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风流鬼程飞羽 不得不接受
    单冰煜冷冷的说,“你最好收起你的色心,若兰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

    程飞羽一派风流倜傥,“哦?看来这丫头有点来头啊,居然把你给迷住了!”

    “这丫头胆不小了,刚才还敢威胁我说让她爹杀了我,她爹何方神圣啊,听你这么说,这事不简单啊!”

    单冰煜冷哼一声,“她爹就是号称中原打遍天下无敌手的狄无常,你该庆幸,你刚才没对若兰做什么,不然,谁也救不了你!”

    程飞羽瞪大眼睛,看着已经缩成一团,犹如受了惊吓的小兔子般,躲在单冰煜怀里的女孩子!

    惊讶的说,“你说,这是狄无常的女儿,他不是你杀父仇人吗?你怎么把杀父仇人的女儿带在身边了?”

    这时,佳宁的肚子,忽然不大不小的响了一声,那代表着,她饿了!

    但面对程飞羽,她就是不敢抬头,也不敢离开单冰煜怀里,程飞羽已经把她吓坏了。

    单冰煜面对程飞羽冷冷的语气,转向佳宁的时候,变得很是温柔,“若兰,你是不是饿了?单大哥这就给你烤野味吃!”

    单冰煜刚想起身,却被佳宁一把拉住,“单大哥,不要,你不要走!……”

    如果让她一个人在这里面对程飞羽,她宁愿饿着肚子!

    单冰煜知道她被吓坏了,可也不能总是让她饿着,忽然,眼神飘向对面坐着的程飞羽!

    冷冷的说,“你去把地上的野味烤了,这是我们今天的晚饭!”

    见他这个态度,程飞羽立刻不干了,“为什么是我?我是大老远过来找你会合的,刚来你就支使我干活啊!”

    单冰煜一张脸,冷得几乎能掉下冰渣来,“你可以不烤,但今天晚上你什么都别吃!”

    程飞羽从小可以说,是和单冰煜穿一条裤子长大的!

    以他对这个兄弟的了解,他这次是真的动气了,不然也不会对他真的下了这样的死手。

    可他也不知道,他身边随便带了个女人,居然是狄无常的女儿!

    按正常逻辑来算,也没人能想到,会有人把杀父仇人的女儿带在身边,还贴心保护吧!

    “好吧好吧,我去就我去,你就在这陪美人儿吧!”

    程飞羽嘟嘟囔囔说完,抓着地上的三只野鸡和一只兔子,找地方收拾野味去了!

    感觉怀里的小身子,一直在微微发颤,单冰煜轻抚她的后背,“若兰别怕,他已经走了,出来吧!”

    佳宁知道那个男人已经走了,从单冰煜怀里退出来!

    因为刚哭过,声音有些闷闷的,还带着颤音,“单大哥,那个人就是你说的朋友吗?”

    有这样的朋友,的确够给他丢脸的,单冰煜脸上,也说不上是尴尬还是难堪!

    “若兰,飞羽他就是这个性子,从小到大的都是这个德行,你放心,以后我绝不会让他动你一根手指头!”

    佳宁唇角动了动,有些艰难的看着单冰煜,“他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他还说,我………”

    说到这,佳宁有些说不下去了,受了这样的侮辱,眼眶微微一红,几乎又要落下泪来,“单大哥,我们可不可以,不要和他一起走?”

    有这样的色狼在身边,即便不是真的把她怎么样,言语侮辱,怕是也少不了,让她怎么能忍受!

    见她这个样子,单冰煜就明白了,依程飞羽那个性子,指不定是说了什么无耻下流的话,羞辱了若兰,让若兰难以启齿。

    可飞羽是他最好的兄弟,此次也是他约了飞羽过来帮忙的,总不好将他赶走,可若兰这里……

    见他没有说话,一脸为难,佳宁心里就明白了,虽然单冰煜对她很好!

    但毕竟她这个仇人之女,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还是没法比的!

    佳宁眼眸暗了下来,垂下眼帘,“单大哥不用觉得为难,如果一定要一起走的话,也没关系,我尽量不与他接触就好!”

    单冰煜轻叹一口气,“若兰,这次是我约飞羽一起来的,也是为了帮我!”

    “他千里迢迢赶来,我的确是不能把他赶走,但你放心,我一定会护你周全,如若他对你再敢有半分亵渎,我一定不会饶了他的!”

    佳宁点了点头,单冰煜都这么说了,她还能怎么样呢?

    只盼着爹能早点来接她,她的日子也不用过得如此提心吊胆。

    佳宁情绪不高,单冰煜也心中有愧,两人皆沉默不语!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单冰煜在原地笼起了一堆篝火取暖!

    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程飞羽带着收拾好的野味回来,穿插好,架在火上,来回翻烤着!

    佳宁坐在单冰煜的身边,尽量远离程飞羽,连一眼都不看他,但她心中仍旧觉得,十分别扭!

    也是,任谁面对一个对自己强*奸未遂的男人,而且以后有段日子的行程还要一起度过,心里肯定都是万分难受的。

    没有爹护着的日子,再大的委屈,都得往自己肚子里咽,佳宁现在的处境,就是这句话的真实写照!

    单冰煜忽然对正在烤野味的程飞羽说,“你不是说,过几天才能赶到吗?怎么这么快就赶过来了?”

    程飞羽轻笑一声,衬托着那双微微上挑的凤眼,更加风流不羁,“本来我想着你也不着急,就在路上闲逛逛!”

    “正好遇见一家人,要给女儿比武招亲,本来我等了两天打算上台打擂的!”

    “可想不到,那姑娘长相实在不过关,我就决定放弃了,所以就来早了!”

    单冰煜冰冷的脸上,似乎滑过一抹无奈,“飞羽,你也老大不小了,能不能不要老是这么胡闹了!”

    “你又不是真心娶人家姑娘为妻,比武招亲这样的事情,开不得玩笑,会耽误人家姑娘一辈子的!”

    程飞羽一脸无所谓的说,“我这不是没上台打擂吗?再说了,人不风流枉少年!”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从小到大都板着一张冰山脸,连母蚊子都不敢接触你!”

    话音落下,忽然目光转向坐在一旁沉默不语的佳宁!

    程飞羽脸上勾起一抹坏笑,“所以我才说啊,你来中原还转性了!”

    眉毛一挑,给了单冰煜一个男人之间的眼神,“怎么样,这姑娘味道不错吧?”

    听他又说些轻佻的话语,佳宁受了极大的羞辱,紧紧的咬着牙!

    两只手狠狠的抓着自己的披风,低头不语,泪珠滚落在披风上!

    这无耻下流的男人拿她当什么了?单冰煜的玩物吗?

    单冰煜本来缓和了一些的脸色,霎时间就结了冰,“程飞羽,我再跟你说一遍,若兰和你想的那些女人不一样!”

    “我们之间,也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你对别人怎样,我不想去过问,但你绝对不可以一再侮辱若兰!”

    “如果你再对若兰有什么不轨的行为,不要怪我翻脸无情,我们连兄弟都做不成!”

    见单冰煜为了一个女人,一再和他动怒,程飞羽眉头紧紧皱起!

    “煜,不就是一个杀父仇人的女儿吗?至于你这么重视吗?”

    “为了这么一个女人,你竟然要舍弃和我一起长大的兄弟情谊,你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

    单冰煜冷冷的说,“那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就像我不管你风流成性,到处玩女人一样,只要你不动若兰,其他的事情,我都不会管!”

    看到单冰煜眼底那抹认真,程飞羽也收起吊儿郎当的性子,“好,我不动她!”

    “但煜,你要明白,她是你杀父仇人的女儿,喜欢这样的女人,是没有结果的!”

    单冰玉没有回答她的话,拿过一只烤好的鸡,掰下一只鸡腿,吹了吹,递给佳宁!

    “若兰,别听他胡说,吃点东西吧,你今天都没吃什么东西!”

    佳宁接过鸡腿,低声说,“谢谢单大哥!”

    程飞羽哼了一声,“谢他干什么?这鸡是我烤的!”

    佳宁狠狠瞪了他一眼,“这野味都是单大哥打的,有本事你就别吃!”

    这还是单冰煜第一次看见佳宁顶人,见程飞羽那吃鳖样,心里顿时暗爽!

    程飞羽摸了摸鼻子,这娇娇弱弱的小姑娘,想不到,还有勇气顶他!

    几人分食完了野味,又找来一大抱柴,用于今天晚上过夜。

    已入深秋,夜晚的树林中,十分寒冷,火堆必需要燃整晚,不然是熬不过去的!

    他们两个男人有内力护体,打坐一晚也没有关系,但佳宁这个娇弱的女孩不行!

    单冰煜准备的还算齐全,从马背上拿下一张薄薄的被子!

    在火堆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已经铺好了厚厚的树叶,将薄被铺在地上。

    “若兰,晚上只能将就一下了,一会你就睡在这上面!”

    佳宁看着单冰煜为她忙上忙下,不禁问道,“那你呢?”

    “晚上树林里也不是十分安全,我们两个打坐守夜就可以了,时候不早了,快睡吧!”

    在马上颠簸了一天,佳宁的确是十分疲乏,这具身体十分娇气,吃饱了东西就想休息!

    既然他们守夜,那她就休息好了,反正她和这两个男人比不了!

    况且,被子只有一张,她总不能邀请他们一起睡吧!

    佳宁爬到了那床薄被上,躺了下来,单冰煜贴心拿披风为她盖好!

    身旁燃着火堆,传来阵阵暖意,竟一点都不觉得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