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再也不需要心了
    “但你也别忘了答应我的,得到宝藏以后,要相助于本殿下!”

    “如果七王爷想要翻脸无情,相信你明白,本殿下的便宜,也不是那么好占的!”

    上官玉珏哈哈一笑,“哈哈,程兄放心,本王又岂是食言无信之人!”

    “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只是,大辽有你这样的太子,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随着脚步声的渐渐走远,上官玉珏的声音也消失无踪。

    程飞羽冷哼一声,“卑鄙无耻的小人,若不是煜实在喜欢若兰,本殿下又岂会忍痛割爱,反倒便宜了你这小人!”

    程飞羽低咒几声,也离开此地!

    待他们都走远以后,佳宁已经躲在假山后,哭成了泪人。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本来以为和单大哥是好朋友的程飞羽,竟然是大辽国太子!

    从他们的谈话中,不难听出,大辽太子程飞羽,和大晋七王爷上官玉珏,有着一些见不得人的交易!

    程飞羽帮助上官玉珏得到宝藏,上官玉珏得到宝藏以后,又答应了程飞羽一些,对于他有利的条件,两人属于合作关系!

    而那宝藏的藏宝图,就在她爹手上,所以,程飞羽和上官玉珏就设计了这么一出!

    把她劫持出狄府,引她爹踏入一个圈套,想来,爹这段日子没有来找她,肯定是被他们抓住了!

    只是,程飞羽没想到,当初上官玉珏找来把她劫走的人,会是他的朋友单冰煜!

    而单冰煜之所以和上官玉珏合作,肯定也是有利可图,估计是和找到他爹,当年被杀真相的事情有关!

    一切看起来那么乱,又那么清晰,乱到她理不清这个事实,清晰到,伤透了她的心!

    不知道程飞羽既然设计,抓了她爹,帮上官玉珏逼她爹交出藏宝图以后!

    又为何会良心发现,告诉她爹,她不在上官玉珏手中的事,又放出了她爹!

    原来,害她和她爹的人,他们人人都有份,现在想来,什么都明白了!

    当初,单冰煜之所以愿意送她回家,怕是那天晚上,根本就是送她回来送死的!

    或者说是,把她送回上官玉珏手里,让上官玉珏用她威胁她爹!

    至于后来为何又救出了她,无论因为什么,都不重要了,真的不重要了………

    她还傻傻的差点答应了单冰煜的提亲,单冰煜和程飞羽,这两个狼心狗肺的男人,简直比上官玉珏还不如!

    至少上官玉珏害人,都是明着来的,而这两个男人,用一副伪善的面孔对着她!

    天天看着她惦记着她爹的样子,却还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陪在她身边,这样的演技,简直绝无仅有,天下无双………

    可叹她太傻,还为了他们付出真心,把他们当朋友,当亲人,想了想,佳宁,忽然笑了出来!

    也许,在这个世界上,她才是最傻的那个吧?

    心这玩意,人人都有,就是每个人胸膛里的颜色都不一样,也许,从今以后,她再也不需要心了!

    佳宁笑着擦干净眼泪,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回了上官玉珏的房间,就是之前上官玉珏把她抓回来那间房!

    她回来的时候,上官玉珏已经在房里了,见佳宁开门,问道,“你去哪了?”

    佳宁温柔一笑,“在房里呆的闷闷的,我就想出去转转,可转了一圈,觉得没什么意思,在院子里走走就回来了!”

    “王爷,难道不需要忙着武林大会的事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上官玉珏有些诧异的看着佳宁,似乎觉得,佳宁的态度很不对,但也回答了她的话!

    “武林大会的事,自有武林盟主操心,此次参加武林大会的英雄豪杰有很多,还要再比试几天才能出结果!”

    佳宁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来到桌旁坐下,“王爷,这次选出武林盟主以后,他们真的要去攻打那个什么天魔教吗?”

    “那姬水寒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不知道我们这边有多少胜算啊?”

    见佳宁一副平常和他闲话家常的样子,上官玉珏更觉得不对劲了,有些奇怪的看着她,“若兰,你没事吧?”

    佳宁摇摇头,“王爷多虑了,我没事,只是闲的无聊,我们来到这又是参加武林大会的!”

    “所以才想了解一下,王爷不想说就算了,就当我没问过好了!”

    她这么说,上官玉珏反倒有些不自在,“倒没什么不能说的,只是觉得你有些奇怪!”

    “以若兰你的性子,应该对本王又打又骂,寻死觅活吧!”

    佳宁很是无语的看着他,“王爷就这么希望,若兰一哭二闹三上吊吗?”

    “我现在都是你的人了,就算再闹又能怎么样呢?怕是除了让你再继续折磨我以外,其他没有半分用处了吧!”

    上官玉珏目光划过一抹意外,“若兰,你可真是让本王刮目相看!”

    “不过,本王还就喜欢听话识趣的美人儿,只要你好好跟着我,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佳宁看着他,掩唇一笑,“你快算了吧,你现在还给我下了毒呢,这还不亏待我啊?”

    “其实,我不图你对我多么好,只希望你不要对我太差,哪怕,我们就像普通朋友那样相处也可以!”

    “毕竟,没有哪个人喜欢被人非打即骂的,王爷,这样可以吗?我们就从普通朋友做起!”

    “普通朋友?”上官玉珏咀嚼这几个字!

    佳宁莞尔一笑,“爹他们这一走,估计有一阵子不会回来,我总该为自己打算,日子怎样才能好过一些啊!”

    上官玉珏觉得,比起之前哭哭啼啼梨花带雨的若兰,面前的这个若兰,更加有趣,也更有意思,不禁让他起了一股浓厚的兴趣。

    “好,本王答应你了,我们就从普通朋友做起!”

    佳宁眯起眼睛一笑,“不知道王爷能不能说话算话呢?普通朋友可是不能随便碰我的!”

    上官玉珏挑眉,“你就是为了躲避,怕我碰你,才说出这要做普通朋友的?”

    佳宁扬扬下巴,“才不是,事情是我提出的不假,可同不同意还不是你王爷说了算吗?你硬要对我做什么,我也反抗不了的!”

    上官玉珏似乎对忽然有所转变的佳宁,很有兴趣,无论真情假意,最终还是答应了佳宁的要求,先从普通朋友做起。

    所以,晚饭以后,尊贵的七王爷上官玉珏,就被佳宁赶到其他房间睡去了!

    理由是,普通朋友,孤男寡女,不适合睡在一张床上,只能委屈王爷了!

    见上官玉珏依约离开房间,关上房门的那一刹那,佳宁脸上的笑容,立刻变成一抹冷笑,你们给我等着!

    本以为,这一天就这么结束了,可看着面前这个意外之客,佳宁垂下眼眸,掩去一瞬间眼中所有的情绪!

    再抬眼之时,已经变成了一副关切的表情,“飞羽,你怎么到这来了?”

    “这是上官玉珏的地盘,很危险的,爹和单大哥已经离开了,你也赶紧离开这吧!”

    见佳宁一副真心实意担心他的样子,都没有向他求救,程飞羽掩下眼中的愧疚之色!

    “若兰,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现在就把你救出去,解药的事情,我会帮你想办法的!”

    看他这一脸猫哭耗子,佳宁心中一阵冷笑,面上却表现的十分感动!

    “飞羽,你有这份心我就很感激了,可你只是关东的一个江湖人士,如何能与皇族王爷对抗!”

    “这边的武林大会不关你的事,你赶紧回到关东去吧,若是被上官玉珏发现你跑到这来,你一定会有危险的!”

    程飞羽当然不能就这么离开,“若兰,煜走的时候跟我打了招呼,让我帮忙好好照顾你!”

    “他已经和你爹启程去找藏宝图了,你是煜的心上人,我怎么能把你丢下,自己一个人离开呢!”

    佳宁咬了咬下唇,小脸苍白,垂下眼帘,泪珠滚落而下,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我已经被禽兽污了身子,不清不白,配不上单大哥了,你们不要管我了,把我留在这自生自灭好了!”

    程飞羽一把扳过佳宁的身子,“那怎么可以,若兰,煜跟我说过,他不会嫌弃你的!”

    “等这一切过去以后,他仍会娶你为妻,好好对你,你不要自暴自弃!”

    佳宁慢慢抬起眼,看着面前的程飞羽,泪珠滚落而下,眼中的脆弱,是个男人就会心疼怜惜,“那,你会嫌弃我吗?”

    程飞羽一怔,眼眸中闪过复杂的神色,微微侧过头,不敢与佳宁对视!

    “若兰,你这傻丫头,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你是我的朋友,是煜的心上人,我不会嫌弃你的!”

    佳宁垂下眼帘,脸上划过浓浓的失望之色,“只是,朋友么………”声音很轻,但以程飞羽的武功,一定可以听得到!

    佳宁有些失魂落魄的转过身去,面对着床,背对着程飞羽,声音有些微微发颤,单薄的小身子,都有些颤抖!

    “你走吧,不要再来找我,单大哥回来以后,我会告诉他,你很关心我,是我让你走的,不会影响了你们兄弟的感情!”

    过了半晌,身后才传来程飞羽有些沉闷的声音,“若兰,你先好好休息,我会找机会再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