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神秘白衣人 武林中事
    掌柜的收下银子,满脸笑容,“客官楼上请,小老儿马上带您上去!”

    进了房,单冰煜马上将佳宁放在床上,想抬手脱去她的绣花鞋,佳宁却往后缩了一下自己的脚!

    单冰煜看向她,“若兰,之前走了这么远的路,你脚一定被磨破了,单大哥只是想帮你看看伤!”

    佳宁当然知道他的意思,可在这片大陆上,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未婚女子的脚,是不可以给陌生男子看的!

    如果被对方男子看了脚,就要嫁给他,虽然她是一个穿越人,但单冰煜却是这片大陆上的人!

    她不知单冰煜为何会不知这样规矩,但她的脚,是绝对不能随便给他看的!

    正巧这时,老板娘敲门来送水,他们之前进门,单冰煜急着看佳宁的脚,也就忘了关门,房内的场景,一览无遗!

    见单冰煜蹲在床边,想要伸手去碰佳宁的脚,而佳宁却把脚收回!

    老板娘笑了笑,“二位还没成亲吧?难怪这位姑娘害羞了!”

    老板娘的话让单冰煜一愣,见佳宁脸上飘过一朵红云,垂眸不语,不禁问道,“老板娘这是什么意思?”

    老板娘也是个和善之人,笑得一脸和蔼,“难道公子不知道?未婚女子的脚,是不能给除了自己丈夫以外的男子看的!”

    “看了姑娘的脚,等同轻薄,如果二位已经成亲,想来,这位姑娘是不会躲着公子的!”

    佳宁这时已经微微侧过头去,单冰煜这才知道,他刚才的举动,与轻薄若兰没有什么区别!

    有些慌忙的解释,“若兰,你不要误会,我从小没有生活在中原,对中原的礼节并不了解,刚才也只是想为你看看脚上的伤,绝对没有其他意思!”

    难得见单冰煜这冰山脸,居然也有惊慌失措的时候,佳宁抿唇一笑,倒是不觉得尴尬了!

    “单大哥不用紧张,若兰没有误会,脚上的伤,我自己会处理,就不麻烦单大哥了!”

    见着两人发乎情,止乎礼,老板娘似乎明白了什么,笑着说,“如果姑娘和公子不嫌弃,不如就让我为姑娘看看脚上的伤!”

    这个时候,单冰煜哪还能不同意,“那就多谢老板娘了,若兰,我先出去了,我就守在门口,有什么事你喊我!”

    佳宁对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单大哥!”

    单冰煜离开以后,还贴心地关好了房门,老板娘微微一笑,放下水盆,“姑娘,我来为你看看脚吧!”

    佳宁有礼貌的点头,“那就谢谢老板娘了!”

    她现在两条腿都木僵僵的,轻轻移动一下,都钻心的疼,没有人帮忙,也实在是无法独立为受伤的脚上药。

    老板娘轻轻脱下她脚上的绣花小鞋,白色的袜子上,都沾染了血迹,犹如点点红梅绽放。

    只见白嫩的脚掌心上,磨起了好几个水淋淋的血疱,还往出流着鲜血,老板娘看着都不禁心中一疼!

    “姑娘这是徒步走了多远的路啊,脚怎么伤成这个样子?这位公子也太不体贴了,怎么可以让你这样的姑娘家,受这种罪呢?”

    佳宁强忍着疼,笑了笑,“怪不得别人的,是我自己身子太娇弱了,多走了些路就这个样子了!”

    老板娘拿过白布巾,蘸着清水,轻轻帮佳宁处理着伤口,“小妇人活着半辈子,还从未见过姑娘这么漂亮的脚,简直像玉琢出来的一样,伤的这么重,实在是太可惜了!”

    佳宁笑了笑,没有说话,狄若兰这副身体,的确是美的没话说,说是一朵娇艳的花朵,丝毫没有夸大其词!

    可就是太经不起摧残,这样的女孩,身为武林大侠的女儿,也不知是福还是祸!

    老板娘很快就帮佳宁处理好了,双脚上的伤,还贴心的为她好了药粉!

    临走的时候嘱咐佳宁,这几天都不能再随意走路,不然这双脚,怕是会落下疤痕!

    佳宁有礼貌地向老板娘道了谢,赶紧拉过床上的被子,盖好自己的双脚!

    袜子已经脏了不能穿了,如果一会单冰煜进来,还是要看到她的脚,那可就不妥了!

    老板娘这边推门走了出来,见单冰煜像个木头一样守在门口,眼神中也多出了一份责怪。

    “无论公子和这位姑娘是什么关系,也不能让这样一个女孩受这种苦啊!”

    “这姑娘的双脚,简直惨不忍睹,公子还是去为她买几双换洗的袜子吧!”

    “她这几天都不能走路了,不然脚上会留下疤痕,公子不是中原人,可能不知道!”

    “在中原,脚上留下疤痕的女孩,和被毁了容貌没有区别,公子以后还是小心些吧!”

    老板娘说完就离开了,这两位客人只是来她这里住店!

    她只是不忍里面的姑娘,险些被毁了一双脚,才多说了这些话的,至于再多的,她也管不了了。

    老板娘的话,让单冰煜心中更加愧疚,她从小长在关东,的确不明白中原这边的礼节!

    更不知道,一双脚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居然这么重要,都是他太粗心了!

    如果若兰真的因为他的粗心毁了脚,那他简直都不知该怎么办好。

    单冰煜风驰电掣地窜出了客栈,来到最近的布庄!

    不只给佳宁买了袜子,还贴心的给她又买了换洗的衣物,甚至是一张小被子,决定带在路上,免得她缺衣少食。

    当单冰煜带着一堆东西和一份饭菜进来的时候,佳宁正坐在床上发呆。

    见他又带了这么多她的衣物回来,心中感激,“单大哥,谢谢你,以后买普通料子的衣服就可以了,我穿什么都行!”

    单冰煜手上抱的衣物,又是极好料子的,虽然她不知道这衣服的价钱!

    但既然她爹从小到大,都给她穿这样的衣物,想来价值应该非常不菲!

    她现在已经家破人亡,父亲也不知在何方,孤零零一个人,再也不是狄府的娇小姐!

    况且,她又不是人家单冰煜的谁,人家肯带着她就不错了,怎么能让人家总是这么破费呢!

    单冰玉眸色沉了沉,看着佳宁藏在被子下的双脚,眼中闪过一抹愧疚!

    “若兰,这次都是单大哥疏忽了,我保证,以后不会让你再受到这样的伤害了!”

    从一堆衣服里拿出一双料子极好的柔软袜子,放在床边,“你先把袜子穿好,我们这就吃饭!”

    “吃完饭你好好休息,我们今天不赶路了!”说完转过身去。

    摸着那双料子极好的袜子,佳宁心中微微感动,居然比她之前穿的还要柔软,不然碰到伤口,她的脚一定会很疼的!

    穿好了袜子,单冰煜又把饭菜端到床前,说她脚上有伤,连床都没让她下,简直比狄府的丫鬟伺候的还要周到!

    吃完了饭,狄若兰这副身体,也已经到了极限,一个上午的徒步走路,已经花费了她所有的体力,佳宁昏昏欲睡。

    单冰煜扶她躺好,为她盖好被子,语气是难得的温柔,“若兰,你先好好休息,我出去一趟,晚点回来!”

    佳宁只觉得,周公大人在不停的召唤她,勉强点了点头,就沉沉睡去了。

    熟睡的佳宁和单冰煜都不知道,在单冰煜离开以后没多一会,房间就潜进了一抹白影,脸上罩着一张银质面具,遮掩了他所有的表情!

    看着床上正在沉睡的美人儿,唇角划过一抹冷酷残忍的笑容,“狄无常的女儿,同样也是那个贱人的女儿!”

    “还是个美人儿,希望你这朵娇花,不要折在这江湖中的腥风血雨中!”

    佳宁这一觉睡得很沉,连梦都没做,缓缓睁开眼睛,却见单冰煜已经守在房里了,正坐在桌旁看着手里的一张纸条。

    坐起身来,活动了一下身子,感觉好了一些,但还是十分酸痛,“单大哥,你回来了!”

    单冰煜收起纸条,望向她,“若兰,睡得好吗?脚还疼不疼?”

    佳宁点头,“我好多了,脚也没有那么疼了!”

    “单大哥,你经常出去,不知道是在忙什么?”

    这句话佳宁用的是试探问句,因为这是单冰煜的私事,她不知道单冰煜是否愿意告诉她!

    单冰煜倒是没有隐瞒她的意思,“我是出去打听武林大会的消息了,这次的武林大会,我在关东的一个朋友也会来!”

    “他是从小一起和我长大的好兄弟,现在正在赶往这里,前来与我们会合!”

    “还有就是,武林盟主的儿子岳霆忽然被打伤,是一个神秘人出的手,岳天齐最近正在调查这件事情,这次武林大会,怕是不太平!”

    其实,佳宁真正想打听的,并不是这件事,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单大哥,不知道你有没有听到我爹的消息?”

    单冰煜看了看一脸担忧的佳宁,眼眸微微闪动,掩下自己眼中的情绪,“你爹的消息我打听过了,暂时还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

    “那我家呢,狄府被灭门,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啊!”

    佳宁有些着急,她爹是一代大侠,武功登峰造极,知道她不见了这么久以后,怎么会一点消息都没有呢?

    难道,爹他是出现了什么不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