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禽兽之行 给她解药
    见她情绪这么激动,上官玉珏心中一阵后悔,叹了口气,“你不要这么害怕,我不会再对你怎么样了,我去拿点东西给你吃!”

    看着上官玉珏跳下马车,佳宁狠狠的攥着自己的手,对他的恨又深了一层!

    上官玉珏,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你碎尸万段,以报今天之辱!

    上官玉珏跳下马车,挥了挥手,已有侍卫为他送上一只烤好的兔子!

    对于站在一旁的蓝暖玉,上官玉珏像是没看到一样,拿着兔子回了马车!

    侍卫也不知道两位主子是怎么的,像是互相给彼此脸色看一样,连一向温和待人的九王爷,脸上都阴沉一片!

    一侍卫恭敬的递上一只烤鸡,“九王爷请用!”

    蓝暖玉接过烤鸡,转身回了自己的马车!

    从怀里摸出了一块令牌,令牌是由上等暖玉打造的,正面刻着幽冥二字,背面刻着一只张扬肆意的龙!

    蓝暖玉抚摸着这块令牌,心理暗暗做了什么决定,他不愿再过无能为力的日子,连自己的心上人都保护不了!

    当上官玉珏带着兔子回了马车的时候,佳宁强压着自己心里的恐惧,没有再做出大喊大叫的举动!

    上官玉珏没有再对她怎么样,细心地将兔子肉一块一块撕好,递给她,“芊芊,吃点东西吧,不吃东西身子受不了的!”

    “明天就能赶到镇子上了,你身子有些受了伤,到镇子上找大夫给你看一看!”

    佳宁没有说什么,她不会跟自己过不去,因为现在,没有人会惯着她,颤抖的伸手接过兔子肉,小口小口的吃着!

    吃完了东西,上官玉珏贴心的温热了一壶水,给佳宁又喝了点水!

    可能知道佳宁已经被他吓坏了,也没有要求和她一起睡,自己躺在一边软榻上休息!

    马车上一共有两张软榻,佳宁睡在另一张榻上!

    虽然上官玉珏对她没有什么安慰的言语,但是现在,只要他不再对她做什么,佳宁就别无所求了!

    这一晚对于佳宁,十分难熬,闭上眼睛就会噩梦连连,不是梦到上官玉珏又强*暴了她一次,就是梦到她爹不小心跌落万丈深渊!

    再然后,就是她自己跳崖自尽,总之都是噩梦,简直吓得她夜不能寐!

    躺在对面的上官玉珏,并没有睡着,看着佳宁睡觉时都极不安稳,哭着求他不要,心里十分自责!

    蓝暖玉睡在后面的马车里,外面的侍卫,则是轮流守夜,其余的都在原地打坐,看着火堆!

    第二天,天刚放亮,大家就启程赶路,原因是,佳宁睡到半夜,竟然发起了高烧,烧得人事不知,迷迷糊糊!

    见佳宁生病了,上官玉珏用狐裘披风将她裹得紧紧的,抱在自己怀里!

    催促赶车的侍卫加快速度,赶到镇子上为佳宁看病!

    其实,佳宁这病到底是如何得的,所有人心中都有数,这姑娘身子娇娇弱弱的,小腰细的一碰就要折了一样!

    遭受了王爷如此的折磨,根本承受不了,所以才病的,可这话却没人敢说出来,只能按照王爷的吩咐,快速赶路!

    佳宁此刻只觉得,一阵冷一阵热,一会像是落在冰冷的海里,刺骨的寒冷,折磨的她有痛都喊不出来!

    一会又像是被人投入到火炉中,烧的浑身骨头都疼,那高热的温度,简直要把她自己都融化了!

    耳边似乎传来一道温言软语,“芊芊乖!………没事了,别怕,珏在这里!………”

    珏是谁?……芊芊又是谁?她怎么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记得了!……

    忽然,昏迷中的佳宁,喷出了一口血,将正在哄着她的上官玉珏,吓了一跳!

    综合佳宁现在的反应,忽然想起了,本还没到毒发的日子,可因为他昨天的肆虐,导致她生了病,所以,体内的毒素,也提前爆发了!

    上官玉珏目光十分复杂的看着佳宁,没一会,只见佳宁脸上,渐渐出现了七彩的颜色,的确是七虫七花毒爆发了!

    她现在肯定十分痛苦,虽然这具身子是狄若兰的,他还要用毒药威胁狄无常给他藏宝图!

    可现在芊芊也是他的妻子,他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妻子去死,而无动于衷吗?

    虽然芊芊说的以前那些,他都不记得了,可是,芊芊对他的深情,他如何能辜负?

    从小到大,世间冷暖他早已看遍,辛酸苦辣也尝过!

    他自以为,自己从来都是一个无心无情的人,他心中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夺得皇位,自己翻身做主!

    他以为,自己心中最重要的,是权势地位,可眼前的这位女子,口口声声说是他前世的妻子!

    小身子弱的一碰就要折了,这么脆弱,也许,只要稍微受到一点伤害,她都会没命,他真的能做到,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自己面前吗?

    上官玉珏沉默了好一会,佳宁的表情,越来越痛苦,惨叫出声,“好痛!………好痛!………我不要活了!………救我!………”

    看她这样,这一刻,上官玉珏抛开所有的心思,赶紧从怀中拿出一瓶药!

    倒出两粒,塞到佳宁嘴里,又喂她喝了点水,让她把药咽下去!

    然后压制着她乱动的身体,他知道七虫七花毒发作的时候,是会很疼的,只能等一会药效上来,这种疼痛才能慢慢褪去!

    过了好一会,佳宁才不折腾了,沉沉睡去,脸上毒发的颜色,也退了下去!

    上官玉珏松这口气,毒总算是解了,为佳宁盖了盖被子,擦去她嘴角的血渍!

    不禁自嘲的笑笑,之前他还考虑犹豫着,要不要给她解药,!

    可想不到,真当她毒发痛苦的那一刻,看在他眼里,像是剜掉了他心中的一块肉一样!

    那一刻,他什么都顾不得了,眼里只有这个女人,他只知道,不能让这个女人死,难道,他上官玉珏也终于动心了,爱上一个人了吗?

    沉默的看着床上睡过去的女人,芊芊,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动心,喜欢上一个女人,不要让我失望,好吗?

    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不会再让你伤心难过了!

    时至中午,一行人加速赶路,终于挨到了最近的一个镇子上。

    上官玉珏吩咐人将马车赶到最近的一家医馆,抱着佳宁跳下马车,疾步奔进医馆!

    七虫七花的毒是解了,可他之前在佳宁身上肆虐的那些伤,可还没被处理呢!

    他一个大男人,又不会为女人处理这种伤,只能来医馆找大夫了!

    看着上官玉珏,抱着佳宁急匆匆地奔向医馆,跟在后面的蓝暖玉,压制住心里所有的想法,也跟了进去,其他人都守在外面!

    他们运气还不错,这医馆的老大夫,正好有一个女弟子,上官玉珏出手大方,给了老大夫不少银子!

    女弟子也开开心心的帮着忙前忙后,没过多久,佳宁身上的伤就都处理好了,衣服都被换过了!

    佳宁的状态,现在不适合在焦急赶路,上官玉珏索性决定,今晚在客栈留宿一宿!

    来到镇上的最大一家客栈,几人停下马车,进了客栈,这之间,佳宁一直在昏迷着!

    蓝暖玉自然知道佳宁受了怎样的摧残,但他现在不敢接近她,想去看看,都做不到!

    不然,受罪的只会是若兰,上官玉珏是不会手软的,想要保护若兰,只有手上拥有了能抗衡上官玉珏的能力才行!

    佳宁昏迷了一天一夜,才缓缓清醒过来,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房间里的大床上,看样子,这里应该是客栈!

    而一身黑衣的上官玉珏,守在她床前,手支着额头,正在打瞌睡!

    看他的脸色有些不好,下巴都长出了青色的胡茬,看样子这几天他也没休息好,一直守着照顾她!

    佳宁在心中一阵低咒,早知如此,当初干什么去了?

    这一身的伤,还不都是拜他所赐,现在才来猫哭耗子,太晚了!

    因为七虫七花毒是在昏迷中爆发的,佳宁并不知道上官玉珏已经给了她解药!

    心中对他,仍旧憎恨入骨,却又不得不压下那样的恨意,继续与他虚与委蛇!

    小手轻轻搭上上官玉珏的大手上!

    习武之人睡眠都很轻,尤其上官玉珏只是打了个盹,感觉有人触碰,立刻清醒过来!

    却见是佳宁睁开眼睛看着他,一只手搭在他手上,面上立刻有了笑容!

    伸手摸了摸佳宁的额头,“芊芊,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还难受吗?”

    佳妮摇了摇头,有气无力的说,“不用担心,我已经好多了!”

    看着佳宁一脸平和,难得,上官玉珏那张一向阴沉狠戾的脸上,居然会出现愧疚的神情!

    “芊芊,都是我不好,弄伤了你,还害你生病了,这次都是我的错!”

    他这副样子,吓的佳宁一愣,这还是上官玉珏吗?这哪是他能说出来的话啊,这不是被什么人给附体了吧?

    心里这么想,佳宁自然不能说出来,温和的说,“你这样对我,我是非常生气的,但看你守在我床前,把自己折腾的这么憔悴,我又心疼!”

    “珏,我的身子什么样你知道,受不得你这样的,难道你想让我再死一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