老人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抬起头看着林语继续说道:

    “我长话短说。”

    “这次叫你们来,一是宣布任命,二是有个工作交代给你们。”

    “老杨同志劳苦功高,在一处很多年一直兢兢业业,这次安排你主抓全面工作,也是组织对你的信任。”

    杨姐赶紧站起身,“感谢组织信任,保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唉!你还年轻,不能轻言死字,我们需要你们这样的好同志认真工作,但绝不需要一个一心累死的同志。”

    老人摆摆手,示意杨姐坐下,目光转到林语身上。

    “小林同志虽然加入时间不长,但是表现我是知道的。很不错!”

    “所以,这次叫你来,是征求一下你的个人意见。”

    “组织上准备提拔你,接替老杨同志,担任一处的处长职务,怎么样?你有什么意见?”

    林语一听,立刻慌了神。

    “啊?我当一处的处长?”

    “我连一处的人都没认全呢!再说我这人散漫惯了,管不了人的!”

    林语赶忙自降身价,这么缠人的事情,打死也是不能接的。

    老人微微一笑,“看来你是有些不情愿的。”

    “那我们也不勉强。”

    林语顿时松了一口气。

    可是,老人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林语汗毛都竖起来了。

    “听说,你在海外有个岛?”

    老人锐利的眼神,盯得林语直发毛。

    “呃!我。。。我。。。”

    “怎么?”老人收回了目光。

    “你是不是改主意了?”

    林语一听,那还不明白,赶紧把头点的像小鸡吃米一样。

    “为祖国和人民办事,我哪能不愿意呢,我之前的意思,就是担心自己干不好。”

    林语感觉说完这两句话,后背都湿透了。

    不敢抬头,双手局促的搓着膝盖。

    “嗯!”老人满意地点点头。

    “年轻人就应该勇于担当。这个国家迟早要靠你们这些年轻人。”

    “守护好她,是我们每个炎黄子孙的责任啊!”

    这句话从老人的口中说出,带着一种难以抗拒的魔力。内里饱含沧桑,充满期望。

    林语心中顿时涌起一股豪情。

    “您放心!只要我活着!我就一定守护好她!”

    老人再次点点头,说道:

    “那么,我就给你安排工作了。”

    “我收到消息,一小时前,在大西洋有一艘高卢鸡的潜艇被击沉了。”

    林语心中又是一惊!

    “国际形势急转直下,霉国那边已经实行了封锁,并且利用非官方的力量正在大肆的搜查和抓捕各国的潜伏组织。”

    “我们的很多同志无法用正常的渠道回国,正在面临着巨大的危险,所以需要你去把他们救出来。”

    “这个任务异常艰巨,需要深入霉国的境内,而且需要辗转很多地方。”

    “据目前可靠消息,霉国境内暗地里已经实行了战时条例,监管非常严格,大大增加了营救的难度。”

    “但是,那是我们的同志,是我们的同胞,我们必须要救。”

    “怎么样?有信心吗?”

    林语坚定的点了点头。

    心中说道:“这帮狗  娘  养  的!看来需要再给你们来点刺激的了!”

    林语抬起头来,看着老人弱弱的问道:

    “那我能提几个小小的要求吗?”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