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跟他离开 单冰煜过往
    可佳宁却睡不着了,可能是实在太担心爹的安危!

    在梦里,她梦见狄无常被人抓起来,严刑拷打,逼问着一些什么事情!

    目光不经意扫过单冰煜带回来的东西,有食物和水,还有一套崭新的衣服!

    是女孩子穿的衣物,和她身上穿的差不多,这是买给她的吗?

    她已经好几天没换衣服了,身上早就痒痒的难受,难为单冰煜这个大男人这么细心,还知道为她买衣服回来,佳宁心中一暖!

    单冰煜打坐,而佳宁坐在一旁发呆,两人就这么熬到了天明。

    直到单冰煜打坐完毕,起身打开石桌上的一个布包!

    拿出一些点心和水,递给佳宁,“若兰姑娘,吃点东西吧,吃完了把衣服换好,我们要离开这里了!”

    佳宁接过吃的看着他,“单大哥对我有救命之恩,若兰感激不尽,如果你不嫌弃,就叫我一声若兰吧!”

    单冰煜看了她一眼,“若兰,你家不能再回去了,你暂时先跟在我身边吧!”

    单冰煜自己也坐在石桌旁,放下手里的剑,拿起一块点心在吃着!

    想起家里之前的惨状,佳宁心中一痛,那是她在这一世的家,想不到,她居然有一天,也会变得无家可归。

    口中的糕点也变得淡而无味,低声说,“单大哥,你为什么要救我?你不是和我爹有仇吗?”

    既然单冰煜和她爹有仇,之前抓她以礼相待,已经算有绅士风度了!

    佳宁没想过单冰煜还会救她,以他们的关系,他不是应该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把她抓走吗?

    单冰煜吃东西的手臂一顿,依旧是冷清的声音,“你爹是你爹,你是你!”

    “况且,之前你为我解毒,对我算有救命之恩,就当我还了你对我的救命之恩!”

    “快吃吧,一会吃完了,我们还要赶路呢!”单冰煜说完,拿着糕点送入口中,偶尔喝一口水。

    佳宁也拿着糕点,小口小口的吃着,她吃东西的速度很慢!

    没有办法,狄若兰这个娇花一样的身体,大口吃东西都会被噎到,也是没谁了。

    吃完了东西,单冰煜很有绅士风度的起身,来到洞口守着,让佳宁在洞里换衣服。

    摸着单冰煜带回的衣服,佳宁就知道价值不菲,她从小生长在狄府,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连身上这套衣服,料子都十分不错!

    可单冰煜给她买的衣服,丝毫不次于她身上穿的,连鞋子和内衣都为她备好了,!

    看着那件水粉色的肚兜,佳宁脸色,腾地一下就红了。

    换好了衣服和鞋子,换下来的直接放在了山洞,没有带走。

    佳宁朝门口喊了一声,“单大哥,我换好了!”

    单冰煜转过身,眸色闪过一抹淡淡的惊艳,女孩子身材娇小纤细,柳腰不盈一握,莲足小巧可人!

    一身纯白衣物,外罩柔软毛边披风,柔软顺滑的秀发,披落下来,只在头顶绾了个精巧的发髻!

    犹如一个雪中精灵,又宛若遗世而独立的雪莲花,清透纯净的大眼,如琉璃般清澈,让人不由自主从心中升腾出怜爱之情!

    真的难以想象,这样的女孩不是官员闺阁中的小姐,居然是天下第一高手狄无常的女儿!

    见单冰煜看着她,有一瞬间的呆愣,佳宁低头看了看自己,也没什么不正常的啊,“单大哥,你怎么了?我有什么不对吗?”

    佳宁的声音惊醒了发呆的单冰煜,赶紧恢复了平日里的状态,冷着一张脸,“没有,收拾好了我们赶紧离开吧!”

    “嗯!”佳宁点点头,这个时候,她也许只有跟在单冰煜身边这一个选择了。

    “单大哥,我们去哪?”

    这是佳宁比较关心的,除了山洞,这四周都是树林子,如果有不适有单冰煜在,她连这个林子都出不去。

    “永世山庄!”单冰煜走在前方,佳宁跟在他身后!

    “永世山庄是哪里?”

    “武林盟主岳天齐的家!”

    “我们为什么要去那里?”

    “三年一度的武林大会就要举行,我要去调查一下,有没有我爹之死当年的线索!”

    ………

    两人边走边聊,单冰煜虽然冰冷,话也少,但对佳宁的话,还是有问必答的,也由此让佳宁了解了不少事。

    单冰玉的爹名叫单之狂,是关东大侠,听名号就听得出来,在关东一带名声不小,也大有侠名!

    在关东一带,可谓打遍无敌,关东打遍无敌手,和中原打遍无敌手,那自然得相互切磋一下!

    所以,他爹就从关东来到中原,特地找狄无常,切磋武艺!

    可谁也没想到,单之狂这一来中原,就再也没能回去,丢下了年仅五岁的单冰煜,和他娘这对孤儿寡母!

    单冰煜的爹死后,他娘因为过度思念丈夫,没过多久也跟着殉情了,单冰煜从小是被家里的一个老仆人照顾着长大的。

    老仆人在单冰煜小的时候就教导他,一定要练好武艺,长大以后来到中原为他爹报仇,这报仇的对象,自然就是她爹狄无常!

    单冰煜今年刚满二十,自认这些年来的苦练武艺,已小有所成,就告别了家里的老仆人,单枪匹马来到了中原。

    他自知武功敌不住狄无常,并没有上门直接找他单挑,而是打算先调查一下当年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因为,虽然他爹是死在狄无常剑下不假,但他也觉得,当年他爹之死,有些蹊跷!

    所以,才想借着这次武林大会的机会,想要再深一步打探一下这件事情是否还有内情!

    除了调查他爹当年的死因,还有一点就是,当年他爹来到中原不久,就有人模仿他爹的手法,屠杀了不少几大门派的高手!

    那些人至今还认定这件事是他爹做的,他无论如何,也要为自己的爹洗刷冤屈,不能让他爹在九泉之下,还被人栽赃诬陷!

    可能是从小没有爹娘的小孩,性子都有些别扭,单冰煜人冷话也不多!

    有些事情,是根据他的话,佳宁自己在心中推敲出来的,但应该和真相也八九不离十。

    至于之前那些围攻单冰煜,还在剑上抹毒,差点要了他的命的人!

    是因为单冰煜秉承他爹的意愿,行侠仗义到中原来了!

    杀了几个为祸武林的败类,所以才得罪了那些下九流的帮派,一起围攻他!

    用的还是铲除单家余孽的口号,这更让单冰煜不能忍了!

    而且,那些人为了杀他,还恬不知耻的跟踪他,一路到了佳宁住的小别院,不然,也不会有佳宁和他一起围攻那一遭了!

    听他说了这些,佳宁在心中有些无奈惋惜的看着他,他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树大招风?

    就算他学会了他爹留给他的单家剑法,也不代表就能称霸武林了,他大老远从关东来到中原,为的不就是调查他爹的死因吗?

    可他爹的死因没找到,他却又为自己树了这么多仇家,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好!

    单冰煜的内力也不是无限的,可以一直抱着佳宁飞奔,所以,这段路是两人一起走着过来的。

    只半个上午的时间,佳宁的两条腿,就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根本就抬不起来了!

    这些年来,她一直被娇小姐一样的养在府里,从来没走过这么多的路!

    脚上精巧的绣花鞋,只有薄薄的一层鞋底,脚掌心早就被磨得火辣辣的痛,可能已经起泡了。

    看着走在前面的单冰煜,佳宁咬了咬牙,只能继续跟在他身后往前走!

    她现在无家可归,唯一疼爱她的爹也不在身边,严格算起来,单冰煜还算是她的仇人,此情此景,有事也只能自己忍了。

    可腿上的疼痛,根本就不是可以忍得下来的,见佳宁的速度已经越来越慢,单冰煜终于停了下来!

    转头看去,只见佳宁额头上,已经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小脸一片苍白,走路也一瘸一拐!

    这才想起,佳宁是个娇小姐,比不得他这样的大男人,走上一天也没问题,心里顿时有些愧疚。

    来到佳宁身边扶住她,“若兰,你怎么样了?”

    身旁有了助力,佳宁身子一软,依在他身上,“单大哥,我们休息一下好不好?我真的走不动了!”

    见到小巧的绣花鞋,都被磨出了毛边,单冰玉一阵心疼,一把抄起佳宁的身子,“若兰,都是我不好,忘了你不能走远路!”

    “前面不远有个镇子,我带你过去休息一下,离武林大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不急着赶路的!”

    佳宁疼的额头不断渗出汗珠,点了点头,她现在是一步也走不了了,只能依靠单冰煜带着了。

    单冰煜不是没想过,找一处地方先把佳宁安顿下来,可他本是关东人,是在中原无亲无靠,且又仇家众多!

    如果贸然把若兰留下,怕是用不了多久,她就会有危险,还不如把她带在身边,他还能时时保护!

    单冰煜抱着佳宁一路飞奔,果然,没过多久,前方就隐隐出现了阵镇子的踪影。

    见佳宁已在他怀中,有些疼痛难忍的样子,单冰煜安慰道,“若兰,你再忍一下,马上就快到镇子上了!”

    两人风驰电掣来到镇子上,来到一家客栈,单冰玉单手弹出一块银子给掌柜的,“给我一间上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