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灵魂契合之人 翻脸无情
    蓝暖玉忽然从腰间,摘下从不离身的玉箫,笑看着佳宁说道,“记得上次琴箫合奏以后!”

    “我们说以后有机会,还会合作一曲,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今天吧!”

    佳宁从衣袖中拿出碧玉笛,含笑看着他,“既然公子有此雅兴,若兰自当奉陪!”

    佳宁将碧玉笛放在唇边,悠悠笛音,缓缓扬起,笛音婉转缥缈,不绝如缕,宛若天籁之音!

    蓝暖玉的箫声,随即附和上来,余音袅袅、婉转悠扬、清耳悦心,站在白茫茫一片雪地中,犹如天际传来的妙音!

    两人并排站在雪地中,一黑一白两抹身影站在一起,尽情的吹奏手中的乐器,是那么和谐如壁!

    碧玉笛和洞箫再度合奏,那种心灵的碰撞,乐曲灵魂的交汇感,再度而来!

    两种音质,渐入佳境,镜像是一对情侣般,不用任何言语表达,通过音律交汇,就能明白对方心中所想,眼中所念!

    精通音律的人都能明白,只有心灵高度契合的人,才能演奏出如此曲意完全相随的曲子!

    而他们合作这两次,完全能融入对方的世界,灵魂和曲音,都能融为一体,不分你我!

    他二人心中明白,这足以证明,两人的灵魂十分契合!

    除去打猎离开的几名侍卫,其余人全都傻愣愣的站在四周!

    听着两人演奏的天籁之音,纷纷回不过神来,陶醉其中!

    这一幕画面十分唯美,但落在上官玉珏眼中,就是刺眼无比!

    上官玉珏离开,自然是处理一些私事去了,可不想,他才刚回来,老远就听到一阵美妙悠扬的乐曲声传来!

    他还以为,是佳宁无聊打发时间,吹奏的笛子,可仔细辨识,其中却还有一道箫声!

    跟在他们身边的都是侍卫,一帮大老粗,哪有人会吹箫,除了九弟,不作他人想!

    当他急速赶回来的时候,两人的合奏还没停止!

    看着两人并排站在那里,沉醉其中的演奏乐曲,上官玉珏脸色十分不好!

    从身后一把拉过佳宁,厉声道,“你在做什么!”

    佳宁被吓了一跳,这笛箫合奏自然也停下了!

    身旁的侍卫,蓦然惊醒,发现自家王爷脸色,阴沉的可怕,赶紧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躲得远远的,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见上官玉珏一副脸色难看的样子,佳宁不知他是怎么了,不就是吹了个笛子吗?至于发这么大的火吗?

    柳眉轻蹙,“珏,你怎么了?你先放开我好不好?你抓的我好痛!”

    上官玉珏因为情绪不稳,并没有注意自己的力道,狠狠抓着佳宁的手臂!

    见她脸色有些苍白,手上的力道放松,但却没有松开手,“天气这么冷,你不在马车里好好呆着,出来干什么?”语气仍旧不好!

    佳宁想要从他手里抽回自己的胳膊,可甩了几下,却没能成功,“这几天我都没有下过车,你不在车里,我只是想下来走走!”

    见他脸色一片黑青,微微垂下头,温顺的说,“如果你不喜欢,我以后再不出马车就是了!”

    见佳宁似乎被他吓到了,上官玉珏勉强压了压心里的火,将佳宁拉进他怀里!

    “我没说你不能出马车,芊芊,你是我的人,要离其他男人远一点,明白吗?”

    他这么说,佳宁心里就都明白了,看了蓝暖玉一眼,咬了咬唇,低声说,“我明白了!”

    她和蓝暖玉之间,纯粹就是以音会友,真的没有其他意思,上官玉珏这醋吃的,也太不讲道理了。

    见佳宁低下头,温顺的靠在他怀里,上官玉珏有些犀利的目光,落在一旁的蓝暖玉身上,“芊芊是我的女人,九弟身为男子,也该避嫌才是!”

    蓝暖玉薄唇紧抿,“七哥误会了,九弟和若兰姑娘,只是以音会友,绝无其他意思!”

    上官玉珏目光仍旧不善,独占欲十分强,“最好是这样,九弟无事就回自己的马车吧,我们也要回去了!”

    上官玉珏说完,抱着佳宁回了他们的马车!

    蓝暖玉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的背影,垂下眼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上官玉珏虽然没有对佳宁怎么样,但面色仍旧不如以前那样好,标准的翻脸无情!

    上一秒还能和你柔情蜜意,下一秒就会因为一些莫须有的事情,而迁怒于你,守在这样的男人身边,真是让人万分胆寒!

    虽然佳宁心中有不少手段,但毕竟上辈子和这辈子加在一起,她也只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

    面对一个这样冷气森森的男人,说不害怕都是假的!

    上官玉珏虽然现在对她不错,可从前对她做的那些事情,她还没有忘,也不知现在又会对她怎样!

    见佳宁一动也不敢动,坐在旁边,身子微微有些发颤,上官玉珏也不知道生气好,还是心疼好!

    “芊芊,你是我妻子,我是你丈夫,不要做出什么让我不开心的事情,好吗?”对于上官玉珏来说,这已经算是很和颜悦色了。

    佳宁抬眼看着他,温顺的点点头,不敢有任何异议!

    上官玉珏满意的点了点头,“侍卫们还没回来吃饭,还要过一会,这段时间,我们刚好可以做些什么………”

    大手罩在佳宁身上,来回游走抚摸着,佳宁咬着唇,想要拒绝!

    “珏,这是在马车里,还有这么多人在外面,不要这样好不好?”

    上官玉珏双手已经扯开了佳宁身上的狐裘披风,亲吻着她,“不要理会他们!”

    “他们都是我的下属,没人敢说什么的,他们不敢偷看,更不敢偷听,你放心吧!”

    佳宁紧紧抓着身上仅存的衣服,躲避着他,泪水盈满眼眶,“珏,不要这样,等到了客栈我们再………”

    这次不是佳宁惺惺作态,她是真的不想要发生这样的事情!

    虽然这副身体,她已经不在意了,可她真的做不到表演给这么多人听,那还不如杀了她!

    上官玉珏轻松将她擒在怀里,“芊芊,都已经三天了,我不想忍了,我现在就要你!”

    “你以前从不拒绝我的,告诉我,为什么要拒绝我?是因为九弟?”

    想不到,这男人思维这么跳跃,一味的在这里胡乱猜测,佳宁也是有脾气的,声音蓦然大了起来!

    “上官玉珏!我和蓝公子只是萍水相逢,以音会友罢了,你干嘛要把别人想象成这样?”

    “是不是你以为你是这样的人,别人就都是这个样子的,你少侮辱人!”

    见这个从来温柔柔顺的女人,居然敢对他大声,上官玉珏危险的眯起眼睛,一瞬间,从前那个上官玉珏又回来了。

    阴恻恻的声音响起,“原来,我在你心中,就是这样的人,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这么想的!”

    “所以,无论是为了解决本王的需要,还是为了断了你的念想,你现在必须是我的!”

    “而且,我会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

    下一秒,随着佳宁的惊叫,她身上的衣服,全都被上官玉珏扯掉了!

    上官玉珏更是直接撩起衣服的下摆,将佳宁压在马车的软榻上,就这样直接占有了她………

    佳宁的身体本来就娇弱,被男子呵护怜惜,尚且受不住!

    何况上官玉珏这一次,根本就没有顾及她的意思,只一味的享用着!

    佳宁本想死死咬着唇忍住,可那种痛苦,真的不是想忍,就能忍住的!

    没过多久,她已经顾不得有没有人会听到,被折磨得放声大哭,“珏!……不要!………求你放过我!……求你了………求求你………”

    上官玉珏并不理会她,紧紧抓着她的身子,“芊芊,是你太不听话了,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对你……”

    男人的声音,女孩子的娇弱求饶声,不绝于耳,声音之大,马车外的人,听得清清楚楚,也包括蓝暖玉在内………

    蓝暖玉紧紧握着自己的双拳,指甲陷入肉中,都不自知,一滴一滴的鲜红,顺着他的指缝,滴入到雪地中!

    马车不知道摇晃了多久,就连打猎回来烤好了野味的侍卫,都不敢去敲门!

    王爷此时正在宠幸侍妾,没有哪个不长眼的,敢去触王爷的眉头!

    自从和佳宁在一起以后,知道她身子弱,上官玉珏的行为就收敛多了,可这次心里本就有火,佳宁又敢反抗,他一时没收住力道!

    看着身下的女孩已经昏死过去,眼角还挂着泪痕,软榻上还有着血珠,顿时心里泛起一股疼意!

    芊芊怎么说也是他的妻子,如果不是之前一气之下,他也不忍心这么折腾她!

    抱起佳宁的身子,为她盖好被子,轻轻呼唤了几声,“芊芊?………芊芊,醒醒!……”

    佳宁缓缓清醒过来,神志一点点回归,慢慢睁开眼睛,发现眼前出现的,是上官玉珏的脸!

    吓得大叫一声,紧紧缩在角落里,泪水滚落而下,惊恐至极,“不要!………不要!……你不要过来!………求你不要………呜呜……”

    这次她真不是装的,上官玉珏之前对她做的事,简直就是血淋淋的强*暴!

    已经在她身上蒙上了一层阴影,那些痛苦和羞辱,她永远也忘不了,看到这个男人就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