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如何自救 晴天霹雳
    上官玉珏哼了一声,答应的非常痛快,“可以!”

    忽然转过身,一把掐起佳宁的下巴,塞了颗药丸进她嘴里,“狄大侠出身于江湖,想来,对着这七虫七花之毒,不陌生吧?”

    这时候,他说什么,又给她喂了什么,都不重要了,佳宁就像失去了所有的灵魂一样,傻愣愣的坐在地上!

    但听他这么说,狄无常和单冰煜却是脸色大变!

    七虫七花毒十分复杂,乃是以七种毒虫、七种毒花捣烂煎熬而成的奇毒,毒性剧烈!

    中毒者毒发时,先会感到内脏麻痒,有如七虫咬啮,然后眼前会现斑斓彩色,奇丽变幻,如七花飞散。

    此毒所用的七虫七花,依人而异,南北不同,最具灵验神效配制方法的,共有四十九种!

    其中的变化异方,则又有六十三种,须施毒者自解,若要解去此毒,需以毒攻毒,但若解方配制稍有误差,中毒者立时丧命。

    想不到,这阴险毒辣的上官玉珏,竟然给若兰喂了这种毒药!

    那他们就是救了若兰出来,也无法给她解毒,想要保持若兰的命,务必要拿藏宝图来换了。

    见他们脸色如此难看,上官玉珏,得意一笑,“本王这也是没有办法,狄大侠天下第一的功夫,天下人尽知!”

    “如果不用这个办法留住若兰,只要狄大侠一恢复武功,怕是第一件事,就会找本王的麻烦!”

    “救走若兰,本王就岂会那么蠢,不好好控制好若兰的这个筹码呢!”

    狄无常似乎是认命了,看着佳宁傻呆呆的坐在地上,像失了魂一般,心疼万分!

    “藏宝图我一定会拿回来,希望七王爷说话算话,不要伤了我女儿!”

    单冰煜狠狠的看着上官玉珏,没有说话,十分担心的看着佳宁,心疼之意,溢于言表!

    上官玉珏这次很大方的对压着他们的黑衣人,挥了挥手,“那本王就等二位的好消息了!”

    黑衣人得令退下,单冰煜一个箭步冲过来,将佳宁抱在怀里,“若兰不要怕!……单大哥和狄伯伯,一定会带回藏宝图救你的!”

    佳宁转动了一下目光,看着他,艰涩的扯了扯唇角,“单大哥,今生不能嫁你为妻,是我对不起你,你走吧,不要再管我了!”

    抚摸着她的秀发,单冰煜神情温柔,“若兰,别说傻话,等我们度过这次危难,我一定会娶你的!”

    佳宁没有回答他的话,这辈子,她已经不期望和单冰煜在一起了!

    目光转向狄无常,未语先落泪,“爹………”

    狄无常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头发,“别怕,等着爹,爹一定会拿到解药救你的!”

    狄无常是个四十出头的汉子,浓眉大眼,一派正气凛然,人到中年,仍旧风度不减!

    在佳宁心中,这个爹是她最大的靠山,也是最亲的亲人!

    也不知道爹这段日子以来是怎么过的,都发生了什么,他们才刚刚见面,话都没说上几句,就又要分开!

    佳宁强忍着泪水,“爹你放心吧,若兰没事!”

    狄无常和单冰煜不舍得看着佳宁,直到上官玉珏隐隐要发火,才不得不离开!

    他们走后,房里只剩下上官玉珏和佳宁两个人!

    上官玉珏一把抱起佳宁,将她放在床上,见她没有任何反应,也没有大哭大骂,还算满意!

    “若兰,以后你就好好留在本王身边,你放心,本王绝不会亏待你的!”

    佳宁面色清冷,“如果王爷没事就离开吧,若兰想一个人待一会!”

    见她一脸冷漠,上官玉珏也不介意,“好,你不喜欢打扰,本王离开就是,你好好休息吧,本王晚上再过来!”

    上官玉珏离开以后,房间里只剩下佳宁一个人坐在大床上!

    佳宁在心里思考着,她该怎么办,她不是没想过再寻死,只是怕爹怕承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

    如果能想到办法脱身,谁也不愿意死,蝼蚁尚且偷生,她也是人,怎么会愿意去死?

    可眼下,她又能怎么办呢?爹是天下第一,尚且被人如此胁迫,论武力肯定是不行的!

    她这副娇弱的身子,多走几步路都上喘,就连一个普通人都打不过,更何况去对抗一个王爷!

    武力并不是她的优势,这段日子以来的经历,让她明白了一个道理!

    没有人能保护她一辈子,就连爹也不行,她只能自己保护自己!

    可凭她现在这副样子,又有什么能力呢?武力肯定是不行!

    一技之长,她倒是有很多,可那东西是些附庸风雅的东西!

    也许,她唯一拥有的利器,就是容貌和心计了吧?

    容貌肯定是没话说,可心计这种东西,从来都是她不具备的!

    她要如何利用自己的心计,而达到逃出升天,又不连累爹呢?

    容貌,琴棋书画,一技之长,女人心计,佳宁反复在脑海里盘算这几个词,渐渐的,不由苦笑一声!

    这几样技能加在一起,可不就是以身体迷惑一个男人的基本条件吗?

    虽然她自己没有本事,可她可以凭着自己的这些优点,去迷惑一个有本事的人!

    或者是,更多有本事的人,为她所用,为自己报仇也好,脱离上官玉珏的掌控也好!

    若说以前,她还对这一切抱有希望的话,现在,她是彻底不抱有希望了!

    经历过她这样的事以后,还想要清清白白的嫁人吗?那是不可能的了,她和单冰煜,只能有缘无份了!

    她的一切都毁了,也许,她现在该做的事,是无论用任何办法,只要逃出升天,保住自己才是最重要的,那样,爹才不会伤心!

    这一刻的佳宁,彻底改变了,环境造就一个人,相信无论是谁经历过这样的事情,都会有巨大的改变!

    佳宁在脑海里盘算着,上官玉珏是王爷,也算有权有势!

    如今,能救她的人,不说一定要比他身份尊贵,至少能力也不能太差!

    要么就是武功高强之人,要么就是有手腕权力的人!

    她要怎样想办法遇到这样的人,从而迷惑对方,才能让他们为她所用呢?

    武功高强的人,她爹就是,单冰煜武功也不低,权力大的人,应该都在京城之中吧?

    比王爷权力还大的,应该是太子和皇帝,可她现在身处降州城,就是想接触也接触不上啊!

    也许,还有另一条渠道可以下手,佳宁眸色变得深沉起来!

    为自己好好整理了一番,感觉和平常没什么两样,佳宁推开门走了出去。

    果然,给她喂过毒药以后,连门口守门的两个丫鬟都不见了,看来,这上官玉珏是不担心她会逃跑了。

    佳宁表情不屑的撇撇嘴,走出门去,附近都静悄悄的,也没有什么人,他们应该都在参加武林大会吧!

    不知道武林大会进行到哪一步了,但她也没有什么兴趣了!

    如果不是为了参加这场武林大会,不知道她是不是就不会遭受现在这些!

    佳宁像游魂一样走出了院子,路上也没碰到什么人,更没有什么人管她,走到一处十分偏僻的角落里!

    忽然,隐隐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还很熟悉,佳宁赶紧隐身到一处假山之后。

    只听那两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近,“七王爷,在下答应你的已经做到了,不知道王爷拦住在下,还有什么事吗?”

    这是,程飞羽的声音,佳宁紧紧捂住嘴,生怕弄出什么动静来。

    上官玉珏呵呵一笑,“程兄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虽然这两次抓住狄无常,你帮了不小的忙!”

    “可你同样也坏了本王的事,你当本王不知道,当初放走狄无常的就是你吗?”

    “程兄这么做,可是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的!”

    佳宁紧紧咬住自己的衣袖,落下泪来,根本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是真的!程飞羽他,竟然是内奸!

    蓦然,心里一紧,程飞羽既然是内奸,那单大哥呢,他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难道,这里也有单大哥的份?

    这时,程飞羽的声音响起,“七王爷也说了,本殿下和你是合作关系,这合作嘛,自然是互惠互利的!”

    “这次如果没有我的配合,你也别想这么容易抓到狄无常,可煜是我的好朋友,你不该牵扯到他身上!”

    上官玉珏冷哼一声,“程兄的意思是,我不该动若兰吧?可我要是不这么做,狄无常又岂会就范?”

    “况且,本就是单冰煜和本王合作,劫出了若兰,引得狄无常踏入我们设下的陷阱!”

    “这件事,单冰煜早已深陷其中,根本就不是本王扯到他身上的!”

    “再说,如果不是程兄你派人破了困住狄无常的八卦阵,又告诉了他,若兰不在我手上的消息!”

    “狄无常又岂会找来,害得我不得不用这种方法,逼他交出藏宝图!”

    “其实,这一切跟程兄你也推脱不了关系,又何必把自己说的这么清高呢!”

    程飞羽似乎是很生气的样子,声音也有些烦躁,“煜是太单纯,才上了你设下的圈套!”

    “总之,这一切不许你告诉若兰,本殿下说话算话,一定会设法为你得到藏宝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