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重温旧梦 启程回京
    自从抓了佳宁回来以后,上官玉珏就把自己的房间让给了佳宁,他去了另外的房间住。

    这天中午,佳宁端着一碗莲花羹,来到上官玉珏房里!

    最近,上官玉珏的房间,她经常来,都已经习惯了,现在进来都不用敲门了!

    见上官玉珏正在书案上整理着什么,佳宁勾起一抹甜美的笑容,“珏,在忙什么,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见佳宁来给他送东西,上官玉珏放下了手边的事物,还算和颜悦色,“没什么,这是什么?”

    他指的,自然是佳宁手上端着的一个瓷碗!

    佳宁笑着将手上的东西放下,“这是我亲手为你熬的莲花羹,以前你很喜欢吃冰莲羹的,可这里没有冰莲,我只能用莲花代替了!”

    看着碗里冒出丝丝香气的莲花羹,上官玉珏有些不解,“冰莲羹,这又是之前的事?”

    这段日子以来,佳宁经常就会给他灌输一些,所谓的“之前记忆”吃的,用的,都有,美其名曰,希望他快点想起以前的事情!

    当然,让上官玉珏想起从来都不存在的记忆,那是不可能的,但不妨碍她持续为他灌输,没有也会变成有!

    佳宁笑着点点头,把那碗莲花羹端给他,“尝尝吧,以前我们住的地方,飘满了白雪!”

    “附近的一座雪山上面,就有这种冰莲,我没化成人形的时候,很喜欢盘在冰莲上,你就会在身旁陪着我!”

    “后来,我们结为夫妻,你非说冰莲上有我的味道,就从附近采冰莲回来,让我炖成莲花羹给你!”

    “后来附近的冰莲啊,都快被你给摘光了,我都快没有地方盘了!”

    这瞎话编的,佳宁差点自己都相信了,虽然是瞎话,可不知为何,这些只是故事的情节,她却很自然而然的就说出来了!

    虽然她编的是瞎话,可上官玉珏还真的仔细想了想,看样子是没想起什么来!

    但仍旧端过莲花羹,盛了一勺,放入口中,皱了皱眉头,应该是十分不喜欢这种味道!

    也对,这种甜甜糯糯的口味,一般都适合女孩子,男人没有几个喜欢吃甜食的,这也是佳宁故意恶整他,在里面加了不少糖!

    一脸期待的看着,有些难以下咽的上官玉珏,“珏,怎么样,好不好吃?我炖了好久呢!”

    上官玉珏不忍心,那抹期待的眼神失望,只好硬着头皮点点头,“味道还不错!”

    佳宁心中憋笑,脸上却一派温柔,像注视着自己心爱的人一样看着他!

    “是吗?我还怕你转世以后,不喜欢之前的口味了呢,你喜欢,以后我每天都炖来给你吃!”

    听她说每天都要炖一碗送来,上官玉珏吓得,嘴里的一口莲花羹,就这么喷了出来!

    见他忽然被呛到,佳宁赶紧拿过自己的手帕,为他擦拭,满脸关切,“珏,你怎么了,怎么这么不小心,喝个莲花羹都能被呛到!”

    上官玉珏简直被她折磨的哭笑不得,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受这个女人的折磨!

    “若兰,既然你说你是芊芊,可你怎么会知道,我一定就是珏呢?”

    佳宁知道,他问出这句话,就是对她还有所怀疑,但她只能装作不知道!

    一脸认定自己爱人的样子说,“你和珏长得一模一样,身材容貌并没有任何变化,我怎么会认不出来?”

    上官玉珏摸了摸自己的脸,“可你并没有看过我的腰啊,就凭一张脸,你就可以确定我是你丈夫吗?”

    听他这么说,佳宁像是恍然大悟的,看着他,愣了一会,忽然冲上去扒上官玉珏的衣服!

    “你不说我倒真忘了,只注意了你的容貌,我倒要看看,你后腰到底有没有多出一块骨头来!”

    没想到,自己一句不信任的话,却引来佳宁扑上来扒他衣服,上官玉珏一惊,赶紧往后退着!

    “若兰!……住手!……这是大白天,你是个女子,怎能如此扒男子的衣服!……”

    佳宁根本不听他的,像是认定了一件事,一定要亲自确认才放心一样,就是扯他的衣服!

    “我不管,我一定要确定你是不是珏,只要是真的,珏是我的丈夫,扒衣服怕什么!”

    佳宁的小手在他身上一阵作乱,上官玉珏是个高大的男人,他的衣服,又怎么是一个女子想扒就能扒下来的!

    衣服没扒下来,倒是揉搓的他,浑身上下都冒出了一股一股欲*火!

    一把抓住佳宁作乱的小手,“好了,像你这么个乱扯法,什么时候才能脱掉衣服?你要看,我脱给你看就是了!”

    见他愿意主动脱衣服,佳宁这才住手,往后退了两步,看着他,一脸等他脱衣服的样子!

    上官玉珏头上隐隐划过几条黑线,大手来到自己腰带间!

    他现在怎么有种,佳宁是客人,而他就是那个被客人等着脱衣服的青楼女子的感觉!

    见上官玉珏动作不够迅速,佳宁有些着急,“你快点脱!……”

    上官玉珏脸色更是不好,他还是第一次见,如此着急让男人脱衣服的女人!

    衣服总算是脱下来了,露出了上官玉珏精壮的身体,和光果的上半身!

    佳宁瞬间扑到了他的背后,伸手摸上了他光洁的后背,那里,果然比别人多出了一节骨节!

    虽然她早就知道,但必须也得装的激动点,一把抱住上官玉珏的身体!

    “真的是珏!……真的是你!……夫君!……夫君!………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

    忽然被抱住,感觉后背有湿湿的液体,染在他皮肤上,上官玉珏的心,竟也觉得有些悸动!

    声音有些许压抑,“若兰,你已经看过了,先让我把衣服穿上吧!”

    佳宁慢慢松开了他,亲自拿过衣服,帮他穿戴,“现在是冬天,屋子里虽然燃了炭火,但还是会有些冷的,你赶紧穿好,别着凉了!”

    见上官玉珏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佳宁忽然脸色一红,“你早就知道自己后腰多了一节椎骨!”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之前为什么不说?害我这么着急?”

    上官玉珏看着她,忽然害羞的样子,不由心情很好,“看你刚才那副样子,都嫌我脱衣服太慢!”

    “我说了你会相信吗?如果不是你亲眼看到,你会罢休吗?”

    佳宁被他说的语塞,转过头去,“你……明明就是你没把话说清楚,现在又来说我,珏,你变坏了,你以前不会这样的……”

    见她害羞,上官玉珏心情大好,像是有些事情,也豁然开朗,一把抱过佳宁,让佳宁坐在他怀里!

    吻了吻她,“芊芊,现在相信我就是珏了吗?”

    这个时候,佳宁不能拒绝,压下心里的酸涩难过,豁出去了!

    卷翘的睫毛,微微颤抖,轻声的话语,溢出唇边,“珏………”缓缓凑近他,吻上去!

    这一刻,无论真情假意,上官玉珏是真正相信了,佳宁嘴里信口胡诌的一段前世情缘!

    因为他认为,没有一个人能把这样的事情,编得这么圆全,况且,狄若兰从出生到现在的情况,他都调查过!

    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娇小姐,单纯不谙世事,根本就不会有这样的心计!

    虽然从前,他从不相信这些鬼神之说,可当事情赤*裸*裸摆在面前的时候,他也不得不相信,真的有前世今生这一说!

    两人激烈拥吻,像是久别重逢的恋人,佳宁更是不拒绝上官玉珏所做的一切!

    包括,重温旧梦………

    看着已经脱掉自己所有衣服的上官玉珏,温柔压在她身上,佳宁缓缓闭上眼睛!

    面上一片沉醉享受,心里却千疮百孔,像有一把刀穿来插去,那么疼!

    这一次,上官玉珏对她很温柔,像怀中珍宝一样,佳宁几乎没觉得有什么痛苦!

    与迷迷糊糊中发生的,那第一次的残忍掠夺,简直是天差地别,原来,上官玉珏也会这么温柔!

    一番翻云覆雨过后,佳宁柔顺的靠在上官玉珏的胸膛里,娇言软语,“珏,我真希望你能快点想起从前的一切,以后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好不好?”

    上官玉珏吻了吻她的额头,“以前的记忆,我还是半丝都想不起来,只是偶尔会做一些这样的梦,你放心,就算想不起来,我也会好好宠爱你的!”

    “武林大会这里,已经告一段落,武林盟主正在选拔一些有志之士,等冬季一过,就要去玉笔峰剿灭天魔教了!”

    “我身为王爷,不能老是住在武林盟主府,过两日收拾收拾,我带你回京!”

    佳宁身子微微一顿,声音有些闷闷的,“珏,你这一世的身份是王爷,那你是不是,有很多女人?”

    上官玉珏轻笑一声,把玩着佳宁的头发,“怎么,芊芊吃醋了?”

    佳宁表现的满脸醋意,“你是我的丈夫,从前只有我一个妻子,可你现在,这让我怎么接受得了?”

    上官玉珏难得一改往日的阴沉之色,哄着佳宁说,“芊芊,我现在没有正妃,也没有侧妃!”

    “府中的那些女人,都是逼不得已被别的官员送来的,我也是没有办法!”

    “但你放心,回京之后,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我会好好保护你!”

    “你出身江湖的身份不够高贵,这正妃之位,父皇是一定要指婚的,我没有办法,但我一定会让你成为我的侧妃!”

    佳宁心中暗暗冷笑,这男人当真是权势熏心,她都编了一个这么唯美凄婉的感人故事,感动他!

    他不相信也就罢了,可相信了以后,竟然还只给了她一个侧妃的位分!

    还好,这件事是编的,如若她真的是他前世的妻子,怕是今生找到他,也会被气死吧!

    她现在是不是该庆幸,有了这一番你来我去,她狄若兰就从侍妾变成侧妃了,这还高了一等!

    佳宁躺在他怀里,情绪有些不好,“我不想要什么名分,也不在乎是什么侧妃正妃!”

    “那些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我要你只有我一个妻子,以后不可以再碰其他女人!”

    上官玉珏沉默了一会,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道,“芊芊,我知道你等了这么多年,苦了你了!”

    “我答应你,除非万不得已,不然,我不会宠幸其他侍妾了,在我心里,就你一个妻子,不会再有别人了!”

    见他这个样子,佳宁就知道,他不会再退步了,如果她再步步紧逼,怕就会弄巧成拙!

    只能软言妥协,“珏,这是你说的,千万不要骗我,不要让芊芊伤心!”

    “如果这一世,你再伤了我的心,我会忍不住变成蛇,一口把你吞下肚子的,那我们就再也不用分开了!”

    她发誓,她早晚有一天,会变成一条毒蛇,咬的上官玉珏连骨头都不剩!

    上官玉珏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打量着佳宁娇小的身子,柔弱的小脸,“芊芊,虽然你以前是千年蛇妖,可现在已经化为凡人,变不了蛇了!”

    “何况,你这副身子这么柔弱,连夫君的宠幸都受不了,哪有本事把我吞下肚子!”

    佳宁娇嗔一声,捶了他的胸膛一下,满面娇羞,“讨厌,你坏死了!………”

    上官玉珏这话都没说错,这狄若兰的身子实在太弱了,承受不了男子过多的宠爱!

    一次就爬不下床了,好在上官玉珏怜惜她,没有禽兽一样的持续折腾下去!

    上官玉珏说话算话,这边武林大会的事结束了以后,就带上佳宁,打算赶回京城了!

    让佳宁意外的是,回京的不止她和上官玉珏,竟然还带上了蓝暖玉!

    从蓝暖玉的眼神中,不难发现,他也是不愿回京的,但却拒绝不了上官玉珏,属于被胁迫回去的!

    几人一起启程回京,因为那天再次越过了那道防线,上官玉珏又是个从不委屈自己的人!

    就算这几日每天才碰一次,佳宁也下不去床,导致离开的时候,她都是被上官玉珏抱着上的马车!

    蓝暖玉并没有和上官玉珏佳宁一台车,而是上了他们后方的一辆马车!

    蓝暖玉见佳宁居然走不了路,是被上官玉珏抱出来的,心中一痛!

    七哥那样的性子,指不定是怎么折磨了若兰姑娘,一个女孩子不能走路了,想想都明白,那是发生了什么!

    其实,他猜测的也没错,只是区别在于,佳宁是没有反抗的,愿意和上官玉珏发生这样的关系的!

    马车摇摇晃晃的离开武林盟主府,赶往京城!

    天气已经十分寒冷了,路上落雪纷纷,马车中不算小的空间,燃着一盆炭火,十分温暖,室外周都被上好的锦缎,层层包裹,密不透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