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喜欢她吗 取了个好名字
    佳宁看着单冰煜,微微一笑,“单大哥晚安!”

    单冰煜冰冷的眉眼,划过温柔的涟漪,“晚安,睡吧,我就守在这里!”

    佳宁缓缓闭上眼睛,只要单冰煜守在身旁,她就不怕那个色鬼男人再对她做什么。

    没有人再说话,四周除了微微吹过的凉风,只有火堆偶尔传来噼啪作响的,燃烧木柴声,佳宁很快就睡熟了!

    程飞羽凤眼一挑,看着佳宁已经睡熟,不禁对单冰煜说道,“这丫头对你,倒是半分防范之心也没有!”

    单冰煜手拿一根树枝拨弄着火堆,让火着的更旺一些,为佳宁取暖,“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吗?色*欲熏心!”

    从小到大,他对这个兄弟这种嗜好都无法理解,同样身为男人,他不明白,程飞羽怎么就如此好色,见到美女就想下手!

    程飞羽呵呵一笑,单冰煜这句话,他从小到大都听习惯了,“我什么样你还不知道么!”

    “倒是你让我出乎意料,煜,你不会要把这丫头带到武林大会去吧?”

    单冰煜沉默了一下,“现在我只能带着她,她家忽然被人灭门,她爹也下落不明!”

    “她现在连栖身之地都没有,如果我不管她,她一个姑娘家,一定活不下去!”

    程飞羽不以为意,“那跟你也没关系吧?你不对她做什么,已经很善良了!”

    “还对她诸多照顾,从小到大,我还没见你对谁这么好过!”

    单冰煜一直沉默着,他知道程飞羽说的都是实话,但以前没对谁好过,不代表以后就没有!

    见他不说话,程飞羽一脸爱情专家样的继续说,“依我看,你一定是喜欢上这丫头了,你可要衡量好了,她是什么人!”

    侧过头看着她熟睡的侧脸,单冰煜冰冷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温柔,“飞羽,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

    “她是被我劫持出来的,后来我被仇家追杀,差点中毒而亡,是她帮我解了毒,救了我一命,于情于理,我也不能丢下她不管!”

    既然他心意已决,程飞羽也不多劝,“你已经来中原数月,你爹的事调查的怎么样了?可有什么眉目吗?”

    单冰煜眼中浮现出凝重之色,“暂时还没有,只能确定我爹当年中的剧毒,是出自毒王万千秋之手!”

    “想要确定下毒之人是不是狄无常,务必要找万千秋问清楚,当初是谁向他买了这份毒药!”

    “但万千秋已经销声匿迹数年,想找他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这件事我正在追查之中!”

    程飞羽心中一番计较,说道,“狄无常既然是中原第一高手,他的家又怎么可能会被轻易灭门,而且没传出半丝风声,这里面的事情,可有什么蹊跷?”

    单冰煜眸色沉了沉,“有人盯上了狄无常,似乎和一个什么宝藏有关!”

    程飞羽目光微闪,落在自己的好兄弟身上,“煜,狄家被屠满门,和你有关吧?”

    单冰煜沉默了一会,忽然开口,“不是我做的!”

    程飞羽风流不羁的面容上,早已褪去轻挑之色,眼中闪过一缕精光,“我没说是你做的,只觉得,这件事和你脱不了关系!”

    单冰煜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当初他劫走狄若兰,就是为了引狄无常出来!

    一切都是按照计划行事,唯一的变数,可能就是他没忍心把若兰交给他们!

    那些人没有找到若兰,必会将狄府灭门,这他都猜到了,狄无常这么久都没有消息,应该是被他们抓住了!

    现在除了保住若兰,其他的,他也没有办法,至于万千秋的下落,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消息了。

    见单冰玉低头不语,程飞羽不得不又提醒了一句,“煜,就算到时候调查清楚了,狄无常不是你的杀父仇人!”

    “可狄府满门的死,毕竟和你有关,你想过她知道了以后,会有什么后果吗?”

    单冰煜脸色不是很好,他又何尝没担心过,这程飞羽简直是哪痛往哪戳!

    “她不会知道的,以后不许你再对她说那些轻薄之词!”

    程飞羽轻笑一声,“既然是你喜欢的,作为兄弟,当然不能夺人所爱,希望你可以瞒她一辈子吧!”

    程飞羽说完,原地坐下打坐,不再说话!

    单冰煜一个人守着火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天色大亮,佳宁一觉睡醒,觉得身上的疲乏,好了许多!

    原地打坐的两人,纷纷睁开眼睛,像是在等她睡醒一样!

    佳宁连理都不理程飞羽,对单冰煜露出一抹笑容,“单大哥,早上好!”

    单冰煜打湿了一块手帕,递给佳宁,“擦擦脸吧,一会吃点干粮将就一下,今天下午就能到有城镇的地方了!”

    佳宁欣然接过单冰煜手里的手帕,整理起自己来,全当没有程飞羽这个人!

    难得程飞羽沉默了许多,也不再说些轻浮之语,这才让佳宁勉强看他,顺眼了那么一点!

    佳宁吃了单冰煜用内力为她热好的一个馒头,又喝了点水,摇摇头,表示自己吃不下了。

    两个男人可不像她这么斯文,速度极快的解决了这顿早饭,佳宁还是和单冰煜共乘一骑!

    程飞羽就牛逼了,只见他双手放在唇边,发出一阵尖锐的啸声!

    不一会,只听嗒嗒嗒的马蹄声,一匹白色的高头大马,就自己奔跑了过来。

    来到程飞羽身边,打了个响鼻,亲热地往他身上蹭了蹭,显然,这马认识自己的主人,和程飞羽十分亲近!

    白马膘肥体壮,精神十足,通体雪白,十分神俊,额头上的一缕鬃毛,居然是黑色的!

    佳宁一眼就相中了这匹马,这简直就是白马王子中,那匹白马的标配,但骑在这马上的人,她就不敢苟同了。

    真是应了那句话,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也有可能是唐僧,或者是风流男!

    见佳宁目不转睛的盯着这匹马,程飞羽轻笑一声,“怎么,若兰姑娘喜欢这匹马?”

    看在这匹马的份上,佳宁难得没有对程飞羽冷眼相待,“这真是一匹好马,非常通灵性,这马有名字吗?”

    程飞羽脸上仍旧挂着那抹轻挑的笑,“不如,若兰姑娘为这匹马取个名字吧!”

    佳宁想都没想,说道,“那就叫黑樱吧,它的额头上有一缕黑色的鬃毛,叫黑樱应该十分贴切!”

    像是在回应佳宁的话,这匹除了程飞羽,从来不亲近别人的马,居然亲切的来到佳宁身边,蹭了蹭她!

    程飞羽一向轻挑的面容上,浮现出一抹意外的神色,“那就叫黑樱吧,黑樱,听到了没有,你有名字了呢!”

    见两人一马在那互动,单冰煜脸色冷冷的,“时间不早了,我们早点赶路吧,晚了就赶不上前方的镇子了!”

    说罢一把抱过佳宁,自己也翻身上马,一勒缰绳!

    黑马四蹄撒欢般的跑了出去,只留给站在原地的程飞羽一脸灰尘。

    程飞羽吐了一口呛进嘴里的灰,“不就是多说了两句话吗?至于吗?这也太宝贝了吧!”

    说罢,摸了摸白马,翻身上马,姿势潇洒而俊逸,双手一拉缰绳,随后追赶了过去!

    鉴于昨天骑在马上,颠簸的佳宁死去活来,今天单冰煜的马速并不快!

    佳宁坐在马上,虽然仍旧十分不舒服,但勉强忍得住,不像昨天一般难受了!

    一路无话,三人两骑,下午时分才赶到镇上的客栈。

    虽然刚近下午,但单冰煜仍旧要了三间客房,付了银子,抱着佳宁上了楼!

    原因无他,第一是佳宁脚上的伤还没好,第二是她不会骑马,应该是磨破了腿,根本不敢走路!

    虽然她不说,但见她走一步都会摔倒的样子,单冰煜就心里有数了。

    看着单冰煜已经先一步抱美人上了楼,程飞羽无奈的摸了摸鼻子!

    这若兰姑娘的身子也太差了吧,这简直娇嫩到不能再娇嫩了,走路磨破了脚,骑马磨破了腿!

    这以后煜和她万一真的有了结果,这样的娇花,怕是他的好兄弟,一碰就能碰坏了。

    单冰煜和佳宁可不知道程飞羽这色狼心里是怎么想的,进了客栈,单冰煜很贴心地向小二要了一桶洗澡水!

    然后自己守在门口,让佳宁不要担心,好好洗去一身的疲惫。

    虽然他知道佳宁行动不便,但有心帮忙,却也无力!

    他是个男子,总不能帮人家姑娘脱干净衣服,再将她放进浴桶吧。

    佳宁自然知道,现在没有丫鬟伺候,她只能自己忍痛,爬到浴桶里去洗澡。

    前世她虽然身体不好,但也没达到这辈子这样的情况,这简直是一世不如一世!

    她肤色奇白,犹如美玉,轻轻一掐,就像一汪水一样,只是在马上颠簸了两天,大腿上已经磨破了皮。

    浸在水中,火辣辣的疼,佳宁强忍疼痛,为自己清洗!

    好在,身上带着单冰煜为她买的一盒缓解疼痛的治伤药膏,不然,明天指不定还要怎么受罪呢!

    好不容易洗完了澡,吃完了饭以后,单冰煜就又出去了!

    只要每到镇子上,他都要出去,她都习惯了,可能是所谓的打探消息吧!

    他们住的是二楼,佳宁一个人在房里,闲来无事,打开二楼的窗户往下看去,熙熙攘攘的街道,还算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