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十二章 以音会友 温雅公子蓝暖玉
    单冰煜很绅士的跳下马车,抬手扶着佳宁走下来!

    至于留在车上的程飞羽,两人从头到尾都将他当成了空气。

    两人来到街上,呼吸着街上的空气,佳宁感觉放飞了自我,能出来逛逛真好。

    路上人群熙熙攘攘,男女老少都有,但统一都是,年轻的姑娘面覆各色各样的面纱,身旁都有成年男子陪着。

    单冰煜见此情况,暗暗在心中怪自己,实在是太糊涂了,这些天来若兰没戴面纱,肯定很不习惯吧!

    她的容貌都不知道被多少人给看过了,他实在是太粗心大意了!

    狄若兰这副身体,天生丽质难自弃,任何胭脂水粉用在她脸上,都会破坏这张脸的天然美感!

    佳宁没有买任何胭脂,也拒绝了单冰煜要给她买胭脂的举动,以前她在府中,她也从来不擦胭脂的!

    其实,佳宁并不缺什么东西,只是想出来转一转,走一走,感受一下人群,看看这熙熙攘攘的街道。

    路过一家店铺,里面是各色各样的乐器,佳宁往里面看了一眼,微微有些动心!

    她被劫持出来的时候,家里的一只白玉笛,没有带出来,后来当她再回家以后!

    家里已经惨遭灭门,所有的东西都被洗劫了,她心爱的笛子,自然也不在了。

    看出佳宁有些心动,单冰煜陪着她走进了这家乐器坊!

    却只见,乐器坊中并没有人在,连个看店的人都没有,佳宁在屋子里打量了一圈!

    却看到台子上放着一张纸板,上面写着几句话!

    “店中所有乐器,只卖有缘人,只要吹奏出的乐曲,可以感动店家,免费赠送,分文不取,如果无法吹奏出令店家满意的曲子,万金不卖!”

    这个好玩的规矩,让佳宁瞬间就动了心,分文不取,这个不错,白送的谁不要,她尽管试试就好了!

    佳宁在整个店中转了一圈,古琴,古筝,七弦琴,琵琶二胡等乐器,应尽应有,还有洞箫和笛子。

    佳宁打算不下手那么黑了,只赢走两样乐器就好。

    拿过一只成色还不错的碧玉笛子,对单冰煜笑了笑,“单大哥等我一下,我倒要看看,我和这家店的老板,有没有缘分!”

    佳宁的要求,单冰煜自当应允,默默陪在一旁,此刻的佳宁还不知道,她和这家店的老板,又岂是有缘分那么简单?

    佳宁拿过笛子,放在唇边吹奏起来,既然想让人惊艳,自然就得拿出绝活来。

    她吹奏的是自己比较拿手的一曲葬心,她相信,这样新颖又缠绵悱恻的曲子,能听懂乐器的人,是一定会被感动的。

    单冰煜不懂乐器,只觉得佳宁吹奏十分优美而已,站在旁边欣赏着她吹奏笛子的样子,实在是美极了。

    一曲完毕,忽然门后传来啪啪的鼓掌声,单冰煜和佳宁齐齐回头,只见一蓝衣翩然的公子,踏步而入。

    “姑娘曲艺高超,这曲笛音吹奏的优美动听,引人入侧,在下佩服!”

    佳宁一双盈盈眼眸,落在这蓝衣公子身上,长身玉立,温和俊雅!

    乌黑瀑布般的长发,只用一枚白玉簪挽在头顶,除此之外,身上再无过多修饰,倒是位翩翩浊世佳公子。

    佳宁自然不能没有礼貌的盯着人家看,扫了一眼以后,礼貌的开口,“公子就是这家店的老板吗?”

    那位公子微微颌首,脸上挂着淡淡温和的笑,“公子,小姐有礼了,敝人正是这家店的老板!”

    “在下蓝暖玉,不知公子小姐如何称呼?”

    单冰煜这身打扮,一看就是江湖人,人家都自报家门了,礼尚往来他也不该没有礼貌。

    双手一抱拳,“蓝公子有礼,单冰煜!”

    佳宁则是行了一个女子的礼节,“小女闺名若兰!”

    姓狄的事她没有说出来,毕竟狄无常名声太大,江湖中也有不少人知道他的女儿叫什么,她现在被人全家灭门,还是低调一点好!

    蓝暖玉笑容不变,“相逢即是缘,姑娘既然能吹出如此高超的笛音,这支碧霄跟随姑娘,也不算辱没了它!”

    佳宁抚摸着手中的碧玉笛,“蓝公子是说,这支玉笛叫碧霄吗?的确是好名字,很配的它!”

    蓝暖玉见佳宁的目光,在笛子上来回流连,忽然开口说道,“姑娘既然对吹笛有如此高的造诣,不妨也试试其他乐器!”

    “在下说话算话,只要姑娘技艺高超,分文不取!”

    佳宁笑着说,“蓝公子就不怕我把你这乐器房给搬空了吗?”

    蓝暖玉温雅一笑,从他那张温文尔雅的脸上,居然让人感受到一丝豪迈之情!

    “宝马配英雄,乐器也是一样,他们都是有灵魂的,知道自己择主!”

    “再好的乐器,也需要一个配得上它的主人,如果姑娘能用他们吹奏出世上最美妙的音乐,那这些乐器,也不枉此生了!”

    佳宁微微颌首,“公子倒是位至情至性的人,难怪这家小店如此雅致,即是如此,若兰就不客气了!”

    佳宁说着,来到一架古琴前,抬手试了试音!

    这是一架难得的好琴,想不到,这种小店面里,居然有这样的珍藏品,已经很难得了!

    一曲高山流水,倾泻而出,高山流水的曲子,是出自于春秋战国时期!

    俞伯牙摔琴谢知音,就是出自此曲,可见此曲的影响力!

    佳宁尽情融入自己的感情,弹着这首曲子,忽然,一道萧声随着曲子,慢慢揉入进来。

    两种乐器吹奏出来的音调,渐渐相辅相成,相融合,形成一股天籁之音,越传越远!

    不知何时,门口都已慢慢聚满了听众!

    就连躲在马车上的程飞羽,都下了马车,跟着聚到了门口,看着佳宁和蓝暖玉琴箫合奏!

    一曲完毕,佳宁抬眼望向与她琴箫合奏之人,蓝暖玉的目光,也与她两两相接!

    这一刻,他们都从对方眼中,感受到了一种相见恨晚,得遇知音的感觉!

    这是一种琴箫相合所带来的震撼,与其他感情无关,单纯只是以音会友。

    难怪会有俞伯牙摔琴谢知音,此生能遇见一位,与自己琴箫合奏,如此灵魂契合的人,也实属是一种幸运的缘分。

    佳宁心中如是想,蓝暖玉又何尝不是这么想的?他从小到大,自认琴艺上佳,从未有人能超越他!

    这还是第一次遇到一位,与他如此相融和的人,而且,竟然还是位女子。

    就在两人两两相望时,门口忽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简直就是仙乐啊,从来没听过这么好听的曲子!……”

    “是啊,这家店面开在这里一年多了,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弹出这么美妙的曲子!……”

    ………

    众人纷纷赞美着,程飞羽眼眸微闪,这狄若兰的琴艺,真是名不虚传,这样的女子,的确耀眼,让人止不住心动!

    众人之中,可能也就只有单冰煜,面色不是太好!

    在这个时候,生生插上了一句嘴,“不知道蓝公子说话算不算话,让我们把这把琴带走?”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蓝暖玉自然不能食言,更何况,他本意也是想把这把琴送给佳宁的,欣然点头答应。

    “若兰姑娘琴艺如此高超,当然配得上这把琴在下,又岂能食言而肥,若兰姑娘,这把琴现在是你的了!”

    凭自己本事赢来了两样乐器,佳宁心中十分欢喜,“那就多谢蓝公子慷慨了,以后有机会,希望能和公子再琴箫合奏一次!”

    蓝暖玉笑得谦和有礼,“若兰姑娘放心,一定会有机会的!”

    人群散尽,佳宁拿着碧玉箫,单冰煜帮她带着古琴,和程飞羽几人回到了马车上,继续赶路!

    坐在马车上,佳宁爱不释手的抚摸着两样乐器,虽然其他乐器,她也都会吹奏!

    但这两样乐器,是她最喜欢,也最拿手的了,旅途慢慢枯燥,也不怕寂寞了。

    “若兰,我从来不知道你精通这么多乐器,我好像对你的事,知道的很少,如果我早知道你喜欢,早就买回来给你解闷了!”

    单冰煜说的是实话,他从小长在关外,长大以后刚来中原几个月,不知道一个闺阁女子的事,实属正常!

    佳宁心情大好,“没关系啊,现在不也一样有了吗,况且,这只是女儿家和文人墨客喜欢的玩意!”

    “你们这些江湖豪侠,应该不喜欢这些文绉绉的东西吧!”

    单冰煜愿意带着她,她已经很感激了,本身对于单冰煜来说,她就已经是个拖累了,怎么还可以提诸多要求呢!

    程飞羽忽然对佳宁拱了拱手,“若兰姑娘琴艺高超,更吹得一手好笛子,在下实在佩服!”

    回到马车上,佳宁就把脸上的面纱摘了下去,此刻有些不明所以的看向程飞羽,“这话真不像是程公子说出来的!”

    程飞羽对她的态度,从来都不冷不热,甚至于想要偷偷把她赶走!

    这忽然来一句真心赞美,她都有些应接不暇了,甚至认为,他是不是又要出什么坏主意!

    程飞羽轻笑一声,“若兰姑娘说笑了,姑娘是有真才实学的,在下赞美,不也正常吗?”

    佳宁不置可否,微微垂下眼帘,“多谢程公子赞赏,若兰愧不敢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