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十一章 传闻中的天魔教 出去逛逛
    “那除了岳霆,还有谁有资格争夺武林盟主呢?”

    “你的意思是,有能力争夺武林盟主一位的,最近都会遭遇不测?”

    程飞羽笑得高深莫测,“这可不好说,如果真的是这样,煜你认为,谁会下这样的手,谁有最大的嫌疑?”

    单冰煜眉头皱起,“难道是,天魔教?”

    这天魔教是中原武林第一大魔教,已经在中原存在了数十年!

    前任天魔教主姬无心,更是号称与天下第一高手狄无常,功力不相上下。

    传闻天魔教行事作风乖张,教众也亦正亦邪,做事全凭喜好,他们一个高兴,可能杀坏人,一个不高兴,也可能杀好人!

    总之,天魔教在中原,武林人士心中是公认的魔教,人人欲除之而后快!

    前任教主,也就是开教之主已经去世,现任教主是姬无心的儿子姬水寒!

    传闻,这位现任教主比他的先教主老子,还要狠辣无情,冷心冷血,简直是六亲不认!

    更甚者有人说,前任教主都是死在了他的亲生儿子手里!

    几大门派这些年来,曾无数次想要一举攻上天魔教的坐落地玉笔锋,剿灭魔教,可终究都没能成功!

    不但没能成功剿灭魔教,反倒己方损失惨重,每次都血流成河。

    总之,一切都是传闻,但天魔教是真正存在的,几大门派这些年来的损失,也是真正存在的!

    毕竟,不说那天魔教主的武功多厉害,光是他坐下的四大护法,八大使者,也不是一般人能抵挡得了的!

    中原武林人士,武功也良秀不齐,还有许多高手隐士,根本就不会参与武林大会,自然是抵挡不住的!

    这些年来,由武林盟主岳天齐组织,各门各派都在重点培养自家的青年才俊!

    不说也知道,这又是为了新一轮的对付天魔教,为了以前自己帮派中死去的人报仇!

    这是武林中人人皆知的事,就连他们两个生在关东都知道!

    所以这次武林大会选拔以后,十有八九,正道人士和魔教,还是会有一场大战!

    在这个时候,重伤武林盟主之子的人,除了魔教,不做他想!

    见单冰煜诸多猜测,程飞羽喝了口茶,神秘一笑,“现在所有事情都是未知数!”

    “我们静观其变即可,这是中原武林的事,又不关我们关东的事!”

    三人休整了一晚,第二天下楼打算赶路时,佳宁惊喜地发现,一黑一白两匹马的身后,居然套上了一辆马车。

    她感激的看向单冰煜,就知道是单冰煜怕她受不了马背的颠簸,特意弄了一辆马车来。

    三人由骑马,变成了两匹马,拉一辆马车,这两匹马可能还没拉过马车,走起路来一个劲打响鼻!

    程飞羽叹了一声,“唉,可怜我的黑樱,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在路上肆意奔跑,还从未委屈拉过马车呢!”

    “想不到,现在却被当驴使唤了,难怪它心里不满意!”

    佳宁瞟了他一眼,“程公子可真是聪明,身为一个人类,连马心里想的是什么都知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和这匹马有亲戚呢!”

    看着程飞羽一瞬间扭曲,黑青的脸,佳宁心情大好,连单冰煜这个大冰山,都忍不住频频憋笑!

    他从小和程飞羽一起长大,他还从未见过,他被人接二连三怼的说不出来话。

    可能知道在佳宁嘴下讨不到什么好处,程飞羽轻哼一声,不再说话!

    见他终于老实了,佳宁也不理会他,马车中间摆放了一张小桌子,现在正好方便她做些什么!

    这是她在客栈开出来的药方,让店小二帮忙抓回来的药材!

    看见她鼓弄那些药材,单冰煜不解的问,“若兰,你这是做什么?”

    佳宁对她笑笑,“你经常在江湖之中行走,有时候难免会有些擦伤,那些普通的止血药粉,效果并不是那么好,我打算自己研制一些,方便以后用!”

    单冰煜心头一暖,接过佳宁手里的药杵,“我来帮你,你告诉我要把哪几种碾碎了就好,你手都被磨红了!”

    单冰煜说的没错,她皮肤太娇嫩,只轻轻碰了几下药杵,手就被磨得一片通红。

    有他这位大侠帮忙,佳宁也乐得清闲,指挥着他需要把哪几种药粉,磨成什么样子的,按比例怎么分开的事情,她自己做!

    见着两人配合的亲密无间,在一旁的程飞羽,眼中闪过一抹意外!

    这狄若兰也不是一无是处嘛,至少精通医术,他就从来没想过,把这几味药材放到一起,会有什么作用。

    有了马车,虽然还是枯燥无聊,但好歹不用像骑马步行那样,受那么大的罪,佳宁觉得还好,反正她也无聊惯了。

    马车摇摇晃晃走了三天,来到一处比较大的城镇,这是这段日子以来,经过最大的一处城镇了。

    镇子上熙熙攘攘,十分热闹,来回的人流也很密集,叫卖的,走街串巷卖货的货郎,吆喝声,不绝于耳!

    摊位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精致的稀罕物,包括女孩子的胭脂,应尽应有!

    佳宁拉开车窗的帘子,往外看着,眼中满是期待向往!

    穿越过来一年的时间,她虽然在爹的陪伴下,也出去过几次,但每次都不可以停留太长时间,还从来没好好尽兴玩过。

    看出她眼中的向往,单冰煜问道,“若兰,你在看什么?喜欢什么我买给你!”

    佳宁不愿给人多添麻烦,微微垂下眼眸,“没什么,我只是随便看看!”

    在这种时候,显然,程飞羽这个花花公子,要比单冰煜这个冰山解风情多了。

    程飞羽刷的一声打开折扇,一派风流俊雅,“煜,若兰姑娘应该是想下去逛逛,这你都看不出来,太笨!”

    单冰煜这才恍然大悟,“若兰,你想出去逛逛,我陪你就是了,怎么不早说?”

    “这些日子一直都闷在屋子里,不然就是赶路,你一定很无聊,都是我疏忽了!”

    佳宁多少有些强颜欢笑,“没关系的,我已经习惯了,在家的时候,如果没有爹陪伴,我也是不可以出府的!”

    单冰煜微微一怔,关东地处偏北,民风豪放,女子也大多有不输于男儿的豪迈!

    不像中原,自诩礼仪之邦,规矩也多,他从未想过,这里民风如此严谨,若兰竟然不可以私自出府!

    程飞羽摇着折扇插上话,“早就听说,天下第一高手狄无常的千金,养的犹如娇花一般!”

    “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针织女红,无所不能,是标准的大家闺秀,现在看来,果然如此,你爹还真是家风严谨!”

    佳宁没有说话,垂下眼帘,程飞羽说的的确都是事实,她也不知道爹是怎么想的!

    对她虽然宠爱,但却在家里把她养的像白痴一样,如果不是家门忽然发生巨大的变故,也许她这辈子都要这样过了。

    等着爹以后为她许一个人家,嫁过去以后,继续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然后就这么生活一辈子。

    单冰煜脸色变了变,似乎想到了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来,“若兰,你在车里等我一会,我一会儿就回来!”说完就推门跳下了马车!

    单冰煜已经离开,程飞羽侧头欣赏着佳宁,真是坐有坐相,站有站相,端庄得体,容貌也是一等一的好!

    就是天天和他们两个大男人混在一起,周身气质也丝毫不见低俗,当真是一朵空谷幽兰!

    这样的姑娘,如果不是出身草莽之家,做王妃都够格了吧?

    感觉到身边打量的目光,佳宁抬起头看着他,“程公子因何这样看着我?”

    程飞羽微笑着摇头,多少有些意味不明,“没事,只是有些惋惜,你爹把你养成这副样子,对你来说,不知是好是坏!”

    这个程飞羽,平时没事和她斗嘴就算了,但她绝不能容忍,程飞羽说她爹如何!

    佳宁顿时冷下脸来,“请程公子慎言,不要议论我的事情,你更没有资格议论我爹如何,我们本就是萍水相逢的人!”

    许是知道自己这话说的,的确不地道,程飞羽破天荒的没有和佳宁顶嘴,“在下是无心之失,若兰姑娘不要放在心上!”

    片刻之后,单冰煜跳上了马车,手上拿着几块面纱,“若兰,这些日子跟我抛头露面,委屈你了,看看喜欢哪个颜色!”

    想不到,他特意跳下车,是去买面纱了,佳宁嘴角染上笑意,伸手接过白色的那条面纱,“单大哥多虑了,若兰很好,我喜欢白色的!”

    佳宁从小到大,都是常年一身白衣,认识单冰煜以后,单冰煜也都是为她准备的白衣,只能配白色的面纱。

    轻纱拂面,容貌若隐若现,只露出一双清澈动人的眼眸,为佳宁周身的气质,更添了一抹神秘。

    见单冰煜愣愣的看着她,佳宁抬起手,在他面前来回晃了几下,“单大哥,你怎么了?”

    轻柔娇软的声音,唤醒了单冰煜的神志,赶紧回过神来!

    “没事,我刚才特地去买面纱,就是要带你下去逛逛,走吧若兰,看看有什么需要的,我买给你!”

    佳宁眉眼间染上笑意,一双清澈的大眼,笑成了两弯月牙,“谢谢单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