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十七章 当众被辱 单冰煜提亲
    佳宁才不管他是什么天魔教主,还是什么人,无论是什么人,抓她干什么,她跟他又无冤无仇!

    “你放开我!……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抓我?……”

    面具下的脸,轻笑一声,“你怎么就知道,我和你无冤无仇呢?”

    “不知道你爹知道你落在我的手里,会不会来救你呢!”

    佳宁蓦然一怔,转身看着他,“你说什么?你和我爹有仇?我爹呢,我家发生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姬水寒放声狂笑,“我还不屑去做那样的事情,不过,我现在似乎找到了,更好玩的事!”

    隔着面具,佳宁都能感觉到,他那肆无忌惮的打亮目光,如何还能不知道!

    他所谓更好玩的事,肯定与她有关,而且,对她来说不是好事!

    姬水寒说着,一把扯掉佳宁脸上的面纱,一张清丽动人的小脸,展现在众人面前!

    佳宁狠狠的瞪着他,恨不得一口一口咬死他,虽然被扯掉面纱没什么!

    但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显然,他这种行为,是有一种羞辱意思在其中的。

    迫于佳宁在姬水寒手里,程飞煜和单冰煜都不敢轻举妄动!

    单冰煜急得眼睛都快冒火了,狠狠的看着姬水寒!

    “无耻之徒,你赶紧放开若兰,无论你和武林同道到底有什么样的冤仇,也不该挟持一个姑娘!”

    程飞羽虽然没在说什么,也满脸凝重的与姬水寒对峙!

    一张平日里风流不羁的脸蛋,如今只剩一片肃杀之气,今天说什么也要把若兰救下来!

    此刻,台上台下的许多武林人士,许是缓过了神,强压下心里对着天魔教大魔头的恐惧!

    纷纷抽出利刃,对着姬水寒,台上的姑娘,跟他们没有关系!

    但姬水寒杀了他们弟子和同门的仇,不能不报!

    “姬水寒!……本来还想着怎么去天魔教剿灭你,想不到,你竟然敢闯到武林大会来!……”

    “你这大魔头,近日频频伤害几大门派的后起之秀,现在还敢出现在这里!………”

    “让你武功再高在,我们这么多人的围攻下,也插翅难逃!………”

    “对!大家一起上!跟这歪门邪道的大魔头,不用讲道义,为我们的家人报仇!………”

    “姬水寒,你这大魔头!……我今天就要为我师傅报仇!………”

    ………

    在场的几大门派,或多或少都和天魔教有仇,一片声讨之声。

    姬水寒犹如看白痴一样看着他们,“本座是杀过你们不少人,但这次你们几大门派的弟子不是我伤的!”

    “至于我手里这姑娘,你们应该不知道她是谁吧?这可是天下第一高手,狄无常的女儿!”

    “如果本座记得不错,你们当中,应该有许多人都受过狄无常的恩惠吧!”

    佳宁心中一紧,总感觉姬水寒的下句话,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拼命的挣扎着,“你这无耻之徒,赶紧放开我!……放开我!………”

    听姬水寒这么一说,台下的众人气焰,还真没有刚才那么嚣张了!

    无论心里如何想,但他们毕竟自诩正道武林人士,一切必须把道义摆在第一位!

    他们之中,有不少人都受过狄无常的恩惠和帮助,不然,狄无常的侠名,也不会如此远播!

    如果这姑娘真是狄无常的女儿,这姬水寒胁迫了这位姑娘,他们还真的不能轻举妄动!

    佳宁似乎越挣扎,姬水寒就越开心,“姑娘口口声声,骂在下是无耻之徒,那在下要是不做点无耻之事,岂不是对不起姑娘这句话!”

    单冰煜睚眦欲裂,“姬水寒!你敢!………你快放开若兰,不然今天定要你毙命于我剑下!”

    程飞羽眸色越来越犀利,眼眸中的担忧并不比单冰煜少!

    “姬水寒,你放开若兰,是个男人就和我们打单独斗,不要为难一个姑娘!”

    姬水寒毫不在意单冰煜和程飞羽的威胁,一把抱起佳宁!

    佳宁不知道,这男人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她做什么,害怕极了,“放开我!……放开我!………你敢动我,我爹不会饶了你的!……”

    提起狄无常,佳宁落下泪水,相信如果现在爹在的话,一定会保护她的!

    姬水寒轻笑一声,“我又没对你做什么,你爹不会把我怎么样的,如若你爹要为你讨回公道,那就让他尽管来找我!”

    “在下恭候大驾,不过,若兰姑娘这双脚,可真是漂亮,在下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脚呢!”

    一只大手捏上佳宁的绣花鞋,轻轻一扯,佳宁的一只鞋子,就被他脱了下来。

    不只是佳宁,单冰煜都知道他要做什么了,这对一个女孩子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佳宁像疯了一样挣扎着,“不要!……你放手!……放手!……”

    就算她不是很介意这片大陆上的风俗,可狄无常毕竟是一代大侠,是有头有脸的人!

    如果他的女儿在台上,被所有男人都看了脚,这对狄无常来讲,是一种莫大的羞辱!

    这男人怎么能无耻到这个地步,用这种事情来羞辱她和她爹!

    单冰煜当然知道,这事情有多么严重,已经无法顾及其他,大喝一声,“无耻!”瞬间挥剑攻了上去!

    程飞羽也不落后,直接挥动他的手里的剑,从另一方攻击姬水寒!

    可已经来不及了,姬水寒速度极快,一把扯掉了佳宁脚上的袜子,一只白嫩的小脚,就那么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了出来!

    姬水寒武功很高,一手挟持着佳宁,只单手对付单冰煜和程飞羽的攻击,竟丝毫不落下风。

    见佳宁被他脱掉了袜子,单冰煜像疯了一样,一双眼睛通红,招招凌厉,不要命的向姬水寒攻击!

    见佳宁已经脸色一片苍白,不哭不闹,也不再挣扎大骂他,就是哗哗的流眼泪!

    姬水寒心中一阵痛快,羞辱了佳宁,就像羞辱他心中最恨的那个贱女人一样!

    他之所以今天到他们这所谓的武林大会上来,一是想看看这些虾兵蟹将,想要怎么对付他姬水寒,二就是想为自己出一口恶气!

    目的达到了,姬水寒也不多留,将佳宁抛给单冰煜,“这只破鞋我已经玩完了,还给你!”

    原地只余他那放肆的狂笑声,早已没了那抹白色的身影,可见,他的轻功已出神入化!

    单冰煜没有追他,赶紧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佳宁身上,裹住她的脚,将她抱在怀里,“若兰,没事了!……没事了!……”

    佳宁将头埋在单冰煜的怀里,痛哭出声,程飞羽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时,一直坐在雅座上,默不作声的上官玉珏,走了过来!

    提议道,“岳盟主,既然这位姑娘是狄大侠的千金,不如,先安排狄姑娘在盟主府暂作休息,再做打算如何?”

    岳天齐点点头,“玉公子说的是,这是自然,今天的事只是那大魔头的一种挑衅,请大家不要放在心上!”

    “待选出武林盟主,大家再一举攻上玉笔锋,讨回今日之耻!”

    见佳宁还躲在单冰煜怀里,岳天齐对单冰煜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这位少侠先带狄姑娘回盟主府歇息吧!”

    “他日见到狄大侠,老夫自会向他解释这件事的,不会伤了狄姑娘的名声!”

    “那就多谢岳盟主和这位公子了!”单冰煜抱起佳宁,和程飞羽一起跟随领路的人,回到武林盟主府去了!

    这武林大会,今天他们是没有心思参加了!

    那下人引着几人,来到一间客房,行了个礼就下去了!

    单冰煜小心翼翼将佳宁放在床上,拉过被子替她盖好,“若兰,别难过了,今天这件事只是那魔头的一个挑衅,他是故意这么做的!”

    “是单大哥没有本事,没能保护好你,别哭了!………”

    佳宁最难过的不只是被人看了脚,而是那姬水寒羞辱人的态度,还叫她破鞋!

    那无耻的男人,简直是太过分了,她从小到大,还从来没人叫过她破鞋!

    虽然之前武林盟主那番说辞,看似安慰,可她爹的脸还是被打了,让自己的爹被蒙羞,佳宁心里岂能不难过!

    程飞羽不知何时,离开了房间,将整间房,留给了他们两个人,还贴心的帮他们关上了门!

    他知道,佳宁现在一定很需要单冰煜的安慰,而不是他!

    见佳宁紧紧咬着下唇,就是不说话,单冰煜忽然轻柔地执起她的手,“若兰,既然我爹的事都已经查清楚,不是狄伯伯下的手,那我们就不是仇家!”

    “我单冰煜今天,正式向你提亲,若兰,你愿意嫁给我吗?”

    “只要你愿意,等找到我狄伯伯以后,我就向狄伯伯提亲,娶你为妻!”

    佳宁望向他,有些意外,“单大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成亲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更不是儿戏!”

    单冰煜温柔的看着她,“我当然知道,我从来没把这件事当成过儿戏,我是很重视这件事的!”

    “本来想过了武林大会再跟你提的,可不想,今天出了这样的事情!”

    “我不想你伤心难过,在我心里已经认定你了,此生只会娶你为妻,早说晚说都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