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九四章 被盯上了
    第一九四章  被盯上了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

    ??

    ??

    圣安东尼奥仿佛从来都是这样的平静。

    街道上,依旧是行色匆匆的三两个人。

    分区警局里,工作依然是照常的,但是有一种恐怖的情绪在整个警局中蔓延着。

    “听说了吗?局长是让异形弄死的?”

    “别瞎说了!局长是饮弹自杀!”

    “对对!我也听说了!局长是无法承担自己的失职,自杀了!”

    “你们啊!都不对!”

    “知道在停尸房发现了什么吗?”

    “发现了一具男尸!就是那个前几天在咱们局里晃悠的高丽国达那位特工,据说让局长给弄死了!”

    “我估计呀!”

    “是因为局长有点喜欢他,然后想干点啥,可是那家伙不从,然后就让局长弄死了。

    “再然后,你们就知道啦!”

    “不能两情相悦的感情最后一定都是悲剧!”

    一个黑人妹子一脸淡定的,拿着一个巨大的拖把,从同事们的身边悄然走过。

    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

    依然一丝不苟的拖完了地,然后走进了更衣室,换好便装,走出了警局。

    沿着街道两侧冷清的街道,黑人女孩沉稳的走着,并没有什么慌张。

    直到走过那间被柳岩占据的民房外,才微微转头,看了看。

    房间里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

    女孩四处看了看,确定没有人监视这里,这才掩着面庞,走进了这家民房。

    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女孩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伤感。

    照片里每一个场景,都像电影一样,在脑海里回荡着。

    “爸爸,我该怎么办?”

    眼泪像是决堤的洪水,冲破了感情的闸门。

    女孩望着墙上的照片,泪流满面。

    “我今天真的没有忍住,我杀了他!”

    “不管十年前你们是怎样被害死的!反正他没有起到好的作用!要不是他隐瞒了真相,你们也不会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死去!”

    “爸爸,妈妈!我已经给你们报仇了!”

    女孩如泣如诉,看着墙上的照片哭成了一个泪人。

    许久,女孩止住了哭泣,走进了卧室,快速的用行李箱装了满满一箱子要紧的东西,然后再次留恋的看了一眼房间里的一切,留恋的出了门。

    叫了一辆出租车,女孩直奔机场。林语和周明,带着文雅和妮娜重新回到了消失的地方,那间酒店。

    这里显得空空荡荡。

    没有妮娜的吩咐,工作人员一直没有对外营业,甚至这两天已经在门口,挂起了停店歇业的布告。

    林语的心里有些萧条,因为文娜和柳晴都不在。

    甚至是短暂的回岛,林语都没有见到两人。

    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干嘛去了,又联系不上。

    虽然林语很担心,但是在布莱尔港,林语还真的不是那么担心,因为,林语自认为,在自己的地盘,不会出什么事儿。

    林语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凌晨时间了,所以安排大家赶紧休息,自己也回了房间。

    本来想要打电话给李烟月,了解一下事情的最新进展。

    可是时间太晚了,想到半夜打电话不妥,也就没再坚持,洗漱完,躺倒床上睡了。

    凌晨一点半,林语放在床头的手机突然响了音乐。

    “喂!”

    “林哥哥,我找到他们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李烟月的声音。

    林语顿时来了精神,赶忙问道:

    “进展怎么样?”

    “不太好说!”

    李烟月有些犹豫的回答道:

    “他们正在遭到围攻!应该坚持不了太多时间了!”

    林语心中突然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别着急!”

    ??

    林可、张广生兜兜转转的,终于了解了小岛川的家在哪里。

    这是一个简朴的小院儿。

    在寸土寸金的霉国首都,能有用这样一个小院,已经是堪属不易。

    张广生在隐蔽处,翻过院墙,进到了小岛川的房子。

    冰箱里满满的,有各种蔬菜水果和牛奶,显然,这家主人,刚走不久。

    甚至,厨房里还有准备好的早餐便当。

    “怎么办?”

    林可在这样一个紧急的情况下,有些手足无措,自我暗示,必须要找一个人问问。

    不由自主的开口,问到了身旁的张广生。

    更主要的是,林可感觉自己已经失去了方向,这件事情,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能力。

    “广生,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断了所有的线索。”

    “我们已经联系不到任何一个潜伏人员了!”

    “你说,会不会,他们都被抓了起来,我们再想办法营救都是徒劳?。

    林可的脑海里,闪过一瞬间的画面。

    画面的内容,是小岛川被一群黑衣男子带走了。”

    “别急!我先查看一下。”

    张广生毕竟是特种兵出身,早就已经培养出了宠辱不惊、临危不惧的性格。

    “你先别着急!”

    “让我先把这里的情况下看看。

    “然后我才能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从现在的状况来看,虽然不能排除是被人抓了。”

    “但是!”

    “依据现有的情况来看,他们出门前,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过分的举动。

    甚至,在某些人的眼里,这只不过是最简单平常的事情了。”

    “如果此时是警察来二次搜查,一定会觉得,一切正常,没有什么重要的线索。”

    “不过啊,你看这里!”

    张广生指着墙上的一处地方,有些凝重的看了身旁的林可,详细认真的说道。

    “你看没看到,墙上少了一张照片?”

    “你看,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还是可以看出来,这个方,最近被人摘走了相框。”

    “孩子的房间里,也带走了必要的衣服。”

    “所以,我判定,他们显然是已经在危机到来之前,安全地转移了。”

    林可看着衣柜里紧紧空出来的两个内衣存储格子,疑惑的点了点头。

    “那,也就是说,他们很有可能转移去了安全屋?”

    “嗯!”

    “有这个可能!”

    张广生笃定的回答道。

    “好!那我们就去安全屋找他们!”

    “可是,安全屋的启动,是要有特别程序的!”

    “我也不是特别清楚,究竟他启用了哪个安全屋。而且,公共安全屋,他这个级别的,想要启动也必须要通过我。”

    “显然,他们藏身的地方,并不是我们熟悉的。”

    林可皱着眉头,有些沮丧。

    “先去找找看吧!”

    张广生安慰道,“如果他们真的是逃了,我们找不到,敌人也不好找到他们的。”

    “总之,他们暂时是安全的。”

    林可看了一下手表,此时已经是中午了,看向张广生说道:

    “走吧!”

    “事不宜迟!我们赶快去其他的联络点看看,能不能找到线索。”

    “嘎吱!”

    一声轻微的开门声响起。

    一个身背双肩背包的女孩突然出现在了门口。

    张广生立刻警觉地做出了防御的姿态。

    “你找谁?”

    “半夜闯进别人的家里,我有权报警!”

    女孩笑了笑,“终于找到你们了!”

    “林可!张广生!”

    “你们知道第一行动处吗?”

    女孩说完,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林可和张广生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两岸猿声啼不住?”

    林可试探的问道。

    “一枝红杏出墙来!”

    女孩娇笑着回到道。

    “东风夜放花千树?”

    林可再次问道。

    “一枝红杏出墙来!”

    女孩有些无可奈何的回到。

    “好了,你们应该知道,这是新进的处长发布的恶趣味。”

    “我是一处的新组员,我叫李烟月,处长叫林语。”

    “你们应该得到了通报。”

    “如果你们得到了最新的安全警示的话。”

    “这是随着撤离命令一起下发的。”

    林可终于相信了面前的女孩,快步走上前去,握住了女孩的手。

    “你们终于来了!”

    “原本考虑的外交途径,现在都很难实现了!”

    “霉国佬借助疫情的噱头,已经发布了很多不利于我们出境的政策。”

    “现在,我们只能东躲西藏了。”

    “我们还有好几个伙伴被困在圣安东尼奥,我们也是靠着同伴的牺牲,才侥幸逃出来。”

    “放心吧,林总已经把他们救出来了。”

    “我追着你们来这里,也是林总让我尽快找到你们,能给你们帮上忙。”

    “我现在就通知他们,让他们过来。”

    李烟月掏出手机,播通了林语的电话。

    ??

    查到小岛川的隐蔽关系,耗费了大量的时间。

    由于原有的紧急联络暗号,并没有找到小岛川的密电。

    因此,林语只好让文雅通过小岛川的社会关系下手,进行了大量的搜索和分析。

    最后,林语发现了异常。

    ??

    小岛川家里,林可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正在查找资料的林语、周明以及文雅。

    “这几个人难道是神兵天降吗?”

    “短短的几个小时时间,他们就真的出现了!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然而,林可不知道的是,周明通过妮娜的布局,成功的俘获了圣安东尼奥空军基地的一名主管。

    然后巧妙地乘坐了两架临时需要执行任务的战斗机,在中途改变了航向,准时来到了华盛敦。

    降落在了民用机场。

    不等军方梵音过来怎么回事,已经有妮娜的手下,将林语和周明安全的送出了机场。

    经过几次华丽的换车,成功的避过了所有的监控,然后安全的到了小岛川的家。

    有了文雅的超级黑客,有了周明的隐身。

    林语制定了详细的计划。

    一方面,由文雅更改了一些军事调动计划,巧妙地将一些计划的时间进行了更改。

    先尝试对方的反应时间。

    看看多久能够引发国防部的注意。

    二来,被俘获的主管,也不是林语的最终目标。

    只是让他在实验阶段,充当一个不大不小的挡箭牌。

    最终还是想测试一下,对方用多长时间能够查清状况,然后将这个人抓捕归案。

    为了计划的实施,林语需要精准的时间。

    更需要一个契机,完美的实现自己的计划。

    文雅始终在关注着所有的讯息,尤其是空军基地的调动变化。

    为林语寻找着机会。

    而周明则时刻准备着,潜入空军基地,进行斩首行动。

    当然,目前最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救出所有名单上的人。

    之所以最初选择圣安东尼奥登录,就是因为林可这个重要的人物。

    她知道所有人的联系方式。

    可以通过林可找到所有人。

    可是出师不利,直到现在,才在华盛敦真正见到了林可。

    文雅在林可的指导下,通过掌握的信息,终于找到了小岛川的一些行动轨迹。

    最终,林语判断,小岛川在很多年前买下的一处房产,很有可能,就是小岛川自己建设的秘密避难所。

    也就是没有登记在册的安全屋。

    于是,几个人马不停蹄,穿好了夜行服,开车赶往了那栋年久失修的老楼。

    凌晨一点钟,几个人悄无声息的来到了楼下,却发现,这里同样有一群黑衣人已经捷足先登。

    周明化身影子,悄悄地跟着这群人上了二楼,眼见着这些人来到了一个房门前。

    林语则是让林可和文雅守在车里,自己和林广生悄悄地随后上了楼。

    楼梯上,有一名黑衣人在二楼的出入口来回的踱着步放哨。

    林语悄悄地来到了楼梯下,抬眼看了一下楼梯的高度。

    这是一个挑空的铁艺楼梯,想要悄悄的走上去,绝不可能,不仅会发出声响,更重要的还是会暴露。

    只能选择抓住时机,一跃而上,解决这个舌头。

    林语深呼一口气,看准了二楼平台上的黑衣人,在他转身的一刹那,一个闪身跃上了二楼的平台。

    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瞬间抹向了黑衣人的脖子。

    “噗!”

    林语一手捂住黑衣人的嘴巴,一只手快速的抽刀,然后抓住了黑衣人握枪的手。

    几秒钟以后,林语将黑衣人放倒在地,向着楼下的张广生挥了挥手。

    然后将黑衣人身上的装备拔了下来。

    一把MP5,一把手枪。

    将冲锋枪扔给张广生,将手枪别再自己腰间。

    然后开启鹰眼,看向楼道里。

    周明就隐藏在一名似乎是头头的男人身后,静静地注视着他命令手下,用刀子捅开房门。

    林语数了一下,对方有7个人。

    自己是三个人。

    也就是说,需要一个人同一时间解决掉对方两个人。

    林语收回目光,看了一眼身旁的张广生小声说道:

    对方有7个人,我来对付三个,你需要对付两个,能行吗?

    张广生自信的点了点头,“没问题!”

    林语点了一下头,随即转身,轻轻地拉开了防火门,悄悄地潜了进去。

    两人来到那间房门口,看见两名黑衣人已经控制住了一个黑人小伙。

    正在询问着什么。

    另外的人在屋里边到处翻找着。

    周明此时化身的影子一直跟在那名头头的身后,伺机而动。

    林语朝着张广生比划了两个手势。

    告诉张广生解决掉门口的两人,自己会直接进到屋内,解决正在其他房间里搜查的三人。

    至于正在审问的人,就准备交给周明来解决。

    张广生看向林语,比划了一个明白的手势,找准时机,隐藏在了门口的另一侧。

    林语紧紧盯着屋内人的动向,一动不动。

    突然,装广生眼前一花,林语瞬间消失,已经进入到了屋内。

    耳边传来了两声枪响。

    张广生也像一头猎豹一样,猛地冲向屋内,一梭子子弹就倾泻而出,将门口的两人撂倒。

    周明同时也发动了攻击,一把匕首抹向了一个黑衣人的脖子。

    电光火石之间,屋内只剩下一名带头的黑衣人,剩下的人全部被解决掉了。

    周明将匕首抵在黑衣人的脖子上,阴沉的问道:

    “谁派你们来的?”

    “我!我!”

    黑衣人显然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

    “你们不能杀我!”

    “我是中情局的人!如果杀了我,你们会惹大麻烦!”

    “哼哼!中情局怎么样?”

    “对于我们来说,你们的中情局就是垃圾中的垃圾!”

    林语此时来到周明的身旁,使了个眼色,周明朝着这名黑衣人的脖子就是一个掌刀。

    顿时黑衣人就晕倒在地。

    在床上瑟瑟发抖的黑人小伙,眼里闪出不可思议的惊惧。

    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黑衣人,心想自己这会算是完了。

    内心无限忐忑,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扛住。

    如果不能保守住秘密,小伙已经想好了是不是想办法自杀。

    可是转眼间,

    黑衣人就被另一群人全部放倒了。

    而且,这里边明显能看出来,他们都是东方人面孔。

    但是黑人小伙还是提高了警惕,不敢轻易相信,这群人就是和小岛川一伙的。

    林语走上前,看了一眼蜷缩在角落里的黑人小伙,

    开口说道:“你是不是认识小岛川?”

    “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我是来救他的!”

    黑人小伙没有作声,而是一脸恐惧的摇了摇头。

    林语皱着眉头看了看,突然一个闪身,就在众人眼中消失了。

    等黑人小伙反应过来的时候,林语又突兀的出现在了面前。

    身边同时出现了一个从没见过的美丽的姑娘。

    我再问你一次,小岛川你是不是认识?

    林语说道。

    “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黑人小伙心里不断在挣扎着。

    眼神不经意的飘向了里边那个壁橱。

    另外的人在屋里边到处翻找着。

    周明此时化身的影子一直跟在那名头头的身后,伺机而动。

    林语朝着张广生比划了两个手势。

    告诉张广生解决掉门口的两人,自己会直接进到屋内,解决正在其他房间里搜查的三人。

    至于正在审问的人,就准备交给周明来解决。

    张广生看向林语,比划了一个明白的手势,找准时机,隐藏在了门口的另一侧。

    林语紧紧盯着屋内人的动向,一动不动。

    突然,装广生眼前一花,林语瞬间消失,已经进入到了屋内。

    耳边传来了两声枪响。

    张广生也像一头猎豹一样,猛地冲向屋内,一梭子子弹就倾泻而出,将门口的两人撂倒。

    周明同时也发动了攻击,一把匕首抹向了一个黑衣人的脖子。

    电光火石之间,屋内只剩下一名带头的黑衣人,剩下的人全部被解决掉了。

    周明将匕首抵在黑衣人的脖子上,阴沉的问道:

    “谁派你们来的?”

    “我!我!”

    黑衣人显然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

    “你们不能杀我!”

    “我是中情局的人!如果杀了我,你们会惹大麻烦!”

    “哼哼!中情局怎么样?”

    “对于我们来说,你们的中情局就是垃圾中的垃圾!”

    林语此时来到周明的身旁,使了个眼色,周明朝着这名黑衣人的脖子就是一个掌刀。

    顿时黑衣人就晕倒在地。

    在床上瑟瑟发抖的黑人小伙,眼里闪出不可思议的惊惧。

    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黑衣人,心想自己这会算是完了。

    内心无限忐忑,不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扛住。

    如果不能保守住秘密,小伙已经想好了是不是想办法自杀。

    可是转眼间,

    黑衣人就被另一群人全部放倒了。

    而且,这里边明显能看出来,他们都是东方人面孔。

    但是黑人小伙还是提高了警惕,不敢轻易相信,这群人就是和小岛川一伙的。

    林语走上前,看了一眼蜷缩在角落里的黑人小伙,

    开口说道:“你是不是认识小岛川?”

    “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我是来救他的!”

    黑人小伙没有作声,而是一脸恐惧的摇了摇头。

    林语皱着眉头看了看,突然一个闪身,就在众人眼中消失了。

    等黑人小伙反应过来的时候,林语又突兀的出现在了面前。

    身边同时出现了一个从没见过的美丽的姑娘。

    我再问你一次,小岛川你是不是认识?

    林语说道。

    “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黑人小伙心里不断在挣扎着。

    眼神不经意的飘向了里边那个壁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