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十九章 神秘的人 真的不是我
    佳宁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可却怎么努力,都看不清单冰煜的面容!

    身子没有力气,只能微微抬起手,却拒绝不了那人的动作!

    只能发出轻微的呼声,“单大哥不要!………不要这样!……”

    男人就像没听到她的呼声一样,一件一件,脱掉她身上的衣服!

    外套,内衫,亵衣,直到肚兜也被他取下,……

    感觉他脱掉了自己所有的衣服,佳宁泪水滑落下来,“单大哥不要!……我们还没成亲,你不要这样!……”

    面前的男人,似乎发出一抹轻佻的笑意,并不说话,抬手解下自己身上的黑色外袍!

    一件一件的衣服被丢在地上,压在了佳宁白色的衣服上,黑白两色,混为一团!

    感觉一具温热的身体,已经覆在自己身上,佳宁吓得闭上眼睛!

    这是她两辈子以来,第一次如此被男人亲近,且不是自愿的,身子颤抖着,落下滚烫的泪, “单大哥不要!………求你不要!………”

    佳宁不知道,她用最大力气喊出的声音,比蚊子大不了多少,不但起不到任何求饶的效果,反倒让人更加有兴趣了。

    男人的吻落下,气息渐渐变得灼热…………

    下一瞬间,佳宁忽然惨叫一声,“痛!不要………”

    看着她白璧无瑕的手臂上,那一抹艳红的朱砂,正在缓缓褪去颜色,她身上的男人轻笑一声!

    “果然是人间乐事,若兰,你我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佳宁迷迷糊糊听到他的话,似懂非懂,身子疼的要裂开一样,除了流泪,她什么也做不了……

    男人动作毫不怜惜,尽情享受,也不管身下的人能不能承受,佳宁疼痛难忍,两只手下意识搂着他的腰,又缓缓滑落下来………

    身下纯白色的床单,被缓缓溢出的鲜血,渐渐染红,床幔里,只剩嘤嘤哭泣的求饶声………

    时间过去许久,男人意犹未尽的放开佳宁,拿起被子盖好她的身体,抬手擦去她残留的泪痕。

    转身下床,穿好衣服,飘然离去!

    此刻,夜探盟主府的单冰煜和程飞羽,却被一伙黑衣人纠缠住,在后山打成一团!

    他们深夜出来,本想探查一下有没有自己想要的消息!

    可想不到,却像被人提前知道行程一样,一伙黑衣人立刻将他们缠住!

    单冰煜手中一把剑,舞的密不透风,心里惦念的都是佳宁的安危,恨不得马上脱身赶回去。

    程飞羽几步窜到他身边,为他挡下所有攻势,沉声说道,“他们只是想缠住我们,你先走!”

    他相信,单冰煜听得懂他在说什么,他们这边被缠住,若兰怕是会有危险!

    单冰煜冲他点点头,一个起落,冲出包围圈!

    怕有人跟踪,又围着城主府绕了一圈,才敢潜回佳宁所住的房间!

    可他才刚潜回房间,就听有刺客打到门上来了,门外短兵相接的声音,不断传来!

    单冰煜提剑跃上了床,将床幔放了下来,见佳宁虽然没发生什么危险,却沉睡不醒!

    居然还赤*裸着上半身,单冰煜面色一红,赶紧为她拉好被子!

    这时,门口的刺客已经打进来了,只听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若兰!………若兰你在哪?”

    单冰煜心里一紧,这声音是狄无常?

    如果被狄无常发现,他深夜和若兰共处一张床,而且又有这么多外人进来,那若兰的名节……

    单冰煜顾不得那么多了,赶紧一把拉过佳宁的衣服,为她穿好!

    反正,他早晚都会娶若兰为妻,现在最重要的是,不能在人前失了她的名节!

    感觉佳宁昏睡的有些不正常,抬手在她身上,轻点几下,佳宁嘤咛一声,清醒过来,慢慢睁开眼睛。

    一眼就看到侧在她身边的单冰煜,还是一身黑色劲装,满脸肃穆,手上还拿着他从不离手的宝剑。

    想到之前单冰煜对她做的事……佳宁脸色一红,微微低下眼睑!

    虽然她是不愿的,单冰煜之前对她做的事,如同强迫,她也有些诧异单大哥这位谦谦君子,竟然会如此对她!

    可单冰煜已经向她提过亲了,又对她如此,她已经是他的人了,身子都被他占了,也许,只能嫁给他了………

    见她如此,单冰煜权当她是因为两人共处一张床害羞了,可此刻也没有办法!

    短兵相接的打斗声,已经越来越近,佳宁转过头看着房门那边,听到传来喊声,“若兰!……若兰你在哪!……”

    知道狄无常马上快打进来了,不待佳宁开口回应,单冰煜一把抱起佳宁,将披风披在她身上!

    从床上窜了出去,正好狄无常打翻那些盟主府的黑衣人!

    看到单冰煜怀里抱的,竟然是佳宁,顿时大喊一声,“单冰煜,放开我女儿!”

    单冰煜没有理他,抱着佳宁快速离开盟主府,向外奔驰而去。

    这时,又冲上一批黑衣人,和狄无常缠斗在一起,绊住了他的脚步!

    单冰煜像是对附近的地形很熟悉,带佳宁来到一处山洞!

    两人刚刚落地,佳宁双脚一软,身子某处传来一阵刺痛,就要软坐在地上,被单冰煜一把抱住,“若兰,你怎么了?”

    见他那副真心关切又无知的样子,佳宁脸色一红,低下头去,声音中,还带着几分女孩家的娇羞,“你还说,怎么了你还不知道吗?”

    单冰煜愣了愣,“我知道?我知道什么?”

    见他这副呆木的样子,佳宁更羞涩难当,主动依偎进他怀里,竟十分亲近,这是从前没有过的!

    “单大哥,刚才怎么会有那么多人闯进来,我爹和他们在一起,不会有事吧?”

    佳宁忽如其来的亲近,让单冰煜的手脚,有些没地方放,轻轻落在她肩膀上!

    “你放心吧,你爹武功高强,一定不会有事的,一会我就出去找他,你就留在山洞里等我!”

    见佳宁乖巧的靠在他怀里,单冰煜沉了沉,说道,“若兰,今晚的事……”

    “我事先并不知道会有人闯进来,我担心你的安危,所以才会出现在你床上,我不是………”

    佳宁感觉身子还是很疼,眉头轻蹙,“我也没想到,爹会忽然找来,这么多人都看到你出现在我床上,怕是影响不好!”

    单冰煜揽着她,郑重的说,“若兰,你放心,我不会不顾及你的名节,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和你爹一个交代的!”

    佳宁微微垂下头,小女儿姿态尽显,将头轻轻靠在他的胸膛,“你放心吧,单大哥,爹不是一个不明白事理的人,只要我们尽快成亲,相信他不会多有为难你的!”

    单冰煜点点头,“等事情平息下来,我就向狄伯伯提亲,狄伯伯同意了以后,我们先定亲,等我查清楚了我爹的事,为他老人家报仇以后,我们即刻就成亲!”

    听他这么说,佳宁有些诧异的看着他,“定亲?单大哥,你没想过要和我成亲吗?”

    单冰煜立刻说道,“我当然想了,傻丫头,我不是答应了,一定会和你成亲的吗?”

    “只是,我现在父仇未报,我们年岁也还小,你也才十六岁,等两年再成亲也不急的!”

    听他这么说,佳宁心里一急,强忍着痛楚,从他怀里站起来,脸上有些急切,“怎么会不着急呢?”

    “如果没有今晚发生的这件事,当然是不急着成亲的!”

    “可今晚我们发生了这样的事,如果不尽快成亲的话,你让我怎么和我爹交代?”

    单冰煜不解的,看着情绪有些激动的佳宁,“若兰,我知道今晚的事,事关你的名节!”

    “所以才想,我们先定亲,这样也算有名有份了,可并不一定要急着成亲啊!”

    看着他一脸推脱,不想负责任的样子,佳宁顿时伤心的落下泪来,“你怎么可以这样?”

    “你今晚对我做了这样的事情,却不想娶我,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想,始乱终弃……”

    单冰煜被佳宁说的,心中疑问更大,“若兰,有话好好说,你先别哭啊,我,我做什么了?”

    他的这句话,简直等于在佳宁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

    佳宁流着泪,缓缓撩起自己的衣服,露出雪白的手臂,那白璧无瑕的肌肤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痕迹!

    “昨晚你那样对我,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我的守宫砂已经不见了,你却不想要我!”

    “来日如果爹问起,我尚未出阁,就未婚失贞,你让我怎么向他交代?”

    看着她光洁白皙的手臂,单冰煜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若兰,我昨晚真的什么都没做,你的守宫砂怎么会不见了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其他的意外?”

    佳宁已经心痛到极点,什么都不想听他说,泪水挥洒而下,情绪十分激动,“单冰煜!我就问一句,你昨晚到底有没有碰过我?”

    单冰煜沉默了一下,虽然不想再刺激佳宁,但他也不能撒谎,吐出了两个字,“没有!”

    “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听他根本不承认,一副不愿娶她的样子,佳宁哭着拂面离开!

    身子的疼痛,远远比不上心痛,她不明白,为什么单冰煜昨晚要那样对她,既然已经占了她的身子,又为何不愿娶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