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0469章 求庇护
    玉粹宫里,温贵仪回来就看见了那莲子,听青道:“是辰贵妃娘娘叫人送来的,说……说二公主上火,多吃莲子好。”

    温贵仪手死死攥住了青霜的手,摆手叫青叶下去了。

    “贵仪您不要急,这只是巧合吧。”青霜感受到了温贵仪的紧张。

    “她定是知道了什么……”温贵仪脸色难看道。

    “您冷静些,就算是知道了,那也是不要紧的。”青霜扶着她坐下来:“想必,她也没有证据,要真是有,就不会这么轻描淡写的试探您了。”

    “试探?你觉得她是试探我?”温贵仪问。

    “奴婢看是这样的。您别紧张。”青霜给她倒茶,热乎乎的茶递过去。

    温贵仪捧着茶碗,总算是冷静了:“你说的是,她是试探我。她也太过敏锐了。”

    “不过你说很是,就算是真的知道是我,没有伤到她。也……也好说。真把我拿住了,对她也没什么好处。”温贵仪深吸一口气。

    “是啊,七皇子……也是意外。毕竟还是谨从妃娘娘气性大了些。”青霜道。

    “你说的是。”温贵仪又喝了几口水,沉下心来。

    “新人要进宫,少不得总有能出头的。虽说是七皇子没了,可陛下并不宠爱谨从妃。这件事,倒也不算大事。”

    “是啊,只要您……对辰贵妃娘娘客气些就是了。”青霜道。

    温贵仪没接话,只是心里,也清楚青霜的意思了。

    这是要她给辰贵妃低头。

    以前,她没少给静贵妃低头,可静贵妃那人,不把她当回事。

    那么,辰贵妃又是什么样的呢?

    昭纯宫里,睡醒的七公主被娘抱在怀里,大了一个哈欠,有点傻乎乎的。

    舒乘风伸手捏她胖乎乎的小手:“这小手胖的。还挺有劲儿。朕来抱一下。”

    这绝对是稀奇,陛下就没抱过孩子。

    雁南归就把孩子递给他。

    舒乘风也没抱得太难受,虽然不会,但是也看会了。

    抱着肉呼呼的七公主,舒乘风笑道:“真乖,父皇给起个小名吧,就叫宝儿吧。”

    雁南归……

    您这起小名的技术真是稀烂。

    “父皇的小宝贝。”

    小宝贝并不想配合,甚至还想哭一哭。

    嘤嘤嘤嘤的小宝贝被娘亲抢走,送给奶娘。

    陛下不乐意:“就抱了一下!”

    “你闺女能吃,饿了呀。”雁南归道。

    果然,孩子一落进奶娘怀里就开始找吃的了。

    奶娘忙抱着去隔壁喂奶。

    陛下看过了小家伙,心情就好了。虽然没了一个七皇子始终是不高兴的,可毕竟没了也没法子。

    吃饱,又去嘘嘘过的七公主被抱来,就来劲儿了。

    特别喜欢笑,一逗就笑。

    倒是把她父皇也逗笑了几次。

    陛下在这里愉快的度过了半天又一夜。

    夜里时候,把孩子娘都欺负哭了,可好久没这么激烈的打过架了。

    早上雁南归腰酸的要死,可太后那传话了,大家都要去。

    想到了,这么大的事,太后不可能不管。

    雁南归于是恨恨的咬了舒乘风一口,只能去了。

    瑞宁宫里,除了坐月子的谨从妃和身子重的卢宝林之外,其余人都在了。

    太后面色不好看,众人请安之后,她只是摆摆手。

    过了一会才道:“辰贵妃,七皇子就这么没了,哀家心里难受的很,如今你管宫务,出了这样的事,那宫女无辜攀咬,污蔑了谨从妃。你如何说?”

    这是要扣帽子。

    雁南归起身:“该查的还在查。那宫女的话,臣妾也是不信的。陛下也是一样。谨从妃气性太大了,竟气到了早产。如今无端害了七皇子,这件事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

    “倒是梅昭容也无端受害,六皇子也是差点出事,臣妾心里自然十分担心。”

    “既然你管了宫务,就该负责起来。后宫众人有事,你就有责任。”太后又把话拉回里。

    “太后娘娘说的很有道理。那不知,臣妾该如何负责?”雁南归问。

    “你要是管不好,自有能管好的。宁妃恪妃都是大家出身,自然不比你差。”太后道。

    襄贤妃起身:“太后娘娘,这是也怪罪臣妾呢。臣妾与辰贵妃一起管理宫务,出了事,要是说责任,那自然都有的。”

    无端提起两个有皇子的嫔妃来,岂不是为难了她?

    太后哼了一声:“你自然也有错,这样大的事,好好的皇子没有了。不过哀家念及你们也是初初管事,不好苛责。只是辰贵妃,你只知道一味的斗狠,性子太过要强,还是要改。”

    雁南归无意与她争辩,反正她是不是要强,也不是太后说了算。

    改个屁。

    “是,臣妾谨遵教诲。”

    大概是她态度好了,太后也不想一次就找茬到底。

    于是又说了几句,就叫众人散了。

    出了瑞宁宫,和妃就上前:“臣妾还没仔细见过七公主呢。不知可否去看看?”

    七公主满月礼的时候,她也没在近前,自然看不见。

    “妹妹想看,自然可以。”雁南归知道,她是有话说,于是就叫她跟着了。

    昭纯宫里,七公主正在玩耍,抱着奶娘做的小老虎笑的起劲儿。

    和妃没敢抱,只是捏了捏小手,看着是真喜欢,可惜她是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了。

    等过了一会,就叫奶娘将七公主抱回去。

    “妹妹有话,不妨直说。”雁南归道。

    “辰贵妃娘娘素来是直言不讳,臣妾也不绕弯子。”和妃起身,一福身:“臣妾还是如当年一般,只求照拂。”

    “坐下说吧。”雁南归道。

    和妃坐下来道:“臣妾与娘娘,也不说假话。陛下对臣妾……丝毫没有什么香火情可言。虽然也是表妹,可与堂姐比起来,实在没有情分。四公主和五皇子,是贵妃所出,我永远只是养母。”

    “堂姐临终前再三叮嘱,绝不许五皇子做太子。这一点,我不敢不从。要是五皇子好,以后太后娘娘少不得要动这个心思,若是五皇子不好……没能长大,我也依旧是无依无靠。至于叶家,祖父在一日,自然是好的。祖父一旦去了,我的父亲哥哥是撑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