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惊现婚约 兄夺弟妻
    说到这,皇帝看了佳宁一会,忽然说道,“若兰丫头,不知道你爹给没给你看过一块玉佩,是一块碧玉雕成蝴蝶形状的玉佩!”

    听他这么说,佳宁犹豫了一下,抬手摘下脖子上挂着的玉佩,递给皇帝,“皇上说的,可是这个玉佩!”

    “爹说,这个玉佩对我很重要,从小就挂在我的脖子上,但爹没说这玉佩是哪来的!”

    玉佩十分精致,小巧只比大手指甲大不了多少,却是上好的材质!

    看到这块玉佩,太子脸色变了一变,没有说话!

    接过玉佩,皇帝轻笑一声,看着佳宁,“这玉佩对你来说,自然重要,你爹和你娘成亲的时候,朕去参加婚礼!”

    “和你爹曾经说过,既然朕没能娶成你娘,等我们都有了后代,也要结为亲家!”

    “让朕的儿子娶了你娘的女儿,代替朕圆了这个心愿,这碧玉蝴蝶,本是一对,一大一小!”

    “当时,朕留给你爹娘是这只小的,另一只大的,留在了朕这,小的是大的中心!”

    “两块玉镶嵌在一起,才是一块完整的玉佩,作为给儿女们订亲的信物!”

    佳宁惊讶地看着碧玉蝴蝶,这蝴蝶她从小带到大,一直被她爹挂在她的脖子上,可却从未有人和她说过,这是定亲信物啊!

    她倒不觉得,皇帝会拿这件事骗她,只是,这事她爹毕竟没跟她说过!

    况且,她娘只有她一个女儿,可皇帝的儿子却有很多,这跟她定亲的,到底是哪一个啊?

    见佳宁有些说不出话来,皇帝看起来心情不错,“若兰啊,虽然你娘不在了,但是朕乃是一国之君,金口玉言!”

    “当初的婚约,一定要履行,朕的大皇子早夭,二皇子就是长子,他现在是太子,另一只碧玉蝴蝶,一直在他手里!”

    “以前,你们一直音讯不通,朕本打算近日派人去找你们,看你娘生下的是男是女!”

    “女孩自然是要嫁过来的,如果是男孩,朕还有一个小公主没有出嫁!”

    “想不到这么巧,你就到宫里来了,你的容貌,简直跟你娘当初一模一样,这真是天意!”

    佳宁看了看太子,此刻,太子已经收敛了自己的情绪,没有特别的表情!

    佳宁又看了一眼,上官玉珏,甚至,目光都落在了蓝暖玉身上!

    她现在简直不知如何是好,场面为何会如此混乱,这一切乱的让她理不清!

    这怎么忽然就跳出一个婚约,把她和太子扯到一块了,这都是什么事啊?

    “皇上,这………”佳宁一脸为难,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丫头,你放心,虽然你出身江湖,但朕和你父母毕竟是故交,不会委屈了你!”

    “朕会让太子迎娶你为正妃,将来你就是我大晋的皇后了!”

    听到这,上官玉珏再也忍不住了,来到皇帝面前,跪倒在地,“请父皇收回成命,若兰是儿臣的心上人,我们之间早有白首之约,请父皇成全我们吧!”

    皇帝脸色一沉,看着跪在地上的上官玉珏,“胡闹,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何况朕是一国之君,金口玉言,岂能更改,长兄尚未成婚,你着什么急?”

    “当初,我们双方为孩子们定下的亲事,是长子和长女之间的婚事,太子是朕的长子,自然当由他迎娶若兰!”

    “天下何处无芳草,你就不要再惦记若兰了,以后,她会是你的皇嫂!”

    蓝暖玉本想起身求情,可想了想,若兰姑娘如果跟了二皇兄,也许比跟七哥在一起要强上许多!

    至少,二皇兄对妃子还是很温柔的,这段时间以来,七哥可没少折腾若兰姑娘!

    虽然他自有打算,可能让若兰姑娘少受些委屈,自然是他乐见的!

    是以,这件事蓝暖玉,并没有插手管的意思,一直坐在原处!

    佳宁也心急如焚,虽然她也不愿意嫁给上官玉珏,但她也没想过嫁给太子啊!

    赶紧跪在地上,“请皇上息怒,若兰年纪还小,暂时没想过嫁人!”

    “何况,当初皇上和家父家母,只是一番戏言,若兰并未当真,若兰自知自己出身不高,不敢嫁太子为妃,还请皇上体谅!”

    见佳宁如此,皇帝像是看到了自己当初喜爱的女子,居然屈尊降贵的,亲自把她扶起来!

    “孩子,你娘已经不在了,这是朕这辈子的遗憾,当初朕还是王爷的时候,就和你爹娘定下了这门婚事,自然不能说话不算话!”

    “无论你和老七之间怎么样,老七都不是你的良配,你和你娘真像,凡事都要讲究你情我愿,朕理解你们小女儿家的心事!”

    “你放心,感情都是慢慢培养的,所有儿子中,朕最满意的就是太子了,跟了他不会委屈了你!”

    “朕今天就封你为郡主,这身份地位,就都足以与太子匹配了!”

    “如果你不愿意立刻成亲,也没关系,你就先跟太子去他府上住一段日子,培养培养感情!”

    “如果你以后对太子实在不满意,朕会从其他几位皇儿中,择一人迎娶你为正妃!”

    佳宁现在,简直欲哭无泪,这皇帝显然是把对她娘感情,转移到她身上!

    铁定是要让他的儿子娶她的,连郡主都封了,可这真的不是她想要的!

    她身上的毒,可还没解呢,要是就这么跟太子走了的话,她不敢想象,上官玉珏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

    “皇上,我………”

    皇帝打断佳宁的话,“好了丫头,这事就这么定了,朕经历过的事情,比你们这些孩子多!”

    “太子是朕最优秀的儿子,你一定会对他满意的,今天就算是你爹在这,他也会同意这门婚事的!”

    佳宁急的额头都见汗了,“皇上,请您听若兰一言,婚姻大事,虽然是父母之命,可若兰和太子之前都没见过,这件事,太子也不会愿意的!”

    “若兰相信,爹如果当初知道,皇上会由以前的王爷,变成今天的皇上,肯定也不会与您定下这份婚事的,求皇上三思!”

    佳宁这番话,显然引得皇帝,已经有些许不高兴,转向太子,声音漫不经心,让人听不出情绪,“弘儿,你对这桩婚事,可有异议?”

    听皇帝都点了名,太子起身走过来,行礼,“一切但凭父皇做主,儿臣并无异议!”

    在这种场合下,其他的皇子和公主都默不作声,就连皇帝的众位妃子,也都鸦雀无声,没有人敢插言!

    听太子居然这么说,佳宁看着他,嘴唇动了动,没能说出什么来!

    也许,对于太子来说,娶哪个女人都是一样的,皇帝让他娶谁就娶谁!

    现在皇帝明显是不高兴了,太子这个时候触皇帝霉头,那就是傻子!

    太子上官弘玦,此刻并无过多表情,像是陈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

    俊美的面容上,连一丝波动都没有,好像谈论的不是自己的婚事,而是即将拎回府里一只鸡鸭!

    似乎太子的态度,取悦了皇帝,皇帝的目光转回佳宁身上,“若兰,今日就算你爹在此,这桩婚事也一定要履行!

    “朕现在封你为幽兰郡主,宫宴过后,你就随太子回府,以太子未婚妻的名分,住在他府里!”

    “定亲信物在此,这桩婚事,已经定下了十八年了,就算是在民间,也不可以不认,你如若再敢推脱,就是欺君之罪了!”

    皇帝一个眼神以后,只见,太子从腰间解下一样物品,正是与佳宁脖子上碧玉蝴蝶,是一对的玉佩!

    两块玉佩,材质都一样,一看就是从同一块玉上抠下来的!

    只是这两个人,一个把玉佩挂在了脖子上,一个把玉佩挂在了腰上!

    太子既然能和她一样,把玉佩随身携带,这一切足以证明,皇帝当初为他们定亲的人选,的确是太子!

    佳宁手里拿着自己的玉佩,太子手里拿着他腰上的玉佩,皇帝同时接过他们二人手里的玉佩!

    将佳宁手中的玉佩,镶嵌在太子玉佩的中心凹陷处,只听,啪!的一声,两块玉佩合二为一,终于完整了!

    看着手中重合在一起的玉佩,皇帝的目光中,浮现出让人似懂非懂的神情!

    “这玉佩已经分开这么多年了,今天终于重新结合在了一起,你娘在天有灵,一定会感到安慰的!”

    皇帝轻轻叹息一声,亲自将佳宁和太子两人扶起来,将手中的玉佩放在佳宁手中,“丫头,以后你就好好跟着朕的儿子,朕不会让他委屈了你!”

    说完转向太子,“弘儿,你定然要好好对待若兰,不要让父皇失望!”

    皇帝这话说的就有点重了,只是为儿子娶妻而已,听他这意思,太子要是对佳宁不好,那就是辜负了他的期望!

    太子郑重行礼,“父皇放心,儿臣定会好好对待若兰,不会让父皇失望的!”

    这一切都是当着上官玉珏的面进行的,直到现在,他还跪在一旁!

    这简直是赤*裸*裸的夺了他的妻子,而且凶手还是他的父亲和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