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身不由己 带你进宫
    小心翼翼的帮她清理了身子,又为她涂上止疼治伤的药!

    按理说不会啊,若兰已经是十六七岁的姑娘了,这个年纪的女孩嫁人的也大有人在,应该不会承受不了男子的宠爱!

    只能以后想办法,看有没有什么方法,能为若兰好好调理一下身子,不然,他下半辈子都不知道要怎么过!

    反正上官玉珏暂时不会回来,估摸着没有一晚上的时间,他是回不来的,程飞羽就躺在床上,将佳宁抱在怀里,“若兰,还疼吗?”

    感觉他将自己揽在怀里,佳宁身子一抖,“飞羽,不要了好不好,我真的受不了了………”

    现在只要接触程飞羽,她就身子发抖,这男人带给她的伤害实在太大了,都给她造成心理阴影了!

    见她被吓成这样,程飞羽赶紧吻了吻她的额头,安抚着,“别怕,我不会再动你了,我不知道你身子娇弱成这样!”

    “我真的已经很轻了,以后我会尽量忍着的,不会再伤害你,但我实在忍不了,你也要满足我一次好吗?”

    “我从来对这方面需求就大,这与好色无关,我只是单纯对这方面的需要比较多,若兰,希望你能理解我!”

    佳宁吸了吸鼻子,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她还能说什么呢,也许人与人体质不同吧!

    程飞羽天生这方面就比别人需要的多,不然,他也不会如此风流了,只要他现在放过她,她就谢天谢地了!

    将佳宁的身子抱在怀里,耳边传来程飞羽温柔的声音,“若兰,我终于拥有你了,真好,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爱你!”

    “折腾了半夜,你也累了,睡吧,我陪你,你睡着了我再走,什么都不用担心!”

    不知道程飞羽给她抹了什么药,疼痛不已的身体,居然有了很明显的好转!

    今天出去逛了一天街,晚上又被程飞羽折腾了半宿,佳宁的确十分疲倦,没一会的功夫,已经进入了梦乡!

    程飞羽陪她躺了一会,见佳宁睡得十分舒服,想了想,还是点了她的昏睡穴,小心的为她穿好衣服,连床单都帮她换过了!

    床单上有血,万一被上官玉珏发现了,他倒是没什么,但他绝对不会放过若兰,他必须要把屋里的痕迹都抹掉!

    虽然他现在的行径,等同于奸夫,但这一切都是暂时的,等他想办法拿到解药,马上就把若兰带走!

    到那个时候,他不会放过上官玉珏这个家伙的,以报这死男人欺辱了他妻子的仇!

    佳宁累极了,这一觉睡得非常沉,居然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上午!

    睁开眼睛,屋里静悄悄的,想到昨天她和程飞羽搞的一片狼藉,赶紧四周看了看!

    却见房间和平时没什么两样,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想来是程飞羽已经收拾好了,连身下的床单都被换过了,佳宁的心这才放下!

    活动了一下身子,昨天明明疼成那样,今天居然没事了,这程飞宇不知哪来的灵丹妙药!

    佳宁唤了丫鬟进来服侍她起身穿衣,她并不觉得有丫环服侍有什么不好!

    穿到狄府的一年,一直有两个贴身丫鬟在照顾她,她已经习惯有人伺候了。

    春桃和红杏服侍她穿戴洗漱以后,午膳也被送了过来!

    佳宁正在吃饭,却见上官玉珏脸色有些疲惫的走了进来,对两个丫鬟摆了摆手!

    见他进来,佳宁拿过一副碗筷,放在对面,“珏,你昨晚一夜未归,脸色也不好,发生什么事了?”

    佳宁自然知道,上官玉珏没有回来,是程飞羽为了和她约会捣的鬼,但她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上官拒绝揉了揉额头,勉强打起精神,对佳宁笑了笑,“没事,都是小事一些小麻烦,但必须得我亲自处理,昨晚一个人睡,没害怕吧?”

    佳宁摇摇头,温柔的看着他,“昨晚你不在,我把你的枕头抱在怀里睡的!”

    不知道上官玉珏如果知道昨天这房间里都发生过什么,会不会被气死?但他是不可能知道的!

    上官玉珏温柔的笑笑,为佳宁夹了一块肉,“委屈你了芊芊,昨天事情已经处理好了,近期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我可以专心陪你几天了!”

    “马上就要到新年了,到时候,我会去进宫向父皇拜年,你也跟我一起去吧!”

    佳宁有些意外,“我也去?可以吗?我没名没份的,可以到皇宫里去吗?”

    “当然可以去了,如果你要是我的侍妾,是没有资格去的,能陪我一起进宫的,只有我的正妃才可以!”

    “但你现在不是以我侍妾的身份去的,我想把你以我朋友的身份,带进宫里去,应该没有人会说什么的!”

    “珏,我会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啊,毕竟我只是一届江湖,女子宫廷中,应该规矩很多吧!”

    上官玉珏搭上她的手,“芊芊,别怕,我带你进宫,是有含义的,我不能让你老这么没名没分的跟着我!”

    “虽然你说不介意名分,可我介意,我想给你个名正言顺的名分!”

    “如果父皇没见过你,只认为你是个普通的江湖女子,我说要娶你为妃,想来父皇不会答应,但如果父皇对你印象很好,那就另当别论了!”

    “芊芊你容貌出众,才情无双,半分没有江湖女子的粗鲁习性,倒是比一般的大家闺秀更要端庄秀丽!”

    “想来,父皇一定会喜欢的,到时候我就有机会向父皇提议,求娶你为王妃!”

    “如果父皇实在不同意我娶你为正妃,哪怕是侧妃都可以,以后我会想办法把你扶正的!”

    原来,上官玉珏打的是这个主意,先不说娶妃的事,先把佳宁带到宫里去给皇帝看看!

    相信皇帝一眼就能相中佳宁,更何况,他目前为止,并不是多受宠的皇子!

    想来,只要八九不离十,父皇应该不会太反对,这就是上官玉珏给自己打的算盘!

    他这么说,佳宁自然不能反驳,乖巧的点了点头,“好,珏,你放心,我进宫一定会好好表现的,争取让你父皇同意我们的事情!”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接下来的日子,就平平淡淡的在王府度过!

    上官玉珏担心柔弱的佳宁受人欺负,勒令那些侍妾,若是谁敢贸然来打扰佳宁!

    前两位被打死的侍妾,就是他们的榜样,所以,并没有人来挑衅过佳宁,或者找她什么茬,日子过得还算舒坦!

    只是,体内一直没爆发过的毒药,一直像是一颗定时炸弹一样!

    佳宁数次为自己检查过身体,无论如何也查不出,有任何毒素的痕迹!

    心里越发不落底,却又没法直接问上官玉珏,真的是很纠结!

    在上官玉珏的诚亲王府待着,和在狄府待着,没有多大区别!

    佳宁每天仍旧是弹琴作画,吟诗作赋,有时还会吹吹笛子,甚至绣了一块手帕,送给了上官玉珏!

    凭着她一手无双的刺绣功夫,一条白色的蛇,被绣的活灵活现,旁边还有一行酸掉牙的字,芊芊配美玉,这美玉的意思,自然就是珏!

    人家送夫君手帕或者是绣品,上面都会绣些花草,或者是蝴蝶什么的,轮到她这,就变成一条白蛇了!

    但上官玉珏收到手帕时,却十分珍视,小心翼翼的叠好,放进自己的衣袖中!

    佳宁有时也会炖一些补品,亲自送到他书房去,虽然好多事上官玉珏都不和她说,可仍旧让她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比如,上官玉珏不惜用她威胁她爹去偷藏宝图,又掺和到了武林大会中!

    想组织人手攻打天魔教,这一切都是因为天魔教的坐落地玉笔峰下,埋着一批宝藏!

    他身为朝廷中最不受宠的皇子,既无实权,也不受宠,自然无权调动军队去公然挖掘宝藏!

    况且,他也不能大张旗鼓的去找宝藏,所以,就把主意打到了武林人士身上!

    想让这些武林人士,当他的炮灰,去消灭天魔教,他就可以带着手下养的死士,把宝藏挖出来!

    而那道貌岸然的武林盟主,竟然也是他的手下,这些都是佳宁在他书房中的一堆书信中,推敲出来的!

    想要挖得宝藏,用来招兵买马,增加自己的实力,和太子一较高下,翻身自己做主,一个宫女生的不受宠皇子,这野心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佳宁偷看完这些以后,全部放好归回原位,就当从来不知道一样!

    但心里却有自己的算盘,等她拿到了解药,定会把他所想要的,在乎的,一样一样毁掉!

    上官玉珏自然不知道,趁他不在的时候,佳宁偷看了他暗格中的信件,仍旧对她十分宠爱!

    虽然每天都在忙着自己的事,但也会尽量抽出时间,陪着佳宁,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算是用尽了心思了。

    如若没经历过从前这些事情,得上官玉珏这样的男人,如此倾心相待!

    怕是佳宁也一定会动心,可经历过如此种种以后,无论他做得多好,佳宁心中对他,也只有仇恨!

    上官玉珏从小生在皇家,对音律虽然不精通,但也算是必修课!

    两人有时也会琴笛合奏,契合度虽然比不上佳宁和蓝暖玉,但也算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