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陷阱成功 惊闻坠崖
    上官玉珏有一瞬间的慌乱,握住佳宁的手,“当然不是,我怎么想再失去你呢!”

    “芊芊,我实在是太在意你了,看你和九弟在一起,所以我才会生气!”

    “我是一气之下做了糊涂事,你不要怪我好吗?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对你了,我会好好对待你的!”

    佳宁点点头,“珏,既然我们是夫妻,你就该信任我,我和九王爷真的只是以音会友,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都已经有了你了,我们夫妻情缘深重,我等了你这么多年,怎么还会喜欢上别人呢!”

    似乎佳宁的这番话,让上官玉珏彻底放下了心,脸上也有了笑容!

    “这件事是我考虑不周了,芊芊,你不要放在心上,你说是朋友就是朋友,我不会再多想了!”

    佳宁露出一抹笑容,“这才是珏的样子,你以前是很温柔的,对我大声说话都不会!”

    “你说过,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就是你,最爱我的也是你,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秘密,更没有任何猜忌!”

    “不然,我如何能坚守这么多年,重新与你相聚,我珍惜我们每一天相处在一起的时光,那是我最宝贵的,珏,我们以后好好的好吗?就我们两个!”

    上官玉珏握着佳宁的手,郑重的点点头,“好!芊芊将是珏,唯一的爱人!”

    佳宁看着他,笑得甜美,犹如一朵娇花,瞬间绽放,那一瞬间的美丽,让整个房间都熠熠生辉,绽放出无限光华!

    这一刻,她明白,她做到了,也成功了!

    在上官玉珏心里种下的那颗种子,已经长成参天大树,并且开出一朵朵美丽的花朵!

    她编织的谎言陷阱,牢牢的套住了这个冷绝狠厉的男人!

    爱上我就好,上官玉珏,我以后绝对会用我的浓情厚爱,好好回报你对我所做的一切!

    佳宁又在床上躺了一天才,觉得好多了,没办法,这副身子骨实在娇弱的很!

    平常的时候,一天之中,她都有大半时间在休息,更何况这次受了如此摧残,估计得休息几日,才能彻底恢复!

    第二天,大家又开始继续赶路,坐在同一辆马,车上一切都没有变!

    变的只是上官玉珏看着佳宁的目光,都溢满了柔情爱意,再也不掩饰!

    也许对于他这种性格的人,可能一辈子也不会爱上什么人,一直这样冷血残忍!

    但一旦爱上一个人,就会倾尽所有,甚至孤注一掷,只为了留住自己心中最重要的!

    佳宁享受着他爱恋追随的目光,不时视线与他对视,万般言语,皆在四目相对!

    闲来无事,上官玉珏总是让佳宁为他弹琴吹曲,尤其是那首千年,恨不得每天让佳宁弹唱一遍给他听!

    每当佳宁弹琴的时候,他都会痴痴守在一旁,看着佳宁!

    似乎是在想着,他们前世是有多恩爱缠绵,佳宁才会做出这样缠绵悱恻的曲子,来表达对他的爱意!

    无论能不能想起以前的记忆,他现在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这份爱!

    以前一直认为,男女情爱都是最没用的东西,那些虚无飘渺的东西,哪及得上手里真实握着的无上权力来的实在!

    可现在一旦沾染上什么是感情才明白,情这种东西,是任何事物都代替不了的!

    就连换个人让你爱都不行,她就是她,认准了就是这一个人,他爱她的一切!

    此时此刻,他心里早已无法融入任何女子,满眼满心,都被面前的人占满了!

    虽然,他仍旧不会放弃心里想得到的,但这件事与和芊芊相守在一起,并不发生冲突,不是么,他要,鱼与熊掌兼得!

    坐在后面马车上的蓝暖玉,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近几日,总是听见前方的马车内传出曲子,这首曲子爱意缠绵,情意悱恻!

    七哥前几日都如此对待了若兰,若兰不可能对他有这种感情,!

    况且,若兰跟在七哥身边,本来就是受强迫的,那若兰这曲子是弹给谁听的呢?还是,七哥又胁迫了她?

    蓝暖玉的诸多猜测全都似是而非,而这边,佳宁闲来无事还会和上官玉珏下一盘棋,打发时间!

    两人你一子我一子,偶尔添一杯茶水,时光倒是很静逸!

    上官玉珏出身皇族,受过高等教育,棋艺尚佳,但却从未想过,自己会输在一个小女子手中!

    人如棋局,这话说的一点都不错,同样的棋子,落在不同人手中,自然结果也不一样!

    上官玉珏的下棋手法,和他本人一样,凌厉刚猛,勇往直前,步步透着狠厉杀机,誓要将对方赶尽杀绝!

    而佳宁则正是与他相反,虽然看似小心谨慎,却步步为营,将自己保护的很好,每走一步,都让人看不出她心思所想!

    而上官玉珏,因为自己起初步伐太过凌厉,盛气凌人,中间被佳宁切断了腹地,犹如一条被拦腰截断的死虫,已首尾不得相顾!

    所以,这一盘棋,他被刺中腹部,是注定会输的!

    佳宁潇洒落下最后一颗白子,笑看着对面的上官玉珏,“珏,你输了!”

    上官玉珏丢下手中的黑色棋子,爽朗一笑,面容一扫平日的阴沉,虽然输了棋局,心情却十分不错!

    “想不到,我上官玉珏竟会输在一个女子手上,芊芊,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佳宁垂下眼眸一笑,“不过是些雕虫小技罢了,让珏见笑了!”

    上官玉珏笑着说,“怎么会,我们的人生就和这棋盘是一样的,芊芊的蕙质兰心,必定会赢,为夫输的心服口服!”

    佳宁抿唇一笑,“能让七王爷心甘情愿认输,小女子三生有幸!”

    上官玉珏执起佳宁的一只手,“是我三生有幸,才遇到了你!”

    佳宁笑了笑,没有说话,她真是三生造孽,才遇到了上官玉珏!

    上官玉珏真正放开了心思,接纳佳宁,没有再强迫佳宁与他发生什么!

    两人在马车上,吟诗作画,弹琴下棋,枯燥的旅途,竟也不觉得无趣了!

    只要晚上能赶到镇子的地方,大家都会投宿客栈,已至深冬,外面气候很冷,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愿意露宿野外!

    虽然,上官玉珏一再想要和佳宁同住一屋,但却被佳宁以暂时对他还有阴影的理由,拒绝了!

    至少,路上这十几天,她并不想与上官玉珏一起睡!

    对自己心爱的女人,上官玉珏十分宽容,依了佳宁的意思,自己去另外一间房睡!

    又是一天下榻客栈的晚上,他们离京城,已经越来越近,午夜时分,又有人造访了佳宁的房间!

    佳宁睡得正香,只听耳边传来一道轻声的呼唤,“若兰!……若兰醒醒!……”

    听见这两句若兰,佳宁睁开眼睛,却见,出现在面前的,是许久不见的单冰煜!

    佳宁坐起身来,有些诧异的看着他,“单大哥,你不是和爹一起离开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见佳宁醒了过来,单冰煜一把将她搂进怀中,“若兰,我已经跟踪了你们两天,好不容易你身边没人了,才能来见你!”

    自从知道了那些事以后,佳宁并不想和他过多接触,但也没想和他撕破脸!

    退出他的怀抱,“单大哥,我爹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单冰煜脸上闪过一抹愧疚,“狄伯伯说,藏宝图在天魔教,离开武林盟主府以后,我和狄伯伯就赶往天魔教,找寻藏宝图的下落,可却不慎被天魔教的人发现了!”

    “我们逃到一处断崖,狄伯伯为了救我,被天魔教的人打下了山崖,我找到了他以后,发现他经脉尽断,昏迷不醒!”

    “我现在已经把他安顿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但我不能不来见你,若兰,对不起,我没能照顾好狄伯伯!”

    佳宁一只手紧紧抓着衣袖,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唇,只有这样,她才能压抑住心中的悲痛,不要放声大哭!

    泪水早已经成行的流下来,看着眼前单冰煜愧疚又心疼的脸,不知该说什么好!

    她真的好想立刻回到爹身边,好好侍奉他老人家,想尽一切办法救醒爹,都是为了救她,爹才会被逼下山崖!

    不对!藏宝图是上官玉珏逼着爹去找的,这一切罪魁祸首,都应该是上官玉珏才是!

    可她现在身上的毒还没解,正在与上官玉珏周旋,上官玉珏才刚刚对她动心!

    在这个节骨眼上,她不能离开,她不是怕自己死,而是怕无法替爹报仇。

    佳宁强压下心里的悲痛,“单大哥,你也知道我现在分身乏术,藏宝图你就不要去找了!”

    “解药的事情,我会自己想办法,只是我爹,要暂时拜托你帮我照看了,我一得机会,一定会去看我爹的!”

    单冰煜心里除了愧疚就是愧疚,“若兰,对不起,狄伯伯是因为救我,才会坠下悬崖的!”

    “我照顾他老人家,都是应该的,可解药的事,你能有什么办法?藏宝图必须要找到,我不能置你的生死与不顾!”

    佳宁微微,垂下眼帘,“单大哥,上官玉珏现在对我很好,他也许会给我解药!”

    “你爹大仇未报,你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我的事,你就不要再管了,你只要帮我照顾好我爹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