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继续赶路 遭人轻薄
    单冰煜不想再说这些,安慰道,“若兰,你爹武功天下第一,你不要担心了,不会有事的,我会再找机会打听你爹的下落,你先放宽心!”

    眼下也只能如此了,单冰煜和佳宁,孤男寡女,自然不能共住一房!

    单冰煜又在隔壁开了一间房,回他自己房间休息了,佳宁因为下午睡多了,现在反到睡不着了!

    她现在甚至有些痛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像其他小说里写的那些穿越女一样,一穿过来不是有什么绝世武功,就是开了金手指!

    不止这样,而且,上辈子和这辈子,都身体不好,上辈子先天性心脏病!

    这辈子身体柔弱的,像朵花一样,简直一碰就要折!

    就凭她现在这副模样,如果没有单冰煜护着,自保都困难!

    更何况调查清楚狄府被灭的真相,和找到她爹,她简直就是个废物!

    穿过来这么久了,她一直都过着安逸幸福的生活,这一刻才能彻底明白,小说是小说,现实是现实!

    浑浑噩噩想了许多,她也不知自己是何时睡着的,第二天一睁眼,天都大亮了!

    单冰煜又贴心的请老板娘来为她的脚上了一次药,老板娘很好心的将那一瓶普通的伤药药粉,送给了佳宁!

    佳宁穿戴好以后,单冰煜这次连路都不让她走了,直接抱着他她离开客栈。

    客栈门口,有一匹通体漆黑,膘肥体健的高头大马,正牵在小二手里。

    单冰煜抱着佳宁,将她放到马背上,“若兰,有了这匹马,我们就不用步行了!”

    佳宁相信,如果不是顾忌她,单冰煜应该不会买这匹马,眉目染上暖意,“谢谢你,单大哥,是若兰拖了你后腿!”

    单冰煜从小二手里接过缰绳,翻身一跃,潇洒上马!

    冰冷的面孔上,难得划过一丝笑容,“若兰,别这么说,我平时赶路也要骑马的,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将佳宁小小的身子圈在怀中,双手一勒缰绳,马儿一声嘶鸣,撒开四蹄,向前奔去,原地留下一阵飘起的尘土!

    有了这匹膘肥体健的大黑马代步,赶路的行程的确提速不少!

    可佳宁并不会骑马,坐在马上颠簸的她,五脏六腑都快拧在一起了。

    本来她是想强忍下去,不再给单冰煜添麻烦,可那种想吐的感觉,怎么样也压制不下去!

    好容易忍到单冰煜扶她下了马,佳宁抱着一棵大树,吐得昏天黑地,坐在马上,实在太颠簸了!

    见佳宁脸色苍白如纸,单冰煜眼中划过心疼,拿过水囊递给她,“若兰,先喝口水吧,我不知道你不能骑马,早知道我就买一辆马车回来了!”

    佳宁虚弱的靠在他怀里,微微摇摇头,“没关系的,我休息一会就会好的,这样已经很好了!”

    非亲非故,而且还有仇,单冰煜能这么对她,的确很好了。

    单冰煜抬眼看看天色,马上就要黑下来了,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若兰的身子又受不了颠簸,看来,今晚只能露宿了。

    单冰煜将佳宁扶起来,让她坐在一旁的空地上,将马拴在一棵树上,让它自己吃草!

    “若兰,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去打点野味来,我们今晚就在这歇息了!”

    佳宁点点头,苍白的脸色,让她更显娇弱,“单大哥,那你小心点!”

    单冰煜为她紧了紧身上的披风,“放心吧,单大哥一会就回来!”

    这一天的颠簸,让佳宁浑身无力,单冰煜离开后,她就靠在一棵树上,闭目养神!

    可渐渐的,她觉得有些不对,似乎有一道目光,正在看着她!

    佳宁忽然睁开眼睛,只见面前出现了一张放大的俊脸,正在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任谁忽然面对这样的情景,也会吓了一跳,“啊!……”佳宁惊叫一声,下意识的后退,“你……你是谁?”

    男人同样一身黑色劲装,和单冰煜同样的身高,身材也和单冰煜差不多!

    一双丹凤眼微微上挑,斯文俊秀的长相,生生从他脸上延伸出了风流不羁的味道!

    手中一把折扇,为他的风流不羁添了一抹文雅,如果不是身上这身劲装打扮,还以为他是个风流倜傥的书生呢!

    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们现在可是在荒郊野外!

    这男人是怎么忽然出现在这的,还离她这么近,佳宁被吓得心里一阵乱跳。

    风流书生一样的男人,见佳宁被他吓了一跳,有趣的勾起唇角,“在下自认也是翩翩美男子,姑娘因何这么害怕,放心,在下又不是蛇虫虎豹,吃不了你的!”

    佳宁躲在一棵树后,有些害怕的看着他,“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想怎么样?”

    实在不是她防人之心太胜,而是这男人忽然出现,就这么吓她,不知道在打什么坏主意!

    像是验证她心里想的一般,男人笑得一脸不怀好意,满满的色狼之相,居然在向她步步靠近!

    “我是什么人,姑娘就不用知道了,至于这想怎么样嘛,你一会就知道了!……”

    见他那色眯眯的目光,打量在自己的身上,佳宁就是再蠢,也知道这男人想对她怎么样了。

    单冰煜现在又不在身边,佳宁二话不说,转身就跑,可才刚跑出几步,就感觉身后一道劲风袭来!

    她像是一块被磁铁吸住的铁片一样,被生生的吸了回去,落住了那男人的怀抱中。

    忽然被陌生男人抱住,佳宁吓得大叫,挣扎不已,“放开我!………登徒子!………你快放开我!………”

    她那点力道,对于这男人来说,就好像一只小猫一样,对他丝毫构不成威胁。

    男人紧紧将佳宁困在怀中,在她脖颈间的秀发,深深嗅了一下,一脸陶醉!

    “好香啊,居然是幽兰花的香气,小生今日有幸,能一亲芳泽,想来,这滋味必会回味无穷……”

    佳宁已经被吓掉了眼泪,无论怎么用力,也挣不开他的钳制,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忽然出现一个这样的男人,如果单冰煜一会不回来,那她就要被………

    佳宁大声呼救,希望单冰煜可以听得到,赶回来救她,“单大哥救我!………单大哥救我!………救命!………”

    男人从背后紧紧搂着佳宁,伸出手摸了她的侧脸一下,“还真是个娇弱的人儿,呼救的样子都这么娇怜!”

    “小身子细的一碰就要折,你这样的娇花,满足得了你身边那个男人吗?嗯?”

    听他净说些轻浮之语,佳宁更是害怕,“既然你知道我和单大哥在一起,你还敢这么对我,单大哥他不会放过你的!”

    男人轻嗤一声,“不放过我?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一个女人而已,煜他不会介意我与他共享的!”

    佳宁顿时肝胆俱裂,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兄弟?难道,他就是单冰煜说的要一起上路的那个朋友?

    而且,共享?这是单冰煜的意思?还是这个男人的意思?还是,他们以前一直这个样子?

    佳宁泪水落的更甚,“单大哥他不会这么对我的,你这个无耻之徒,赶紧放开我,你敢碰我,我爹一定会杀了你的!”

    男人不屑的冷哼,像是根本看不上她的威胁,“我管你爹是谁,跟我有什么关系!”

    “既然煜不在,那我先享用好了,估计一会我们完事了,他也就回来了!”

    男人轻佻地说完,手上的动作也不规矩起来,在佳宁周身上下,抚摸起来,“丫头,身材挺有料的………”

    佳宁用尽所有的力气,仍是不能撼动男人的半分,男人的大手,已经过分的解开了她的披风,随着披风落地,又来解她的外衣………

    佳宁吓得哭叫不止,语无伦次,“不要!……求你不要!……单大哥救我!………爹救我!………”

    就在佳宁的外衣,即将被剥落的时候,忽然,一柄利剑,贴着轻薄佳宁的男人头顶飞过,直直钉在树上。

    男人吓得一愣,侧头躲过这一击,都忘了轻薄佳宁!

    佳宁被翩然而至的单冰煜,搂进怀中,一切发生在顷刻之间!

    见是单冰煜回来了,佳宁终于找到了依靠,躲在他怀里,紧紧搂着他,声音还带着哭腔,“单大哥!………”

    单冰煜丢到手里拿着的野味,赶紧安慰她,帮她拉好衣服,拿过一旁的披风,为她盖好身子。

    “若兰别怕,单大哥在这里!”

    说着凌厉的目光,狠狠刺向还有些呆愣回不过神的人,“程飞羽,你再轻薄若兰,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看着树上钉着,还在微微颤动余波的宝剑,程飞羽像是不认识单冰煜了一样!

    大吼一声,“单冰煜,你疯了!不就是一个女人吗?你真想要我的命啊!”

    单冰煜的脸上黑的可怕,“你再敢动若兰,我就杀了你!”

    佳宁还躲在单冰煜怀里发抖,当听单冰煜这么说,她心头一暖!

    单冰煜愿意为了她和朋友翻脸,应该就不会像那个程飞羽说的一样,想要女人如衣服,那她就放心了!

    程飞羽像是不认识单冰煜了一般,吼完以后,找了个空地一屁股坐下!

    “好小子,来中原溜达一圈,居然转性了,为了一个女人,对兄弟都要下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