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155章 你当本王是什么?
    看着萧晏之一步步向自己走来,暖黄灯光下似有风无声间划过,月白色的寝衣松散飘飞,将他因为过于激动而微微绯红的岩石般的肌肤,称得犹如血色残阳。

    陆挽澜虽然觉得这个男人此时勾魂夺魄,眼睛贪看得舍不得闭上,可待看清他眸中微微闪着的绿光,竟似饿狼一般,双脚便不由得一寸寸向后退去。

    “……臣妾,臣妾也不是,不是很急。”

    说完,便忽地感觉后背传来一丝冰凉:她又退到刚才的架格上了!

    这下子惨了,退无可退……

    “你喜欢在这?”

    粗重低哑的喘息声如同鬼魅般,幽幽地从耳边传来,陆挽澜猛地抬头,只见萧晏之此时正垂首注视着自己,眸光中的深情浓得化不开。

    她一时间竟愣在原地。

    自己该不会是出了幻觉吧?

    她粉唇微微抖了抖,想说什么,可是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今天刚入夜的时候,她对这个男人使劲浑身解数,极尽挑逗,也没有勾起他半点星火,怎么这时候忽然就……

    难道是因为那本春宫图?

    “不行,今天不……”

    她回答得小心翼翼,闪躲的眼神似是小鹿儿般活泼又透着股狡黠。

    可落在了萧晏之眼中,竟变成了欲擒故纵,欲语还休!

    他心中自嘲,这个女人总是有这种魔力,轻轻勾一勾手指,就让自己再无招架之力。

    再也不想给她丝毫逃脱的机会,直接双臂收拢将这小人儿箍至胸前,然后重重地吻了上去。

    他不想听到她说不行的理由,无论那理由是什么!

    “……王爷?”

    他的吻来的又凶又急,犹如狂风过境,瞬间将她的整颗心搅得凌乱不堪,还好她的力气足以对抗萧晏之铁索般的双臂。

    勉强扯开距离,陆挽澜才抬起眼帘便又与这双寒星般的眸子对视,细细看去,里面竟有无数点点光芒闪烁,温柔地似要将她整个吞没:

    “你不是想要本王?”

    “我……”

    再次想要拒绝,可当萧晏之轻轻啄吻着她两颊的红晕,陆挽澜竟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他的动作轻柔至极,俨然将这个蜜桃般的小人儿当作了稀世珍宝。

    她的心房剧烈跳动着,似是从云端走了一遭,微微偏了下头,樱唇恰好贴上那两片刀削般的薄唇,竟是再也分不开。

    萧晏之改变主意了,她的欺骗不妨碍他对她的占有。

    他不怕这个女人背叛,就算她不心悦自己,囚住她的人也是好的。

    不止是她,就连她身后的陆家,他也要夺过来。

    朱门墨夜,星稀灯渺,屋外冷风呼啸,却吹不灭屋内疯狂的野火。

    “澜儿……”

    这是陆挽澜第一次听见萧晏之这般轻唤自己。

    沙哑的嗓音充斥着引诱的气息,滚烫的舌尖扫过她耳垂,似是暗夜中的火把,将她细腻光滑的肌肤烧的如霞似火。

    “王爷,我……”

    “叫夫君。”

    “啊?”

    她该不会是出现了幻觉还不够,现在竟也出现了幻听?!

    迟疑了这一霎那,话还没有说出口,耳根便又忽地传来一阵麻痒。

    蓦地咬紧下唇,将那涌到嗓子眼的娇声又生生吞了下去,满脸惊诧的神色惹得萧晏之一阵低笑。

    “怎么?你平日里不是最喜欢这样撩拨本王?”

    是了是了,他这是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可,可轮到自己身上,她才方知这滋味有多不好受。

    “王……”陆挽澜想到刚才萧晏之的话,便又顿了顿改口道,“夫君,我、我错了……”

    “知道错了就好。”萧晏之站直脊背,抬手轻轻将她额间一缕秀发拨开,满面笑容如同春风拂过。

    看他如此,陆挽澜如获大赦般,缓缓吐了口气:就知道这个男人不会这么容易被拿下。

    可谁知,在她高兴之余,面前男人竟快如闪电般将她整个人打横抱起来,一个转身放在软塌上。

    手腕也不知何时被他反手扣住,举过头顶。

    随之而来的,便是尽在咫尺的胸膛俯下来,滚烫的唇息扑面而来:“不过太迟了。”

    陆挽澜心脏狂跳,惊呼声还在喉间未等冲出来,便觉胸前骤然一凉,她双唇颤抖着:“不行……”

    一边说着,双腿便不由得开始踢蹬,可才抬起这只脚,就被萧晏之狠狠压住,躯体交叠,娇容满目,泛着红晕,暧昧至极。

    “你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你当本王是什么?”

    她越是这般,他越是不肯罢手,只是眼神中的失落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燎原的烈火:“是你的面首?还是象姑?”

    他瞥着陆挽澜微启的红唇,眸光扫过她脸颊,正如一轮斜阳照耀下的春水一般,波光粼粼,潋滟撩人,血气直冲脑门:

    “不是说要把本王吃干抹净?现在摆在你眼前,又不想吃了?”

    他听见了?

    不止是听见,还记得这么清楚。

    正欲缠绵之际,门外忽然传来脚步声,有些急促,由远及近。

    陆云策一开口,关切的声线便将软塌上的两人的思绪拉回:

    “小妹,你可睡了?五哥特地关照我给你熬得红枣姜茶,算算你今日应是来了月事,热热的喝上一碗,你就不痛了。”

    “六哥,我没睡!”

    这救命稻草可被陆挽澜一下子抓住了,她急忙对门外吼了一句,不敢看萧晏之的脸,悠悠说了句:“劳烦王爷,帮臣妾端进来吧。”

    说完,便扯过锦被将通红的小脸埋了进去。

    这么难为情的事,还是让他知道了。

    萧晏之起身理了理寝衣,将一片粉黛尽数遮住,重重呼出一口气,走到房门口。

    恰于此时,门外传来陆云策的“笃笃笃”的叩门声:“小妹,我能进来吗?”

    他在门外侧耳听了半天,除了方才陆挽澜的声音之外,半点声响也没有,陆云策有些急了,正要再次叩门。

    手刚碰到门板,便听“吱呀”一声,门扉从内里被人打开。

    萧晏之面色骤寒,冷锐的眸子只略略扫了他肩头一眼,陆云策便觉得浑身挂满了冰碴:“嘿嘿嘿,王爷,我来给小妹送姜……”

    “本王拿进去就好。”

    未等自己说完,陆云策便顿觉腕上一轻,白玉瓷碗便被萧晏之端走。

    “你……”

    正欲叮嘱他陆挽澜不能着凉,却只听“砰”的一声,门扉再次被重重关上。

    陆挽澜听到外头响动,可却迟迟不见萧晏之走过来,闷得久了只好自己从锦被里探出脑袋,披上件斗篷走过来。

    看着他颀长的身形立在门口,大掌端着一个瓷碗,背对自己。她羞怯一笑,心想这男人一定是意识到自己方才的鲁莽,不好意思把姜汤端给自己。便迎了上去,去接他手中瓷碗。

    可当看清那瓷碗中大团的暗红色液体,陆挽澜才抬头望向萧晏之莹白的面庞。

    她这时才发现,他嘴角还挂着殷红的血迹,声音忽地颤抖起来:

    “王爷,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