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八四章 教授的第六感
    第一八四章  教授的第六感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

    ??

    ??

    沿着弯弯曲曲的圣安东尼奥河河岸边的步行街,林语和李烟月、周明,一路向南,走了大约四五公里的路,来到了一家米歇尔酒店。

    柳晴和文娜今天一天都在这里等消息。

    此时,妮娜也来到了这里,和两人一起坐在大厅的沙发里。

    这里是妮娜的产业,所以,除了林语等人,没有一个普通旅客居住。

    妮娜一身合体的长裙,配合着披肩的金色长发,在大厅里格外的显眼。

    林语等人走进来的时候,阳光恰巧照射在三个女孩的脸上,仿佛涂上了一层金色的油彩,显得光辉而圣洁。

    尤其是妮娜,仿佛传说中的圣天使降临人间,让人不由得心生爱恋。

    看到这个画面,周明的大脑产生了短暂的停顿,心里似乎被某些情绪触动了一下。

    “你们回来了!怎么样?”

    文娜先站了起来,走到林语近前询问道。

    “周大哥!林大哥!你们回来了!”妮娜操着半生不熟的华国语打招呼。

    林语点了点头,走到沙发前坐下,柳晴将一杯沏好的茶放在了林语面前。

    周明看着妮娜的面庞,突然脸上有些微红,急忙点了一下头,跟着往里走。

    李烟月朝着文娜和柳晴笑了笑,便自己坐在了沙发的一角,放下背包,看着众人。

    众人坐好,林语开了口。

    “事态有些严重!”

    “要救的人一个没找到!”

    “目前只知道有几个学生被抓走了,其余的全部失踪。”

    “林可和张广生的线索断了,不知道她们两个人从住所出逃后去了哪里。”

    “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林语看了看大家。

    “另外,奇怪的是,刘继成教授几人也神秘的消失了,不知所踪。”

    “时间紧迫,大家赶快想想办法,怎么能在对家找到他们之前,我们先找到他们!”

    说完,林语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看向妮娜问道:

    “外边那条河是不是可以走船?”

    “哦!是的!河上有游船。私家船也是可以通行的。”

    “这条河很长,一直可以到墨西哥湾!”

    “我知道了!”林语一拍大腿,“我怎么之前没有想到!”

    “赶快派人想办法查这几个教授的私产,然后沿着河去找!”

    “他们很有可能是坐着船离开了。”

    “另外,妮娜,把你的人全部散出去,找林可!”

    “现在可以确定,林可和张广生没有落在对家手里,因为他们也在找。”

    “所以我们要快!所有人全部出动!一定要在对家找到他们之前,把他们找到!”

    “这两个人对我们太重要了!”

    “他们是联系其他人的纽带!不容有失!”

    “好的!林大哥!我这就去!”说完妮娜出了酒店。

    “我们剩下的人,今晚行动!必须要拿下那个据点!”

    “先把被抓的学生找到再说!”

    林语朝着周明使了个眼色,两人站起身去了房间。

    文娜和柳晴也站起来,看着窝在角落里有些可怜兮兮的李烟月。

    “走吧,烟月妹妹,带你去房间!”

    “我们也得为晚上的行动做些准备了。”

    柳晴笑着上前,拉起了李烟月也朝着房间走去。

    ??

    在圣安东尼奥河的两岸,分布着很多餐馆。

    这其中有一家不是很起眼的小酒馆,经营着全市唯一的一家正宗中餐。

    酒馆的老板是十多年前来到霉国打工的一位女子。后来嫁给了一个华裔霉国人,于是就留了下来。

    凭借着自己的手艺,在圣安东尼奥河边开起了这家菜馆,一开就是十年。

    十年里,但凡来旅游的国内同胞几乎都会到这里来吃顿饭,所以餐馆的生意也越来越好。

    因为女老板的手艺好,人热情,歌还唱的好,再加上姓刘,所以得了个刘三姐的绰号。

    可是大家不知道的是,德州大学孔子学院的刘教授,是这位刘三姐的本家哥哥。

    平日里刘教授是不怎么来餐馆的,也从来没有对外人提起过和刘三姐的关系。

    所以大家也只当是同姓罢了。

    今天刘三姐店里生意不是很好,虽然店里没有受到骚乱的伤害。但是旁边有几家店被砸,也直接影响了这里的生意。

    刘三姐看了看墙上的时间,安排伙计看着,自己则进了后厨。

    并未在后厨多做停留,刘三姐只是提上了一早准备好的大食合,然后出了店。

    外卖平时也是送的,但基本上都是店员送。

    但最近这几天,刘三姐每日都会亲自出去送一单。

    有人问起,也只是说客人要求的一道菜,要现场完成一道泼热油的工序,所以不敢含糊。

    刘三姐走到河岸边,开上自家停在河边的一艘小快艇,朝着南边而去。

    开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已经出了城,河道两边慢慢冷清了下来。

    沿岸不再是房屋,而变成了一片片的小树林。

    只在树林的后边,偶尔露出房屋的一角。

    这里已经是郊区,住的人家不多。

    大部分是城里的有钱人买块地,建栋房子,周末来度个假钓个鱼。

    刘三姐也在几年前,在很偏的一处地方买了一大片林地。

    然后在林地的中间建了几座小木屋。

    在这里,刘三姐种了一些中餐常见的配菜,还养了一些鸡。

    平时都是刘三姐赋闲在家的老公亲自打理。

    偶尔刘三姐餐馆不忙的时候,就会开上快艇回这边来住。

    刘三姐将快艇停在一处岸边锁好,拎着食盒下了船。

    沿着一条河滩路,走到树林的边缘。

    刘三姐回头望了一眼,看没有人,便闪身进了树林。

    往树林深处走了大概有十几分钟,远远地就看见一片小庄园一样的木屋。

    刘三姐放下食盒,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再次回头忘了几眼,确定安全后,边拎着食盒快速走了过去。

    周围为了防止放养的鸡跑出去,用圆木围了围栏,所以越到近前,反而越是看不清院子里边的情况的。

    刘三姐走到围栏边的一处小门外,轻轻地在门环上拍了几下。

    里边没有什么动静。

    刘三姐有些纳闷,怎么今天老公没有来开门?

    推开门的一刹那,刘三姐呆住了。

    自己的老公倒在了门口不远的地方。

    恐惧瞬间占据了刘三姐的全身,“老公!你怎么了?”

    刘三姐颤巍巍的跑到老公身边,快速将老公扶起来,放到自己的怀里。

    老公身上并没有伤,哆嗦着手,试探了一下鼻息,还在呼吸。

    刘三姐一颗心这才慢慢放了下来。

    “老公!老公!快醒醒!你怎么了?”

    刘三姐使劲的摇晃着自己老公的身体,呼喊着。

    忽然,刘三姐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整个人再次紧张了起来。

    “表哥?表哥?”刘三姐轻声向着不远处的一间木屋轻声呼唤了两声。

    还是没有回音。

    “完了!”刘三姐顿时瘫软在地。

    “表哥他们那些人,肯定也是出事了!”

    刘三姐那里经过这种事情,气急攻心,自己也晕了过去。

    过了好一会儿,刘三姐的老公慢慢睁开了眼睛,自己醒了过来。

    迷迷糊糊的看见妻子晕倒在自己身边,顿时又清醒了几分,赶紧给妻子掐人中,掐虎口。

    “嗝”的一声,刘三姐终于缓上来一口气,也睁开了眼睛。

    看见老公安然无恙,顿时趴在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让人害了!呜呜呜!”

    “没事了!没事了!”

    “可是!可是!呜呜!”

    “表哥他们呢?”

    “是不是都被抓走了?”

    “你别着急,听我慢慢说!”

    “表哥他们应该没事!”

    “今天中午,表哥他们本来在屋里边休息的。”

    “可是表哥说感觉不好,于是就不由分说收拾了工具,带着那几个同事,朝着树林子里边去了。”

    “说是要再建一个临时的营地,以防万一。”

    “我这边手里有点事情没忙完,说好了过一会去帮忙。”

    “可是突然来了两个人,不由分说进屋就翻。”

    “然后还逼问我表哥他们的下落。”

    “我肯定是打死也不能说的!”

    “事情这么严重,那是好几条人命啊!”

    “就是不承认见过什么表哥。”

    “可谁知道,他们竟然搜出了表哥一位同事的行李,行李里边有他们上课用的讲义。”

    “这下瞒不住了!我当时也是很害怕,他们手里都有枪!”

    “我情急之下,撒了个谎,说他们坐着船往南去了,说是去了边境的一个什么安全的地方。”

    “两个人本来想抓着我走的,可是推搡着,我就倒在了地上,帅晕了过去。”

    “想必他们看我晕了过去,带着也是个累赘,所以自己走掉了。”

    “这会儿,表哥他们应该还在林子深处,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那赶紧我我们去看看吧!”

    刘三姐还是不放心,扶起了丈夫,两个人慌慌张张的出了门。

    往林子里边走了很远,直到树林的最深处,树木几乎已经茂密的无法通行了,才发现了他们的踪迹。

    原来几个人里边,有人当过兵,还有人学过考古,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

    大家一商议,在树林里七拐八拐的饶了好大一圈,才选择了这里。

    利用茂密的树林做遮挡,即使离得只有百米远,如果不出声,也是发现不了的。

    刘三姐这下子心里才算安定下来。

    说了家里发生的事,刘教授一脸严峻,

    “不行!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

    “我们得赶紧转移!”

    几个人相互看了看,都点了点头。

    刘三姐心想,走了也好,省的提心吊胆的。

    只不过,一个老实巴交的教授,咋就能有那么多心思?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