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十五章 调查清楚 若兰被劫
    听他三句话不离老本行,佳宁瞪了他一眼,“你想得美,风流鬼谁会喜欢!”

    程飞羽轻笑一声,“那你是喜欢不风流的了?如果在下不风流了,若兰姑娘会不会喜欢?”

    佳宁被他调侃的脸色一红,“你………就知道你这张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来,我不跟你说了!”

    说完转过头去看医书,不再搭理程飞羽!

    见她白皙的脸上,飘起朵朵红云,程飞羽心情大好,枯燥的旅程,似乎也变得有意思起来!

    程飞羽果然没有说大话,下午时分,离开了一天的单冰煜,就追了上来!

    马车都没停,他仗着自己武功高,忽然就窜了上来!

    见是单冰煜回来了,佳宁没有半分紧张,笑脸相迎,“单大哥你回来了,你!………”

    还不等佳宁说完,单冰煜忽然将她紧紧抱在怀中,像是十分激动的样子,“若兰,我好开心,好开心!………”

    他这副举动,吓了佳宁一跳,“单大哥,你怎么了?是不是路上发生什么事了?你先放开我好吗?”

    单冰煜也知道,自己的动作有些唐突,赶紧放开佳宁,脸上尽是喜色,“我昨天离开是去见了一个人!”

    “从这个人的口中得知,我爹当年的死,的确另有原因!”

    “虽然具体事情我还没查清楚,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至少不是你爹故意杀的!”

    听他这么说,佳宁也满脸喜色,那单冰玉和她,就不是仇人了!

    “真的吗?单大哥,那真是太好了,恭喜你单大哥,离为你爹报仇又近了一步!”

    见自己的好的兄弟兴奋成那样,程飞羽在一旁抿唇笑,“是啊,离煜的愿望,又近了一步,这可真是可喜可贺啊!”

    佳宁并未听出他的一语双关,但单冰煜却是听明白了,心里暗暗欢喜!

    他和若兰不是杀父仇人的关系了,那他们就可以在一起了,他这辈子,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开心过!

    虽然万千秋话,只说了一半,就被人杀掉了,但这也足以证明,当初在剑上抹毒的人,根本就不是狄无常!

    而是被人栽赃陷害,那人不想让他知道真相,所以才会选择杀人灭口!

    他爹的死,他会慢慢调查,至少现在搞明白了,不是狄无常杀了他爹,还有什么比这让他更开心的呢?

    两天之后,几人终于到达了这次出行的目的地,绛州城,武林盟主府!

    当然,武林大会是在武林盟主府举行,而真正能住进武林盟主府的,也只是一些有头有脸,和武林盟主有交情的人罢了!

    其他人还是都要住在客栈,等到武林大会开始那天,再统一被请进武林盟主府。

    武林大会自然不是谁都能来的,至少也是在江湖上小有名气的侠士才可以,或是哪门哪派的弟子!

    像他们这样无门无派的人,没有武林盟主派发的请帖,是进不去的!

    一张请帖,可以进三个人,佳宁也不知道单冰煜和程飞羽怎么弄来的请帖!

    听他们的意思,应该是买了一个半路上有事,不能参加武林大会的游侠的请帖,反正,她跟着他们就好!

    武林大会就定在一天以后开始,从各界汇聚而来的武林人士,几乎把绛州城所有的客栈,都要住满了。

    还好他们机灵,让程飞羽提前骑马跑到这来,预定了房间,至少不怕没地方住了!

    晚饭以后,在房里休息了一会,佳宁就觉得有些困倦了,躺在床上打算休息!

    鼻息间,隐约飘过一道特殊的香味,十分好闻,佳宁轻轻的嗅了两口,居然就这么昏睡了过去!

    感觉时候差不多了,一柄钢刀,轻轻撬开了门拴,潜入了房中!

    看着床上熟睡的佳宁,满意的点了点头,一把抱起佳宁,从二楼窗户直跃而下,居然没发出一点声音!

    佳宁左边房间睡的是单冰煜,右边房间睡的是程飞羽!

    虽然那人自认自己轻功绝顶,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但这两日,因为客栈住的人三教九流都有,佳宁又是个姑娘,两人格外关心她的安全问题!

    晚上睡觉的时候,都精神着呢,即便那人没发出什么动静,仍旧被程飞羽和单冰煜发现了!

    两人从自己房间窗户跳出,直接追了出来,循着那抹黑色的身影,急速奔驰!

    见那人劫持了佳宁,单冰煜更是心急如焚,使出自己最快的速度,追了上去!

    “大胆狂徒,赶紧放开若兰!”

    程飞羽并不言语,紧追在后,速度并不比单冰煜慢!

    劫走佳宁的人,只是轻功很不错,武功却是敌不上两人,渐渐的,几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那人见单冰煜和程飞羽在后面,紧追不舍,心生一计!

    二话不说,将抱在怀里的佳宁,忽然抛给单冰煜,转身就跑!

    单冰煜迎上一把将佳宁接在怀里,也没心思去追那黑衣人,赶紧检查佳宁的状况!

    佳宁还在沉沉昏睡着,周身上下,只套了一件薄薄的睡裙,胜雪的肌肤,玲珑有致的身段,若隐若现!

    单冰煜赶紧脱下自己的外衣,裹在她身上,在佳宁身上轻点几下,“若兰,醒醒!………”

    程飞羽也知道穷寇莫追的道理,一手挑起佳宁睡裙的一角,在鼻间嗅了嗅!

    “是仙人醉,这是采花大盗墨飞天一贯的手段,看来,之前劫走若兰姑娘的就是墨飞天了!”

    这时,佳宁眉头轻蹙,像是十分不舒服的样子,缓缓睁开眼睛!

    发现出现在上方的,不是房间的床幔,居然是一片璀璨的夜空!

    而她自己,正躺在单冰煜的怀里,旁边还守着程飞羽,此处,貌似是一间房顶!

    佳宁迷茫的坐起身来,抬起胳膊,揉了揉发疼的额头,“单大哥,我这是怎么了?我们怎么在这里?”

    随着她抬起胳膊的动作,身上裹着的单冰煜黑色外套,也滑落了下来!

    一身缎子般似雪的肌肤,就这么露了出来,可佳宁自己并不知道!

    只见,单冰煜微微侧了侧头,脸色一红,居然不敢看她,“若兰,你先把衣服披好,别着凉了!”

    连程飞羽这大色狼,都转过身去!

    感觉周身一阵冰凉刺骨的冷意,佳宁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只有一件睡觉时穿的薄薄的睡裙,和没穿衣服,几乎没什么两样。

    难怪她觉得这么冷,这两个男人根本都不敢看她,原来她,竟然在他们面前……

    “啊!………”佳宁惊叫一声,赶紧拉起单冰煜的外套,遮住自己的身子!

    “单大哥,我……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见她这个样子,单冰煜的外套几乎都盖不住她全身,程飞羽脱下自己身上的外套,在她身上又裹了一层!

    单冰煜将她抱在怀里,“若兰不要怕,没事了,单大哥在这里!”

    “刚才有坏人想劫持你,我们已经把他打跑了,这里太冷了,我们回去吧!”

    佳宁知道单冰煜不会害她,老实的躲在他的怀里,任他们带着她飞驰回客栈!

    鉴于佳宁的房里还残留着迷魂药的味道,单冰煜把佳宁带回来自己房里,将床让给了她睡!

    非常时期,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因为怕她再有危险,单冰煜索性在房间打坐!

    佳宁倒是不介意和单冰煜共处一室,单冰煜是一个坦荡荡的君子!

    两人共处一室也不是一次了,还经常把她抱在怀里!

    他从来都谨守礼节,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有单冰煜守在身边,她睡得反倒能安稳一些!

    至于被劫走的事情,她没有任何印象,倒是不觉得害怕!

    只觉得,这客栈也不太安全,居然半夜也能发生叫人劫走的事情!

    她以后更应该,和单冰煜他们多在一起,免得再发生了什么意外。

    这两天时间,程飞羽和单冰煜除了忙着自己的一些事情之外,一有时间,都会轮流守在她身边!

    佳宁心里很是感动,如果没有这两个人轮流保护她,在这龙蛇混杂的地方,她一个姑娘家,指不定还会遇到什么危险呢!

    甚至,对一向风流好色,对她有过非礼举动的程飞羽,佳宁都对他微微改变了一些观点!

    至少,在心里慢慢接纳他,成为真正的朋友了!

    一晃两天时间而过,佳宁一直闷在房里!

    本来,她也曾想在这绛州城,好好逛逛,可发生了这次被劫走的事件,她是彻底不敢出去了。

    况且,这几天程飞羽和单冰煜也非常忙,能腾出一个人守着她就不错了,她也不该再为他们多添麻烦!

    终于来到了武林大会这一天,三人拿着一张请帖,来到了武林盟主府!

    这武林盟主府,依山而建,前面是一座霸气的庄园,后面接连着嵩山!

    山上有一片大大的空地,听他们说,每届的武林大会,都是在这块空地上举行的。

    单冰煜和程飞羽,两人都是一身黑色劲装,还是平时的打扮,只是,单冰煜脸上扣了半块银质面具!

    程飞羽在中原武林没什么仇家,也不算脸熟,但单冰煜来这几个月,可是得罪了不少人!

    他们这次来参加武林大会,是低调而来,为了以防被仇家寻仇,他也只能把脸暂时遮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