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前世情缘 疑心生暗鬼
    确定程飞羽离开以后,佳宁立刻收起所有的表情,爬上大床,闭上眼睛!

    强迫自己什么都不要想,好好休息,以后,也许每天都是一场硬仗!

    第二天,一切如常,武林大会仍旧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但也与佳宁没有什么关系!

    上官玉珏来看了她一眼就离开了,佳宁也没有多挽留!

    上官玉珏走后没多久,房里倒是来了位,佳宁认为不可能来的客人!

    佳宁带笑着为他倒了一杯茶水,“蓝公子请坐吧,不要客气!”

    见佳宁待他一切如常,蓝暖玉心里微微有些歉意,坐了下来,“若兰姑娘,那天没能帮到你,我很抱歉,我今天只是想来看看你过得好不好!”

    佳宁笑得有些牵强,“没关系的,你我萍水相逢,又不是什么至交好友,你能为了我闯进来,已经是尽了朋友之意了,我没有怪你!”

    见她这样,蓝暖玉也不知说什么好,这个与他琴箫合奏,曲通灵魂的姑娘!

    在他心中,一直是特别的,这样的姑娘,落在七哥手里,当真是可怜至极!

    “七哥他,对你还好吗?”

    佳宁面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既然你是七王爷的弟弟,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是个怎样的人吧!”

    蓝暖玉眼眸微暗,他当然知道七哥是个怎样的人!

    七哥利欲熏心,热衷权势,满脑子想的都是国家皇位,对女人更是从不怜惜!若兰姑娘这是在讽刺他?

    蓝暖玉苦笑一声,“若兰姑娘,不瞒你说,暖玉虽然有个九王爷的名分,在京城却生活的举步维艰!”

    “所以才会离开皇城来到民间,如果这次不是七哥邀我前来,我根本就不会参加这次武林大会!”

    佳宁看着蓝暖玉,眼眸中有些意味不明,“你们本是皇族中人,江湖和皇族,从来井水不犯河水,你们来参加武林大会,一定另有所图吧!”

    蓝暖玉摇摇头,“这件事我也和若兰姑娘一般猜测,但七哥的事情,我知之甚少,他也并不告诉我,只是猜测而已!”

    佳宁倒不认为蓝暖玉会骗她,只是感觉,这七王爷可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

    又怎么会无缘无故带上蓝暖玉这么个,对他没有什么用处的弟弟,想来,应该没打什么好主意!

    “蓝公子,如果你还想全身而退的话,最好尽快离开武林盟主府,我有种预感,你留在这,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蓝暖玉眼眸沉了沉,“若兰姑娘说的和我想的一样,我会尽快找机会离开的,七哥的事情,我不想参与!”

    说完,目光落在佳宁身上,划过一抹惋惜还有心痛,“若兰姑娘,我也是身不由己,请姑娘见谅,你多多保重,在下告辞了!”

    佳宁并不觉得有什么失望,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蓝暖玉选择保护自己,并没有错!

    淡淡的说,“蓝公子慢走,小女子恕不远送!”

    蓝暖玉离开以后,佳宁拿着手里的碧玉笛子抚摸着,来到庭院中,迎着落雪,缓缓吹奏!

    是的,天气已经落雪了,深冬已快来临,听上官玉珏说,选出新任武林盟主以后!

    因为魔教的坐落地玉笔锋,实在太陡峭,不利于强攻,也要等到开春的时候,才能调集人手攻打天魔教!

    不知道他们这一个冬天,就生活在武林盟主府,还是要回京城去,现在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去哪都是一样的!

    也许,重要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如何抓住这几个男人的心,让他们为她所用!

    一曲完毕,身后站了一个人,佳宁缓缓转身,见是上官玉珏,站在她身后不远处,黑色锦袍上,已经飘落上一些雪花!

    映着他俊逸潇洒的面容,倒也是一位俊美的男子,只可惜,她对他只有仇恨!

    佳宁缓缓绽开笑容,纯净而甜美的笑容,配上她如冰雪精灵般的面容!

    在这纷纷落雪的庭院中,应该是很美的,她对自己的容貌,很有信心,温柔的说,“王爷,你回来了!”

    果然,上官玉珏神情微微一怔,虽然只有短短一瞬,但佳宁知道自己没看错!

    上官玉珏看着她,表情有些复杂,“下雪了,院子里冷,回房间吧!”

    两人回到房里,佳宁拿了一块干净的布巾,帮上官玉珏把肩膀上的落雪擦掉,像是对待自己的丈夫一般!

    上官玉珏没有拒绝她的动作,为自己倒了杯热茶,“若兰,你刚才吹奏的是什么曲子?听起来很曲意缠绵,优美动人!”

    佳宁来到他身旁坐下,抚摸着手中的碧玉笛子,胡诌的瞎话,张口就来!

    眼中缓缓闪过一抹凄美的神情,幽幽的说,“这首曲子叫做千年!”

    上官玉珏问道,“这首曲子被你吹得如此缠绵悱恻,应该有什么典故吧?”

    佳宁看着上官玉珏的面容,像是看着深爱的人一般,满眼都是缱倦,“是啊,有一个很凄美的故事,王爷想听吗?”

    见她这样,倒是勾起了上官玉珏的兴趣,“你说说看!”

    佳宁目光悠远的看向前方,没有聚焦,像是在回忆什么,声音缓慢而悠长!

    “这首曲子,是一位深情的女子,为自己深爱的男子所作!”

    “此女子和自己的丈夫,有着三世情缘,这位深情的女子,本是一条修行千年的白蛇!”

    “她的丈夫曾经救过她一命,女子感念男子的恩情,化为人形之后嫁给男子,以报他的救命之恩!”

    “可这位丈夫却因为一些原因,亲手害死了自己的妻子,却在失去了以后才明白,他早就深深的爱上了自己的妻子!”

    “失去了心爱的人,他痛不欲生,决定随妻子而去,他们约好,来世再做夫妻!”

    “妻子是修行千年的白蛇,死后不入轮回,所以,保有着前世的记忆!”

    “可这位丈夫却是个凡人,死后要堕入轮回,一碗孟婆汤下去,两人之间的一切,他都已经不记得了!”

    “其实,如果女子愿意,她也可以饮下孟婆汤,让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也就不会有那些痛苦!”

    “可是,女子不愿意放弃与丈夫之间的感情,苦苦求了孟婆,感动了孟婆,才留下了自己的记忆!”

    “孟婆问她,你有多喜欢你的丈夫,女子说,喜欢到,我愿化作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年年日晒,五百年雨打,只求他能从桥上走过!”

    “所以,五百年间,女子化身石桥旁的一块石头,无数次看着自己心爱的人!”

    “一世又一世的轮回,从她面前走过,只有她还在苦苦的恋着,对方却根本就不记得她!”

    “直到有一天,孟婆再次问她,你倦了吗?如果你倦了,就不要再等了!”

    “女子的回答,仍就是永不后悔,永不言弃,哪怕只远远看上他一眼,她也是幸福的!”

    “终于,女子的痴情感动了孟婆,给了她一次投胎入凡的机会,但如果想要再续前缘!”

    “这位女子,必须要想办法,感动她的丈夫,让她的丈夫重新爱上她!”

    “这是他们夫妻最后的机会了,孟婆可怜这位痴情的女子,告诉了她一个辨认她丈夫的方法!”

    “孟婆说,因为上一世,这对夫妻相爱太深,却都死于非命!”

    “无法分开他们的尸体,只能把二人骨灰融合在一起合葬,所以,她丈夫身上,也有一个与别人与众不同的特点!”

    佳宁说到这里,上官玉珏忽然插了一言,“什么特点?”

    佳宁像是根本就没察觉到他说了什么,还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孟婆说,那位丈夫的腰椎骨,比别人多出一节!”

    “因为,他实在舍不得自己的妻子,把妻子的骨灰化为一块椎骨,融入自己的身体,那两人就再也不用分开了!”

    “妻子的名字,叫芊芊,还是这位深爱的丈夫为她取的,丈夫的名字叫珏,是芊芊为他取的!”

    “因为珏说,芊芊是白蛇,一定要配美玉,珏代表着美玉,只有珏才能与芊芊相配………”

    佳宁说着,泪珠滚落而下,像是自己陷入回忆,无法自拔般,再这么说下去,她自己都要被自己感动了!

    上官玉珏的脸色变了一变,“若兰,你说的这些都是神话故事吧!”

    “现实中怎么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世上哪有妖魔鬼怪之说,那都是人们杜撰出来的!”

    佳宁悠悠的看着他,想要说什么,终于忍了下去,赶紧擦了擦泪水,掩饰好自己的情绪!

    “王爷说的对,真的也好,假的也罢,不记得了就是什么都没有了,一切不过都是一场梦罢了,只是我太当真了!”

    上官玉珏嘴上说着不信,眼中却是闪过一些慌乱,居然慌忙起身,“若兰,你先休息吧,本王还有事,先走了!”

    见他离开,佳宁也没说什么,始终坐在桌子旁,唇角勾起一抹笑意。

    上官玉珏当然不是有事处理,而是心很慌乱,来到另外一间房,平复了一下慌乱的心!

    缓缓摸上自己的腰椎骨,那里,比别人多出了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