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一九章 究竟什么是真的
    第二一九章  究竟什么是真的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

    ??

    ??

    林语和宁涛急匆匆赶回到公司,准备召集参与实验的另外几人悄悄地进行验证。

    看看其他人有没有什么异常反应。

    好确定究竟发生了什么。

    正当林语和宁涛走进公司大楼的时候,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席卷而来。

    瞬间就淹没了整栋大楼。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所有人也似乎失去了意识。

    一圈又一圈的光影闪耀过后,世界又似乎恢复了正常。

    ??

    宁涛站在公司大楼的入口,晃了晃脑袋,刚才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看了看身前的方向,心中有些迟疑。

    “我来公司做什么?”

    “不是应该去找林语吗?”

    想到林语,宁涛的心里,莫名其妙的有些厌烦。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玛德!”

    “带上一个他的学生去!”

    宁涛快步朝着生活区走去,准备带着乔家仲一起去林语家,劝说林语来参加试验。

    “这该死的家伙越来越奇怪,对我带搭不理的。”

    “研究的东西也是越来越草率!”

    “真不知道脑袋时不时让驴踢了!”

    宁涛恨恨的咬咬牙,心里暗暗的宽慰自己。

    “都是为了霉国那边的订单!”

    “都是钱!”

    “不能砍了摇钱树!”

    ??

    万梅梅睁开眼睛,脑袋里一阵阵的迷糊。

    看了看手里的口红,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今天好像是有个重要的试验吧?”

    “可是?我为什么还穿着裙子?”

    “还准备化妆?”

    “我究竟是怎么了?”

    万梅梅懊恼的捶了捶脑袋。

    “最近准备实验的事情搞得自己有些晕头转向,哎!”

    “怎么跟失忆了似的!真烦人!”

    万梅梅转身进了卫生间卸妆。

    “当当当!”

    敲门声响起,万梅梅疑惑地探出头来,冲着门口说道:

    “谁呀?”

    “是我!梅梅!”

    万梅梅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进来吧!我在卫生间呢!”

    “奥!”

    门打开,乔家仲走了进来,。

    觉着手里空空的,有些别扭,于是将手插在了裤兜里,笑嘻嘻的看着卫生间门口的万梅梅。

    “怎么?你这是要去相亲啊?还在卫生间里梳洗打扮?”

    “你不知道今天有个重要的实验吗?”

    万梅梅探出半个身子,看了一眼,转回头又对着镜子,用洗面奶仔细的搓着脸蛋儿。

    乔家仲看见万梅梅的打扮,心里生出了一丝异样。

    虽然嘴上说得云淡风轻,可是心里却觉得怪怪的。

    刚才在门口,其实自己就有过一刹那的迷茫。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不知不觉的,就走来了万梅梅宿舍门口。

    “不是昨天晚上才一起吃了饭吗?”

    乔家仲没有再多想,既然来了,还是笑着敲了房门。

    心中想着:“看自己女朋友还分时候?想了就来呗!”

    “能天天腻在一起才好呢!”

    可是进了门,看见万梅梅的穿着打扮,心里咯噔一下。

    记得昨天梅梅不是穿的裙子。

    今天一早,有重要实验,她为什么要穿这么漂亮?

    “我约你个头啊!”

    万梅梅没好气的说道。

    “我就是试试,看看美不美,不行啊?”

    万梅梅佯装生气的飞了个白眼。

    “嘿嘿!行~!行!你说了算!”

    乔家仲傻乎乎回答道。

    心里顿时一块石头放了下来。

    心想:“只要不是背着我又和别人去约会了就好!”

    “也不知道老师怎么回事,最近好像情绪不高,今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

    乔家仲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闲话,坐在了椅子上。

    “老师可能最近太累了!”

    卫生间传来了万梅梅的声音,糯糯的,柔柔的。

    “也不知道老师一个人神神秘秘的在搞什么研究,还不用我们帮忙!”

    “哎!你听说了吗?”

    万梅梅一边脱着裙子,一边露出半个脑袋,朝乔家仲扬了扬下巴,

    “把床上的衣服给我!”

    “哦!”

    乔家仲有点小鹿乱撞,万梅梅似乎脱得有些清凉了。

    “听,听说什么?”

    乔家仲心崩崩直跳,脑子里都是万梅梅不穿衣服的幻想,嘴上含含糊糊的回问道。

    手里拿起床边的一套工作装,颤巍巍的走向卫生间。

    眼神飘忽着,想看又不敢看。

    “公司要立项的那个什么基因战士计划,好像被老师给你否了!  ”

    “那天我听到老师和宁总在办公室吵得不可开交的。”

    万梅梅在卫生间里说道。

    “悉悉索索!悉悉索索!”

    乔家仲看着门玻璃里边的那道倩影,心跳得越来越快,脸上不由自主的红了大半。

    呼吸也似乎变得急促了起来。

    “砰!”

    万梅梅一推门,想将裙子搭到门上,正巧撞在了乔家仲的额头上。

    “哎呦!”

    乔家仲收回目光,赶紧捂住额头。

    “傻瓜!”

    万梅梅一手捂着嘴偷笑,另一只手捂住胸口,看着憨憨的乔家仲出丑。

    “还不给我!”

    “哦!”乔家仲不好意思的低着头,递过去衣服。

    “傻样!”

    万梅梅娇嗔的拽过衣服,身子闪回了卫生间。

    “我才不傻!”

    乔家仲一边揉着脑袋,一边辩解道:

    “你这听了领导墙根儿的丫头才是真的傻!”

    “下次可不敢了!”

    “万一被领导撞见,多尴尬?”

    “尤其像咱们这里,保密等级非常高,万一领到误会你,可就真的麻烦了。”

    “就算是把你当作窃密,抓起来都有可能。”

    乔家仲走回到椅子边,一屁股坐下,接着说道:

    “最近公司也不怎么了,安保扩大了一批,内部的管控也严了很多。”

    “你要多注意了,别一天没心没肺的!”

    “滴滴滴,滴滴滴。。。。。。。”

    乔家仲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其实,给员工,尤其是这种带着实习性质的员工配备专属手机,是很奢侈的。

    但是恰恰宁涛办到了。

    说实话,一是为了装逼,对外的形象上,这个公司的普通员工,甚至实习的非正式员工都配了这种奢侈品。

    那么外人会怎么看?

    而是为了便于掌控,毕竟这种监听手机的勾当,早在几十年前,霉国就曾经干过了。

    不仅监听自己的敌对国家,甚至还监听自己的盟友国的诸多政要。

    而且做的不亦乐乎。

    直到一个叫斯诺的自己家腿子,把老底公之于众,这才引起了世界的哗然。

    继而出现了著名的反监听法案。

    但是现如今,手机已经成为少数人的奢侈品,自然也就没了监听的必要了。

    反而成了最安全的通信工具之一。

    可是这恰恰成为了宁涛的有力手段。

    公司每一个配备了手机的人,其实一直是在被监管的状态下的。

    只要宁涛有所怀疑,便可立即调取这个人的所有通话录音。

    这种掌控的感觉,让宁涛很安心。

    “你在哪?”

    宁涛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乔家仲有些不解,老总平白无故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

    “哦哦,宁总,我在宿舍。”

    “你是不是当我是三岁的孩子好糊弄,我就在你宿舍门口,你出来,我看看。”

    电话那头传来宁涛阴冷的声音。

    乔家仲怎么也没想到,宁涛会在自己宿舍门口等自己。

    按说一个这么大的领导,不是应该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随意的遥控员工来见自己吗?

    另外,这无名的火气,究竟是因为什么呀?

    乔家仲自认为一直是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怎么就惹了老总了?

    难道?

    乔家仲看了看走出卫生间的万梅梅,心中有了一些猜测。

    “哎!”

    乔家仲心中叹了口气,赶紧隔着电话,陪着笑脸,诚恳的道歉。

    “宁总,不好意思,我在梅梅这里。”

    “我这就过来找您!”

    “您稍等,您稍等!”

    宁涛压了压莫名的火气,‘嗯’了一声,挂掉了电话。

    乔家仲再次深深地穿了一口粗气,家忙说道:

    “宁总着急找我,不知道什么事情,我先走了,你赶紧准备,千万别耽搁了实验。”

    说完,不等万梅梅回答,立刻站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拉开门的同时,万梅梅也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一脸惊奇的看着乔家仲。

    “宁总找你?”

    “干什么?”

    “不知道!反正你小心些,听说话的语气有些燥!别处了霉头!”

    话没说完,人就已经出了门,没了踪影。

    万梅梅嘟了嘟嘴,转身回了卫生间,简单的做了些护肤,就拿了工牌,跟着出了门,朝着实验区走去。

    乔家仲一路小跑,跑回了男生宿舍区,远远的就看到宁涛在自己房门前,焦躁的来回踱着步。

    “宁总!”

    “宁总!我来了!”

    乔家仲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宁涛面前,气喘吁吁地。

    “宁总,您有什么吩咐?”

    宁涛阴着脸,下巴撇了一下,随即转身朝着外边走去。

    乔家仲虽然心中纳闷,但是脚下却没有慢半分,急忙小跑着跟了上去。

    直到坐上飞船,乔家仲都没敢问一句,乖乖地跟着。

    心里话:“反正你给钱,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直到飞船飞了大概有二十分钟,乔家仲心里才有了点数。

    这是去老师家的方向,因为自己去过。

    宁涛一直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乔家仲在那个也没有胆量打扰。

    对于这个老总来说,乔家仲其实是没有什么好印象的。

    也难怪,但凡是当老板的,有几个是好相处的?有几个是有良心的?

    现如今这个社会,在国外被称为资本家,在国内被称为企业家的,都已经是这个世界上不可逾越的鸿沟了。

    虽然在华国,国家一直在致力于打压垄断,尽最大的力量避免着贫富差距加剧。

    可是趋势是无可避免的。

    阶层的分化,致使像宁涛这样的富三代,通过手里掌握的海量资源,完全凌驾于了普通人之上。

    那些来自于遥远乡村的寒门土猪,想要拱到大城市里的娇嫩白菜,是越来越没有希望了。

    几十年前开始的教育分流,致使精英团体。靠着不对等的资源,牢牢地占据了社会上位的通道。

    那些出身普通的普通人,只能是一辈子仰望、奢望,从而失望、绝望。

    即使再有本事,再有学识,也不过沦为像乔家仲这样的高级打工者。

    明面上是被人尊崇的学者、科学家,实则不过是资本面前的高级工具人罢了。

    “主人,已到目的地,请您下船!”

    驾驶舱传来了堪比播音员般清脆的声音。

    看来这个智能驾驶员,也不是个便宜货。

    “宁总?”

    “宁总?”

    乔家仲看靠在椅子上的宁涛没有反应,依旧闭着眼,便小心翼翼的小声喊着宁涛。

    “我们已经到了!您看?”

    宁涛终于有了动作,用手捏了捏眉心,慢慢坐直了身体。

    乔家仲赶忙提醒,已经到了地方。

    “嗯!走吧!”

    “把那个家伙喊起来!”

    “工作都开始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了!”

    乔家仲感受着宁涛的怨念,赶忙前面下了飞船,超着林语的房子走去。

    这是一处远离喧嚣的小型别墅,建在离海岸不远的地方。

    周围并没有其他住户。

    最近的居住区都在500米开外,这已经算是难能可贵的了。

    虽然这里的海岸一直没有达到黄金海岸的级别,但是,想拥有这样一个世外桃源也是相当不易的。

    乔家仲曾经听林语说过,之所以来这么远的地方居住,就是为了不被工作所左右。

    也正如此,林语在大家眼中,是那种可以工作起来几天不睡,但是,睡觉就绝对不会趴在桌子上凑合一下的人。

    睡觉就要有睡觉的模样,睡觉就要有睡觉的质量,这是林语层级无数次说过的。

    乔家仲急忙率先走到门口,对着门禁喊道:

    “老师?老师!”

    乔家仲听着身后的脚步声,再次提高了音量喊道:

    “林教授,我是家仲啊!”

    “我和宁总来接您了!”

    “您在家吗?”

    房间里依旧没有应答。

    乔家仲既有些惊讶又有些着急。

    按说向林语这样一个人,要么在家,要么在实验室。

    几乎不会去别的地方。

    所有生活物资,平时都是由智能管家采购,然后送货上门的。

    可是今天奇怪了,为什么没有人应答呢?

    “老师?老师?老师!我和宁总来接您了!”

    “走开!”

    身后的宁涛不耐烦的走上前,抬起脚踹在门上。

    “哐!”

    “哐哐!”

    房间里立刻响起了智能门禁的警告声。

    “警告!正在非法闯入!”

    “警告!正在非法闯入!”

    然而,房间里依旧没有声音,显然,人不在。

    宁涛在门前沉默了几秒钟后,转身就走。

    乔家仲在房门前有些手足无措,看了看走远的宁涛,又看了一眼房门,无奈的跟了上去。

    坐在飞船上,气氛冷的吓人。

    乔家仲依旧不敢再说什么,只能跟随着宁涛一起沉默。

    宁涛忽然抬起头来,直勾勾的看着乔家仲说道:

    “实验你来负责。”

    “嗯?”

    乔家仲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有些茫然的问道:

    “宁总?您说?。。。。。。”

    “今天的实验,你来全权负责。”

    “今天是基因研究的关键节点。必须成功。”

    “它关系着未来基因战士计划的成败。”

    “听懂了吗?”

    “嗯!啊!这!听懂了。”

    乔家仲咽了咽口水,心中无限忐忑。

    ??

    ??

    林语睁开眼睛,有些茫然的看着房顶。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好像不是应该躺在床上的。

    但是之前干了什么,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林语揉了揉眼睛,仔细地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

    这是一个自己不熟悉的地方。

    并不是自己的家。

    林语下意识的坐了起来,检查了一下身体,还是完整的。

    而且,自己是和衣而卧。

    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林语意识到,自己应该是喝了酒的。

    要不然怎么会有这种死而复生的感觉!

    “这是哪?”

    林语心里嘀咕着,下了床,走进卫生间。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林语感觉自己似乎一夜之间有些老了。

    “哎!”林语只能感叹岁月不饶人,打开水龙头,捧了一把凉水泼在脸上。

    洗漱完,顿时感觉清醒了不少。

    林语走出了卫生间,朝着房门走去。

    “贵宾!再见!”

    “欢迎下次光临!”

    关上房门的时候,门禁响起了客套的告别话语。

    林语走在过道里,看着相邻的房间门上挂着666的牌子,顿时明白了,这里是一家酒店的客房。

    沿着通道走到尽头,林语看到了电梯,于是果断进了电梯。

    可是看着智能面板,林语却犯了愁,不知道去几层才合适。

    因为现如今的这个年代,一层并不一定代表着出口。

    “我要出去这里,应该到几层?”

    林宇在电梯里问道。

    “尊贵的先生,第120层、80层、65层、30层都是出口平台停机坪。”

    您的飞船停在11层。

    “11层?”

    林语有些懵,“那好吧。去11层。”

    “好的先生!”

    “叮!”

    电梯停在了11层,林语走出了电梯,经过通道,前面出现了门厅出口。

    外面是一片花园式的人工景观。

    在不远处就是私人停机坪。

    林语一路有些摇晃的走得到自己的飞船旁边,扫描上船,随即又瘫卧在沙发椅上。

    忽然,感觉到屁股下边有些硌,伸手一摸,发现是自己的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丢在了飞船上。

    林语拿起手机,按开屏幕,发现上边有将近20个未接电话。

    林语要了一下脑袋。

    “真是耽误事情!”

    “完全想不起来昨天的事情了!”

    “哎!”

    “也不知道跟谁喝的,几个菜能喝成这样!”

    “真特么的!”

    “竟然断片儿了!”

    林语看了看未接电话,其中最多的是乔家仲打来的,于是回拨了过去。

    “滴滴滴。”

    “喂?师傅?”

    “您睡醒了?”

    “哈哈哈哈!第一次看您喝多!”

    “哎!我已经和断片了!完全想不起来昨天的事情了。”

    “甚至我觉得好像有点失忆,最近的事情都有些不记得了!”

    林语揉了两下脑袋,问道:

    “昨天到底是咋回事?我跟谁喝的酒?”

    “您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嘿嘿!”

    “昨天是庆功宴啊!”

    “您告诉我们说,您亲自主持的基因克隆体三也成功开启了生命体征,您忘了?”

    “喊着大家跟您一起庆祝,结果您酒喝多了!”

    “然后我就在哪做酒店给您订了房间。”

    “说实话,从来没见您这么高兴过,可是您说的基因克隆体,我们谁也没见到呢!”

    “您啥时候让我们见见啊?”

    乔家仲兴奋地说了一大串。

    “基因克隆体?”

    “三?”

    林语使劲的晃了晃脑袋,柑橘一阵眩晕。

    闭紧了眼睛靠在了沙发靠背上。

    “好吧!我真的不记得了!”

    “我可能真的暂时性失忆了。”

    “啊?~不会吧?”

    “老师,要不要我陪您去医院看看?”

    “不用了!”

    “我这就来实验室,到了再说吧。”

    林语挂掉了电话。

    “去实验室!”

    “好的先生!”

    飞船缓缓起飞,朝着实验室的方向而去。

    林语脑海里一直重复着乔家仲说的话,基因克隆体三。

    “基因克隆体三究竟是什么?”

    林语感觉自己的脑袋就像要炸开了一样,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那究竟是什么。

    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看来以后真的不能喝酒了!”

    林语朝着后脑勺拍了两巴掌,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不对!”

    林语猛然间从座位上坐了起来。

    “记忆不是这样的!”

    “记忆不是这样的!”

    林语有些歇斯底里的喊叫了起来。

    “掉头!掉头!”

    “回家!回家!”

    “不去公司了!”

    “快!”

    “好的先生!”

    林语紧皱着眉头,努力思索着,回忆着过往的一切。

    林语隐约记得,自己应该是在家里发现了什么异常情况。

    然后好像和谁一起去的公司。

    再然后?

    再然后是什么呢?

    林语真的想不起来了。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绝不是想乔家仲说的那样。

    和什么实验体有关,更不是什么庆功宴。

    这中间一定发生了什么。

    就好像一本精彩的,中间被人撕掉了几页。

    虽然情节巧合,前后虽然有些不搭,单面墙也能糊弄过去。

    可是林语是一个非常可可细致的人,甚至有些固执的完美主义情结。

    那么,在林语的人生里记忆力,就绝不可能出现这种瑕疵!

    绝不可能!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语越想越有些害怕!

    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冥冥中似乎有一种可怕的力量在左右着自己,在导演着自己的一切。

    “到底哪些是真的?”

    “哪些是假的?”

    林语唯一急切想见到的就是自己的智能管家。

    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她不会骗自己,只有她才真实地记录着自己的生活。

    只要和她在一起的时间,她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林语内心无比的焦急,从来没有这样渴望见到她过。

    终于,飞船飞回了林语的家。

    林语迫不及待的冲向家门。

    “开门!”

    “我回来了!”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