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三一章 暗战
    第二三一章    暗战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

    ??

    ??

    “啊!!!!!!!!!!!!!!!!!!!!”

    暴怒的豚鼠大喝一声,一拳挥出,带着一股恶风打在了身旁碗口粗的柱子上。

    “咔嚓!”

    整个草棚摇晃起来,轰然坍塌成一堆废墟。

    “给我抓回来!”

    “你们这群蠢猪,连个女人都看不住!”

    “还不快去集合,给我追!”

    “是是是!”

    豚鼠一声怒吼,吓得士兵慌忙跑开了。

    没过一分钟,队伍集合完毕,豚鼠再不管部落的搬迁逃亡,而是带领着自己的人,朝着一个方向,快速的追了过去。

    其实,文雅并没有跑远。

    此刻,文雅就躲在村子最边缘处的一栋草房里。

    只有十来平米的草房里,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

    除了一些盆盆罐罐,一个架在中间的火炉,一堆干柴,就是墙角处一些破烂的衣物和一块彩条布了。

    在房间里还有两个半大孩子,一个看上去很瘦弱的男孩,大概只有十来岁的样子。

    还有一个更小的女孩,大概只有三四岁的样子。

    持续不断的枪声,使得两个孩子蜷缩在柴火垛旁瑟瑟发抖。

    眼睛惊恐地望着门口的方向。

    文雅进来的时候,再次释放出一团精神力,将两个孩子包裹住,就像是之前对付两名看守自己的士兵一样。

    在精神力的包裹下,文雅完全可以让人进入到某种奇妙的幻境之中。

    或是癫狂或是沉默,或是沉沉睡去,或是自认为某种真实的感受。

    对付普通人来说,现在的文雅几乎没有对手。

    强大的精神力,瞬间就可以让一个人迷失自己。

    之所以一直没有想办法逃跑,一是一直在海上,没有逃生的路径,二是一直没有避开过豚鼠的视线。

    虽然自己有精神类的异能,可是对付豚鼠这样的高手,文雅没有把握。

    从沪市被抓住的那一刻起,文雅就一直隐忍着,并没有显示出很强的抗拒意图。

    就是为了麻痹敌人,等待机会。

    今天机会终于来了,当听到持续不断的枪声开始,文雅知道,这是难得的机会。

    因此第一时间释放出精神力,将两名看守丢进了幻境。

    两名士兵义无反顾的冲向了战场,并且毫不畏惧的倒在了冲锋的路上。

    可能到死都没有弄清楚,自己究竟是如何做到这么勇敢且二哈的。

    文雅费了好大力气弄断了捆绑在双手上的绳索,悄悄地出了那个堆满了稻草和柴禾的窝棚。

    窝棚附近看不到一个人。

    此时所有能够参与战斗的,都在西边村口,剩下的老幼病残,全部躲在茅草房中,没有一个人敢出来观望。

    或许是常年战乱已经养成的条件反射。

    只要听到枪声,男人要么去战斗,要么赶紧逃离。

    女人孩子和老人就只能选择躲起来。

    不管最后谁胜利了,一般胜利者不会难为妇女和孩子,至少不会要了他们的命。

    大部分时间都是将这群人作为战利品带走,变为奴隶一样的存在。

    无论哪个族群都是需要繁衍生息,需要有人能够成长起来成为新鲜血液,补充到自己的部落里。

    文雅从窝棚里逃出来,一边躲避着视线,一边查看着路径。

    战场的方向肯定是不能去的了。

    那么最好的选择就是朝着相反的方向跑。

    可是,文雅能想到,别人也可以想到,这并不可取。

    文雅一个女孩子,即使再能跑,恐怕也跑不过从小到大,土生土长的部落士兵。

    在这种完全没有任何救援的情况下,想凭借自己躲避这些土著的追击,显而易见是不靠谱的。

    对付一两个,哪怕是五六个人,文雅有信心领用强大的精神力可以取得胜利,可是,一旦人数变成了几十个,文雅自认没这个本事。

    那不是人可以实现的,再强大的异能也不可能同时控制一大群人。

    因此文雅并没有这样做,而是选择了躲起来,暂时观望。

    凭借着自己的观察和分析,战斗很有可能是在村子和那批士兵之间展开的。

    那么有几点,文雅是可以利用的。

    一来,既然是和那群正规军产生了矛盾,那么凭借着军人的秉性,让一群土鳖村民给揍了,这口气肯定是咽不下去的。

    那么,最终肯定会演化成军队的反扑和完胜。

    最弱的军队,也不是几个拿枪的普通老百姓可以战胜的。

    因此,具文雅分析,大概率这些村民会逃跑,扔下村子,跑到某个远离这里的荒郊野外,深山老林躲起来。

    二来豚鼠在发现自己逃脱了之后,一定会以为自己跑远了,从一很有可能带上所有人去追。

    自己依旧躲在村子里,或许能够出现意想不到的好结果。

    只要豚鼠不在,那么文雅还是有信心对付其他普通人的,哪怕是手里拿着枪的士兵,文雅也有信心和他们周旋。

    即使打不赢,制造点混乱然后逃掉,还是没问题的。

    果不其然,战斗持续了大概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之后,枪声停止了。

    但是村里边却乱成了一团。

    有人在房子外边大声的喊叫着,似乎是再发通知。

    到处是慌慌张张奔跑着的人,都在慌乱地收拾东西,找人。

    这明显就是想要全村逃跑的节奏。

    文雅看着躲在自己旁边,有些惊恐的两个孩子,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然后指了指旁边的那些破烂,示意两个人可以自由整理好,然后跟着离去。

    不一会,两个孩子十分乖巧的收拾了一下屋子里能够带走的物什,放在彩条布上,系成一个大包裹。

    由男孩背着,另一只手牵上更小的妹妹,头也没回,毫无留恋的快步跑出了草房。

    这一切都是文雅制造的幻像,走出房间的那一刻起,两个孩子的记忆力就再也没有文雅的存在了,不用担心会暴露。

    文雅听着屋子外面越来越少的嘈杂声音,耐心的等着。

    过了大概有半个小时,直到屋外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了,文雅才悄悄地出了房屋。

    整个村落已经空无一人。只有村中空地上依旧燃烧着的篝火,能够说明,这里不久前还曾经有人在这里生活。

    文雅也不在停留,辨别了一下方向,朝着那群士兵来的西边树林跑去。

    现在只有那个方向,那个当兵的撤退的方向,才能最低限度的避免和豚鼠撞见,文雅抱定主意,先逃出去再说。

    走之前,文雅还不忘进了几间屋子,翻找一下可以利用的工具和材料。

    进入到一个看起来还算结实的茅草房,文娜找到了一把砍刀,一个空的矿泉水塑料瓶。

    文雅用瓶子在一家村民的屋里灌满了水带在身上,还幸运的在屋里找到了两块儿煮熟的木薯。

    一路向西,文娜还在树林旁一个士兵的尸体上,幸运地找到了一只防风打火机。

    向西穿过树林,是一座不起眼的小山丘。

    但此时,山丘上到处可见遗落的蛋壳,可见之前战斗的激烈程度。

    文雅跑得很快,没一会儿就到了山丘顶上。

    山丘顶上的地形并不复杂,只零星地散落着几块不大的石头。在那些能够成为掩体的位置,能够明显地看到被子弹掀飞的泥土,打碎的石块,一滩一滩的血迹。

    粗略地数了一下,有明显血迹的地方有五六处之多。

    “看来,这些士兵是吃了亏的。”

    文雅回头望了一眼村子的方向,开心的笑了笑。

    “希望你们能够躲得过这些大兵的怒火吧。”

    文雅站在山丘顶端看着远方的地形,这是一大片荒芜的丘陵山地,偶尔有一些灌木丛林。

    脑海里回忆着关于这里的一些地理情况,一直往西应该是一条河,过了河再往西就是山地,山地的西边就到了大海。

    整个索马里大部分富裕的城市都在靠近海岸线的一侧,因此,一路向西就应该能够走到大的城镇,然后找到可以和家里人取得联系的办法。

    已经一个多月,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没有自己的消息了,可想而知,家里人会急成什么样。

    “或许,家里人都在想尽一切办法找我吧?”

    “我得赶紧离开这里,想办法找到电话!”

    文雅不再犹豫,快速的下了山丘,一直朝着西方跑了起来。

    地表的的气温已经达到了五六十度,在这样的环境下,人身体里的水分会快速地蒸发。

    如果不能及时的补充,很快就会因为脱水,中暑发生危险。

    文娜尽量选择有遮蔽的地方艰难地向前跑着。

    可是大部分的阴凉里,早就有了属于它的主人。

    一群群野猪、猎狗、狮子占据着有限的阴凉,躲避酷热的同时,打量着周围可以下口的目标食物。

    一瓶水很快就喝完了,可是依旧无法缓解酷热造成的饥渴。

    向西望去,那条印象中的大河还遥遥无期,离得很远。

    文雅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弯下腰,艰难的喘息着。

    “这样可不行,还没等找到那条河,可能就已经晕了。”

    看着不远处几只斑点鬣狗在草丛里虎视眈眈的望着自己,文雅灵机一动。

    快速的朝着一株略微高大的枯树走了过去。

    这里是一只花豹的领地。

    还没有走到树下,远远地,树杈上一只高大的,花豹就半立起上身,警惕地朝着文雅看过来。

    文雅看着这只有将近一百斤肥硕的花豹,遗憾地摇了摇头。

    “你恐怕是不行~!”

    “但是,我倒是可以收留你当几天我的宠物。”

    花豹已经开始看着文雅龇起了獠牙,警告着文雅,这里是自己的固有领土。

    然而文雅并没有当回事,站在树下,昂着脖子看向花豹,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喷薄而出,瞬间包裹住了花豹。

    几秒种后,花豹纵身一跃,乖巧的走到文

    雅的脚边,亲昵的蹭了蹭文雅的腿,然后趴在了地上。

    文雅笑着拍了两下花豹的脑袋,

    “乖!等一下,我要到树上看看。”

    说完,文雅疾跑两步,猛然一跃,双手攀上了树枝,然后身子猛然一荡,腰上一用力,整个人就飞上了树杈。

    快速的向上攀援,直到树顶,文雅才停了下来,四处远望。

    方圆几里地的情况下,一下子尽收眼底。

    终于,文雅的眼前一亮,在西北方向大概一公里的地方,五六头大象悠闲地在一个阴凉里歇着脚。

    “哈哈,太棒了!”

    文雅瞅准了方向,快速的跳下树,朝着大象歇息的地方奔去。

    那只花豹则依旧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像一只驯服的花猫,等着亲爱的主人下班回来,轻松地撸上两把。

    十几分钟后,象群优哉游哉的走回了树底下。令人惊奇的是,并没有和树下的花豹发生任何的摩擦,仿佛彼此不存在一样。

    “好了!我宣布,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个临时家庭了。”

    “至于你嘛!就叫小花吧!”

    文雅坐在一头高大的公象头顶,脑袋上扣着一个用纸条编程的遮阳帽,手指着趴在地上的花豹说道  。

    “小花,晚上的食物可就交给你了!”

    “好了!咱么全速出发!”

    文雅伸手一指,大象扬着鼻子,朝着文雅手指的方向快步走了起来。

    身后的其他大大小小的几头大象,也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然后,就是一只健硕的花豹,低吼了两声,似乎在说:

    “等等我!”

    身子一跃,快速跑到了队伍的前面,领路去了。

    有了坐骑,文雅轻松了许多。

    而且大象的速度其实并不慢,一小时可以走二十多公里,完全赶得上骑自行车的速度。

    经过了半天的跋涉,前面逐渐发生了变化,地面上的植被以及高大的树木渐渐多了起来,地面也渐渐的呈现向下的趋势。

    远处的峡谷中,已经出现了哗哗的水声。

    文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疲惫的笑容。

    象群也似乎有些饥渴,加快了速度,朝着河边走去。

    “砰!砰砰!。。。。。”

    几声枪响突然打破了宁静。

    文雅赶紧控制着象群减慢了速度,纵身一跃,从大象的身上跳了下来,快速的银币倒一棵大树的后面,观察着枪声的来源。

    透过稀疏的树林,只见峡谷深处,出现了一条并不是很宽,但是水流有些湍急的河。

    在河的对岸是一段缓坡。

    缓坡上相对比较开阔,除了几丛低矮的灌木,并没有几棵高大的树,形成了一个天然的优质营地。

    一排五六个帐篷扎在那里,很是显眼。

    帐篷不远处点着一堆篝火。

    有三五名白种人,身穿着丛林迷彩,在篝火旁摆弄着手里的军刀,一只羚羊,已经被剥了一大半的皮。

    另外几名士兵押着四五个黑人,走到营地几百米开外,将黑人按倒在地上,不顾黑人的哀求,对准脑袋就是砰的一枪。

    杀完人,嘴里还笑着,大声地嚷嚷着什么。

    更远处,文雅看到了整点方向上执勤的哨兵。

    显然,这是一群训练有素的正规兵,而且,很可能是某个组织的雇佣兵小队,或是某个国家执行秘密任务的特种兵。

    文雅皱了皱眉,随即又开心起来。

    “既然你们有取死之道,那么我就成全你们一回!”

    “我这电话的事情,似乎有着落了。”

    “就是不知道这群人,好不好对付!”

    文雅没有冒进,悄悄地他退了回来。

    然后利用精神力,指挥着象群回了自己的栖息地。

    而那只花豹,文雅则留在了身边。

    在丛林里,这可是一个难得的好帮手,得暂时留下,听候差遣。

    沿着河岸,上游下游的仔细观察了好一会儿,将上下游的地形掌握了之后,文雅再次回到营地附近的顺林边缘。

    文雅没有着急,抬头看了看快要落山的夕阳。

    然后找到一颗粗壮的大树,检查了一下四周,没有发现毒虫蛇蝎的危险,就靠在树干上,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那只花豹就安静的趴在文雅脚边,给文雅放哨。

    文雅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在此潜伏到河岸边一棵树后,仔细地观察了一遍对面的情况。

    篝火依然烧着,营地里一片肃静。

    在营地左右大约一百五十米的地方,粉别有一名士兵在放哨。

    其余的人,似乎都已经睡了。

    “咕噜!咕噜!”

    文雅的肚子再次翻滚起来。

    已经整整一天没吃一口东西了,还是早上的时候,豚鼠派人给自己嘴里塞过两口面包,喂了几口水。

    舔了舔干涸的嘴唇,河就在前边,可是文雅一直忍住了。

    文雅不想打草惊蛇,失去这次近在咫尺的机会。

    “现在可以过去了!”

    文雅拢了拢头发,从衣服上扯下一丝布条把头发扎好,然后转身朝着下游的方向悄悄地潜了过去。

    因为白天的时候,文雅已经查看好了,下有大概三百米的地方,河水变得平缓了许多。

    而且恰巧是一个小河湾,正好挡住了营地以及哨兵的视线。

    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过河。

    再之后就是解决掉那个放哨的就行了。

    难度不是很大。

    身体进入到冰凉的河水中,文雅终于忍不住喝了两口。

    河水很甘甜,也很凉爽,这让文雅精神恢复了很多。

    一路上用精神力控制着大象和花豹,虽然只是分出了那么一点点,和动物保持着联系。

    但是时间长了,也难免会有些疲惫,还好文雅睡了一觉,此时又补充了水,整个人立时精神了许多。

    似乎体力也恢复了不少。

    那只花豹率先矫健的游到了对岸,悄悄地趴伏在草丛里。

    之后,文雅也顺利的过了河。

    负责前半夜值守的是个大胡子男人,

    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样子。

    此时正抱着枪,靠在一棵树上,嘴里不停地咒骂着亲吻着自己粗糙肌肤的巨大黑蚊。

    一个黑色的幽灵,悄无声息的站在男人头顶上一棵粗大的树杈间,

    两只黄色小灯泡一样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男人的举动。

    “啪!”男人伸手在自己的脖子上拍了一巴掌。

    脑袋歪向一边,露出一截惨白的脖颈,看着自己手里黏糊糊的东西,再次骂了几句不入耳的脏话。

    豹子肯定是听不懂了,于是毫不犹豫,一个纵身,飞扑而下。

    利爪像钢刀一样,瞬间就抓穿了男人的肩膀,一张血盆大口,紧紧地咬住了男人的脖子。

    男人拼死扳住豹子的脑袋,想要把脖子夺回来。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

    喷溅的血液已经糊住了男人的眼睛。

    气管里也似乎是漏了风,一股一股的浓腥液体溜了进去。

    男人的身体开始不自主的痉挛,双眼努力的挣着。

    不一会儿,手臂无力地下垂到地上,没了动静。

    文雅从树后边闪出身来,看着眼前血腥的场面,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了一下。

    心里默默的祷告了几遍,这才上前,抽出了死尸身前的枪,然后在男人的身上摸索了一番。

    将男人腰间的皮带解下来,然后将弹夹和手雷别在了上面。

    接下来,又从死尸的身上,翻出了几块压缩饼干和巧克力,还有一只对讲机。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找到有价值的东西。

    “希望你下辈子做个好人吧。”

    文雅迅速的后退了十几米,躲在一棵树后,拿出从男人身上搜到的巧克力,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巧克力是快速补充体力的好东西,吃下了两块巧克力后,文雅终于感觉不再那么饥饿。

    “丝丝,丝丝。。。。”

    对讲机里忽然传来了电流的声音。

    文雅立刻警觉起来,拿起对讲机放到耳边。

    对讲机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贝尔!你这软蛋,是不是睡着了?”

    “白天对付好几个非洲黑娘们,晚上装死!”

    “你等着!老子过来换你!”

    “收到请回话!”

    文雅心中一惊,看来对方要换班了。

    也就是说,再想悄无声息的摸到营地里已经不可能了。

    不回话就意味着出事了,肯定会引起对方的警觉。

    文雅灵机一动,拿着对讲机,按住通话键,然后在地上找了块石头,使劲的摩擦起来。

    顿时一阵刺耳的噪音传到了对讲机里。

    果然,对方咒骂了起来。

    “贝尔,你这狗  娘  养  的,是不是把对讲机弄坏了!”

    “老子要踢爆你的卵蛋!”

    “你这该死的家伙!”

    文雅听完,果断地将对讲机扔远,然后一个闪身,悄悄绕开一点距离,向着营地的方向摸了过去。

    那只花豹再次窜上了哨兵头顶上方的树杈,躲在了茂密的树枝里。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