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持续做戏 狼狈为奸
    程飞羽也不介意她的态度冷淡,缓步上前,“若兰,我这几天有事,所以没能来看你,你这几日过得好吗?”

    佳宁态度有些冷淡,“我不是让你不要再来了吗,你走吧,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我不想看到你!”

    程飞羽面色有些失落,“若兰,我们怎么说也算朋友吧,就算煜不在,我们之间,何至于此?”

    佳宁垂下眼眸,“你以后不要再提单大哥了,我不会嫁给他的,我们之间,也没有以后,你来有什么事吗?”

    程飞羽抿了抿唇,“若兰,我只是来看看你过得好不好,上官玉珏,他有没有欺负你!”

    佳宁咬着咬唇,强压下脸上委屈的表情,“他对我很好,我现在是他的侍妾,他很宠爱我,你已经知道你想要的消息了,可以走了吗!”

    见她咬着唇,侧过头去,眼泪似乎马上就要滴落,却坚强的不让它落下,程飞羽就心里有数了!

    一把拉过佳宁的胳膊,语气也重了起来,“若兰,他欺负了你是不是?”

    佳宁摇头间,泪水挥洒而下,哽咽着,“没有,我已经是他的人了,不算欺负!”

    已经是晚上休息的时间,佳宁身上穿的是一件睡裙,衣袖比较宽松,她抬起胳膊为自己擦拭泪水时,宽松的衣袖,滑落下来!

    白壁无瑕的胳膊上,甚至于脖子上,和锁骨上,都映着点点斑驳的红痕!

    有些指印,青的发紫,印在她雪白的肌肤上,让人触目惊心,一看就是被男人大力留下的!

    程飞羽从来就风流成性,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下留下来的,面色更是难看!

    将佳宁轻轻抱进怀中,“对不起,若兰,对不起!”

    佳宁将头埋进他的怀里,压抑的呜咽声,听得人心酸又心疼,“你这个风流鬼,为什么要这么风流成性?”

    “少几个女人你会死吗,为什么开始要那么吓我,如果不是你这么做,我也许会选择你的!”

    程飞羽忽然将佳宁扶了起来,“若兰,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若兰喜欢的是他?他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

    佳宁紧紧捂着自己的嘴,推着他,“你走吧,我什么都没说,你不要再来了,再也不要来见我,反正都没结果的!”

    程飞羽忽然转过佳宁的脸,卷翘的睫毛上,还沾着泪珠,一副楚楚可人的模样!

    “若兰,我让你看着我的眼睛,认真的对我说,你是真心想让我离开,你再也不想见我!”

    看着面前的男人,一张从来都是风流不羁的俊秀面容上,满满都是认真的神色,佳宁张了张嘴,未语泪先落,“我………我………”

    连说了两个我字,就是说不出那句,再也不想见他的话,是真心的!

    程飞羽像是明白了一切,忽然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告诉我,什么时候的事?为何不跟我说!”

    佳宁这次没有再拒绝他的怀抱,窝在他怀里,声音很小,“我也不知道,虽然单大哥对我很好,可单大哥从来不明白我的心意!”

    “只有你懂我,你在我心里,是不一样的,可你实在是太风流了,我不敢靠近你!”

    “我怕你会对我始乱终弃,只是玩弄我,然后就会把我丢弃,我怕……飞羽,我真的好怕!……”

    程飞羽心里激动不已,深深吻着佳宁的额头,“若兰别怕,一切都有我在,我想问你一件事,你一定要认真再认真的告诉我,好吗?”

    佳宁看着他,点了点头,认真的说,“你问,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

    程飞羽一改以往风流不正经的神色,十分郑重的说,“如果让你在我和煜之间选一个,你会选谁?我要听你心里,最真实的答案!”

    佳宁看着他,沉默了一会,垂下眼,“飞羽,我的一辈子都被毁了,我和单大哥已经不可能了,我和你也是不可能的!”

    “我根本就没有选择,你们只是两个初出茅庐的江湖人,怎么和上官玉珏这个王爷抗衡!”

    “你们一定会有危险的,我已经是个残花败柳,不能让你们为了我身陷险境!”

    程飞羽又重复的问了一次,“我现在不想听可能不可能,我只问你,到底选谁!”

    他步步紧逼,佳宁躲无可躲,垂下眼帘,“如果不是你和那么多女人有染,又风流成性,我会选择和你在一起!”

    “我接受不了我的夫君,有那么多女人,我的丈夫只能有我一个!”

    程飞羽点点头,“我明白了,以前的,我就没有办法了,但以后除了你,我不会碰别的女人了!”

    佳宁愣住了,看着他,“飞羽,你说什么?”

    程飞羽抱了抱佳宁,“这段日子委屈你了,我知道你受了很大的委屈,可我不能拿你的生命开玩笑!”

    “七虫七花毒有很多种配制方法,稍有不慎,可能就会要了你的命!”

    “只能委屈你再留在这一段时间,但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想尽办法,带你离开,以后让你做我的妻子!”

    佳宁赶紧摇头,“不行,上官玉珏一定会杀了你的,绝对不行,飞羽,我不能害了你!”

    “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我现在已经不清不白了,没有资格和你在一起的!……”

    程飞羽拉住她的手,“什么没有资格?我说有就有,我喜欢的是你的人,又不是其他的,我不会介意的!”

    “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的,若兰,你知不知道,今天能听到你说喜欢我,我有多开心!”

    程飞羽轻轻抬起佳宁的脸,巴掌大的小脸上,镶嵌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琼鼻朱唇,肤白胜雪,楚楚动人的神情,身上只披着一件睡裙,清丽的犹如一朵白莲!

    若兰真是太美了,是那种纯净的美,胜过他以前拥有的所有庸脂俗粉!

    程飞羽从来就是好色之徒,一个美女躺在他怀里,又是他的心上人,他不可能不动心,缓缓吻上那张娇艳的唇!

    佳宁有没有躲开他的吻,缓缓闭上眼睛,在程飞羽没注意到的地方,落下了一滴泪!

    程飞羽像是要把佳宁融入到他的身体里,渐渐的,他已经不再满足一个吻,居然压在了佳宁身上,扯开了她身上的睡裙……

    看着床上的佳人,紧紧搂着他的脖子,眼神迷茫而陶醉,撩拨的他欲*火焚身!

    程飞羽对她各种讨好,“若兰,我只想要你快乐,不想伤害你,我会用行动向你证明!”

    “我不是一个好色之徒,我对你也有真心,若兰,相信我,我对你的心,不会比煜差!”

    看着床上的人儿已经累及睡去,他自己的欲望,却还无法发泄!

    程飞羽苦笑一声,他这简直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温柔的为佳宁盖好被子,吻了吻她的额头,“若兰,等我,我不会让你在这里住太久的!”

    程飞羽离开以后,躺在床上的佳宁,缓缓睁开眼睛,泪水一滴一滴滚落!

    日子依旧慢慢的过着,一天又一天,武林大会的尾声,也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

    听说,虽然新一届武林盟主已经诞生,但鉴于各大门派的后起之秀,全都被人击伤!

    新任武林盟主,乃是年轻之辈,并不能服众,只能由前任武林盟主岳天齐,暂时代为统领各大武林豪杰!

    这里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上官玉珏也准备带着佳宁启程回京了!

    上官玉珏现在虽然还不能完全相信佳宁所说的,但对他佳宁的态度,确实好了不少,外面有些事情,也会主动告诉她!

    但狄无常和单冰煜的消息,却是一点没有,程飞羽也不知道在忙什么,那日以后,就再没来过!

    佳宁猜想,他可能是忙着和上官玉珏狼狈为奸,做着些见不得人的事吧!

    而上官玉珏,之所以能在武林盟主府如此横行霸道,怕是和这武林盟主也脱不了关系,总之,都不是什么好鸟!

    宝藏,武林大会,天魔教,上官玉珏,还有程飞羽,甚至她爹为什么会和藏宝图有关,她都不知道!

    这一切的一切,都像是有着什么莫大的牵连,却又都似是而非!

    上官玉珏一个王爷,却和江湖掺和到了一起,指明要她爹的藏宝图,他一个王爷,要宝藏做什么,目的不言而喻!

    只要不是奉旨办这些事,那就是要拥兵造反,或者是佣兵自重,想要与太子一争高下,目的还不就是争皇位吗!

    这位不是皇帝宠爱的七王爷,看来,也是不甘屈居于人下,只是,这皇位怕不是那么好抢的!

    他和程飞羽狼狈为奸,让程飞羽帮忙抓她爹找藏宝图,而程飞羽帮他做这一切,自然也会好处可图!

    这些争权夺势的皇族之人,呵呵,如果她想办法打破上官玉珏的一切希望,又让他大受情伤,那结局,一定会很美好吧?

    还有程飞羽,利用完就甩了他的时候,相信,他的表情一定非常精会彩!

    确定下了目标,佳宁的心思更加全都放在了,怎么拿下上官玉珏上!

    现在,没有什么能比拿下上官玉珏,让他心甘情愿交出解药更重要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