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十四章 上官玉珏 他离开了
    狠厉的声音,吓得那个下属浑身发抖,重重一叩首,“属下谢主人不杀之恩!”下一秒,人已不见踪影。

    不过多时,门被扣响,外面传来声音,“主子,九公子来了!”

    房内传来声音,“你去请九公子来到房中与我一会!”

    门外侍卫领命而去。

    没过多久,蓝暖玉就造访了这间客房,温和有礼的问候,“七哥,许久不见,七哥一向可好?”

    上官玉珏一改先前对手下的狠戾无情,俊逸的脸上勾起一抹笑容,“九弟,好久不见,七哥对你甚是想念!”

    “你都离京三年了,怎么也不回来看看我们这些哥哥,快坐!”

    蓝暖玉温和一笑,兄弟俩落座,“七哥也知道,母妃毕生的心愿,就是想游遍天下!”

    “母妃已经不在了,暖玉就想亲自为母妃圆了这个心愿,知道哥哥们在京中都好,就未回京打扰!”

    上官玉珏眼中划过追忆,“是啊,雅皇贵妃也去世三年了,九弟,有空回京住一些日子吧!”

    “哥哥们都很想你,小妹整天唠叨着,让你回去陪她玩呢!”

    “七哥放心,得空我会回去的,只是暖玉不明白,七哥这次怎么会想参加这种民间的武林大会呢?”

    “要知道,朝廷和江湖,一向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

    上官玉珏微微一叹,“你也知道,我这些年在京城中没有什么建树!”

    “朝堂之中也一直是三哥和二哥帮着父皇处理政事,反正我闲来无事,就想出来逛逛,顺道看看你!”

    “想着你也是游历天下,我们兄弟许久没见面了,不如就一起去参加武林大会!”

    “凑凑热闹也好,还是九弟了解七哥,接到信就赶过来了,我心甚慰啊!”

    蓝暖玉微微垂下眼眸,他这个七哥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看起来无所作为,实则韬光养晦!

    如若不然,在京城那个虎狼之地,兄弟几人非死即伤,又怎么会活得如此滋润!

    父皇一共得他们兄弟九个皇子,他是最小的!

    大哥早夭,二哥已被立为太子,三哥最受宠,和二哥一起为父皇上朝理政!

    四哥已战死沙场,五哥是命大,这些年在京城中的明枪暗箭中,勉强保得了一条命,熬到了逃到封地!

    六哥是个药罐子,整天汤药不离口,走出自己的王府都要喘上几喘,众所周知的命不久矣!

    然后就是眼前这位七哥,虽然生母只是一个宫女身份低下,他本人也不是十分得父皇喜爱!

    但却能在京城稳稳扎住脚跟,谁敢说这样的人没有几分本事?

    八哥被封为王爷,也快去自己的封地了,暂时十分低调,没有得罪任何人!

    也全仗有一个举足轻重的太师外公,至今才能顺顺利利的活下来。

    然后就是他自己,虽然母妃是皇贵妃,也很受父皇宠爱,但他不喜朝堂上的腥风血雨,斗得你死我活!

    只想完成母妃毕生的心愿,游历天下,过些自由自在的日子,也许,只有远离朝堂,才能活的不那么累。

    其他的都是些公主,对皇位继承并没有威胁,倒是好好的活了下来!

    但除去送出去和亲的几位皇姐和皇妹,现在京城中,也只剩下一位最小的皇妹了!

    只是,不知这次他七哥约他一起来英雄大会,到底是出何因?

    他可不相信七哥这样的人,会闲的没事,真来凑热闹。

    至于他为何同意,前来和他一起参加武林大会,也是因为知道他这位七哥的脾气!

    他想做的事,是不容拒绝的,如果你拒绝了,那肯定会有更难以接受的事在等着你!

    他们之间虽是兄弟,但他现在只是空有王爷头衔,无权无势,什么都不是!

    如果七哥想要对付他,他根本就毫无胜算,所以,七哥开了口,他来也得来,不来也得来,属于半强迫那种!

    兄弟俩聊了好一会,蓝暖玉也没能搞清,上官玉珏的真正目的,只好起身告辞,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一切的事情,佳宁自然不知晓,她正在自己的房间休息!

    单冰煜之前在马车上说,不会见到她爹,就喊打喊杀的,这点还是让她放下不少心!

    虽然单冰煜把她劫走了,但毕竟后来又救了她一命,这段日子以来,又对她诸多照顾!

    她真不希望自己的爹,和单冰煜两人之间,起什么冲突!

    经过这几天的赶路,他们离绛州城,已经越来越近了!

    穿越过来一年多,别说武林大会,她连出门次数都少!

    第一次出这么长时间的门,还能参加一个古代的武林盛世,佳宁觉得,还是挺有盼头的,热闹谁不爱看!

    把她送回房间没多久,单冰煜就神神秘秘的离开了,也不知又去做了什么!

    反正那是他们的事,佳宁也不去过问,就像,她很少过问她爹的事一样!

    她不是不关心狄无常这个爹,只是,狄无常认为,这些江湖上腥风血雨的事!

    不是一个女孩子应该接触的,她只要在家里,绣绣花,弹弹琴就好了!

    就连府中的下人也会刻意回避着这些事情,从来都不跟她说一些血腥的事情,生怕吓到了她这位娇小姐!

    也导致了无论是之前的狄若兰,还是现在的佳宁,全都对外面的事情,知之甚少,比白痴不强多少!

    一夜无话,第二日上路时,佳宁忽然发现,只有她和程飞羽两人,单冰煜居然不在!

    “程公子,单大哥呢?他去哪了?”单冰煜不在,她自然只能问程飞羽!

    程飞羽坐在桌前,喝了口茶水,“不用担心,他昨天离开的时候你已经睡熟了,就没惊动你!”

    “但他告诉我了,他这次走的有点远,应该下午才能赶回来,我们先赶路就好,他会追上来的!”

    佳宁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她就说,单冰煜不会把她一个人丢下的!

    好在时间久了,佳宁也摸清了程飞羽的脾气,这人虽然风流好色,却不下流!

    不知是不是单冰煜的警告,真的起了作用,程飞羽现在看她的目光,已经不再像一只色狼一样了!

    好歹也算是能和平相处,是以,单冰煜虽然不在,佳宁也并不是特别怕他!

    程飞羽这人虽然油腔滑调,但说话还是有一定可信度的,他说单冰煜下午回来,应该就不会有错!

    程飞羽和佳宁坐在马车上,两人相对无言,也是,单冰煜不在,他们两个能说什么呢?

    好在,单冰煜怕她会闷,在车上给她准备了一些书籍,佳宁随手抄过一本,翻开书页看了起来!

    对面的程飞羽瞄了她看的书一眼,本草药经,居然是一本医书!

    看来,单冰煜这小子,总算聪明了一回,知道买什么样的类型的书才适合若兰!

    想到狄无常从小将这个女儿当成大家闺秀培养,他心中忽然有一个有趣的想法,就这么问了出来!

    “若兰姑娘,不知道你看没看过女德和女训?”

    脱口而出以后,又觉得,自己会不会有点唐突了!

    程飞羽第一次觉得,自己在心中居然也会纠结这种事!

    佳宁沉默了一会,淡淡的回答,“看过!”

    她指的看过,自然不是她本人看过,她才不会去看那些残害妇女的东西呢!

    那都是古代封建制度下的产物,专门摧残女人的,她可没有那个兴趣摧残自己!

    她之所以说看过,是从这具身体的记忆中获取的,狄若兰曾经看过!

    这丫头的脑子特别好使,看过一遍就记住不忘了,就算她想忘记那里面的条条框框,都做不到!

    程飞羽的嘴角似乎微微有些抽搐,记得在某些不得已的原因下,这两本书,他也看过!

    对那里边的内容,实在是敬谢不敏,想不到,眼前的姑娘居然也看过。

    见他这一副样子,佳宁忍不住出声,“程公子这是怎么了?”

    程飞羽刷的一下,打开手中的玄铁折扇,缓解着自己的尴尬,“没怎么,只是觉得你真可怜,你爹居然拿那样的东西来摧残你!”

    想不到,这句话居然是程飞羽说出来的,佳宁第一次被他逗笑了!

    “在这件事上,我倒是和程公子一个观点,这两本书我只是看过,当然不会照里面的做!”

    程飞羽抹了抹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那就好,那就好,像若兰这样的好姑娘,要是变成里面描述的样子,那简直面目全非!”

    佳宁挑眉看着他,“很难想象,姑娘在程公子眼中,也分好坏之分,我以为,只分美女和丑女呢!”

    听出她语气中的挪逾,程飞羽也不生气,“美女和丑女,那也分是在谁眼中,要知道,人和人的定义不一样!”

    “那程公子就没有真正喜欢过一个人吗?”

    看着面前这个风流不羁的男子,不知为何,佳宁忽然很想知道,像他这样的男人,会不会真的喜欢上一个人?

    程飞羽俊秀的脸上,勾起一抹坏笑,“这个啊,没想过,目前为止是没有,怎么,难道是,若兰姑娘喜欢上本公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