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三零章 贪婪的后果
    第二三零章  贪婪的后果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

    ??

    ??

    村子里,在空地的中央已经燃起了两大堆木柴,每堆木柴的上方都有一根粗壮的横杆上,穿着一只剥了皮的肥硕羚羊。

    一群女人和孩子围在篝火旁欢快的跳着。

    豚鼠坐在不远处的一个凉棚里,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

    心里琢磨着一会儿羊烤熟了,自己该怎么解释不用吃饭这回事儿。

    或许简单粗暴就说不吃?

    豚鼠皱了皱眉,不再去想,而是转身问道:

    “把那姑娘关哪了?”

    身后的士兵忙上前回答道:

    “关在族长家的窝棚里,有人看着。”

    豚鼠点了点头。

    “一会儿羊烤熟了,给她弄些吃的。”

    “还上这些天,吃了那么多生鱼,估计这姑娘这辈子都不会再想吃鱼这种东西了。”

    “在没有完全掌握D空间秘密以前,这个姑娘要保护好!”

    “不能出了差错!”

    “否则你们都别想活着了。”

    豚鼠轻描淡写地说道。

    身后的士兵身体立刻站得绷直。

    “是!”

    “另外,通知你们的那个老大埃弗亚,沿途打听文娜他们的消息。”

    “一有消息,立刻通知我。”

    “是!”

    “您放心,我们在海上有400多条船,三千多人。找到他们应该不难。”

    “嗯!还是小心点好,你们那点穷棒子海盗,真打起来,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是!”

    正说完,族长走了过来。

    老远的就露出了一口白牙。

    “豚鼠先生!让你久等了!”

    族长毛利走到近前,伸出双手,弯下腰,主动跟豚鼠问好。

    豚鼠也不客气,大喇喇的坐着,伸出一只手,跟毛利握了握。

    “毛利,听说你很需要军火?”

    毛利拽了拽身上的棉袍,一屁股坐在了豚鼠的对面,点头说道:

    “是呀!是呀!”

    “你也知道,我们这里不太平,想要保护自己,只能靠我们自己的武装力量。”

    “所以说,在这些叛军手里买武器,也是逼不得已的。”

    豚鼠朝身后勾了勾手指,顿时上来两名士兵,抬着一个大箱子走了过来。

    “砰!”

    箱子扔到毛利的脚下。

    “打开看看吧,一点小意思,权当是见面礼。”

    毛利一脸惊喜,赶忙招呼两个青年上前,打开了箱子。

    看到箱子里的东西,毛利的脸上露出了迷醉的表情。

    这对于毛利他们来说,可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宝贝。

    一只崭新的火箭筒,配了三发炮弹,静静地躺在箱子里。

    “哦!”

    “豚鼠先生,这太贵重了!”

    “真是太感谢了!”

    “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尽管说!”

    毛利笑的合不拢嘴,有了火箭弹,即使是来了坦克,都能对付了!

    之前毛利也不是没想过,可是一来成本太高,需要很多的宝石来换,还不如多弄几条枪划算。

    二来,那些个叛军手里也紧张,肯定是不会卖的。

    毛利两眼放光,有些爱不释手的摆弄着火箭筒。

    “真是个好东西!”

    “真是个好东西!”

    “只是可惜,炮弹有些少了!”

    毛利嘴里嘟囔着。

    “放心!”

    “之后我会派人再给你送一批炮弹来。”

    豚鼠说道。

    “啊!那真是太好了!”

    “您放心,价钱方面,好说好说!”

    豚鼠嗤笑了一下,看着毛利说道:

    “钱我不需要!”

    “我只需要你帮我找到照片上的准确位置。”

    毛利点了点头。

    “这个您放心,已经安排人在寻找了。”

    “不过,您给的那张照片只照了一栋房子,目标太小,旁边的环境露出来的太少,只有一点点。”

    “另外,您还说这个房子是不存在的!”

    “这就有些难办了。”

    “我们尽力在找!”

    “您知道的,我们索马里有几千公里的海岸线,像这种海边的地形不知道有多少,时间上肯定是要慢一些的。”

    “不过您放心,会找到的。”

    豚鼠面无表情地说道:

    “据我所知,这个地方离你们这里的海岸不会太远,你多派些人,仔细的找,找到了我还有重谢。”

    “另外,也可以打听一下,附近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

    “比如,人突然在海边消失了这样的事儿。”

    豚鼠一边说着,脑海里浮现出宁涛交代的事情。

    “林语盖房子的地方一定有古怪,说不定被破坏就跟D空间有关系。你这次去,一定要实地的查看一下。”

    豚鼠本来是留了坐标的,可是谁成想穿越过来的时候,身上带的存储器竟然不翼而飞了。

    因此豚鼠也就只能凭着记忆,让当地人去寻找了。

    还好,随身带了林语那栋别墅的照片,从照片上能够隐约看出一点地形信息。

    为了实现目标,豚鼠下了大力量,制服了当地最大的海盗头子埃弗亚,将他收为了自己的手下。

    还威逼利诱收服了索马里驻华国沪市的大使,成功利用外交豁免权躲过了检查,这才轻松地将文雅弄出了国。

    乔装成柳岩,骗了林语。

    那场大爆炸,相信林语就算是神仙也躲不过,林语一死,事情也就完成了一半,剩下的文娜,一个女人还是好对付的。

    毕竟豚鼠对于这个文娜还是熟悉的。

    虽然很狡猾,骗得了宁涛的信任,隐忍了这么多年。

    但是文娜的一些性格特点,做事风格豚鼠了然于胸。

    尤其是对林语和文雅的感情,豚鼠了解得一清二楚。

    有文雅在手里,不怕文娜不就范。

    只要抓住了文娜,这些个剩余的小喽啰,豚鼠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再有个一两年,宁涛就能和这个空间打通联络站了。

    到时候交了差,自己能够恢复成真正的人,这一生也就圆满了。

    豚鼠下意识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感受着机械心脏的运转,朝着毛利说道:

    “你只要帮我找到那个准确的地方,你想要的军火,我一分钱不要,都可以给你搞来。”

    “但是要快!我赶时间!”

    “好的!豚鼠先生,您放心!”

    “嗖!”

    “轰!”

    一枚炮弹在不远处炸响。

    人群顿时慌乱起来,四散奔逃。

    爆炸的中心冒气了浓浓的黑烟,一座土房被炸得粉碎,茅草遮盖的房顶剧烈的燃烧了起来。

    “敌袭!”

    “哒哒哒哒!”

    枪声也从村子外响起。

    毛利身旁的民兵立刻扛起了火箭筒,另外两人抱起火箭弹,就冲了出去。

    这时,毛利派去袭击那几个叛军的年轻人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

    叽哩哇啦的朝着毛利惊慌失措的说着什么。

    毛利听完,一脸怒气,一巴掌扇在了青年的脸上。

    叽哩哇啦的大声训斥了几句,然后指着村外又布置了新的任务。

    这才连忙朝着豚鼠说道:

    “实在是抱歉,豚鼠先生,恐怕我们得暂时撤离这里。”

    “那群卖枪的混蛋反水了,过来攻打我们。”

    “他们武器比我们强,我们不能硬拼。”

    豚鼠听完,皱着眉头,看着村子里慌慌张张奔跑的人群,心里说不出的烦躁。

    没想到赶上这趟浑水。

    “先别慌!他们有多少人?”

    “呃!”毛利被突然问得哑口无声,多少人这种事情,谁知道呢?

    “蠢货!赶紧派人去侦察一下,最起码得知道对方有多少人吧?”

    “好好好!”

    毛利这才慌慌张张的赶紧派人去侦察,对方究竟来了多少人。

    过不一会儿,有人来报,对方大概有三四十人的样子,具体弄不清楚。

    对方散落在树林里,反正火力很猛。

    豚鼠一脸嫌弃,看了看方位和形势,指挥着手下朝着四个方向而去。

    “想等等!”

    “别急!”

    “让女人和孩子先撤!”

    “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剩下带把的,全都上去顶着。”

    “不要冒进!顶住就行!”

    豚鼠交代了一下,终于站起身来,摆摆手,身后的士兵就送上了一把步枪。

    “走!”去看看。

    说完,朝着阵地上走去。

    族长无奈,也就硬着头皮,躲躲闪闪的跟了上去。

    战斗是在村庄外围的一小片树林和山丘上打响的。

    对方显然是为了偷袭,选择了这样的路线。

    要不是触动了警戒,恐怕摸到村子里都不会有人发现。

    被阻在树林外的一群叛军,疯狂的朝着树林里扫射。

    但是叛军所在的小山丘,防守很佳,进攻却有些艰难。

    从山丘反过来的缓坡,到树林有几十米的距离是空旷的,毫无阻挡的一片草甸。

    如果硬冲,简直就是活靶子。

    所以,虽然刚开始很猛,一度冲到了树林边缘,可是现在,却已经被打退到了土丘后面,打起了阵地战。

    也就是装备比村子的武装好上数倍,哪个点上,都能形成火力压制。

    因此,也打得村民抬不起头来。

    更何况毕竟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各方面的战斗素养,比起村民来说,强了不止几倍。

    不说枪枪致命,也打的是枪枪中靶。

    总好过村民的胡乱一气射击,子弹满天飞。

    豚鼠趴在一棵树后,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对方的火力点大概有二十几处。

    也就是说,对方如果保存了部分实力的话,那么人数应该不低于30人,或许更多。

    按照目前村民的火力状况来说,那肯定是打不过的,十几条枪,业余都算不上的选手,打职业队?

    那简直是痴人说梦,分分钟就能被团灭。

    但是对于豚鼠来说,这种状况根本就放不到眼里。

    即便是自己一个人,打个持久战,也能慢慢把对方引导有利的地形里边,一个个的耗死。

    这一会的时间,豚鼠派出去侦查的人回来了,对方占据的土丘后边也是一片不小的开阔地。

    可以说,那个土丘是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地方。

    光秃秃的一个小土丘,连个后撤的路线都找不出来。

    一旦被人包围,那就是砧板上的肉,唯一的命运就是任人宰割。

    看来,要么是对方太轻敌,要么就是对方的指挥官是个水货。

    豚鼠轻蔑的一笑,挥了挥手,让自己带来的几个人分成了两组,分别从两侧迂回,绕道小山丘的后边,打对方个措手不及。

    “等着吧!”

    “这点兵力,一会儿就把他们全部吃掉。”

    豚鼠转个身,慵懒的靠在树上,看着严严实实躲在一块大石头后边的族长,一脸的瞧不起。

    “叫你的人盯住就行了。”

    “要是怕有伤亡,把他们困死就行了,不出明天,他们就得投降。”

    毛利顿时心花怒放,有了这位爷,看来这次不仅能够挤出危机,还能弄到几十条枪。

    真是太划算了。

    “豚鼠大爷!你真是战神再世!”

    “咱们村子,多亏有您保佑。”

    “明天我就让他们给您塑个像,天天给您烧香上供。”

    “保佑您长命百岁!”

    豚鼠一头黑线,这个族长也是个奇葩。

    年轻的时候在华国留学,也不都学了点啥。

    “这个就不用了,我也承受不起,你只要把我交代的事情办妥了,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了。”

    “有那闲钱,你们还是好好改善改善吧,看看你们村子里边的姑娘小伙子瘦的。”

    毛利一脸憨笑,露出一嘴的白牙。

    “嗖!”

    “啪啪啪!”

    几颗子弹打到了毛利身边的岩石上,溅起一溜火星。

    吓得毛利族长赶紧趴在地上,哪还敢咧嘴笑了。

    十分钟后,对面的山丘后面响起了枪声。

    山丘上的火力顿时就减少了一半。

    豚鼠一笑,也来了兴致,几个战术闪躲,来到了树林的边缘。

    抬枪对着山坡上的火力点就是一梭子。

    之后,那里就哑了火。

    “嘿嘿!干掉了一个!”

    “我往哪里打,你们就往哪里打!”

    豚鼠喊了一嗓子。

    可是丝毫没有动静。

    豚鼠这才反应过来,这群憨憨压根听不懂。

    赶紧回头喊毛利。

    “你给我翻译,让他们向我靠拢,跟着我进行攻击,我打哪里,他们就打哪里。”

    毛利听到豚鼠的话,赶紧扯开嗓子,一桶的叽哩哇啦。

    村民武装立刻朝着豚鼠慢慢地靠了过去。

    豚鼠攻击哪里,这群人也不管打中打不中,反正一梭子子弹上去就对了。

    没一会儿功夫,还真就又干掉了两个。

    这时候,山后的枪声一直持续不断,显然也进入到了僵持阶段。

    豚鼠心里痒痒,有心想冲上去,来个一窝端玩玩。

    可是转念一想,毕竟不是自己的事情,拼命一点必要都没有。

    万一把自己哪个地方打坏了,都没地方换去。

    因此压下了想法,任由一群人跟着自己乱射。

    枪声越来越少,间隔越来越长。

    零星的枪响,像是受潮了的一百响挂鞭。

    稀稀拉拉的。

    豚鼠明白,对方的弹药已经消耗不起了。

    任由对方比自己这边专业得多,也架不住子弹的数量有限。

    村子这里即便是弹药再缺,也好歹能有一些补充。

    可是被困在山丘上的人,打出去一颗就少一颗。

    可能指挥官也发现了这个问题。

    再也不允许乒乒乓乓的乱放一气,都从连射变成了点射。

    豚鼠看着战场上的情况,已经没了耐心。

    “告诉山后的,火力压制住。”

    豚鼠朝着通讯兵命令完,忙不迭的喊道:

    “他们已经没子弹了!”

    “大家加把劲儿,一半的人压制住,另一半的人跟我冲!”

    “咱们上去!抓活的!”

    说完,率先冲出了树林。

    标准的避弹步,冲到了一个小土坑的位置趴了下来。

    然后手中的机枪就开始喷吐火舌。

    “冲啊!”

    豚鼠的剩余手下,也同样冲了出去。

    一边矮身疾跑,躲避着山丘上的射击,一边寻找着地面上可以隐蔽的地方,迅速的趴了进去。

    就这样,轮番交替的掩护着,这些人竟然真的冲到了半山腰的位置。

    距离敌人藏身的山丘顶部,也不过就还剩几十米的距离。

    豚鼠轻蔑的笑了笑,看着山顶,准备稍事休息,就一鼓作气冲上去,结束战斗。

    “哒哒哒哒!”

    猛然间身后传来了一阵枪响。

    紧接着,就有子弹从身后打来。

    几名来不及躲藏的士兵,顿时被打成了筛子。

    场面立刻成了一边倒的状态。

    豚鼠众人,变成了活靶子。

    “他妈的!怎么回事?”

    豚鼠李克超旁边一滚,躲过了几发射来的子弹,愤怒地骂道:

    “你们他妈的都是猪吗?”

    “怎么就让别人抄了后路?”

    “赶紧撤回树林!”

    “快!”

    说时迟那时快,豚鼠再也管不了那么多,自己一溜烟的跑回了树林的边缘。

    此时树林的另外一侧,已经有人影晃动。

    不时有子弹打来,将从半山腰往回撤退的人撂倒。

    一眨眼的功夫,情况就发生了被逆转。

    豚鼠这方,已经有五六个人交代了。

    原本的两面夹击,包围战术,变成了敌人的两面夹击。

    毛利趴在豚鼠的脚边,瑟瑟发抖。

    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我们被包围了!”

    “怎么办?怎么办!”

    豚鼠恨得牙痒痒,自己的人也折损了两个。

    这些带来的人,是豚鼠在海盗里边好不容易挑出来的尖子。

    可以说不亚于一个训练有素的老兵。

    可是没想到,竟然莫名其妙的在这里折了。

    “玛德!还不赶快收拢人。”

    “趴在地上装死有用吗?”

    豚鼠朝着毛利骂道。

    “就你这样贪生怕死的族长,老子就是给你个核弹也他妈的没用。”

    “快点,喊他们向我靠拢,我们慢慢撤回去!”

    “就冲他们这点人,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

    豚鼠简直气结,莫名其妙的就卷入了一场争斗。

    这压根就跟自己没什么关系。

    自己也是出于一时的气盛,出于好奇,出于手痒,才管了这令人蛋疼的闲事儿。

    没想到,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把自己搭进去了。

    毛利听到豚鼠的骂声,颤巍巍的抬起一点眼皮,看了看形势。

    赶紧一个咕噜,努力躲到了一颗粗壮的树后边。

    喘了几口粗气,这才缓过点神来,慢慢抬眼,竟然看见树根处,一道皮裂上结了一大块的没药。眼睛立刻亮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赶紧的叽哩哇啦的一通喊。

    收拢了人,朝着豚鼠这边集中。

    就这样,众人边打边退,除了某个不开眼的倒霉鬼被击中了大腿以外,其余的竟然奇迹般地都安全撤回了村子。

    对方显然也不想耗着,枪声在某一刻戛然而止。

    对方悄无声息的撤退了。

    显然压制住了村子这边的火力,对方被困在山丘上的人,也安全的撤了下来。

    战斗终于结束了,毛利也从躺平的姿势挺起了胸膛。

    指挥着众人打扫战场,忙着救治伤员。

    经过清点,打死了对方七八个人,收缴了武器,还得到了一些其他的有用装备。

    比如说望远镜、匕首、还有手雷等等。

    也算是收获颇丰。

    自己这边除了两个已经挂掉了以外,剩余的人都是不大不小的枪伤。

    毕竟死不了。

    整体算下来,这次战斗算是小胜。

    可是毛丽怎么也笑不起来。

    因为,在附近活动的叛军大概有两三千人。

    这次让他们回去了,那么很有可能对方会卷土重来。

    如果再来,那肯定是压倒性的优势。

    势必会将整个村子土城不可。

    整个村子男女老幼加起来,也不过一百多人,怎么可能和正规军对抗呢?

    想到自己做出的愚蠢决定,毛利后悔不已。

    没办法,也只能硬着头皮,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跟豚鼠说了。

    豚鼠听完,恨不能立刻掏出枪把这个蠢货突突了。

    可是事到如今,自己的样子也早就在来村子的时候,暴露给了对方。

    刚才的战斗,自己也是参与了的。

    想不让人知道,那是不可能了。

    现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想办法跑。

    想要跟对方硬钢,除非脑子进水了。

    “赶紧!收拾收拾!”

    “带着人,赶紧撤。”

    “先跑了再说!”

    豚鼠皱着眉,没好气的说道。

    “莫名其妙就让你给害了!”

    “我他妈的也是脑子让驴给踢了!”

    “赶紧的吧!”

    “还他妈的愣着干啥?”

    “还不赶紧收拾细软准备跑路?”

    毛利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招呼人,挨家挨户通知,准备整个村子迁移。

    愿不愿意的事情,也就不是豚鼠该操心的了。

    对于这样穷的只剩下自己的村子来说,压根也没什么好留恋的。

    破茅草房,到了另外一个地方,随意也就建起来了。

    至于家当?压根没啥家当好吗?

    谁家里能有口铁锅,就算富裕的了。

    豚鼠心里似乎堵了一口恶气,站在原地咬着牙。

    忽然似乎想到了什么,连忙摆手招呼来一名士兵。

    “赶紧去把文雅押出来,我们准备走!”

    “是!”

    士兵赶忙朝着关押文雅的草棚跑去。

    “不好啦!”

    突然一声喊叫,从村子里传来。

    豚鼠心中一惊,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刚刚跑过去的士兵张牙舞爪的往回跑着。

    一边跑一边喊着:

    “不好啦!人跑啦!”

    “不好啦!人跑啦!”

    豚鼠就像被一个突如其来的闷雷击中了一样。

    心脏立刻停摆了几下。

    “我草!”

    豚鼠陷入了极度的狂躁。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