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九零章 别惹怒我
    第一九零章  别惹怒我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

    ??

    ??

    柳岩迅速带人冲进了那间民房,轻松控制住了两人。

    盲人女孩是个普通人,那个矮个子亚洲人,乖乖投降以后,一句话也不说。

    于是被捆住双手,绑在了厕所的水管上。

    柳岩站在客厅里,一边四周查看着,一边开始询问女孩,可是女孩的回答没有任何疑点,的的确确就是这个房间的主人。

    房间里摆满了女孩从出生到现在,各个时期的照片。

    有每年圣诞节和家人一起的照片,有过生日时庆祝的照片,还有女孩曾经跳舞的照片。

    然而似乎从孩子9岁开始,照片里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孩子的父母。

    女孩的照片明显的变少了,而且变成了单人照。

    更加明显的是,女孩变成了盲人。

    女孩今年16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可是却变成了现在的模样,让柳岩有些唏嘘。

    柳岩停下脚步,看着坐在餐桌旁,有些手足无措的女孩,轻声的安慰道:

    “别怕!我们不是坏人!”

    随即走到卧室,将女孩的手杖取回来,交到女孩的手上

    手里握着熟悉的东西,女孩似乎慢慢的安定了下来,表现得不再那么紧张。

    “抱歉,能不能说一下,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女孩沉默了一下,开始娓娓道来。

    “我八岁那年,爸爸妈妈带着我,去参加一场音乐会,是我最喜欢的钢琴演奏会。”

    “那天是我的生日。”

    “本来打算看完钢琴演奏会,然后去附近的餐厅帮我庆祝生日的。”

    “可是,可是就在那天晚上,我失去了眼睛。”

    “同时,也失去了他们!”

    女孩的讲述很平静,但是柳岩可以感受到女孩内心压抑着的痛苦和失落。

    “我很抱歉,出了什么事情?”

    柳岩继续好奇地问道。

    “我们在看完了音乐会之后,去了一家附近有名的餐厅。”

    “可是,我们刚刚点着生日蜡烛,我还没来得及许愿,餐厅里就闯进来两个拿枪的男人!”

    “我们遭遇了打劫!”

    “妈妈怕我受到伤害,把我藏在了餐桌下面。”

    “然后,我就听到了枪声!”

    女孩沉默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

    “我们后边的座位,原本坐了一位大叔,他是个警察。”

    “他向两名抢劫的人开了枪。”

    “结果,我的爸爸妈妈就在枪战中,无辜的中了枪,倒在了我的身旁。”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餐厅着了火,我被救出去的时候,眼睛已经让烟熏坏了。”

    “这就是我眼睛看不到的原因,也是为什么我自己生活的原因。”

    柳岩听完,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既有同情,也有遗憾,更怀着一丝歉意,觉得自己不应该闯入这里,打搅一个悲惨女孩的生活。

    “我很抱歉,这真是个令人悲伤的故事!”

    “那么,你能在解释一下,卫生间里那个亚洲人是怎么一回事吗?”

    “哦,他是我父亲生前的好朋友,一直照顾我的生活。会经常来这里看我。”

    “那为什么会有那样一个秘密的监控室,并且监控你跟着外边的情况?”

    “哦,这个啊!”

    女孩微微笑了一下,从容地说道:

    “他只是怕我受到伤害,所以安装了很多监控和报警设备。”

    “今天他恰巧来看我,然后发现了你们的行动。”

    “出于好奇,他才会去里边一直关注你们的。”

    “请相信我们!我们不会报警的!”

    柳岩点了点头,“那既然这样,我们就打扰了,十分抱歉,你们保证不会碍事,等我们完成任务,会放了你们的。”

    “等一下!”

    正在这时,林语推门走了进来。

    “她在撒谎!你被骗了!”

    “嗡!”一股无形的力场顿时充斥了整个房间。

    柳岩感觉脑袋有些短暂的晕眩,随即又清醒了过来。

    一脸惊奇的看着林语,“你在搞什么?”

    “你再看看墙上的那些照片!”

    柳岩一脸纳闷,站起身,走到墙边,忽然感觉墙上的照片似乎是少了很多。定睛一看,照片里的人,压根不是黑人女孩。

    林语没有管那个女孩,而是走到卫生间门口,一脚踹开了卫生间的门。

    只见卫生间里空空如也。

    那个绑在水管上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柳岩回头看向卫生间,傻了眼。

    “我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柳岩有些恼怒的看着面前的黑人女孩,一脸的不解。

    林语在卫生间里仔细地检查了一圈,窗户是完好的,而且外边有防盗栏杆。

    天花板也是完好的,没有被拆卸的痕迹。

    最后林语将目光停留在了马桶上,看了几秒钟后,出了卫生间,走到餐桌旁,坐在了女孩的对面。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异能是幻象吧?”

    “有点类似于医生用的那种催眠?”

    林语紧紧盯着面前的女孩,一股精神力触手,快速的向着女孩的大脑涌去。

    当即将接触到女孩的瞬间,林语忽然感觉到,这个小女孩的整个身体外都包裹着一股精神力量。

    但是这股力量并没有什么攻击力,十分的柔和。

    林语将精神力的触手,猛然间的穿过了这股力量,将它撕扯开来。

    眼前的女孩竟然发生里变化。

    黑人女孩虽然依旧是弱弱小小的样子,可是看上去,似乎一下子长大了很多。

    也似乎长高了一些,丰满了一些,脸上的面容成熟了一些。

    “很厉害!”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种异能。”

    “竟然可以时刻伪装自己。让见到你的人时刻都处在幻像里。”

    柳岩也发现了不同,一把拉住女孩的胳膊。

    “快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的同伙哪里去了?”

    林语并没有阻止,而是一脸阴沉的说道:

    “要不是我的精神力比你强大很多,想必我们所有人都着了你的道儿了!”

    “告诉你吧!我也拥有异能!而且不止一种。”

    “所以,收起你对付普通人的那一套!”

    “我们虽然算不上是坏人,但也绝对不是什么烂好人!”

    “我的手下,总会有几个不是怜香惜玉的!”

    女孩轻轻的颤抖了一下,此时才显现出真正的害怕。

    “我叫梅尔,梅尔琼斯。”

    “我是中央情报局特别科的特工,也是异能组织联盟的一员。”

    女孩小声的回答道。

    “另外一个人呢?”

    “他!他叫朴金秀,也是我们的人!”

    “是我们从亚洲分部抽调的。”

    林语点了点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的异能是水遁吧?”

    “哼哼!当特工的还真是不容易,从马桶里都能跑掉!”

    “他妈的!高丽棒子!”

    林语忽然想到了之前探查地下赌场的时候,周明提到的那个高丽人。

    “这就能对上号了!”

    “你们组织一共有多少人!把你知道的情况全部告诉我!”

    女孩颤抖了一下,轻轻地摇了摇头,慢慢低下了头不说话。

    林语看了一下时间,现在这种情况,也不适合继续审问了,于是拉住女孩的胳膊,一闪身,消失了。

    林语把这个黑人女孩带到了岛上,交给了文娜。

    “它有特殊的幻像异能,先给她注射忠诚药剂,然后特殊管理。”

    文娜点点头,将精神力释放出来,笼罩了女孩,然后命令将女孩押着,亲自带去了实验室。

    林语回到民房,带领着柳岩和手下,撤回了教堂。

    教堂里已经全部处理好了。

    并且也有狙击手控制了教堂顶上的狙击点。

    看了一眼被手铐铐住的十多名警察,林语笑了笑,

    “这回我们可以正式谈判了!”

    ??

    警局一楼的卫生间马桶里,突然水花翻滚了起来。

    不一会,一只手从马桶里伸了出来。

    紧接着一个脑袋神奇的钻了出来。

    最后,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带着难闻气味的矮个子男人钻了出来。

    “阿西!男人一脸厌恶的看了看自己,赶紧脱下身上的衣服,然后走到水龙头旁边,把水龙头拧到最大,快速的冲洗了起来。”

    “真是倒霉透了!阿西!”

    男人一边冲洗着脑袋,一边嘴里边不住地咒骂着。

    过了好一会儿,男人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只穿了一条内裤,走出了卫生间。

    他快速的跑上了二楼,还好,所有的警员基本上都调去防守了,没有撞见人。

    推开一间更衣室,快速的打开几个柜子,从里边胡乱翻出了一身衣服,也顾不得合适不合适了,胡乱的套在了自己身上。

    这才松了一口气,出了门,朝着警长办公室走去。

    胖警长正在一脸惬意的接受着女警官的按摩服务,嘴里还不时发出了舒爽的呻吟声。

    “哦!太棒了!你这个小妖精!”

    “哐当!”门被人推开。

    两个人赶紧分开,一脸尴尬。

    胖警察刚要发怒,发现进来的人是那个中情局姓朴的的探员,一脸的不悦。

    挥了挥手,让女警员出去,然后整理着衣服,没好气的说道:

    “朴警官!我竟按照你的要求都布置好了!”

    “为了这件事情!我们全局的人都在加班!”

    “你还有什么吩咐?”

    “要不是你,我不可能跟当地的灰帮发生这样大规模的冲突!”

    “到时候你拍拍屁股走人了,我可是还要在这里混的!”

    “又不让放!又不允许抓!”

    “现在僵持成这样,到底怎么办嘛?”

    “我这样私自做主,不向上边报告,真出了事情,我可是担待不起的!”

    “警长先生,不要发牢骚。”

    “你可以联系一下你那帮愚蠢的手下看看。”

    “你的精心布置,完全就是个摆设!”

    朴金秀轻蔑的看了一眼胖警官,不屑的说道:

    “他们现在都被抓住了!”

    “我也是才从那边金蝉脱壳逃出来。”

    “还是想想接下来怎么办吧!”

    胖警官一脸不可置信的抓起桌上的电话,按下一串号码,将听筒放在了耳朵上。

    林语正要让这帮被俘的警察选出代表往警察局里打电话,收缴的一堆手机里,就传来了响声。

    林语拿起电话看了一眼,然后朝着人群问道:

    “这是谁的电话?”

    络腮胡子抬头看了看,一脸无奈的说道:

    “我,我的!”

    林语将手机递到络腮胡子面前,“谁打来的?”

    “呃!这是局长办公室的电话。”

    林语笑了笑,“瞌睡有人送枕头!”

    “接!”

    随即按下了免提键。

    “喂?警长!”

    “情况怎么样?”

    “我,我们都被抓住了!警长!”

    络腮胡子一脸尴尬的说道。

    胖警察一脸难以置信的愣了好一会儿,愤怒地骂到:

    “法克!一群蠢货!你们是猪吗?”

    林语笑道:“尊敬的警长先生,请不要随意侮辱动物!动物也是有名誉权的!”

    “你是谁?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敢绑架警察!你们不怕死吗?”

    电话里传来的胖警察的咆哮。

    “哦!警长先生!请你控制一下你的情绪,这样对我们都不好!”

    “你要充分体谅一下劫匪的紧张心情!”

    “万一我们一害怕,枪走了火,那么你的警员或许就要遭殃了!”

    “啪!”

    一声清脆的枪响,把电话那头胖警察吓得一哆嗦,差一点摔了手里的电话。

    “好吧!说说你们的条件!”

    “不要伤害他们!”

    “我一定尽量满足你们的愿望!”

    “呵呵呵,这就对了!这就对了!”

    “你们霉国有一句著名的俚语,聪明的人,总会在正确的时间,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那么,请先放了警局里关押的所有人,然后我们再来谈一谈条件吧。”

    “记住,不要惹怒我!”

    说完,林语果断的挂断了电话!

    “不能放!”

    旁边的朴金秀斩钉截铁的喊道。

    “法克!我现在不能再听你的了!”

    “你已经让我陷入了困境!”

    “如果这些人我不能安全的救出来!”

    “我就得在监狱里过下半辈子了!你这狗  娘  养的棒子!”

    胖警官猛然间跳起来,歇斯底里的骂着,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来。

    “哼!”朴金秀没有理会胖警官的暴怒,而是翘起了二郎腿,轻蔑地说道:

    “我奉劝你好好想想,你如果放掉了重要的人犯,我一定会向上级检举你!到时候,你同样是要进监狱的!”

    胖警官颓然的倒在了椅子上,全身不住的颤抖着。

    过了有一分钟,胖警官叹了一口气,眼睛里闪出一丝凛冽。

    手悄悄的伸向了旁边的抽屉。

    “那你说怎么办?我全都听你的!”

    朴金秀对于胖警官的妥协,表示很满意,仰着头靠在了沙发上。

    “只要你听我的,尽量拖延时间,等到天一亮他们就完蛋了!”

    “我一定会将她们全部抓住!到时候你就是大功一件!”

    “至于你那些手下,相信不会轻易被杀的!”

    “即使是死了,为了国家安全,他们的牺牲也是值得的!”

    “我会向上级说明原因,不会连累你的!”

    胖警官已经摸上了一把枪,食指轻轻地搭在了扳机上。

    “现在是半夜,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

    “怎么可能拖延那么长的时间?”

    “况且!一旦天亮,就会有大量的平民走出家门。”

    “到时候就更不容易控制了!”

    胖警官一边说着话,一边将手枪不动声色的拿到自己双  腿  之  间,然后轻轻地拉了一下枪栓,将子弹上膛。

    “这有什么难的!”

    “我地下基地那边有人,我马上调他们过来,协助解决这个问题。”

    说着,朴金秀站起身,慢慢的朝着胖警官的办公桌走来。

    胖警官手微微哆嗦着,心里做着剧烈的挣扎。

    “弄死他!一切就结束了!”

    放走外边的瘟神!一切就结束了!

    胖警官的眼里逐渐坚定了起来,死死地盯着朴金秀的动作。

    朴金秀大喇喇的翘起屁股,坐到了办公桌上,随手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放在自己的腿上,然后,按下了一串号码。

    “嘟嘟嘟嘟。。。。”电话那边传来了忙音。

    朴金秀有些奇怪,来回扭动这方向,似乎下意识地在寻找信号一样。

    “嘟嘟嘟嘟。。。。”

    朴金秀脸上出现了一丝不悦,按掉了电话,重新播了一遍号码,将听筒放在了耳朵上。

    此时,朴金秀已经是背对着胖警察的方向。

    “噗!”一声轻响,朴金秀的脑袋瞬间就崩出一团血花,然后啪嗒一声,电话掉在了地上。

    尸体也随之倒在了地上。

    胖警官眼里闪出意思狠厉,他走到朴金秀的尸体前,仔细地检查了一下,确定这个人已经死了。

    然后快速的清理一下现场,转身走到门口听了听动静。

    发现没有惊动别人,这才转回来,捡起了地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乔伊,你来我的办公室一下。”

    胖警官放下电话,思考着接下来的办法。

    没过一会儿,那名丰满的女警察推门走了进来。

    刚想上前和胖警官起腻一下,猛然间看到办公桌后边倒着的人,吓了一大跳。

    “不要喊!”胖警官抽出手枪对准了女警察,厉声说道:

    “事已至此,要么帮我处理了,要么死!你自己选!”

    “哦!警长!不要这样对我!”

    女人痛哭起来,瘫软在地。

    “站起来!你这个笨女人!”

    “只要你帮我处理了这件事,我一定会提拔你的!”

    “在这个警察局,除了我,别人谁会罩着你?”

    “站起来!”

    女人颤巍巍的站起身来,紧张的一直在抖。

    “过来!”

    胖警官将一只用手绢包裹住手枪,在桌子下边悄悄地擦了几遍,然后,将手枪假装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帮我捡起来!我刚刚扭到了腰!”

    女警察颤抖着走过去,低头捡起了地上的手枪,拿在手里,有些不知所措。

    “好了,放在桌子上吧!然后出去,把物证室的推车推进来。”

    “尸体要先运到地下室的停尸房里去,过一会儿处理完外边的危机,我们在想办法把他丢到外边去。”

    “等明天被发现的时候,他就是死在了外边的劫匪手里的。”

    “我们就没事了!”

    女警有些不知所措的将手枪放在了桌子上,轻轻地抽噎着点了点头。

    “去吧!亲爱的!会没事的!抓紧时间!”

    “正好现在楼里边没有人,他们都在外边守着呢。”

    女人点点头走向门口  ,刚要拉开门出去,身后的胖警察传来了声音。

    “哦!忘了告诉你!”

    “那把枪就是打死他的那把,上边有你的指纹。”

    “如果一旦漏了马脚的话。。。。。。”

    “你就说他想要强奸你,然后你不得已才杀了他!”

    “到时候我会为你作证的!”

    女警顿时惊恐的转回头,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胖警察。

    “你!你怎么能这样做?”

    “哦!亲爱的!我这样做,也是逼不得已!”

    “还不是为了保护我们俩!请你体谅我的苦衷。”

    女警眼里闪着憎恨的光,恨不得扑上去,立刻咬死这个该死的胖子。

    “你是个恶魔!我诅咒你!你会下地狱的!”

    胖警察冷笑了一下,“赶紧去!不要废话!”

    女警察哆嗦了一下,转身愤怒地推开门,走了。

    过了几分钟,女人推着一辆法医用的推尸体的车回到了办公室。

    然后两个人将尸体搬上了车,蒙上了白布单。

    再由女警推着送到了地下停尸房。

    全程女警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冷漠的干活。

    又过了一会儿,女警拿着清洗工具回到了警长办公室,麻利的蹲在地上,仔细的清洗着地面上的血迹。

    胖警官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的小乖乖!这就对了嘛!”

    “你放心,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过几天我就想办法把你调到我这里来当秘书。”

    “另外,我会给你涨薪水的!”

    女警察依旧没有说话,使劲擦着地板。

    “不要生气嘛!小乖乖!”

    “下个月我给咱俩安排休假,我带你去帕里买些最时髦的新衣服。”

    “哦!对了!还有前几天你在杂志上看到的那款包。”

    “我保证给你买!”

    女人冷着的脸,突然露出了笑意。

    胖警察看在眼里,闪出一丝轻蔑,心中暗爽。

    “女人这种生物,听到名牌衣服和包,上帝都可以出卖!”

    “好啦!你慢慢干!我去下卫生间,这就回来!”

    说完,胖警察走出门,去了卫生间。

    此时,女警察的眼里才闪现出一丝凛冽。

    她快速的从口袋里掏出一粒胶囊,然后掰成两半,将白色的粉末倒进了胖警察办公桌上的杯子里。

    接着放了一袋速溶咖啡,接了热水,放回桌子上。

    再然后拉开抽屉,迅速的拿出刚才那把枪,仔细的擦了一遍,放回原处。

    胖警官这时抱着一大堆带着味道的湿衣服走了回来,一把扔在了女警察拿来的桶里边。

    “不知道哪个王八蛋放在卫生间里的,一会儿你丢掉它!”

    女警点了点头,收拾起工具,然后后退着拖着地板,走出了办公室。

    胖警官想了想,拿起电话。

    “赶紧答应他们的要求!”

    “对!所有要求!让他们消失!”

    “放了!全放了!”

    “告诉他们,只要不伤害人质,把兄弟们都放回来,一切要求都答应他们!”

    胖警察放下了电话,揉了揉眉头。

    看到桌上冒着热气的咖啡,嘴角笑了笑,然后端起咖啡来喝了一大口。

    林语收到消息,咧嘴笑了。

    “早就告诉过你,不要惹我!”

    “走!去接他们!”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