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十章 程飞羽劝退 莲花发钗
    可惜,她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又不会武功,没有爹陪在身边,想出去逛逛都做不到!

    爹,你在哪?为什么还不来接我?若兰很惦记你!……

    忽然,身后传来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佳宁蓦然转头,却见是程飞羽含笑走了进来,连门都没敲!

    见是他进来,佳宁吓得后退一步,整个人靠在窗边,没办法,程飞羽这人,实在是太恐怖了!

    尤其是单冰煜不在家的时候,对上程飞羽,她实在不能不怕!

    看出她的惧怕,程飞羽没有再往前走,摊了摊手,“若兰姑娘别怕,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佳宁还是很紧张,“你过来有什么事吗?单大哥出去了,如果你有事找他,还是等他回来再来吧!”

    程飞羽一改风流好色的形象,一脸正色的看着佳宁,“我不是来找他的,我是来找你的!”

    佳宁不明白,“找我?”这色狼找她干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

    “没错!”程飞羽很自来熟的来到桌旁坐下,“若兰姑娘应该知道!”

    “煜这次来中原,是要调查清楚他爹的死因吧?而他爹,正是死在你爹手里!”

    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这色狼和她说这些干什么?“你到底有什么事,不妨直说!”

    程飞羽眉宇间,闪过一抹旁人看不懂的神色,“既然若兰姑娘不明白,那在下就说的再清楚点,你和煜,不合适!”

    “煜和你爹之间,早晚有一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姑娘认为,你和煜适合在一起吗?”

    佳宁脸色冷了下来,“程公子是不是太能多管闲事了,这是我和单大哥之间的事!”

    “况且,我爹说过,当年单大哥他爹的死,不是我爹下的手,毒药也不是我爹抹的,这件事早晚会调查清楚的!”

    程飞羽忽然冷嗤一声,“若兰姑娘,在下奉劝你一句,就算毒药真的不是你爹抹的,可毕竟煜的爹是死在你爹剑下的!”

    “你和煜之间,有杀父之仇,你一个姑娘家,尚未出阁,就天天跟在煜一个男人身边,你觉得这合适吗?”

    佳宁咬着下唇,她当然知道不合适,在这个社会上,对女子是很苛刻的!

    就算是未婚夫妻,也不可以像她和单冰煜一样这么亲密!

    单冰煜更是每天都把她抱在怀里,虽然两人之间清清白白,可若是被有心人知道了,她这辈子是不用嫁人了!

    可眼下这个情况,不跟着单冰煜,她又能怎么办呢?难道被那些黑衣人抓走吗?

    再说,这是她和单冰煜之间的事,关这个色狼什么事?

    “程公子没事就离开吧,看在单大哥的份上,我就当你今天没来过!”

    “如果单大哥知道你今天背着他,偷偷想要把我赶走,一定会生气的!”

    程飞羽嗤笑一声,“真不知狄无常这天下第一高手,是怎么养出你这样单纯的女儿的,你对人还真是没有防范之心!”

    “容我再提醒你一句,你和煜是不会有结果的,有些事不是像你看起来那么简单!”

    该说的我都说了,至于离不离开,就是你的事了!”

    程飞羽起身走到门口,忽然转过头,说道,“对了,如果你什么时候想好了要离开,尽可以来找我!”

    “我还可以帮忙,给你提供点路费,看在你给我的马,起了个好名字的份上!”

    看见这男人离开潇洒的背影,佳宁咬了咬牙,这该死的色狼,趁着单大哥不在,偷偷跑到房里吓唬她!

    还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她怎么可能离开单冰煜,好歹单冰煜对她没有其他企图,还愿意保护她!

    她至少也要在单冰煜身边,待到她爹来接她才能离开啊!

    不然,在这样的世道下,她一个没有半点自保能力的女孩子一个人离开,可是很危险的!

    程飞羽离开没多久,单冰煜就回来了,佳宁并没有告诉单冰煜,程飞羽来找她说过的那番话!

    她觉得,离不离开是她自己的选择,程飞羽并没有拿刀架在她脖子上,让她走!

    况且,单冰煜和他,毕竟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还不至于让单冰煜和程飞羽反目成仇!

    何况,单冰煜也不会为了她和程飞羽反目成仇的,不然,他们三个也不会一起上路了。

    单冰煜这个冷面神,出去了一趟,居然还知道给她带礼物!

    拿着手里可爱的小兔子灯笼,佳宁笑得十分开心!

    单冰煜从怀中拿出一枚精致的发钗,递给佳宁,“若兰,我在你头上都没有什么首饰,就买了根发钗给你!”

    “这个你先将就着用,以后等会我再带你选几只喜欢的!”

    佳宁下意识抬手接过发钗,这发钗十分漂亮,似金非金,似银非银!

    花叶被打磨成精巧的莲花形状,一片一片贴合在一起,栩栩如生,两朵莲花并在一起,毫无缝隙!

    花心各自点缀着一颗璀璨的蓝宝石,花朵下面带着一串流苏,随着主人的动作,来回摆动,这发钗简直十分精致华美!

    佳宁一眼就喜欢上了这只发钗,爱不释手,“单大哥,这支发钗是在哪买的?真是太漂亮了,谢谢单大哥!”

    佳宁光顾着欣赏手里的发钗,并没有注意到,单冰煜略带紧张羞涩的脸,“若兰,你喜欢就好,我帮你插上吧!”

    佳宁点点头,既然他不愿多说,她也不深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只是这发钗,实在是漂亮的紧!

    单冰煜拿过佳宁手里的发钗,轻轻插在她头上,有那么一瞬间,佳宁从他的目光中,感觉到了一抹温柔缱倦!

    佳宁起身来到镜子前,只见如云般的秀发上,被这只莲花发钗点缀过以后,简直变了一副样子!

    十分光彩夺目,显得一张冰雪精灵般的小脸,更加动人!

    真是人靠衣服马靠鞍,头上戴了件像样的首饰,整个人气质都不一样了!

    以前,她首饰也很多的,她爹恨不得把全天下最宝贝的东西,全都给自己的女儿,!

    可上次,她是在睡梦中被单冰煜劫走的,头上什么首饰都没带,只有一根从不离头的发钗,后来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从那以后,她头上什么首饰都没有,这段日子以来,还是第一次戴发钗呢!

    看着镜中的佳宁,单冰煜眼中闪过惊艳之色,面容也变得温柔,“若兰,早点休息吧,我们明天还要接着赶路呢!”

    佳宁抚摸着头上的莲花发钗,甜甜一笑,“谢谢单大哥,你送的礼物我很喜欢,非常喜欢,单大哥你也早点休息!”

    单冰玉离开以后,佳宁继续在房间里欣赏着发钗,爱不释手!

    单冰煜却在自己的门口,和程飞羽走了个对头碰,更或者说是,程飞羽正在等他!

    几个人的房间是挨着的,如果程飞羽想听,有些动静也是能听到的,眼神瞟了一眼佳宁的房间!

    “煜,你娘留下的发钗,就这么送人了?”

    本来还残留着点温柔的脸,顿时恢复了一贯的冷漠,“你不回房休息,杵在我门口干什么?”

    程飞羽剑眉一挑,不置可否,“我来找你还不是有事吗,走吧,进屋说吧!”

    两人进了屋,关好门,双双落座,程飞羽忽然开口,“煜,朝廷的人是不讲信用的,尤其是对我们关外的人,你怎么可以和他们合作?”

    单冰煜看向他,“你是怎么知道的?”

    虽然他们两个关系好,可报父仇,毕竟是他一个人的事,他没想把程飞羽拉进来一起涉险!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纸是包不住火的,朝廷的人一直视我们为江湖草莽,只比流寇强那么一点,和他们打交道,我怕你吃亏!”

    单冰煜面色有些沉重,“飞羽,你说的我都明白,当初我也只是急着调查万千秋的下落,才机缘巧合和他们打上了交道,!”

    “他们的主子,似乎对宝藏十分有兴趣,相信过一段日子,就会有回音了!”

    程飞羽轻轻的转动桌上一只白瓷茶杯,漫不经心的说,“你可知,他们的主子是谁?”

    既然程飞羽都已经知道了单冰煜也不打算再瞒他,“和我见面*交易的是一个周身都隐藏在夜行衣之下的人!”

    “只能从身形判断是个男人,当初,他给了我想要的,各取所需,我也没考虑那么多,就答应了!”

    程飞羽考虑了一会道,“煜,这件事过去以后,尽量少和朝廷的人打交道吧!”

    单冰煜点头,“我会的,只要他们帮我找到万千秋,我爹的死就会有眉目,我以后自然不会再和他们打交道了!”

    “听说这武林盟主岳天齐推说自己年事已高,想要从年轻一辈的青年才俊中选拔出一位继续担任武林盟主,不知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说话的是单冰煜,这件事江湖上几乎都知道,大家来参加武林大会!

    估计也都是想要争夺武林盟主之位,但他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程飞羽眼眸微垂,“武林中一直都是这么传闻,说这届武林盟主争夺最有力的热门人选,就是岳天琪的儿子岳霆!”

    “可岳霆却被一神秘人一掌击中,受了重伤,这次怕是要有武林盟主之位,失之交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