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十八章 夜探盟主府 陌生接触
    佳宁想不到,单冰煜会和忽然跟她提亲,上辈子和这辈子,她连恋爱都没谈过,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穿越过来以后,爹对她非常好,只是,不能出狄府大门,自然也就没有机会自由恋爱!

    她一直以为,她的这辈子,婚姻一定会是由爹安排的!

    想不到,单冰煜会忽然和她提亲,佳宁一时心有些慌乱!

    见佳宁没有回答,单冰煜又说道,“若兰,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不喜欢我吗?”

    佳宁看着他,不喜欢吗?当然不是,这段日子以来,单冰煜对她呵护有佳,关怀细致!

    简直和她爹对她一样好,是个女孩子就会心动的!

    可若说喜欢,她从来没谈过恋爱,也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她刚十六岁,终身大事,难道就这样定下来了吗?

    况且,她爹目前下落不明,也不知道在哪里,谈婚论嫁,有些不合时宜吧!

    佳宁垂了垂眼眸,“单大哥,爹到现在也没有消息,现在谈婚论嫁不太合适,这件事,我想晚些再说!”

    单冰煜点点头,“若兰说的对,是我疏忽了,我们先找到狄伯伯,然后我再向狄伯伯提亲,我们先定亲,缓一缓,我一定娶你为妻!”

    佳宁似乎精神不是很好,并不想多说,单冰煜知道她受了刺激,扶她躺在床上,为她盖好被子,让她好好休息。

    离开房间,关好门,见程飞羽正守在门口,两人对看一眼,走得远一些!

    程飞羽看了眼房间那边,压低声音问道,“睡着了?”

    单冰煜点点头,“今天若兰受了这么大的羞辱,情绪很不好,好不容易才哄她睡下!”

    “而且,我已经向她提亲了,若兰也答应会考虑!”

    程飞羽有些意外,目光中,还隐隐带着些其他意味,“我知道你喜欢她,但没想到,你这么快就会提亲!”

    单冰煜并未过多注意程飞羽的表情,冷峻的面容,柔和下来,“我这辈子,只会喜欢若兰一个人!”

    “当然要尽快把她娶回来,好好保护,今天是我无能,让她受了这么大的伤害!”

    程飞羽眼眸微闪,“我也没想到天魔教的姬水寒,武功居然这么高,简直出神入化!”

    “我们两个连手都对付不了他,武林大会选出来的这些人,估计去了也白搭!”

    单冰煜面色冷冷,“他们的死活与我无关,我只要查清楚我爹的死因,还有,娶若兰为妻!”

    忽然,单冰煜话音一转,“飞羽,你觉不觉得,之前台上的那位黑衣公子很奇怪,我们之前就在客栈遇到过一次,他还救了若兰!”

    “还有他身边的白衣公子,之前若兰还和他琴箫合作过,我觉得,这两个人身份不简单!”

    “那武林盟主岳天齐,是武林的泰山北斗,却隐隐对他们有些恭敬之色!”

    程飞羽并不意外单冰煜会这么说,“既然你觉得奇怪,不如晚上好好探讨一番!”

    “看他们的身份不低,样子也住在武林盟主府,近水楼台,也许有什么发现也不一定!”

    两人对武林大会,也兴致缺缺,没有再回去参加,毕竟,他们是关外人士,和中原武林关系不大!

    这一天的时间,佳宁一直在房里休息,没有出来过,饭菜都是武林盟主府的下人送进来的!

    知道她受了惊吓,心情也不好,程飞羽和单冰煜都守在房门,外没有离开!

    一天下来,武林大会比试的进度,几人也不关心!

    岳盟主还算体察人心,安排给他们几人的客房,简洁大方!

    此处少有人来,同住武林盟主府的其他武林人士,也不会打扰到他们!

    夜幕慢慢降临,通过房内的烛火,佳宁看到,外面有两个人影,一直守在门口没有离开!

    现在已是初冬,天气渐渐寒冷,呼出的气都变成了白色,可见外面温度有多低!

    虽然她受了惊吓,可也不能让他们一直这么守在外面,就算他们有内力护体,这样下去也会冻坏了的!

    佳宁下了床,隔着门对他们二人说,“单大哥,程公子,我已经没事了,你们回去吧,不要守在门口了!”

    门外传来单冰煜的声音,“若兰,不用管我们,你自己好好休息就是了!我们没事!”

    佳宁继续说道,“单大哥,外面天气这么冷,你们守在外面挨冷受冻,我在屋里休息也不安心,我真的没事了,你们回去吧!”

    程飞羽搓了搓手,“煜,外面气温的确挺低的,既然若兰姑娘没事了,我们也回房休息吧!”

    程飞羽说完,给了单明煜一个眼神,单冰煜想起,今晚他们俩还要夜探武林盟主府呢!

    想来,在武林盟主府中,若兰应该不会有危险,回道,“那好吧,若兰,你好好休息,有事就大喊一声,我就住在你隔壁!”

    “我知道了,单大哥,你们快回去休息吧!”房内传来佳宁的声音!

    听佳宁还算镇定,也没有什么情绪不稳的情况,二人这才放下心,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夜半时分,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两人换上一身黑衣,脸蒙黑布,窜出了房间,打算夜探武林盟主府!

    另一处房间内,“主上,今天姬水寒来闹的这一场,让所有武林人士对他更加深恶痛绝,简直是天助我也!”

    白天,在大庭广众之下,一副道貌岸然的武林盟主岳天齐,此刻,却是一脸恭维恭敬的守在上官玉珏身边!

    俨然,这武林盟主根本就是上官玉珏的人!

    上官玉珏那张俊逸潇洒的脸上,露出一抹与他气质极不相符的冷笑,“是他自己找死,谁也救不了他!”

    “岳霆身上的伤是假的,千万别让人发现了,如果被人发现,各大门派的人定然怀疑到你身上!”

    瞟了一下身边的岳天齐一眼,如果不是这些年来,岳天齐对他实在忠心耿耿,他绝对不会让他儿子只是假装受伤那么简单!

    为了万无一失,一定会让岳霆真的受伤严重,这样才好取信于人!

    岳天齐恭敬地说,“主上放心,霆儿一直在自己卧床养伤,从来不在人前露面,定然万无一失!”

    说到这,他话音一转,“主上,可是狄无常手里的藏宝图得不到,终究无法确定具体地点!”

    “正好他的独女狄若兰,现在正在武林盟主府,不若,我们抓了这若兰姑娘………”

    上官玉珏阴险一笑,“比起抓了若兰姑娘威胁狄无常交出地图,本王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

    岳天齐若有所思,并不能确定上官玉珏的想法,“主上的意思是?”

    上官玉珏笑容不变,“这若兰姑娘,可是个难得的美人儿,虽然身旁有两个护花使者,可这二人,看来是护花不力啊!”

    “如若,这若兰姑娘变成了本王的人,那本王与狄无常,自然就是一家人,这藏宝图,到时候他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岳天齐面上闪过一抹惊讶,试探问道,“主上的意思是,要娶若兰姑娘为王妃?”

    上官玉珏嗤笑一声,“本王的正妃之位,可是有更大的用处,也必须要父皇赐婚!”

    “狄若兰不过一江湖女子,一个侍妾之位,足以打发了她!”

    岳天齐恭敬的说,“主上说的是,可狄无常已逃出我们的掌控,现在正往这边赶来,到时候,想从他手里再劫走狄若兰就难了!”

    上官玉珏不以为意地说道,“这若兰姑娘,现在不正在武林盟主府吗?生米煮成熟饭不就行了!”

    “到时候,任他狄无常本事再大,也不得不将女儿许配于本王!”

    很难想象,有人能将这番卑鄙无耻的话,说的如同上官玉珏这般云淡风轻!

    岳天齐面容一怔,紧接着说道,“主上说的是,要不要属下………”

    上官玉珏抬手,止住他接下来的话,“不用,本王自会亲自与她相会,你想办法绊住那两个小子就行了!”

    “还有,尽量派人拖住狄无常,不要让他坏了本王的好事!”

    岳天齐领命退下,上官玉珏脸上,露出一抹阴险的笑容,像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佳宁此刻对一切,毫无察觉,那两人离开以后,她就钻进暖暖的被子里,连衣服都没脱,沉沉睡去!

    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只听咿呀一声,房门被推开,透过床幔隐隐看到,走过一抹黑影!

    听到开门声,佳宁迷迷糊糊的坐起身来,问道,“单大哥,是你吗?”

    黑影没有说话,慢慢走到床前,两人之间,只隔了一层纱幔!

    见他不说话,佳宁以为,单冰煜这么晚来她房间,一定是有事,刚想抬手撩开纱幔!

    忽然,一抹青烟拂面而来,佳宁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连面前的事物,都变得模糊不清!

    感觉面前的“单冰煜”走到她面前,看了她一会,忽然轻笑一声,将她整个人轻轻抱起来,放到了床上!

    佳宁想抬手推开他,可身子却软软的,抬不起力气,只能勉强动一下手臂,“单大哥,这么晚了,你来我房里做什么?”

    男人始终不说话,下一瞬,却抬手来解她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