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丢在车外 身陷皇家
    上官玉珏站在原地,两只拳头攥得咯咯直响,但他没有追上去,他现在还没有能力夺回自己心爱的人。

    宫宴已经结束,几位皇子三三两两的离开浮光殿!

    一路上,太子一直拉着佳宁的手,佳宁数次想要甩开他,都没能成功!

    虽然皇上已经赐婚了,可无论如何,太子对她来说,只是个陌生男人!

    她不习惯让人这么拉着手,就算是上官玉珏,也没有和她手牵手,走这么长时间的时候!

    她的那点力道,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就像挠痒痒一样,太子依旧大步往前走,而且速度不慢!

    从远处看,一个高大的男人,拖着一个娇小的女孩子,往前走着,佳宁几乎跟不上他的脚步!

    佳宁感觉得出来,面前的男人应该在生气,虽然喜怒不形于色,但他对她的态度,应该是很不满的!

    也是,可能是所谓的,男人的尊严和面子吧,毕竟,之前皇帝下旨赐婚以后!

    她还围着上官玉珏,又唱歌又跳舞的,这太子可能是因为打了自己的面子,而给她个教训!

    可她绝不能任他这么拖着自己走,佳宁使尽全身的力气,想要撼动他的这只手臂!

    可能是她的力气蓦然加大,太子终于有了反应,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她!

    面色虽不难看,却让人看不懂他心中所想,“若兰,你这个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本殿下欺负了你!”

    佳宁有些生气的看着他,仍旧努力想抽回自己的手,“难道不是吗?”

    “太子殿下堂堂一个大男人,怎么可以胁迫一个姑娘和你牵着手,男女授受不亲!”

    太子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本殿下并未觉得胁迫了你,你本就是我的人,既然你不想被牵着,那我放开你好了!”

    佳宁正在努力抽回自己的手,他这忽然放手,佳宁一个守收不住,居然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就要摔倒,忽然被身后的一双大手扶住,她才逃过了被摔倒的命运!

    身后的人,气息有些冰冷,佳宁回头一看,原来是冰山脸三皇子,恰巧扶住了她!

    赶紧稳住自己的身形,微微行礼,“若兰多谢三皇子!”

    上官弘琪微一点头,“郡主客气,郡主早晚是二哥的太子妃,不该如此抗拒二哥,该为二哥的脸面着想才是!”

    佳宁不知他何出此言,可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才知道,虽然今天是新年晚宴,四外周却也有许多巡逻的侍卫,和太监宫女!

    她已经被皇帝赐婚给了太子,现却如此拒绝太子,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

    虽然这些人都是皇宫的下人,可她今天如此作为,的确是在给太子脸上抹黑!

    佳宁站在原地,心里憋屈的要命,却咬着唇,说不出话来!

    感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佳宁抬眼,对上太子平静无波的目光,她心里明白,无论愿不愿意,她必须要跟太子走!

    几个人也不能总是僵在这,太子淡淡的说,“走吧!”

    这次,他没有再牵佳宁的手,走路速度也不是很快,佳宁跟在他身后!

    三皇子与太子并肩而行,三皇子这个人冷的可以,除了刚才多说了两句话,佳宁还没听他再说过话!

    虽然和太子一起上朝为皇帝理政,可他二人之间的话语也不多!

    一路步行出了皇宫,几位皇子的马车,都停在皇宫门口!

    佳宁来的时候,是坐的上官玉珏的马车,现在那辆马车还停在不远处,可她却必须得上另一辆马车!

    太子潇洒利落的先一步上了马车,跟在后面的佳宁,看着面前这辆高大的马车,有些犯难!

    她不会武功,又身材娇小,根本爬不上去,以前上下马车,都是有人抱着她的!

    可显然,太子并没有想搭理她的意思!

    马车外只有一个车夫,连个侍卫都没有,她现在是郡主,车夫也不敢碰她!

    这里对女子规矩,是很严格的,外男一律不可以触碰女子的身体,何况,她还是未来的太子妃!

    佳宁试了好几次,却仍旧爬不上马车,现在是大冬天,在这漆黑的夜晚,有阵阵寒风刮过!

    一路走来,虽然佳宁穿的不少,可寒风透骨,她已经很冷了!

    站在马车门口,觉得自己身体连最后一丝热气,也要被寒风抽走了!

    车夫显然也看出了她的窘迫,但身为下人,太子没有发话,他并不敢说什么!

    等了一会,见外面还是没有动静,马车里传出太子的声音,“你怎么还不上车?”声音淡淡,听不出起伏!

    佳宁无奈地叹了口气,“马车太高,我上不去!”

    佳宁这话说的不假,这辆高大的马车,因为是太子的座驾,十分华贵异常!

    车辕就能到她胸口,她身量娇小,又没有梯子和矮凳,怎么上去?

    又过了一会,车门被打开,太子从车里走了出来,一跃而下,看着小脸被冻的有些苍白的佳宁!

    虽然他没说什么,但从眼神中,佳宁明白了一件事,太子之所以一个人上车,把她丢在这里!

    并不是忘记了她这个人,就是要让她明白,她要顺从,因为离开太子的保护,她连马车都上不去!

    直到确定佳宁明白了他的意思,低低垂下眼帘,太子忽然将她抱在怀里,一跃上了马车,进了车厢中,吩咐车夫赶车!

    太子武功不低,这马车又从来不坐女眷,所以,他没有在车上放矮凳的习惯!

    佳宁这样的女孩,自然上不来马车,他就是有意要,搓搓佳宁的锐气!

    佳宁没有抗拒他的举动,温顺的靠在他怀里,这段时间以来的经历,让她明白了一件事!

    虽然今天她被封为郡主,也是未来的太子妃,可怕是在太子眼里,她也就是一只,换了个笼子关的金丝雀罢了!

    想要自己不吃苦头,跟他硬顶是没有好结果的,他想要温顺就温顺吧!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想不到,一下子就从诚亲王府,转战到了太子府,也许,她的计划该重新制定了!

    靠在陌生人男人怀里,佳宁有些许不习惯,太子身上的气息和旁人全都不同,他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龙涎香味!

    马车摇摇晃晃的走着,车辕压在雪地里,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车里,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太子一直将佳宁抱在怀里!

    直到过了好一会,太子淡淡的声音响起,“刚才冻坏了吧,觉得好些了吗?”

    原来太子抱着她,是在为她取暖,“谢谢,我好多了!”

    狄若兰这副身体的声音,十分好听,但却太过娇柔!

    她明明用正常语调说出来的话,但听起来却像是撒娇一样,惹人怜爱,这也没有办法,声音就是这样,她控制不了!

    她和太子两人,本就是陌生人,连话题都没有,多了都不知道说什么!

    “你不要再想着老七了,父皇决定的事,是不会改变的!”太子淡淡的声音,像是陈述着一个事实!

    佳宁慢慢退出他的怀抱,抬眼看着这个男人,“太子殿下不会强人所难的,对吗?”

    这位太子殿下,给她的感觉,有些高深莫测,让佳宁琢磨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太子淡淡凝视她,“若兰指的是哪一点?”

    佳宁垂下眼帘,低声说,“若兰年纪还小,还不想嫁人,如果太子殿下和若兰之间并无情意,相信,皇上应该就不会再强我们所难了!”

    太子看了她一会,才开口,“我以为,你会想说,让我禀告父皇,与你解除婚约,然后让你嫁给七弟!”

    佳宁看了看他,没有说话,这位太子太高深莫测,她不敢说太多!

    太子将她抱起来,放在一旁的软榻上,给她倒了一杯热茶,“嫁给本殿下,你将来就是一国之后,有什么不好吗?”

    “何况,我们的婚事是从小就定下的,本殿下才是你真正的未婚夫君!”

    “这是天下女人求都求不来的,如果不是为了老七,你为什么不愿意?”

    佳宁看着他,认真的说,“因为我不愿意嫁给一个我不爱,也不爱我的人!”

    “太子殿下很好,是若兰没有福气,如果殿下愿意成全,若兰会很感激你的!”

    太子面容淡淡,没有任何波动,“你不了解父皇,父皇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

    “这婚约之事,父皇早就和我说过,只是不知道要娶的是谁!”

    “既然一切已成定局,不如欣然接受,惹怒了父皇,那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

    佳宁没有回答他的话,她相信,如果不是皇帝的圣旨,太子也不愿意娶一个陌生女人为太子妃!

    更不会为了娶她,拿这件事恐吓她,也就是说,他说的都是真的!

    她只是一届小小江湖女子,初入江湖,一直都在受人摆布,现在更是深陷皇家!

    如此境况,除了受人摆布,又能如何呢?她根本没有自救的能力,更没人能保护她,也许,是该重新考虑以后的路了!

    太子似乎也不想说太多,接下来,两人相对无言!

    不过多时,外面传来马夫的声音,他们已经回到了太子府!

    这次,太子没有再不管佳宁,下了马车以后,将佳宁抱了下来!

    虽然地上的落雪已经被清扫,但冬天的地面,还是很凉的,太子还算贴心,一直将佳宁抱在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