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一八章 神秘的空间变化
    第二一八章        神秘的空间变化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

    ??

    ??

    还没等经理来,宁涛就急匆匆的走出了商场,坐上飞船飞走了。

    飞行的方向是林语的家。

    宁涛一刻也等不了了,必须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因为自己的账户余额完全不对。

    竟然平白无故多出了5000万。

    宁涛确实很有钱,但也没有到不记得数量的境界。

    况且对于宁涛来说,钱这么重要的事情,余额有多少自然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这还不是最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事情是,宁涛新买了手机,绑定了自己的身份,却依然打不通电话。

    这就有些说不通了。

    既不是欠费,又不是手机坏了,网络也在柜台那里进行了试验。

    那么,还能有什么解释呢?

    除非是宁涛的身份出了问题。

    再加上虹膜扫描没有达到100%的情况,宁涛越想越不对劲。

    必须赶紧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宁涛一脸错愕的望着窗外,漫天的黑云像是墨染的一般,压抑得人喘不过气来。

    然而黑云并不流动,更不翻滚,就那样诡异的静静悬浮着。

    仿佛是粗劣的电影道具一般,让人感觉有些假。

    黑云下的世界依旧正常。

    海面上有些微风,所以能够看到海岸线上起起伏伏的海浪。

    突然!

    宁涛瞪大了眼睛。

    “慢点!慢点!”

    宁涛连忙朝着驾驶员喊道。

    飞船立刻放慢了飞行速度,像是早年间的直升机飞行的速度,缓缓地超前飞行。

    宁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前方不远处的那片白色沙滩。

    “不会错!”

    “应该就是这里!”

    宁涛看了看手机上的定位仪,确定了坐标没有错。

    就是不久之前和林语曾经谈论过的那座岛。

    然而,此时的小岛再也不是原来的模样。

    岛的最高处,伫立着几个巨大的风电机组。

    肉眼可见的雷达和重炮阵地密布在周围。

    岛的北部还伫立着一座大厦。

    虽然不是那种过百层的摩天大楼,但是在这样一座小岛上,也显得极为耀眼。

    另外在岛上的森林间,还星罗棋布着一些其他的房屋和设施。

    原本南侧美丽的白色沙滩上,竟然有一座现代化的小型机场。

    最北侧的一个峡湾里,还停着一艘老旧的军舰。

    一切的一切完全颠覆了宁涛的认知。

    甚至宁涛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精神出了问题。

    明明早上的时候还是一座荒岛,怎么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难道这里一直是一个神秘的军事基地?”

    “只是之前用某种技术隐藏了起来?”

    宁涛不相信,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隐身技术。

    这简直就是幻术。

    虽然科技发展到现在,已经可以使战机这类的东西达到完全的隐身。

    但那只是相对于雷达探测说的。

    想要把一座岛变得无法探测,或许也能勉强做到。

    可是完全屏蔽雷达和完全屏蔽肉眼观察是两回事。

    这种技术,至少宁涛从来就没有听说过。

    如果这座岛真的拥有这种技术,那么将是颠覆当下科技的超级大瓜了。

    或许要不了多久,这里就将成为世界争夺的焦点。

    “快!快!快!”

    “去林语家!”

    “最快的速度!”

    宁涛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即刻命令飞船。

    “是!我的主人!”

    “请您坐好!”

    ??

    林语身体睡着了,可是意识似乎却是清醒了过来。

    因为林语真真切切的听到了某个声音的呼唤,睁开了眼睛。

    眼前一片白茫茫飘忽的混沌,没有边际。

    林语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一团巨大云雾之中。

    星星点点的亮光,在流转的云雾中,若隐若现的闪耀,明灭不定。

    林语的眼前,模模糊糊的,似有若无的一道身影显现出来,向林语轻轻的招了招手,又消失不见。

    “谁在那?”

    林语朝着影子喊道。

    可是并没有得到回答。

    林语急忙向着影子的方向跑了几步。

    云雾被带动的向四周散了些,身影再次出现。

    一只手挥动着,吸引着林语的目光。

    之后,再次被浓雾笼罩,消失不见。

    林语受到好奇心驱使,毫不犹豫的冲向了那道影子。

    奔跑,奔跑。

    “你是谁?”

    持续的向前奔跑。

    “你到底是谁?”

    林语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喊道。

    “你是你!”

    影子终于传来了声音。

    “我在问你!不是说我!”

    林语站定,大口喘息着,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喊道。

    “我非我!”

    声音比刚才的距离明显远了些。

    林语再次朝着声音追去,大声的喊道:。

    “你要引我去哪?你到底是谁?”

    身边的白雾忽然渐渐向着两旁散去。

    林语的眼前渐渐明亮起来。

    一道刺眼的白光瞬间照亮了周围的一切。

    光芒越来越盛,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林语眯着眼睛,适应了好一会,努力的朝着白光中看去。

    只见白光中似乎有一道隐隐约约的黑色人影站在那里。

    就那样静静的看着自己。

    林语的心中生出了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

    好像面前的影子和自己认识无数的岁月一样。

    而且是亲切的、友好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敌意。

    林语稍微放松了一些。

    语气平缓的再次问道: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引我来这里?”

    “这里是哪?”

    影子一阵轻微的晃动,缓缓地在白光中清晰起来。

    一道声音在林语的耳边响起。

    “坐下!用心感受!”

    “闭上眼睛!”

    影子散发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

    林语依言坐了下去,闭上了眼睛。

    那道声音继续说道:

    “我就是你的记忆!”

    “空间的秘密,就在空间里。”

    “进化的秘密,也在空间里。”

    “时间快到了!”

    “你就快要回去了!”

    “你要找回我!”

    “记住!一定要找回我!”

    “空间。。。。要保密!。。。”

    “记忆!”

    “恢复。。。”

    “保密!。。。。。。。。。。。。”

    “警告!闯入!”

    “警告!闯入!”

    林语忽然睁开眼睛,眼前是一面洁白的房顶。

    林语晃了晃脑袋,看向四周。

    熟悉的一切。

    这是自己的卧室。

    “嗯???”

    林语回想着刚才,大脑有些短路。

    “警告!有人试图闯入!”

    听着安防系统的警报,林语回过神来,快速地从床头柜上随手抄起一只不锈钢的茶杯拎在手里。

    出了卧室,来到客厅,走到房门前。

    “砰!砰!砰!”

    “开门!”

    门外传来宁涛的声音。

    还没等林语反应过来。

    “哐!哐!”

    门上就挨了两脚!

    “我草!你丫来拆家的么?”

    林语一把拉开了房门。

    宁涛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劈叉姿势冲进了客厅。

    “哎呦!”

    宁涛手里捂着身体中间部位,骨碌碌,在地上低沉的呻吟滚动起来。

    “草!竟干这些扯淡的事儿!”

    “咋样?咋样?”

    “要不要叫救护车?”

    宁涛一脸痛苦,眼神里带着埋怨,依旧双手捂着,嘴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哎!哎吆!你!你。。。。。。”

    “你什么你!叫救护车?扯蛋可不是什么小事情!”

    林语上前,扶起了地上打滚的宁涛。

    宁涛浑身哆嗦成了一团,委顿在沙发里,哎呦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出事了!”

    宁涛咬着牙,终于说了一句完整的。

    “啊?”

    “怎么了?实验室那边出事了?”

    宁涛摇了摇头,强忍着下身的痛楚说道:

    “电话打不出去了!”

    “身份也。。。。”

    “识别异常!”

    刚要开口,忽然想起刚才的经历,开口说道:

    “怎么会?”

    “哪里出了问题?”

    宁涛终于缓过劲来,一脸便秘的表情,歪在沙发里说道:

    “还有那座岛!”

    “突然就变了样子!”

    说着,拿出了手机,把照片递给林语看。

    林语接过手机,脸上逐渐僵化,最后变成了呆滞的表情。

    “啊这。。。。咋回事?”

    “我还想问你呢!”

    “你说说是咋回事?”

    “我怎么感觉像是穿越了一样!”

    “穿越?”

    林语脑海里再次浮现出了那个场景。

    “空间的秘密。。。。。”

    “进化的秘密。。。”

    “空间!保密。。”

    “难道?”

    林语大脑飞快的旋转着。

    雅雅也不见了,自己的手机也出现了打不通的情况。

    现在唯一的解释是,手机原有接入的网络,并不是当下这个时空的网络。

    所以,打不通!

    可是,虽然有些异常,但是从实验,到结束,然后到各回各家。

    中间大家都是清醒的。

    而且,并没有出现大的异常现象。

    一般的情况下,如果出现了空间穿越的现象。

    那么肯定会发生场景的变化。

    至少也会发生时间上的变化。

    可是,这中间的过程,没有一处给人的感觉发生了穿越啊!

    林语冷静的思考着。

    忽然,林语想到了手术台上那个实验体消失之前的耀眼白光。

    “难道?是因为那道白光?”

    林语忽然又想到了之前离奇的梦境中的白光。

    “他说,我的时间快到了!”

    “他说让我找到他!”

    “怎么了?愣什么神啊?”

    宁涛看着一脸呆滞的林语,着急的问道。

    “赶紧的!想想办法!一定得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吧?”

    “哦!对了!”

    “最最神奇的是,你猜怎么着?”

    “账户里竟然多了5000万!”

    宁涛说到这,爱财的属性暴露无遗。

    “跟你说,我可是不打算退的啊!”

    林语白了一眼宁涛,想了想,哦平静地说道:

    “甭管怎样,这件事情一定得严格保密!”

    “决不能让另外一个人知道!”

    “否则的话,我们即使再牛逼,也得成为其他人的小白鼠。”

    “所以,你最好把一切都烂在肚子里。”

    “这样吧!”

    林语放下手里的手机,递还给了宁涛,然后组织了一下语言,沉稳的说道:

    “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来查!”

    “但是你得答应我,这件事情无论结果怎样,是真是假,你都得保守秘密。”

    “不能向任何人透露!”

    “你还不相信我的为人?这点事情,保证完成任务啊!”

    “有第三个人知道,我管你叫爸爸!”

    “草!”

    林语无奈的摇了摇头。

    “好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回实验室去!”

    “要想查明真相,还得从实验室那边入手!”

    “说不定,真的和实验有关!”

    “嗯!”

    宁涛从沙发里做起来,有些兴奋地说道:

    “就算是咱们穿越了,其实也没啥损失!我的钱还多了呢!”

    “哈哈哈!”

    “走!咱们回去看看!”

    “你那几个实习的学生都在楼里住着呢,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你等一下,我换件衣裳!”

    林语说完,转身走向了卧室。

    脸上的表情逐渐严峻了起来,心里不断回忆着之前的场景。

    “难道真的是平行空间的穿越?”

    林语觉得很有可能。

    “可是?”

    “怎么实现的呢?”

    忽然,林语似乎想到了什么。

    伸手摸向自己的衬衣口袋。

    那枚作为存储介质的蓝珀,还静静的放在自己的口袋里。

    林语有些失望。

    “琥珀还在!”

    “那或许跟这个东西没关系吧。”

    林语伸手,将琥珀戒面从口袋里掏了出来。

    然而,当林语降火放在手心里,定睛瞧过去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琥珀蛋面原本有的明显裂纹,竟然神奇般的消失了。

    这是一颗几乎完美的蛋面,散发着幽蓝的光。

    林语甚至有些痴迷了。

    “真的很好看!完美的杰作!”

    “可是,那道裂纹去哪了?”

    “莫非真的是这东西激活了空间传送?”

    “空间究竟是什么?”

    “看来之后的研究方向要变了!”

    林语一脸疑惑地看了又看,将琥珀继续放进了口袋里。

    换好衣服,上了飞船,直奔实验室。

    ??

    乔家仲在自己的宿舍里精心的打扮了一番。

    手里捧着一束鲜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是今天早上,在实验开始之前,乔家仲就准备好的!

    今天是梅梅的生日,乔家仲想要给她一个惊喜。

    一起大学已经四年了。

    乔家仲第一天新生入学,一眼就看上了这个娇小玲珑的姑娘。

    心好像是被一只爱情之箭射中了,眼里再也没有别人。

    梅梅毕竟是女孩子,心思细腻得多。

    其实在大一的下半年就已经看出了乔家仲对自己的好感。

    可是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过男孩子喜欢自己的经历。

    更别提真真正正的谈恋爱了。

    所以,万梅梅也是懵懵懂懂的。

    心里紧张又欢喜。

    偶尔也学着其他同学的样子,和乔家仲一起吃吃饭,散散步,说说话。

    偶尔也让乔家仲占占便宜,拉拉自己的手。

    没到那个时候,万梅梅都会脸红的发烫。

    心里像小鹿一样到处乱撞。

    完全不知道怎样才好。

    乔家仲之后说了什么,完全不记得。

    大脑一片空白。

    回到宿舍,脑海里还是一样很久都不能恢复思考。

    也许这就是爱情吧,万梅梅如是想。

    乔家仲也如是想。

    其实乔家仲也是个没有经验的菜鸟。

    除了拉姑娘的手,别的事情也就真的不会做了。

    上学的时候,每天除了上课,就是无休止的实验。

    为了能够实习的时候进入到宁涛的公司,成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基因学家林语的学生,乔家仲可以说是使出了浑身的力气。

    一丝不苟的汲取着各种知识,充实着自己。

    光是自主实验,乔家仲就比同班的同学们多做了不知道多少。

    当然,为了能够顺利实验,乔家仲不可能单打独斗,还拉上了同宿舍的死党。

    同时,为了和万梅梅能够经常在一起,还鼓动孙鹏飞,让他拉上了自己的女朋友。

    然后通过孙鹏飞的女朋友是万梅梅死党闺蜜的关系,把万梅梅成功拉进了这个小组。

    只是今天,林宇教授组织的这次关键性的实验,让大家心理都蒙上了一丝阴影。

    实验简直是太诡异了!

    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现象。

    谁也搞不懂,为什么实验体在实验的过程中消失了。

    这简直是颠覆大家的信念。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

    还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很多的外星人生活在我们的身边?

    只是我们凭借肉眼无法见到他们?

    大家私底下讨论了很久,谁也摸不着缘由。

    只能是怀着强烈的好奇,等待着老师的解答。

    乔家仲手里捧着鲜花,走出了宿舍,径直朝着万梅梅的房间走去。

    这一层是公司员工的宿舍区。

    条件很好,每两个人一个房间。

    万梅梅和另外一名公司的单身女员工住在一起。

    房间是标准的套间。

    有独立的小会客室,两间卧室,厨房和厕所。

    所以,乔家仲已经想好了,今天除了送花,还特意定制了一些高档食材。

    准备接下来的时间露一手。

    做几个拿手的菜,约着几个死党同学好好的庆祝一下。

    给万梅梅留下一个难忘的生日宴会。

    之所以提前了一个小时过来送花,也是想着能否有些突破。

    毕竟交往了四年的时间,还处在拉手的阶段。

    “当当!”

    乔家仲整理了一下衣服,敲响了万梅梅宿舍的房门。

    “当当!”

    房间里并没有反应。

    乔家仲有些奇怪。

    大家是一起回来的,时间也才过去两个小时。

    按说都应该在的。

    而且乔家种业提前暗示过了,今天会给万梅梅一个惊喜。

    可是,此时怎么会没有人呢?

    “当,当当当!”

    “梅梅!”

    “我是家仲!开门啊!~”

    房间里依旧没有回答。

    乔家仲忍不住将眼睛看向房间的智能门锁。

    因为经常来,房间已经默认乔家仲的身份。

    其实乔家仲是可以轻松进入的。

    只是作为正人君子的乔家仲从来也没有逾越过。

    毕竟是女孩子的房间,不经过同意,怎么能随便进入呢?

    今天,乔家仲有些着急了。

    不知道什么情况,万梅梅竟然没有在宿舍里等着自己。

    乔家仲眼睛看向虹膜扫描。

    却发现扫描仪有些懒懒散散的,并没有说出以往那句:

    “扫描通过,请进!”

    乔家仲有些纳闷!

    “什么情况?”

    “难道是她们重新设定了门锁,把我拒之门外了?”

    “不会吧!”

    “难道梅梅生我气了?”

    “还是。。。。。。”

    “梅梅用这种方式暗示我,不喜欢我?”

    乔家仲的心一下子坠入了谷地。

    整个人变得不知所措起来。

    “梅梅!”

    “梅梅!”

    “你在吗?”

    “你怎么了?”

    “难道你生我的气了?”

    “还是你已经不喜欢我了?”

    “梅梅!你出来啊!你说句话呀!”

    乔家仲用力的敲着房门,变得有些歇斯底里起来。

    许久,乔家仲终于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地上。

    眼神呆滞的看着手里的花。

    此时,房间里,万梅梅仿佛被一团棉花抱住了,一动也不能动。

    虽然能够栖息的听到门外乔家仲的呼喊,可是身体却完全不受控制。

    一切都源于万梅梅是最后一个走出实验室的。

    最后收拾打扫本来就是万梅梅的职责。

    由于是女孩子,心又出奇的细致,林语将整理实验的任务交给了万梅梅。

    平时都是乔家仲主动帮助一起收拾,一起整理。

    可是今天乔家仲因为有重要的事情,给万梅梅准备礼物,准备鲜花,准备晚上的庆祝宴。

    所以乔家仲找了借口提前离开了。

    万梅梅自己一个人收拾着最后的实验器具。

    在收拾装湖泊的核心舱时,万梅梅曾经用手在里边擦拭了几下,手上沾了一些肉眼难见的细小粉末。

    正是琥珀裂缝里留下的一点点物质。

    收拾完回到房间,同屋的女同事正好准备出门。

    万梅梅也没多想,进了房间,就做起了准备。

    今天乔家仲要来给自己庆祝生日,这让万梅梅内心十分的高兴。

    特意的精心打扮了一下,换上了以往很少穿的裙子。

    一切本来都很正常。

    可是就在几分钟之前,万梅梅忽然感觉四周的空间出现了强烈的波动。

    仿佛像是水纹一样,将万梅梅禁锢了起来。

    万梅梅只觉得自己已经完全不能够活动了。

    更发不出任何声响。

    仿佛周围的空间已经独立了一样。

    意识依旧是清晰的,但是身体完全不受控制,这才是最可怕的。

    万梅梅内心无比的恐惧,急的想要哭,可是就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空间已经被无限冻结。

    万梅梅陷入了极度的恐惧之中。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