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八一章 扎两针就好
    第一八一章  扎两针就好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

    ??

    ??

    “我说!”

    “唉唉!”

    “啥也看不见!黑灯瞎火的!”

    “咱非要整这种调调吗?”

    “黑涩会就得黑着灯谈事情?”

    林语表现的有点气结。

    可是鹰眼却把房间里的情况下看得清清楚楚。

    这间房子很大。

    自己坐着的沙发后边不远处,站着两个黑袍男子,显然身手不错。

    对面的椅子上,坐着的,就是自己口中嘲笑过的,货真价实的新约克的老大,也就是那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

    “林先生,不好意思,怠慢了。”

    从椅子上传来了一个低沉沙哑的男人的声音。

    林语嘴角微微一笑,心中把这个小姑娘鄙夷了好几遍。

    “装神弄鬼的,幼不幼稚?”

    可是嘴上却是装出一副有些慌张惧怕的意思,说道:

    “这黑咕隆咚的,你们不会对我下黑手吧?”

    “咳咳!”

    林语看见那小姑娘用手使劲捂住嘴巴,显然是憋得很难受。想笑又不敢笑。

    “怎么会呢!”

    “说吧,林,你亲自前来找我,到底是什么生意?”

    “值得你冒这样大的风险?”

    “竟然愿意打破不见面的规则。”

    林语睁开眼睛,一个黑影悄悄地来到了林语的身后。

    “好吧,那我也就不绕圈子了。”

    “我这次来,其实是抱着想要投靠的心思的。”

    “你也知道,台岛那个地方终归不是长久之计,眼看也就要待不下去了。”

    “所以,我准备将所有生意转移到东南亚去。”

    “在走之前,我得干两票大的,凑些跑路的盘缠。”

    “所以,我这次的需求不再是那些破烂汽车,而是3架:Lightning  II,F-35.”

    “怎么样?算是大生意吧?”

    “哦?”

    对面的声音有些走样,变得有些尖细。

    “林先生倒是好胃口。”

    “我知道了,容我考虑一下。”

    “送林先生去休息吧。”

    林语再次邪魅一笑,看了一眼身旁的影子,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来。

    “那我就不打扰了。”

    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祝林先生玩的愉快!”

    黑暗中再次传来那个低沉沙哑的声音。

    “哦!谢谢,也同样预祝你早日见到阳光。”

    随后,一名黑袍男子送林语,走出了那间暗房。

    “托马斯,你说这个姓林的可信吗?”

    房间里原本低沉沙哑的声音,变成了清脆悦耳的女声。

    “对不起,主人,我无法帮您做出判断。”

    远处的角落里传来一声轻哼。

    女孩有些失落,将身体深深地埋进椅子里。

    “我这该死的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

    “谁又不想见到阳光呢?”

    女孩喃喃地说道。

    “可是,我会见光死啊!”

    “真是烦人的病!”

    “主人!”

    不远处再次传来,那名叫托马斯的男子的声音。

    “嗯?什么?”

    “我的另一位主人说,他说你的病其实很简单。”

    “扎两针就好。”

    女孩皱了一下眉头。

    “你在说什么?托马斯!”

    “什么另一个主人?”

    “什么扎两针就好?”

    “莫名其妙的话!”

    “就这样!”

    身旁传来了一个陌生的男人的声音。

    以及,“噗!”一声轻响。

    一天以后,由于军警的介入,和强力的镇压,骚乱彻底停止了。然而警局里,已经人满为患。

    这短短的两天时间里,整个城市抓了太多的人。

    当然,也死了太多的人。

    本来由于前段时间的疫情,就死了太多的人,这才好转没几天,又发生了这样的骚乱,再次死了很多人。

    因此,林语走在步行街上的时候,周围显得很冷清。

    只有一些正在修理店铺门窗的工人,来回的忙碌着。

    除此之外,几乎见不到什么行人。

    林语凭借着脑海中的照片记忆,七拐八拐的穿街过巷,终于来到了这家名为吉姆家披萨的店门前。

    大门已经没有了,只有一个似乎是被卡车撞出来的的大洞。

    林语迈步朝里走,店里没有营业,到处乱糟糟的,还能看到一些残留的血液。

    一名黑人老妇人,正在试图将被打碎的柜台扶正。

    林语走过去,扶住柜台的一角,使劲抬起来,看了一眼地下的印记,然后将柜台放在了原来的位置上。

    “谢谢你!年轻人!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很抱歉,我们的披萨现在做不了,你也看到了,这里还无法正常营业。”

    老妇人抱歉的说到。

    “哦!我只是来想打听一下,是否有个叫林可的华国女孩,租住在这里?”

    “我是他国内的朋友,听说这里发生了暴乱,我很担心,又联系不上,所以特意从西雅图赶过来看看她。”

    “哦!上帝!”

    “我万能的主啊!愿你能保佑那个善良的姑娘吧!”

    “非常遗憾!非常抱歉!”

    “那位林可姑娘不见了!”

    “就在骚乱发生的那天晚上,那个女孩早到了歹徒的袭击!”

    林语心中一紧。

    “幸好!”老人喘了口气,继续说道:

    “我第二天看了店里的监控录像,发现有个男孩子救了她。”

    林语松了一口气,这老奶奶说话真是大喘气。

    “那后来呢?”林语赶紧问道。

    “后来,两个人就走了。”

    “走了,就在也没回来。”

    “哦!他们大概是几点走的?我能否看一下您的录像?”

    “反正是半夜里,具体时间我可记不清了。”

    “喏!”老人指着柜台里一个崭新的笔记本电脑说道:

    “用那台电脑就可以看。”

    “多亏了摄像机自带硬盘,否则你就看不到了!”

    “那些挨千刀的强盗,把我店里值钱的东西都搬走了!包括之前的电脑!”

    “抱歉!这真是个令人感到气愤的消息!”

    老太太摇了摇头,继续低头收拾着柜台,林语则是进到了柜台里边,打开了电脑。

    找到录像文件,林语点开了暴乱那晚的时间段,仔细的看了起来。

    画面里出现女孩开灯的情景,朝着门口开枪的情景,之后就是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汽车撞了进来。

    画面里开始变得混乱不堪,大概有十来个人在到处翻找着值钱的东西,此时女孩已经消失在了画面之外。

    在过了一会儿,一个年轻的亚裔男子端着冲锋枪冲了进来,一个回合就撂倒了屋子里所有的人。

    林语忍不住的赞叹了一声:“好样的!张广生!”

    再之后,林语看到张广生领着林可出了门,时间定格在了凌晨的0点47分。

    林语皱着眉头,仔细的思考了几分钟,然后关掉电脑,走出了柜台。

    “我已经看完了!太感谢您了!”

    林语向老人诚恳的道谢,然后走出了这家披萨店。

    林语漫无目的的朝着一个猜想的方向慢慢地走着,眉头上,始终有散不去的阴云,

    这两个人失踪了!是真的失踪了。

    因为,在他们出店的时候,整座城市已经完成了戒严。

    因此他们两个无论朝哪个方向走,都已经走不出去了,一定会被警察拦住。

    但是,现在暴乱结束了,又找不到两人,所以,这两个人一定是出事了。

    “但愿是平安无事吧,有张广生的保护,或许两个人是藏到了什么地方,也说不定。”

    林语自我安慰的想。

    “希望和那个神秘的忍者没有关系吧!”

    林语停下了脚步,不再往前走,转身,辨别了一下方向,快步走了。

    ??

    “你准备好了吗?我要拉开窗帘了。”

    “啊!等等!等等!”

    “让我再做两下深呼吸!”

    “我还是有些怕!”

    “拿掉你的变声器!那个东西很讨厌!”

    “哦!是!大人!”

    “我说过了,不要叫我主人,大人什么的,叫我周明,或者周哥。”

    “嗯,好的,周,周哥。”

    “刺啦!”一道刺眼的光瞬间照进了房间。

    “啊!我不是说了还没准备好!”

    一个金发碧眼的美丽女孩用双手慌乱地挡住自己,

    有些委屈的抱怨道。

    “说好了让人再准备一下的!”

    “准备什么准备?有什么可准备的?”周明话里边带着一丝不屑。

    “这种药剂,就算是快死了也能治活,更何况你这种畏惧阳光的皮肤病了。”

    “赶紧的吧!别赖在椅子上了!好多事情需要你处理呢!”

    女孩小心翼翼的放下了胳膊,露出来一张纯净光洁,但有些过于白净的脸。

    随即,女孩的脸上绽放除了鲜花般的微笑,陶醉的迎着阳光,闭上了双眼,贪婪地接受着阳光的照耀。

    “托马斯!给我备车!”

    “送我去警局!”

    “是时候见见那个该死的胖子了!”

    女孩脸上恢复冷峻,轻轻地掀起黑袍的帽兜扣在了头上。

    周明看着女孩的装扮,心里隐隐的好像想到了什么。

    眉头皱了起来。

    “你听说过YDL的一个叫FD的组织吗?”

    周明突然间问道。

    女孩一脸茫然无知的抬起头来,“什么FD?”

    周明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

    “我就是随便问问,不知道就算了!”

    “哦!”女孩低下头来。

    “Find  dream吗?”女孩心里想着。

    “似乎在自己很小、很小的时候,听老家伙说过吧?记不清了呢!”

    “连同他留给我的这几名忠实的黑袍,都是我最后的一点小秘密呢!”

    “我告他,还是不告诉他呢?”

    女孩抬起头来,看着站在窗户前,眼望窗外,一脸刚毅的周明,眼神有些痴迷。

    “东方的男子真的好帅啊!”

    “要是哪一天喜欢上了他,那我就告诉他好了。”

    女孩心中想着,痴痴地笑了。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