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二七章 不是单打独斗
    第二二七章  不是单打独斗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

    ??

    ??

    “喀!”

    文雅只感觉勃颈上一痛,便失去了知觉。

    原本准备好的突然袭击,变成了敌人的招数。

    男子拍了拍手掌,门外随即走进来几个身高马大的黑人,七手八脚的将文雅的嘴封住,从椅子上解了下来。

    然后扯下窗帘将文雅的身体包裹住,再用透明胶带缠了几圈,抬出了房间。

    此时外面已经是夜深人静,附近一片区域几乎没有什么行人,在沪市这样的地方极为不多见,因为这里是某非洲小国的使馆区。

    一辆悬挂着外交牌照的黑色商务车,开进了院子,停在了小洋楼的门口。

    几名黑人将文雅快速的抬上车,随后豚鼠走了出来,也上了这辆车。

    车子快速的驶出院子,向着码头开去。

    不久后,众人将车直接开上了一艘远洋货轮。停在了底层的货仓里。

    船上的船员麻利的打开一只集装箱,露出了里边精心装修的几个房间。

    “抬着她进去,将她看好,不要出纰漏,三天以后,会放你们出来!”

    豚鼠说完,两名黑人抬着文雅走了进去,船员又迅速的将集装箱封好。

    之后一个一个集装箱被运上船,把这个集装箱深深地掩藏在最里边。

    “呜!”

    随着一声长鸣,满载的货轮缓缓开出了港口,驶向了公海。

    豚鼠身上穿着海员的衣服,站在船头,看着渐渐模糊的灯火,在海岸线上变成了一条亮丽的光带,脑海里似乎浮现出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或许是前生也经历过这样的场景吧。”

    豚鼠知道,一切都已经成为了过去。

    即使自己真的还记得前生的一些事情,又能怎么样呢?

    现如今,自己就是宁涛手下的一只机械狗。

    宁涛让它咬谁,他绝不会反抗,虽然有时候觉得,这样做可能不对,违背正义,违背良心。

    可是自己还是坚决地执行着,因为现在自己存在的意义就是执行大脑里已经设定好的规则。

    服从宁涛,别无选择。

    豚鼠其实依旧保持者一个真正人类的情感,高兴、悲伤、愤怒,豚鼠都有。

    尤其是最近,豚鼠还莫名其妙的感受到了烦躁。昨晚某些事情之后,出奇的烦躁。

    昨晚豚鼠独自将那个使馆的警卫班全部解决了。

    但是看着身穿制服的那些人,豚鼠第一次没有痛下杀手,而是将它们全部打晕,扔进了地下室里边。

    豚鼠内心极为烦躁,仿佛对这些人动手消耗了自己大量的能量。

    甚至那颗人造的机械心脏,跳动频率都有些变快了一样。

    “嗡!嗡!”

    忽然感受到胸前的震动,豚鼠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发现这次不再是陌生电话,而是一条短信。

    出于好奇,豚鼠打开了信息。

    “我是文娜。。。。。

    看到短信的开头,豚鼠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继续向下看去,

    “是我见证了你的重生。。。。。”

    “让你真正的复活。。。。。得到永生!。。。。。。”

    等待你的回复。。。。。。。”

    豚鼠看完,无声无息的看着幽暗的前方,脑子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忽然,豚鼠的后脖颈上有一丝红光闪了一下。

    豚鼠一动不动了十几秒钟后,眼睛眨动了几下。

    然后低下头,茫然的看着手里的手机,最终回复了几个字:

    “想见!来非洲!”

    发送成功后,豚鼠看着茫茫幽暗的大海,伸手一扬,手机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飞向大海深处。

    ??

    东非海岸靠北的摩加迪沙,古称木骨都束,是索马里的首都,也是索马里最大的海港城市。

    一艘万吨级的远洋货轮缓缓地停靠在码头上,显得格外的突兀。

    周围停满了各种小型的货船、渔船和快艇。

    码头上到处可见光着膀子或是穿着破旧的衬衫,大裤衩,人字拖,挎着AK的黑人男子,甚至还能见到同样挎着枪四处游荡的十几岁孩子。

    不远处的一座清真教堂样式的建筑,已经没了门窗,甚至没了房顶,只剩下几面石头垒砌的颓墙,依旧倔强的站立着。

    断壁残垣间,依稀可见内部的装饰和破旧的供案。

    几名披着头巾,戴着面纱,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女人,在清真寺门口虔诚的跪拜着。

    这时,一名看起来骨瘦如柴的中年男人,穿着脏兮兮的汗衫,头顶着一只巨大的金枪鱼从码头一路艰难地走向清真寺。

    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瘦弱的半大孩子,穿得衣服更是破烂,光着脚,同样各自用头,顶着一条超过自己身高的大鱼,吃力地向前走着。

    过了一会儿,男人终于走到了跪拜的几名女人身后,操着当地土语朝女人喊了几嗓子。

    女人们听到喊声转过头来,看到这一大两小,眼睛里顿时有了光,随即,眼睛又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嘴里似乎在祷告着什么,兴冲冲的拜了两拜,跪在地上,伸出双手,接过了男人放下的巨大金枪鱼。

    接着就是两个孩子,同样将鱼交给了女人们,然后跟着中年男人再次向着码头走去。

    女人们则是吃力地扛起鱼,满脸幸福的,走向城里的方向,样子像是去售卖。

    此时城中的几处地方,依旧还冒着浓烟,似乎刚刚不久前才起了火,但并未有人前去救火,任由火就这样燃烧着。

    城中时而可以听到警笛的声音,偶尔还有一两声零星的枪响。

    然而,码头上的人们都很麻木的样子,依旧做着自己手里的事情。或者背着枪闲逛,似乎已经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了。

    “这是一个被上帝遗忘了的地方!”

    文娜叹了口气,收回目光,将自己的面纱用力的掖在耳后,用卡子固定好。

    然后转头,沿着海岸线,向着南方看去,目光似乎跨越很远。

    文娜心中十分清楚,从这里再向南,不到一两百公里的地方,就是未来那个空间里,林语建造别墅的地方。

    现在,那里应该还是一片贫瘠和荒芜。

    从时间上算起来,再过不到三十年的时间,这里会彻底结束战乱,安宁下来。

    因为那时候,华国已经一跃成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国家,已经将霉国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在华国的积极斡旋下,这个国家的各方割据势力达成了全面停火,重新组建了联合政府,并且在华国的帮助下,逐渐恢复了农业生产、经济活动,工业也逐渐建立了起来。

    没过几年,就平稳了下来,并且逐步摆脱了极度贫困。

    老百姓都一样,只要能够吃饱穿暖,谁愿意天天打仗?好好过日子不好吗?

    直到70年后,林语在那一处僻静的海边,买了一块高地,建了自己的房子,一处面朝大海,花开四季的房子。

    但是现在,这里依旧战火纷飞,哀伤遍地,而林语!林语正躺在病床上经受着巨大的创伤带来的痛苦。

    文娜心中无比的悲痛,想到浑身是伤,躺在病床上的林语,文娜的情绪怎么也扭转不过来,即使是微笑,眼底深处也藏着淡淡的忧伤。

    自己走的时候,是悄然离开的,并没有让林语知道。

    林语虽然已经脱离了危险,可是由于受伤太过严重,依然还处在半昏睡的状态。

    至于李烟月,文娜的感情更为复杂一些。

    完全继承了“文娜”的记忆以后,文娜就已经明白了,为什么似乎冥冥中命运安排这个女孩的出现了。

    怪不得之前,文娜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的时候,也曾经有过不同寻常的异样感觉。

    那是因为,这个女孩的样貌,就是那个基因实验体,也就是文娜的前身真正的样貌。

    林语将她的记忆进行了复制,可是女孩的身体却在那次试验中不见了。

    也正是因此,林语知道了隐藏的空间秘密。平行的随机穿越,使得女孩的身体消失了。

    再之后,就开启了林语对于空间穿越的研究和探索。

    虽然直到目前为止,没有完全恢复记忆的林语,完全不知道这个李烟月的样貌的事情。

    可是这并不能阻止林语对这个女孩超乎寻常的关注和照料。

    这似乎是一个玩笑,又或者是一种巧合,但文娜觉得,这是某种命运的安排。

    这里边一定藏着某种必然的因果。

    文娜看着远处码头上一切正自发呆,身后传来了周明的声音。

    “这真是一个被恶魔亲吻着的地方!”

    “我们该下船了,注意安全!不要离开我的身旁超过5米的距离。”

    文娜点了点头。“好!记住了!”

    周明说完,将墨镜摘下,回头朝着身后的十几名贫民打扮的士兵看了看,一脸严肃地说道:

    “做最后的检查!”

    士兵们立刻开始检查起自己的装束,还有藏在衣服里的枪械,检查是否还存在什么漏洞。

    做着最后的整理。

    在这里,随时都可能发生莫名其妙的战斗,所以必须要格外的警惕。

    船终于停稳了。

    舷梯开始慢慢地放下,连通了码头。

    已经有船员端着枪下了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远处扬起的一大片烟尘,引起了船员的注意,枪口不自然的向上抬了抬。

    眼睛紧紧的盯着烟尘下的动静。

    周明这时也来到了船下,抬眼看着。

    几秒种后,一排十几辆各种品牌型号用途的杂牌车队,气焰嚣张的呼啸着,由远及近。

    来自于不同国家生产的轿车、越野车、皮卡、甚至还有两辆三轮摩托,浩浩荡荡的停在了码头上,将这一片区域迅速的包围了起来。

    几辆经过改装的皮卡车顶上,架着高高的机枪,警戒着包围圈以外的各个方向,其余的士兵则是端着枪站成了两排,保护着中间的一辆老式的红旗牌轿车。

    车门打开,从前车门副驾驶位置,走下来一名身穿黑袍,遮的严严实实,看不清样貌的男子。

    男子走到车后排,拉开了车门,一个娇小可爱的金发女孩走了出来。

    周明脸上露出了笑容,快步迎了上去。

    这个女孩正是好久不见的那个新约克的老大妮娜。

    “周明哥哥!”

    “终于见到你了!”

    女孩操着一口流利的国语,毫无顾忌的飞奔过来,扑进了周明的怀里。

    “啵!”

    在周明的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双手搂住周明的脖子,撒起娇来。

    身后的一群士兵,各个瞪大了眼睛,嘴张成了O型,仿佛看见了天底下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周队长平时虽然不是一脸严肃、凶神恶煞,但是,谁见过这样风花雪月的场面?

    自打加入恶魔岛以来,就没见过周队长身边有过女人好吗?

    大家都说,这位周队长可能有问题,不是身体的,就是心理的。

    可是今天真让大家开了眼。

    竟然有这么漂亮的姑娘投怀送抱。

    有些跟着周明去过的老兵看出来了,这位姑娘,那可是一方组织的老大!

    “快!下。。来!”

    周明红着脸,无处安放的双手,有些僵硬的揸着,像两把搂草的耙子。

    “别这样!这么多人看着呢!”

    周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么没经验的事情,完全不知所措。

    看见周明身后的文娜向着两人走过来,妮娜终于从周明的身上跳了下来,快步走上前,拉住文娜的手。

    “文姐姐,你们终于来了!”

    “上次一别,都这么久了,你还好吧?”

    文娜拉住妮娜的手,满心的欢喜,笑着说道:

    “是啊!好久没见了呢!”

    “我陪着林语留在了岛上办事,你们分头都走了。”

    “这一晃,有将近两个月没见了吧?”

    “你也还好吧?”

    “嗯嗯!”

    “还好,还好!上次一别,我带着人回去继续帮林大哥找剩下的人。”

    “圆满完成了任务!”

    “有了那个将军当狗腿子,极其顺利的!”

    “后来我准备把他们送出去,你不知道,可惊险了呢!”

    “我们。。。。。。”

    妮娜打开了话匣子,拉住文娜说个不停。

    边上的周明才摆脱了尴尬,又看见妮娜拉着文娜说个没完没了,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黑着脸说道:

    “我说你们两个!不是想在这儿站着聊到过年吧?”

    “这里可不是咱们恶魔岛!”

    “哦!对对对!”

    “咱们走!路上说!!”

    “这里乱的很!”

    妮娜一拍脑袋,终于想起来了,这里压根不安全,赶紧招呼手下的人,将周明他们带过来的一些装备补给运上车。

    周明和船员打了招呼,告了别,命令自己带来的十几个人都分摊开,分别上了车。

    妮娜则拉着文娜上了自己那辆红旗座驾,周明上了前边的一辆。

    车队启动,浩浩荡荡的开走了。

    一路上妮娜那张嘴就没闲着,像是被与世隔绝终于见到人类了一样滔滔不绝的说。

    把怎么利用将军的权限,将运送剩下那批二十几人的任务拦在了手里。

    又怎么设计爆了那个空军基地的丑闻,怎么声东击西,利用混乱将人从基地带走的。

    最后怎么利用商船在公海,将这些人送上华国的商船送回国内,

    统统讲了一遍。

    之后,就是自己的情况了。

    回去之后,妮娜索性收拢了一批自己的忠实手下,变卖了在霉国的所有资产,拉着队伍来到了非洲讨生活。

    反正那边已经暴露了,想必中情局是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趁着对方还没动手,先跑路吧。

    这里虽然常年战乱,但只要手里有人有枪,想要站稳脚跟很容易。

    现如今,妮娜的组织已经迅速发展成了当地最大的帮派组织了。

    但名誉上,妮娜是作为投资商人来到这里的,很是受到了当地各方势力的尊重。

    不管到什么时候,有钱的金主总会有人喜欢。

    妮娜也在托马斯和汤姆几个心腹手下的运作下,快速的拿下了几座金矿的开采权,码头几个泊位物流仓储的管理权。

    还在离首都不远的一处僻静地方,买下了一座被流亡主人遗弃的庄园以及周边大片的土地。

    在那基础上,建立了自己的根据地。

    可以说,现如今的新约克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原来是躲在黑暗世界里的老鼠,现在一跃成为了站在山岗上威风凛凛的老虎。

    这次文娜急慌慌的要来非洲,周明立刻想到了妮娜发来的信息。

    于是也就有了今天的场面。

    文娜一边听着妮娜给自讲述的事情,一边眼睛望着车窗外的街道。

    放眼望去,这里到处是断壁残垣,常年的战乱,使得一座首府城市变成了今天的这副模样。

    到处可见发育不良,骨瘦如柴的孩子,到处可见身有残缺的贫苦百姓。

    文娜不禁感慨道:“当年郑和下西洋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曾经遍地黄金,香料和没药极负盛名,到处都是一派繁荣的幸福景象。”

    “可是,一百年后,随着西方航海的兴起,这里的命运就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哎!真的是世事无常啊!”

    文娜所说的,还不及这里遭受的的万一。

    几百年来,无数的青壮劳力被手拿枪炮的西方列强抓走,贩卖成了奴隶,无数的资源被无情的掠夺。

    人如草芥,无数的原住民被迫害致死。

    现如今,使得这片土地变得千疮百孔,再也不复往日的荣光。

    极度的贫困,使得这里成为了海盗之国。

    也正因此,世界各国的军舰开始在这一片海域进行护航。

    “一个贫穷且战乱的国家,其实连最起码的生存权都保障不了。更别说导人向善了。”

    文娜接着感慨道。

    “这也许就是东西方的差异吧。”

    妮娜看着文娜盯着车窗外的景物若有所思,知道文娜在想什么。便即说到了造成这一切的根源。

    “你们东方人看到别人比自己优秀,比自己富有,看到别人有比自己更好的东西,心里想着自己要努力,要奋斗,要努力超过他,创造出比他拥有的更好的东西。”

    “可是西方人不一样!”

    “西方人看到这些,心里想的是我一定要想办法把他抢过来!”

    “抢不到,我就要毁掉他,总之不能让他比我强!”

    “所以你们的大明朝和这里做生意,努力挣钱。”

    “我们的大航海和这里打仗,占领这里,掠夺这里。”

    “看到这些,我也觉得很遗憾!”

    文娜转回头来,拉着妮娜的手,笑着说道:

    “你可是个好姑娘,跟他们不一样。”

    “归根结底,任何民族都有好人,也有坏人。”

    “关键是教化如何引导的问题。”

    “哦!”

    “你能这样夸我,我真是太高兴了!”

    “那么,我有资格追求周明哥哥吗?”

    你可一脸兴奋的看着文娜。

    文娜笑的前仰后合。

    “当然可以!傻姑娘!追求爱,是你的权利!”

    “我举双手赞成!”

    “文姐姐,你真是太好了!”

    “那你一定要帮我!”

    “没问题!”

    文娜伸出手来,与妮娜击掌。

    “这件事情,我管定了!”

    “你要像个战士一样,勇于冲锋!”

    “心中要有必胜的信念!必须要拿下这座碉堡!”

    “你要记得,你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我们所有人都是你的战友!”

    “我们都会给你加油助威的!”

    妮娜眼中闪耀着小星星,开始憧憬与周明花前月下的美好生活了。

    “等一会到了,我就要开始行动!”

    妮娜已经跃跃欲试,急不可耐了。

    看的文娜开心不已。

    没想到这老实巴交的周警官,终于遇到了克星。

    看来这次是真的能够修成正果了。

    自从文娜认识周明以来,周明还真的没有对什么女孩子有过这样的表现。

    但是对妮娜,问那可以看得出来。

    周明是喜欢的。

    “好!”

    “记住了!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加油!”

    车子慢慢行驶到了一处用木栅栏围住的简易哨所前缓缓停下。

    “砰!”

    一声枪响,所有人都紧张起来。

    妮娜快速的掏出了腰间的手枪,将文娜抱在了怀里。

    眼睛紧紧的盯着前面的挡风玻璃。

    “文娜姐!别怕!有我呢!”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