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暖玉往事 母妃的遗物
    上官玉珏虽然绝口不提给她解药的事,但近日以来,越发宠爱佳宁,给她的吃穿用度,全都是最好的!

    知道佳宁素来喜欢白色,为佳宁准备的衣服,也都是白色锦缎面料!

    又不知从哪弄来了一件纯白色狐裘披风,披在了佳宁身上,这狐裘披风十分珍贵!

    从前佳宁也有一件,只是随着狄府的被灭门,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而狄府灭门这件事,正是面前的上官玉珏干的!

    狐裘披风十分暖和,佳宁坐在车里,痴痴的望向外面,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见佳宁正在发呆,上官玉珏温柔的询问,“芊芊,你在想什么?”

    佳宁自然不能告诉他,她在担心她爹怎么样了!

    笑容有些牵强,“珏,以前你是个砍柴的樵夫,但芊芊仍愿意嫁你为妻!”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你还是一个樵夫,我们在山脚下搭建一间小屋,过着宁静平和的日子!”

    “虽然你现在身份高贵,可我们也要面对一些未知的东西,我心里很迷茫!”

    佳宁把那种淡淡忧伤,而又向往的神情,表达的淋漓尽致!

    是的,她在编造这个故事的时候,把上官玉珏的前世,形容成了一个樵夫!

    他进山打柴,救了她这条小白蛇,故事就是从此展开的,!

    其实,她是恨不得,上官玉珏真的是一个樵夫,这种人也配当王爷!

    眼神不经意间,划过上官玉珏那双金尊玉贵的手,不知道有一天,这家伙要是放下王爷的架子去砍柴,会是怎样一种光景!

    此刻佳宁并未想到,在不久以后的将来,某人还真的放下了自己千尊万贵的身份,去做了一个砍柴的樵夫,只为赎自己的罪过!

    上官玉珏来到佳宁身边坐下,将她揽在怀中,“芊芊,你放心,无论我是什么身份,都是你丈夫,我一定会保护好你,别怕,一切都有我在!”

    佳宁幸福的依偎进他怀中,“是啊,我的珏,已经不是一个樵夫了,芊芊也不是法力高强的白蛇了!”

    “我现在已经保护不了你,以前都是我保护你的,现在轮到你保护我了,珏,你能回到我身边,真好!”

    虽然这谎话和情话,越说越顺口,但是佳宁的心,却越发冷硬了,甚至是不屑!

    这上官玉珏也不过如此,只是如此,就骗的他付出了一腔感情!

    两人抱在一起,你侬我侬,情话像是说也说不完!

    上官玉珏最喜欢做的,就是把佳宁小小的身子揉进怀中,听她说着,他们以前的一些事情!

    虽然那些事情,都是佳宁杜撰出来的,但听进上官玉珏耳中,却让他尤为感动!

    想不到,自己前世是这样一个有情有义的人,却因为一时失误,杀害了自己心爱的妻子!

    还好,芊芊不计前嫌,等了他这么多年,他们夫妻终于又能重聚!

    他一定会尽自己所能,把最好的都给芊芊,绝不能再辜负她!

    两人之间,已为夫妻关系,有许多事情,佳宁也就知道的多了一些!

    虽然她没刻意问,上官玉珏也没特地告诉她,但天天在一起,又怎么会一点都不清楚!

    这次上官玉珏离开京城,用的是出门游历的借口,所以,并不属于皇家王爷出行,没有车队仪仗!

    身边只带了十几个侍卫随行,暗处还有没有侍卫,佳宁就不知道了!

    加上蓝暖玉和他身边的随从砚台,总共也不到二十人!

    佳宁自然和上官玉珏同乘一辆车,蓝暖玉带着他的随从,坐一辆马车,其余人跟在四周,守护着两辆马车往前赶路!

    从绛州回到京城,几乎要走大半个月的路程,他们一行从武林盟主府出发才三日,还有十几天的路要走!

    这一天,错过了投宿的地方,一行人在树林边,找了一块空地,清扫好落雪,今晚就打算在这露营扎寨了!

    虽然已经冬天,但偶尔还是会有些小动物出没的,几个侍卫不用主子发话,各自带着弓箭,去了林子里打猎去了!

    大家各有分工,捡柴的,打水的,打猎的,这几日,佳宁都没出过马车!

    今天天气还好,并未落雪,上官玉珏先一步下车离开,佳宁不知道他去做了什么,也没多问!

    也打算下马车走一走,活动活动发僵的身子!

    下了马车以后,只见身后那辆马车旁,蓝暖玉正长身玉立在的雪地上,看着远处白茫茫一片,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的随从砚台,在不远处,忙前忙后,也为今晚的露营做着准备!

    蓝暖玉依旧是一身蓝衣,只是换成了冬装,身披一件黑色大氅,在雪地光芒的折射下,整个人更显黑白分明,遗世而独立!

    许是听见佳宁这边有下车的声音,蓝暖玉转过身来,见佳宁走下马车,正朝他这边看来!

    既然对方都看到了自己,佳宁也不好不打招呼,莲步轻移,来到蓝暖玉面前,“蓝公子!”

    见佳宁小小的身子,被狐裘披风紧紧包裹着,只露出一张小脸!

    柔软乌黑的发丝,仅用一枚莲花簪子挽起,像是要与眼前白茫茫的一片,融为一体,蓝暖玉心中一痛!

    “若兰姑娘,这几日还好吧?”

    佳宁不明白他为何露出这样的目光,他不是已经知道了,上官玉珏这段日子对她很好吗?

    怎还会露出这样惋惜的目光?

    “多谢蓝公子关心,若兰很好,刚才见你看向远方,不知道在看什么?”

    蓝暖玉眸色微垂,“那边是徐州的方向,我外公是徐州刺史,他只有我母妃一个女儿!”

    原来是想外公的了,佳宁点点头,“如果想你外公,可以去看看他,你经常游历在民间,为何没有去呢?”

    蓝暖玉眸光中,有些悲伤,“外公他老人家已经去世了!”

    “听说,临死的时候还在叨念着,没能见我母妃最后一面,我也没能赶得及看外公最后一眼!”

    “你母妃是个幸福的人,有你外公如此惦念!”

    说到这里,佳宁心中一暖,她也是个幸福的人,能有爹对她这么好,为了爹,她更得坚强起来!

    蓝暖玉笑的有些忧伤,“我母妃从小喜爱乐器,精通音律,在徐州城,是有名的琴仙小姐!”

    “父皇曾慕母妃美名而来,微服私访,当时,还和母妃成就了一段佳话!”

    “母妃就这样随父皇入了宫,成了他的雅皇贵妃,后来,就有了我!”

    “可母妃临终前,却告诉我,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进了皇宫,做了皇帝的妃子!”

    “如果一切能重来,她一定要在有生之年,游历遍天下,再也不入帝王家!”

    “母妃去世以后,我就离开京城,四处游历,希望能替母妃完成他临终时,未了的心愿!”

    佳宁看着蓝暖玉,不知说什么好,他母妃,也一定是位多情温柔的女子吧?

    才能生得出蓝暖玉这样一位翩翩浊世家公子!

    可想而知,温柔多情的帝王,微服私访,前来寻访音律极高的琴仙小姐!

    二人当年,定是擦出了火花,才让这位才高八斗的小姐,心甘情愿的入宫为帝王之妃!

    可帝王的后宫,美女如云,争来斗去,只为那一个男人,哪有人能盛宠一辈子,伤心伤情是在所难免的!

    这位女子抱着与心爱人白首终老的决心,最后,怕也是落得一个心悔神伤的下场吧?

    不然,也不会在临终之时,对儿子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佳宁只能劝了一句,“逝者已矣,蓝公子节哀!”

    虽然蓝暖玉的身份是九王爷,可看起来,他并不喜欢这层身份!

    佳宁认识他的时候,就是以音律会友,也叫不出这声九王爷,也就一直以蓝公子称呼!

    蓝暖玉温和一笑,“没关系的,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母妃在另外一个世界,一定会过得很幸福,所以,我不会悲伤!”

    “连她最喜爱之物,也已经有了新的主人,母妃在天有灵,也会感到安慰的!”

    “你母妃最喜爱之物?”佳宁有些没听懂他这句话的意思!

    蓝暖玉目光灼灼的看着佳宁,“是啊,你赢走的笛子和古琴,就是我母妃生前最喜爱之物!”

    “母妃曾说过,乐器都是有灵魂的,母妃离开以后,你才是它们真正选择的主人!”

    佳宁微微垂下眼帘,当初,她只觉得,这两样乐器十分不错,很得她心,竟不知道,笛子和古琴,都是蓝暖玉母妃的遗物!

    这两样东西,现在还在她的马车上,笛子她随身携带,古琴后来也被上官玉珏帮她拿了回来!

    “既然是蓝公子母妃的遗物,又怎可随意送人,不若公子把这两样乐器拿回去,好好收藏吧,还可以睹物思人!”

    蓝暖玉笑着摇摇头,“若兰姑娘,这两样乐器,最适合在你手里!”

    “如果不是为了帮母妃喜爱的东西,找到它真正的主人,我当初也不会在镇子上开了那家乐器店!”

    “无论任何人,能够得到它们的认可,在下都会把这两样乐器送给那人!”

    “只是正巧,它们的主人是若兰姑娘而已,这也是母妃所希望的,你就不要再拒绝了!”

    “既然如此,那若兰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那两样乐器,她的确喜欢,既然这是蓝暖玉和他母妃的意思,那她也就不推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