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欲擒故纵 男人本性
    程飞羽的语气,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醋味,他这是吃醋了,因为上官玉珏对她如此宠爱,呵呵……

    佳宁眸光流转,垂下眼眸,收起所有思绪,既然程飞羽吃醋,那就更好办了!

    点头说道,“他这段日子,的确对我很宠爱,每天都会歇在我房里,还………”

    “别说了!”果然,佳宁话没说完,就被程飞羽打断了,“若兰,想到他每天都会拥有你,我简直嫉妒的发疯!”

    “你是我心爱的人,我恨不得马上把你带走,让你不要再被他侮辱,可我想尽了一切办法,他就是不愿意把解药给我!”

    “有时候我真想不顾一切,把你马上带走,可我又不能不顾及你的性命,还有,煜和你爹………这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程飞羽面有难色,佳宁知道他想说什么,淡淡的说,“飞羽,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

    “没到王府之前,单大哥曾经来找过我一次,跟我说了我爹的消息!”

    “只是,我现在受制于人,不能离开而已,我已经拜托单大哥帮忙照顾我爹了,这件事你是怎么知道的?单大哥找了你吗?”

    程飞羽心疼的看着佳宁,“若兰,对不起,眼睁睁看着你受苦,我却帮不了你,但你放心,解药的事情,我一定会另想办法的!”

    “只要拿到解药,我马上带你走,煜把你爹照顾的很好,我安排他们住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你爹现在很安全,你放心吧!”

    佳宁带着淡淡的疑惑,看着程飞羽,“飞羽,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本事?你真的只是关东一个江湖人士吗?”

    程飞羽眼中闪过一抹复杂,这件事,早晚都是要告诉她的,现在告诉她也无妨!

    “若兰,我的确另有身份,我不是故意隐瞒你的,只是,我现在在民间,这身份说出来,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必须要是绝对保密的,但对你自然不用!”

    “其实,我就是大辽国的太子,耶律飞羽,我母亲姓程,所以我来到民间时,就化名为程飞羽,我的这层身份,连煜都不知道!”

    佳宁心中冷笑,面上却装作瞪,大了一双,眼睛愣愣的看着程飞羽,像是缓不过神来!

    半天才干干的说,“原来,一个国家的太子,就是你这个样子啊!”

    程飞羽的面部表情,让人有些无法形容,既像是尴尬,又像是无奈!

    “若兰,我想过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时,会有很多种表情,就是没想过,你会是这个反应,难道,我不像一个国家的太子吗?”

    佳宁看了看他,重重的点点头,“飞羽,如果我不是我了解你不打狂语,不会说什么不切实际的话!”

    “我真的很难相信,你的这个身份,你真的一点都不像一个国家的太子!”

    程飞羽唇角抽动了几下,有些艰难的说,“那我像什么?”

    佳宁张张嘴,刚想脱口而出“你像淫*贼!”又及时憋了回去,“我一直以为,你就是一个江湖人士,想不到,你的身份大有来头!”

    佳宁微微垂下眼,“飞羽,既然你是一个国家的太子,又怎么会和单大哥从小一起长大,又是好兄弟关系呢?太子都是应该生长在皇宫里的吧?”

    程飞羽轻叹一声,“此事说来话长,我大辽国内政不稳,国家的主权几乎有三分之一都把握在镇国大将军的手中!”

    “朝中奸佞当道,父皇为保我平安,在我出生以后,就将我送到关东的外祖父家抚养,直到成年,我才返回大辽国都!”

    “外祖父家住的离煜的家不远,所以,我们两个从小就关系要好,可以说是一起长大的好兄弟!”

    “有些事情一时也说不清楚,但若兰,你相信我,以后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

    程飞羽这番话说完,佳宁笑的有些牵强,不但没有感动的扑进他怀里,反倒往后退了一下!

    垂下眼帘,满眼黯淡的说,“这些都不重要了,若兰只是一个江湖女子!”

    “现在还是别人手中的玩物,实在配不上高贵的太子殿下,飞羽,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说完这些话,佳宁咬着自己的唇,低下头,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她是极力的压抑着心里的悲伤!

    程飞羽扳过她的身子,“若兰,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喜欢的是你的人,和是我的身份怎样无关的,无论我是程飞羽还是耶律飞羽,我都是我!”

    “无论你之前发生过什么,我都没有嫌弃你的意思,你在我心里,一直是纯洁的,任何人也玷污不了你!”

    “以前你明明已经接受我了,为什么现在知道了我的身份,反倒要把我推开呢?”

    佳宁抬起头,已经泪盈眼眶,却倔强的不肯落下来,“以前我接受你,是因为你只是一个江湖人士,只要我们真心相爱就可以了!”

    “可你现在的身份,是大辽国的太子,若兰只是一个江湖女子,凭太子殿下的身份,你大辽国的皇帝,怎么会同意让你娶我为妻?”

    “我跟了你又怎么样,只不过是从一个人手中的玩物,变成另一个人手中的玩物而已,就算你不是那么想的,你可以给我一个妻子的名分吗?”

    “凭你太子的身份,可以只娶我一个人吗?你知道的,我接受不了我的夫君,有一大堆的女人!”

    “如果让我做你万千女人中的一个,我宁愿死也接受不了,虽然上官玉珏的女人也很多,可我不爱他,他女人多少跟我也没有关系!”

    “可你不一样,飞羽,我不能忍受天天眼睁睁看着你流连在一堆女人中,我自己只做其中一个,那还不如让我去死!”

    “所以,你不要再来找我了,你的身份,注定了我们之间没有结果,若兰自知身份低微,配不上你!”

    佳宁说完,转过身去,不再理他,一副送客的样子!

    程飞羽沉默了半晌,忽然翻身压在佳宁身上,“若兰,你说的我都明白,这件事,我仔细考虑过了,我会尽一切努力,不沾染任何女人!”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拗不过父皇,我也只会把娶回来的女人当做摆设,你才是我唯一的妻子!”

    “我答应你,我会尽一切努力,给你你想要的,你在我心里,是我的妻子,不是玩物!”

    “对于你,我是绝对不可能放手的,不要再拒绝我了,我以后不想再听到,从你嘴里说出拒绝我的话!”

    “你………”佳宁刚开口吐出一个字,就被程飞羽的吻,堵了回去,其他的话,已经说不出来了!

    感觉一双大手不规矩的伸进被子里,佳宁身子一紧,娇呼,“飞羽不要………”

    程飞羽喘息着,一双微微上挑的凤眼,已染上熊熊的欲*望,佳宁甚至可以看到,他的喉结来回滑动着,心跳如擂鼓!

    “若兰,自从上次我们表明心意以后,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有其他女人!”

    “我答应过你,不再碰别人,这段日子以来,我一直在忍着,你真的忍心让我一直这么难受吗?”

    “我真的受不了了,我忍的好难过,为了为你守身如玉,上次我被撩拨成那样,都忍下了!”

    “实在太难过,我就泡冷水,今晚不要再拒绝我了好吗?”

    程飞羽的性子她知道,都不惜制造一场混乱,把上官玉珏调出去,今天要是不在她身上捞点什么好处,那是不可能的!

    佳宁垂下眼眸,脸上升起两朵红云,不敢与他对视,微微侧过头去,声音小的像蚊子一样!

    即羞涩又甜蜜的小女人样子,发挥的淋漓尽致,“你………你真的没有找过其他女人吗?你的那副性子………”

    见她害羞成这样,程飞羽心情好了不少,“若兰,我程飞羽发誓,这段日子以来,一直守身如玉,并未沾染过任何女子,我的身子,是要留给若兰的!”

    有些时候,话并不一定要直接说出来,两人之间的某种传递信息,足以暗示对方,接下来可以做些什么!

    激烈狂野的吻,落在佳宁身上,身上的衣物和床上的被子,也滚落到了在地上………

    男人压抑的低吼,和女人抽泣低吟,交织成一片,在这寂静无人之夜,挥洒在整间房间………

    佳宁感觉,自己简直是拿命在拼,程飞羽是禽兽吗,这么狠,这是想要她的命吗?

    也许是见佳宁实在撑不下去了,程飞羽才意犹未尽的放开了她,若兰这身子实在是太弱了,根本经受不了男人的疼爱。

    如果想要真正过瘾,这一晚上,他根本就不会停下来,这碰都小心翼翼的,她都受不了!

    可若兰这副样子,连一个时辰都撑不下来,算了,毕竟是自己心爱的人,不能再折腾了!

    程飞羽总算停下来以后,佳宁简直被折腾的连手指都动不了了,只是一直在落泪!

    可是她也不愿这样,她知道程飞羽应该对她很怜惜了,可她身子太疼,遭受了这样的对待,心里除了委屈就是委屈。

    见佳宁如此,程飞羽心里也十分心疼,他真的已经很小心了,可还是弄伤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