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十三章 旅途艰辛 扑朔迷离
    程飞羽摸了摸鼻子,他这是不是属于碰了一鼻子灰?

    见程飞羽又在佳宁身上又吃冷憋,单冰煜之前的郁闷,一扫而空,温柔的看着佳宁!

    “若兰,你喜欢什么可以跟我说,我会为你准备的,不要老这样闷着了,会把自己闷坏的!”

    佳宁微微摇头,“单大哥,没什么,不会闷坏的,我都习惯了,这些都是暂时的!”

    “不知道爹什么时候才会来找我,到时候我就要和爹一起回家了,准备太多东西,也用不到的!”

    听佳宁这么说,单冰煜的脸有一瞬间黯淡,表情极其复杂,却被他自己硬生生压了下去。

    换上一副平常的面孔,“若兰,我想,你爹应该是有什么事耽搁了,才没有找来,你不要着急,相信你爹忙完就会来接你的!”

    程飞羽一直坐在一旁喝茶,偶尔眼神扫过单冰煜和佳宁,却什么都没有说,一脸置身事外!

    佳宁并没有注意到单冰煜的不自然,“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不然,爹可能早就来找我了!”

    说到这,佳宁忽然想起了什么,对单冰煜说道,“单大哥,若兰可以向你保证,当年你爹的死,真的不是我爹下的毒!”

    “爹他一向为人光明磊落,根本就不会做这种事情!”

    “况且,我爹和你爹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你爹呢?我爹根本就没有杀人动机!”

    “我爹来接我的时候,你可不可以看到我的份上,先不要急着动手!”

    “大家先坐下来好好谈谈,也许会找到什么其他线索,也说不定呢!”

    单冰煜点头,“若兰你放心,我不会和你爹直接动手的,我不是跟你说了吗?”

    “这件事我会仔细调查的,如果我想和你爹硬拼,当初就会直接找你爹了!”

    听他这么说,佳宁这才放下心来,“单大哥,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佳宁和单冰煜几人带着乐器离开以后,蓝暖玉站在乐器店中,迟迟未离开。

    不知是在悼念自己的两样乐器,还是在回味那个,白纱拂面,有着一双盈盈水眸的姑娘。

    直到身后一个机灵的小厮,犹豫的开口说道,“主子,那笛子和古琴,可是娘娘留下的,您就这么送人了?”

    蓝暖玉微微叹息,目光悠远,“母妃已经不在了,她在世时常说,每样乐器都是有灵魂的!”

    “如果不能和它自己选中的主人在一起,那对这样乐器就是一种悲哀!”

    “如果母妃在天有灵,相信她也会希望,这两样东西可以落在真正珍惜它们的人手上!”

    “这位姑娘赋予了它们灵魂,自然就是它们的主人了,没有什么不舍得!”

    “我们该为母妃开心才是,它心爱的东西终于找到了,下一任主人!”

    小厮挠了挠头,主子说的这些,他听不明白,云里雾里的!

    反正这两样东西,在娘娘去世以后,就是主子的了,主子愿意送人,他这个当随从的也没有办法。

    缓缓收回追思的目光,蓝暖玉忽然问道,“砚台,你收拾一下,准备准备,我们去绛州!”

    砚台的目光有一瞬间迟疑,“主子,您不是要在这住一阵子吗?怎么这么快要去绛州,我们去绛州干什么呀?”

    蓝暖玉眉目染上些许凝重,“是七哥传信给我,让我同他一起参加这届武林大会!”

    砚台有些惊讶,“七王爷?他想去参加武林大会,自己去就好了,找您干什么呀?”

    “您都脱离朝堂和宫廷这么长时间了,还不放过您,简直太过分了,什么都让给他们了还不行,到底想要干什么?”

    砚台的碎嘴,似乎是触犯了蓝暖玉的某种底线!

    蓝暖玉眸色顿时一厉,温和俊雅的面容上,竟隐隐有着上位者的威严!

    “砚台!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祸从口出,你怎么老是记不住?”

    砚台顿时被吓了一跳,他有多久没见主子发火了,看来最近的确是他话太多了!

    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王爷息怒!都是奴才的错,奴才最近嘴太碎了,奴才保证,以后绝对不再乱说话了!”

    见从小陪在他身边的砚台,居然被吓得跪倒在地,蓝暖玉叹了口气,将他扶起来!

    “砚台,不是我对你太严厉,只是你这话,被有心人听去,日子怕是又要不太平了!”

    “以后这声王爷,就别叫了,我们离开皇城已久,我也早就不是什么王爷了!”

    “上官暖玉这个名字,怕是早就被人遗忘了,我现在只是蓝暖玉!”

    蓝暖玉声音有些飘渺,似乎想起了什么让他哀伤的事情!

    砚台也不敢再多话,恭恭敬敬的说,“主子,砚台知道了,砚台这就去收拾东西,和主子一起赶往绛州!”

    接下来的行程,佳宁几人碰上的江湖人,已经越来越多,四周赶路的,无论是骑马的,还是坐马车的!

    都是一副江湖人打扮,从衣着装扮上就看得出,他们都是赶往武林大会的!

    赶往绛州这条路上,客栈都变得越来越拥挤,想要订到一间房,十分不容易。

    本来,依照单冰煜和程飞羽,不住客栈都可以,这两人只要找荒郊野外,哪个林子生上一堆火!

    打一宿坐都没问题,可带上佳宁这个姑娘家,就不行了!

    深秋已过,初冬来临,天气已经渐渐越来越冷!

    如果在这种天气下再露宿,佳宁非被冻死不可,就算烤几堆火也没用!

    一天傍晚到来,又到了投宿客栈的时候,越临近绛州城!

    为了能定到房间,单冰煜不得不在刚过中午的时候,就停下行程找客栈订房!

    因为只有这个时候休息的人少,才有可能订到房间!

    也导致他们的行程,更加缓慢了不少,可为了佳宁,单冰煜不得不这么做!

    程飞羽对此倒是没说什么,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反正他是来帮单冰煜的,单冰煜都不着急,他急什么!

    几人来到一家镇上最大的客栈,还好,客栈还有房间!

    三人三间房,很轻松的就定了下来,单冰煜心里松了口气!

    鉴于这段日子,坐的都是马车,佳宁并没觉得如何辛苦!

    脚伤也养好了,腿伤也不疼了,也不用单冰煜抱着!

    订好了房,自己往楼上走,单冰煜和程飞羽跟在她身后,充当护花使者!

    迎面楼梯走下一位身着黑色锦袍的男子,佳宁几人上楼,该男子下楼,本来,客栈就是大家歇脚的地方,人多客杂!

    你上楼,我下楼,佳宁并未过多注意,仍旧走自己的路!

    可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当与这位黑衣男子,走到近前的时候!

    佳宁忽然感觉,自己似乎被什么绊了一下,居然脚下一个不稳,扑到了这黑衣男子怀中。

    黑衣男子顺势接住她扑过来的身子,将她抱了个满怀,“姑娘小心!”

    被陌生人抱住,佳宁浑身一阵不舒服,赶紧从他怀里退出,“多谢公子!”

    抬眼一看,只见这男子身着黑色锦袍,一张俊逸潇洒的面容上,挂着浅浅的笑,正笑意盈盈的看着她。

    虽然这人面上一派温和,但佳宁却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侵略感!

    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她还是第一次从一个人身上,感受到这样的感觉!

    佳宁不禁下意识后退几步,一切都发生在顷刻之间,单冰煜一把扶住佳宁,“若兰,你没事吧?”

    佳宁摇了摇头,“单大哥,我没事!”

    单冰煜对那黑衣男子一抱拳,“多谢公子出手相救!”

    黑衣男子看向单冰煜时,目光有些意味不明,“公子客气了,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单冰煜眉头微蹙,没多说什么,“告辞!”

    说完,揽着佳宁往楼上走去,程飞羽紧随其后,路过黑衣男子身边时,看了他一眼,两人的眼神中,似乎有什么在交汇!

    客栈房间中

    一黑衣人单膝跪地,向他的主子禀报着,“主人,京中传来消息,狄无常逃走了!”

    下一秒,汇报的黑衣下属被一掌击中,吐出一口鲜血!

    却立刻重新跪好,“主人息怒!都是属下们办事不力,请主人责罚!”

    那位主人双眸紧紧眯起,瞬间射出两道戾气,“责罚你们有什么用,你们知不知道,抓狄无常费了多大的力气?”

    “三道八卦阵,五道精刚锁都能被他跑出去,本王留你们何用?”

    “狄无常不是看到了她女儿的发钗吗?怎么还会逃跑?到底是怎么回事?”

    黑衣人强忍着被击伤的疼痛,禀报道,“主人,那狄无常,不知从何处得知,我们根本就没有抓到他女儿!”

    “那几道精刚锁,是被他生生砍断的,八卦阵像是被人破了一样,其余的事情,暂时还没查到!”

    那位主人强压怒火,没有一掌拍死这个下属,冷冷的说,“狄无常武功独步天下,一击失手,下次再想抓他就难了!”

    “你们也不用再抓他了,只要留意他的行踪就好,这件事,本王会另想办法!”

    “回去做好了你们的事,再有闪失,本王将你们全都剁碎了喂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