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三二章 蹊跷的伤
    第二三二章  蹊跷的伤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

    ??

    ??

    “贝尔!”

    “贝尔?”

    随着两声喊叫,一名士兵警觉地缓缓靠近了倒在地上的大胡子倒霉鬼。

    另外几人,警觉地注意着四周的动静。

    靠近的士兵拿起手电筒朝着大胡子放哨的位置照了过去,只见那个大胡子双手依旧保持着捂住脖子的姿势,双眼圆睁,一脸一身的血。

    士兵立刻端起枪四周扫视着,嘴里惊恐的喊着:

    “贝尔死了!”

    “敌袭!”

    “哒哒哒哒!”

    士兵向着四周扫射了一梭子,慌忙向着队伍的方向后退。

    “嗖!”

    一道黑影迅猛的扑来,花豹像一道闪电一样,一下子就将这名士兵扑倒在草丛里。

    “啊!”

    士兵惊恐地大叫起来。

    就在花豹扑过来的一瞬间,士兵下意识地抬枪架了一下。

    因此并没有被咬中要害,只是手臂被花豹咬住。

    但是一只成年的花豹咬合力何其惊人。

    顿时士兵的臂骨就被咬碎,失去了知觉,枪也掉落在了地上。

    士兵另一只手挥拳向着花豹的头上猛击。

    花豹吃痛,松了口,一闪身躲进了灌木丛中。

    后面的士兵听到动静,已经快速地冲了过来,朝着花豹逃走的方向就是一阵扫射。

    “法克!是一只豹子!”

    “我的胳膊断了!”

    “啊!!!!!!!!!!!!!!!”

    被咬伤的士兵痛苦的喊叫着。

    其他人赶紧掏出急救包给他处理伤口。

    袖子被剪开,几个血洞汩汩的往外冒着血。

    小臂也成了煮熟的面条,软踏踏的耷拉着。显然是完全断掉了。

    一名士兵快速的用绑带扎住他的大臂,然后拿出伤药,不花钱的一样倒进被咬穿的几个血窟窿里边,然后用纱布紧紧地包住。

    另一名士兵已经从旁边的灌木上折断了三根比较直的半尺长树枝,做成简易的夹板,将手上士兵的小臂固定住。

    “这样不行!他受伤很严重!”

    “恐怕得送回去,否则很可能手臂会废掉了。”

    “一旦感染,还可能会死掉!”

    士兵朝着旁边一个一个头头模样的,一脸焦急的说着。

    “那好吧!”

    “反正我们的任务是清除那些舌头,大部分已经被我们解决了,我呢还剩九个人,剩下的我安排五个人跟着我,继续完成任务,你和戴维负责把他送回去。”

    “到最近的城市接受治疗,或许能保住他这条胳膊。”

    士兵点点头,心里有些庆幸,这事儿安排了自己来办。

    终于可以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了。

    想着城市里的文明社会,舒服的床、凉爽的空调、诱人的美酒和美女,士兵很是兴奋。

    “事不宜迟,你们现在就出发吧,这里离最近的,可以做手术的医疗点,大概需要十七八个小时的时间,步行才能到,看他的样子应该坚持不了那么长时间。”

    “你按照咱们来的时候走过的线路,先到纳格斯河谷地,在那里我们的直升机就可以过来接你们了。”

    士兵再次点点头,朝着军官敬了个礼,将自己的装备在身上背好,然后扶起伤兵。

    “戴维!过来!”

    头头朝着远处做了个手势,在那里负责警戒的士兵看到,立刻跑了过来。

    “长官!”

    士兵是个年轻的小伙子,看样子当兵时间不长。

    脸上还有未脱掉的稚气。

    “您叫我长官?”

    “嗯,你和他回去,把这个受伤的兄弟带回去。”

    名叫戴维的年轻士兵看了看伤员和那名老兵,点点头,朝着军官敬了个礼。

    “是的长官,保证完成任务。”

    “嗯,好了,去吧!基地见!”

    “基地见,长官。”

    戴维再次敬礼,和那名老兵一起架着伤员,朝着河的上游而去。

    文雅看着这一切,心中做着盘算。

    自己说白了,也是为了拿到电话,和家里取得联系,所以才冒险来袭击这支队伍。

    归根结底,还是为了能够顺利的逃出去。

    因此听到这群士兵要送伤员回去。

    心里开始盘算。

    如果能够跟着一起回去,那么一切都会简单很多。

    不需要再打电话寻求家里人的帮助了。

    自己就可以应付。

    而且,拿电话也并不比混上飞机简单多少。

    因此,文雅决定,想办法对付这三个要返程的小队。

    在最后时刻控制住三个人,应该是完全可行的。

    小队收敛了尸体,再次派出岗哨,这次并没有选择这么远的距离,而是就在营地外30米的地方,选了一处洼地。

    花豹并没有受伤,而是在小队发起攻击的同时,文雅就撤销了对花豹的控制。

    花苞也就自然而然的选择了逃离这里。

    文雅也轻装上阵,远远地坠着这三个人,在不丢失目标的前提下,尽量的和三个人拉开了距离。

    因为是深夜,一路上走走停停,行动并不快。

    虽然不是在热带的原始森林里那样恐怖,到处充满了危险。

    可是非洲的平原丘陵,同样并不太平。

    尤其是这样的无人区。

    毒虫猛兽并不少,

    而且,更不缺乏想带的战争遗留物,地雷。

    小队来的时候就曾经遇到过一个雷区。

    是被小队追踪的那股黑人势力设置的。

    说来也是难以想象,这群黑人,其实是霉国在这里的傀儡眼线。

    可是由于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泄露,因此遭到了追杀。

    现在这些人大部分已经被秘密的处决。

    还剩下极少数的人,在逃亡的路上。

    小队的任务,就是确保这些人,一个活口不留。

    不管他们知道与否,放置秘密泄露出去的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让所有人闭嘴。

    莫普提??巴布鲁是其中之一。

    他年轻的生命,原本一直在饥饿线上挣扎,家里除了体弱多病的祖母,就只有一群尚未成年的的幼小兄弟姐妹。

    巴布鲁家一共有六个孩子,他是长子。

    前年十五岁的巴布鲁迎来了人生的至暗时刻。

    父母在一次袭击中不幸遇难,只留下一屋子嗷嗷待哺的孩子。

    巴布鲁每天都不得不起早贪晚,只为了能够挣足家中今日的果腹食物。

    一个偶然的机会,一群霉国大兵,开着野战车开到了巴布鲁家所在的村子,然后用一袋木薯粉的价钱雇佣了巴布鲁。

    工作很简单,只需要拉来人头,让村里人到军营里接受疫苗测试。

    士兵会给每个来的人打上一针,然后发点吃的,就将人放回去。

    这样的美差,对于巴布鲁的村子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因此,巴布鲁首先就叫来了自己的家人。

    结果一家人得到了够全家一个月吃的食物,全家人简直要幸福死了。

    可是随着村里人打针的越来越多,巴布鲁发现,很多人出现了发病的情况。

    自己的两个弟弟和最小的妹妹都相继出现了异常症状。

    不久,村里开始有人死去。

    巴布鲁每天在军营里服务,内心越来越忐忑。

    不知道这群白人究竟给自己的家人究竟打了什么样的疫苗。

    虽然每天只需要将村子里的情况,性详细的报告给这些当兵的。

    然后就能得到丰厚的酬劳,有时候是一袋面粉,有时候是一些蔬菜,还曾经给过自己一袋大米。

    巴布鲁清楚的记得,自己的小妹妹死掉的那天,自己本来极为愤怒的想要前去讨个说法的。

    可是对方竟然给了自己一箱子罐头。

    那是自己和家人从来的没有吃过的美味。

    也正是这一箱罐头的诱惑,抵消了巴布鲁想要讨个说法的念头。

    毕竟,妹妹已经死了,比起死去的人,活着的人对于食物的需要远远大于内心的悲痛和愤怒。

    就这样,长达六个月的时间,巴布鲁一家虽然死了人,可是已经成为了村子里数一数二的富人了。

    家里还特意再次请人,花费了整整两袋半木薯粉的代价,建起了另外一所房子,用来住人,顺便储存这一段时间以来,自己挣回来的粮食。

    直到有一天早上,巴布鲁照常将村子里的情况如实的告知了这里的士兵后,巴布鲁看见,这些人已经开始在收拾行囊。

    他们准备走了。

    他们说测试已经完成,可以回去了。

    巴布鲁很是失望,自己再也从这里得不到食物了。

    负责分配奖励的士兵,因为常年和巴布鲁打交道,已经混得很熟了。

    可能是看到骨瘦如柴的巴布鲁动了恻隐之心,一次性给了巴布鲁很多粮食和罐头。

    并且很隐晦的告诉他,回去之后尽快把这些粮食吃掉。

    因为他们可能业火不了多长时间了。

    这次实验,他们全部都感染了某种致命的疾病,虽然现在还没爆发,但是最多不会超过一年时间,会集中爆发一批。

    也就是说,全村接种了疫苗的,大部分人都会死掉。

    巴布鲁听完,简直不敢相信,这些和蔼的白种人士兵,竟然给全村人注射了致命的毒药。

    更可怕的是,在这群人走后不久,巴布鲁在河边抓鱼的时候,发现了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

    他们来到村子附近,见人就杀。

    因此巴布鲁以最快的速度回去,带着剩余的人逃了。

    逃进了无人区的荒原还有密林。

    这队士兵就不厌其烦的在身后追赶,屠杀。

    直到今天,巴布鲁在与其他村民走散的第三天,终于精疲力竭的倒在了丛林里。

    巴布鲁已经感受到了死亡,正在一步一步的逼近自己的身体。

    万能的神灵,此刻都无法救自己了。

    躺倒在树丛里,瞪大了眼睛,望着天上的星空,不知道哪一颗是自己死去的弟弟妹妹和外祖母化成的星星。

    但是巴布鲁相信,人死后,一定可以比现在幸福。

    至少不会挨饿,不会因为食物,而上当受骗,被人当作实验品,白白丢了性命。

    直到某一刻,巴布鲁听见了离自己不远的树丛中,出现的悉悉索索的声音。

    抬起头,透过草木的缝隙,巴布鲁看到了十米外一个身影。

    在月光下,就像是神灵世界的天使一般。

    轻盈的在树林中穿梭着。

    更远处,似乎有三个人,在艰难地走着。

    巴布鲁顿时感觉生命中再次燃起了一丝力量。

    神明的天使在人间,是来挽救我的吗?

    巴布鲁真想大声地问问。

    想要脱口而出,“天使啊,我在这里。”

    可是体力已经不允许巴布鲁喊出声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扔东西。

    于是巴布鲁随手一摸,从身旁摸到一小块石头,然后用最大的力气,扔了过去,然后就晕了过去。

    等到自己再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是蒙蒙亮了。

    借着晨光,巴布鲁仔细的打量着周围。

    一名女孩就躺在自己身前不远处的一颗树干上。

    树下,有两名士兵,萎靡在那,还有一具尸体,静静地躺着。

    巴布鲁不知道的是,自己扔出去的那块小石头,竟然是三人组里,伤员的最后催命符。

    文雅听到了石块撞击树木的声音。

    三个返程的士兵也听到了,并且迅速端着枪,超文雅所在的地方来了。

    无奈,文雅不得不选择先下手为强,将三个人现在就制服。

    虽然接下来可能会消耗很多的体力和精神力。

    可是没办法,文雅已经没有办法快速的躲避开了。

    而且在他们前进的线路上,自己藏身的地方,是唯一能够躲得下一个人的地方。

    其余的地方要么太远,要么空旷。

    文雅咬咬牙,闭上了眼睛,平缓了一下内心,集中精神,准备在三人靠近自己的最近距离,发动突然的袭击。

    即便没有第一时间掌控三个人,但是也完全可以将对方陷入幻境。

    可事实上并没有按照文雅想象的剧情发展。

    三个人在很远的地方,就向这唯一可以躲藏人的灌木丛开了几枪。

    有一枚子弹,精准的打中了文雅的后背。

    文雅只感到后背上一紧,一颗子弹就像嵌进了肉里。

    是的,只是像嵌在了肉里。

    文雅明显的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再被子弹攻入的那一刻,瞬间变成了橡皮一样的特性。

    不仅卸掉了大量的冲击,而且极大的减缓了子弹的动能。

    因此,子弹并没有直接射进文雅的身体,而是镶嵌在了后背的肉里。

    但是和么近的距离,文雅依旧承受了无比大的痛苦。

    那种钻心般的疼痛,险些没让文雅叫出声来。

    文雅赶紧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才发现,其实嘴唇在受到牙齿的攻击时,也变得异常坚韧起来。

    “难道是我在进化的时候,身体也一同进化了?”

    文雅来不及多想,念头只在脑子里一闪即逝。

    三个士兵已经摸了过来。

    虽然受伤的士兵手臂依旧疼痛,而且在流血。

    可是身体其他部位倒是正常,行动也算敏捷。

    因此三个人呈现倒三角的阵型,已经靠近了文雅藏身的地方。

    “嗡!”

    精神力像是潮水一样涌出,分成了三股,朝这三个人笼罩而去。

    三个人微微一愣,眼里同时出现了挣扎的表情。

    似乎有些抗拒,都在努力的拜托这种大脑一片混乱的局面。

    慢慢的另外两名士兵的眼中已经逐渐变得空洞起来,人也不由自主的放弃了侦查姿态,傻乎乎的坐了下来。

    但是另一边的戴维,似乎慢慢摆脱了控制,眼睛变得越来越清明。

    下一刻,戴维猛然窜了出去,方向正是躺倒在地上,已经昏迷过去的巴布鲁所在的位置。

    显然,戴维看见了躺在地上的黑影,而且,固执的认为,自己是被这个黑影攻击了。

    因此准备将这个黑影干掉。

    文雅有些惊讶。

    这名士兵,竟然摆脱了自己的控制,而且朝着那个扔石头的人冲了过去。

    文雅造就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巴布鲁,同样也发现了巴布鲁的状态。

    这个黑人小伙,已经精疲力竭,昏了过去,完全够不成威胁。

    “砰!”

    文雅无奈之下,开枪了。

    因为,文雅并不想打草惊蛇。

    虽然已经走了一大段的距离。

    但是在这样幽静的旷野,枪声可以传得很远。

    难免会被那个小队的人听到。

    一旦整个小队的人,快速行动,很快就可以赶到这里。

    而且,很有可能,计划就泡汤了。

    可是文雅并不想那个黑人小伙受到伤害。

    因为,一旦控制了三个士兵,他们就将暂时失去自主意识,那么很有可能在黑夜的荒原上走丢。

    因此这个在荒原上出现的土著,是最好的向导。

    长年在这里生活的人,即使凭借本能,也应该轻松地将几人带到理想的地点。

    现在那名士兵显然是要冲过去把黑人弄死。

    没办法的情况下,文雅只能选择开枪了。

    那个名叫戴维的人应声倒地,没了动静。

    文雅迅速站起身,忍着后背上的疼痛,朝着黑人那小伙走去。

    一道精神力猛然间冲入黑人小伙的大脑。

    文雅并不是想控制,而是刺激他醒过来。

    果然,黑人醒了,一脸迷茫的看着文雅。

    文雅试探着用当地的语言问了两句话。

    小伙只是有些迷茫的点头。

    “难道是哑巴?”

    文雅皱了皱眉头,再次询问道:

    “你是不是不能讲话?”

    小伙摇了摇头。

    “那你能否说句话?回答我的问题?”

    “哦!”小伙发出了声音。

    “好吧!”文雅有些懊恼,心中想着:

    “难不成,是个有智力缺陷的傻子?”

    再次看向小伙,“你是不是饿晕了?还能行动吗?”

    小伙在此点点头,挣扎着坐了起来。

    文雅伸手,将小伙扶住,明显感觉到小伙有些轻微的颤抖。

    如果是俄的话,那就好办了,士兵的身上一定有吃的。

    于是看了一眼几米外,被自己干掉的士兵,扶起小伙,朝着那边走去。

    想在那个士兵的身上搜到一些单兵口粮。

    来到近前,那名士兵倒在地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声息,死透了,可是眼睛依旧圆睁。

    “你在它身上找找,一定有吃的。”

    文雅感到有些恐怖,不愿再看,交代了一声,让黑人小伙自己找吃的。

    可是刚要转头,觉得哪里不对,又皱着眉头仔细地查看起来。

    这名士兵很奇怪,子弹从左胸打了进去,显然击中了心脏而亡。可是在士兵的伤口处,并没有看到血液流出。

    而且,口中也很干净。

    按常识来说,被打穿了内脏,很有可能会造成吐血的现象。

    即便是没有吐血,可是伤口上没有血迹,也着实奇怪。

    “难道,这不是个正常的人类?”

    文雅有些怀疑,想到之前曾经遇到的奇奇怪怪的进化人,文雅怀疑,这也是一个非正常人类。

    “你相信我吗?”

    看着已经在尸体上开始翻找的黑人小伙,文雅问道。

    小伙回过头来,一脸单纯的看着文雅,然后点了点头。

    终于说了两个字:“我信!”

    “好!”

    文雅点点头,对小伙说:

    “扒掉他的衣服,然后穿上。”

    “我能带你安全的离开这里!”

    黑人小伙想了想,点了点头,在尸体的口袋里摸出来两块饼干,狼吞虎咽的吃进肚子,然后开始动手,在尸体上往下扒衣服。

    一边扒一边有些胆怯的说道:

    “天使,我叫巴布鲁。”

    “莫普提??巴布鲁。”

    “好吧,巴布鲁。”

    文雅一边查看着尸体的伤口,一边回答道。

    抓紧时间,我们得赶路了,刚才我开了枪,很有可能那群当兵的听到了。

    “所以我们需要赶快走。”

    “我现在需要你带路!”

    “能做到吗?”

    文雅说着话,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扒开尸体中枪的地方破损的内衣。看见了一个平滑整齐,没有血迹的孔洞。

    真的是这样!

    文雅有些慌。

    听姐夫说过,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平,比起我们来说,完全不是一个时代。

    他们是没有我们这样超时代的技术的。

    可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

    在非洲丛林里的一个特殊小队,竟然就出现了这样的基因改造人,简直是不可思议。

    文雅愣神的时间,巴布鲁已经穿好了衣服,凑上来观看着。

    一脸的惊奇。

    显然也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被枪打死的人,可以不流血。

    “它不是正常的人类!”

    文雅轻描淡写的说道,随即收回了手。

    后背上的伤传来了一阵刺痛。

    文雅想了想,应该让这个巴布鲁帮自己把子弹拔掉,否则很有可能伤势会加重。

    看着巴布鲁,文雅说道:

    “我后背也中了一枪,子弹卡在肉里,你帮我把它拔出来好吗?”

    巴布鲁有些吃惊,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文雅转过身,将外套脱下,露出了肩膀,说道:

    “来吧!”

    咬紧了牙。

    “哦!天哪!”

    身后的巴布鲁突然惊呼了起来。

    文雅奇怪的转过头,看着一脸惊奇的巴布鲁问道:

    “怎么了?大惊小怪的,赶紧啊!”

    “您!”

    “您也不是正常的人!”

    “您真的是天神吗?”

    “嗯?”

    ??

    ??

    【{  求票!求票!求票!}】

    【欢迎订阅支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