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险险被救 挑拨离间
    佳宁肝胆俱裂,却挣不开他的钳制,“你敢!我告诉你,你要敢这么做,就是和朝廷作对,无论你武功多高,都敌不过千军万马!”

    见他说出这样无理大胆的话来,梅香顿时大喊着,“救命啊,快来人啊,有人劫持了郡主!……”

    她这么一喊,身边的几个丫鬟也立刻乱了,纷纷想要跑走找人,佳宁身后的四个丫鬟,更是极焦急不已!

    自家的郡主被歹人给抓了,太子回来,绝对不会放过她们的!

    见几个女人大喊着救命,姬水寒呵呵一笑,大袖一挥,就击昏了梅香,“本座怕的就是不来人,你这女人太吵,叫人的事就让这些丫鬟去做吧!”

    “梅香!”见梅香被击昏,佳宁大喊一声!

    听闻姬水寒这么说,的确,几个丫鬟已经纷纷离开,去找人救她了,一边跑一边大喊着,可姬水寒一点阻拦的意思都没有!

    挟持着佳宁等在原地,佳宁明白了,这男人就是想把府中的侍卫惊动来,然后当着一众侍卫的面儿羞辱她!

    无论他为何这么有恃无恐,可她绝对不能再受一次,武林大会上那样的羞辱!

    佳宁愤恨交加,“我自问从来没有得罪过你,你为何要如此对我?”

    姬水寒轻挑的挑起,佳宁一缕发丝,放在鼻尖嗅着,“本座只能告诉你,跟你之间有仇,至于其他的,你还不配知道!”

    佳宁此刻,被他紧紧搂在怀中,想要离开都是不能!

    这片梅林地处偏僻,一般是不会有人过来,太子现在也不在府上!

    可太子府中巡逻的侍卫也不少,丫鬟这里一离去,怕是立刻就会有侍卫赶过来救她!

    她是太子的未婚妻,如今却被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紧紧搂在怀中!

    被外男碰了身子,不止她名声扫地,太子也脸面无光,这死男人,实在是太卑鄙无耻了!

    果然,不过多时,只听嘈杂杂乱的脚步,急速往这边赶了过来,连佳宁这个不会武功的人都听得到!

    其中居然还有一声,佳宁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的声音响起,“芊芊!………你在哪?………”

    居然是他,这段日子,他每次来找她,不是都被太子拒绝了吗?

    不等佳宁想更多,上官玉珏和一大堆侍卫,已经围了过来,见佳宁又被姬水寒挟持住,上官玉珏脸上,狠厉之光乍现!

    “狂徒,赶紧放开她!”一大堆侍卫手中,也早已利刃出鞘,将姬水寒团团围住!

    只是迫于姬水寒手里挟持着佳宁,他们不敢往上冲!

    一侍卫头领也厉声喝道,“哪里来的大胆狂徒,竟敢跑到太子府里来撒野,还劫持了郡主,赶紧放开郡主!”

    姬水寒丝毫不将面前的情景放在眼里,轻哼一声,“太子府又怎么样,这世上就没有本座不敢去的地方,更没有本座不敢动的人!”

    话音落下,他已经扯掉了佳宁的披风,丢在地上!

    佳宁如何还能不知,这死男人上次脱了她的鞋!

    这次居然恶劣到,要当着一堆男人的面,扒她的衣裳!

    她到底是对他有杀父之仇,还是夺妻之恨?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此时此刻,她只能求助于上官玉珏,泪眼朦胧的看着他!

    上次在武林大会上发生的事情,上官玉珏都是亲眼所见,这次应该不会再让姬水寒这般羞辱她吧?

    的确,上次在武林大会上,上官玉珏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的态度,根本就不会介意她的名节!

    可现在佳宁是他的心上人,是他心爱的妻子,他怎么会容许姬水寒这个狂徒,一再侮辱佳宁!

    手中利剑,直指姬水寒,“你若再不放开她,今天本王必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姬水寒不屑的哼了一声,“你不过是这女人的一个奸夫,有这个资格吗?”

    佳宁心中一惊,这姬水寒怎么如此神通广大,什么事情都知道!

    奸夫两个字,彻底挑起了上官玉珏的怒火,挥剑攻了过来,招式狠辣无情,直逼姬水寒面门!

    积水寒微微侧身躲过,一手挟持着佳宁,一手抽出腰间的软剑,与他对起招来,丝毫不显慌乱,游刃有余!

    叮当作响,短兵相接的声音不绝于耳,佳宁只感觉,耳边一道道劲风刮过,那是他们所挥发出内力带过的强风!

    周围的侍卫将他们围起来,不敢上前,其实是侍卫统领的武功也是不低的!

    只是,他并不敢向上官玉珏一样直接对姬水寒下手,如果一不小心伤了郡主,他脑袋就别要了!

    既然已经有王爷出头,他们只要静观其变即可!

    这时候,昏迷的梅香夫人,也已经被丫鬟和侍卫们抬走了!

    原地除了一众侍卫,就只有佳宁的贴身奴婢守在这里,希望上官玉珏赶紧将佳宁救下来!

    佳宁被姬水寒抓在怀里,左右来回跟着动作,这男人虽然没有卑鄙地用她去挡剑!

    但有几次,佳宁明显感觉,不知是他们谁的剑锋,几乎要擦着她的身体而过,吓的身子都凉了!

    两条腿也软得不成样子,只能靠姬水寒将她拖在怀里,连眼睛都不敢睁开,一脸生死由命!

    比起当着好几十号男人面前,被姬水寒扒了衣服,佳宁在心里,也是赞同上官玉珏的做法的!

    她宁愿误伤死在他们俩剑下,也不要受此侮辱!

    佳宁闭着眼睛,什么都不看,只能听见周围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忽然听到姬水寒声音一厉,“谁放的暗箭!”

    佳宁蓦然睁开眼睛,只见,有几枚飞镖,钉在不远处的桃花树上,还在颤抖着发出余波!

    应该是有人趁着姬水寒与上官玉珏恶斗,放的暗器相助于他们!

    鼻尖传来淡淡的血腥味,姬水寒受伤了!

    姬水寒眯起凌厉的眸子,看了一圈周围的人,却没能发现是谁放的暗箭!

    那附近就应该有比他手段更高明的人存在,想了想,忽然将佳宁丢在地上,飞身离去!

    这时,恰巧回府的太子,听闻这边发生的事情,也急速赶了过来!

    姬水寒飞身离去的时候,正是太子刚赶到的时候,他只来得及看到姬水寒的一抹白影!

    “若兰,你怎么样?”

    “芊芊!”

    太子和上官玉珏,齐齐向佳宁奔了过来!

    想不到,太子这个时候会忽然回来了!

    佳宁心中转了转,只是一瞬间,再抬起眼眸时,眼眶里已经溢满了委屈的泪水。

    爬起身来,飞身朝他们扑了过去,“珏!………”

    两人的名字都是同一音节,只是字不一样,太子以为是叫他,上官玉珏也以为是叫他!

    可显然,佳宁扑向的对象并不是太子,而是上官玉珏!

    紧紧抱住上官玉珏的腰,躲在他怀里,佳宁哭得委屈极了,“珏!…呜呜……我好怕!……好怕!……”

    见心上人哭成这样,吓得浑身直发抖,上官玉珏也顾不得其他,赶紧安抚着她!

    “芊芊别怕,没事了,没事了,坏人已经被打跑了,已经没事了!……”

    一大堆侍卫和丫鬟,还围在周围没有离开,见此情景,面面相觑!

    佳宁现在是未来的太子妃,就这么扑到七王爷怀里,太子就站在身边,脸色已经黑沉的不成样子!

    侍卫和丫鬟们非常有眼色,个个低下头,根本不敢看眼前的场面,“属下,奴婢,告退!”

    上官弘玦脸色十分难看,“今天的事情,谁要敢传出去一个字,本殿下诛他九族!”

    一堆奴才身上一抖,赶紧跪下叩首,“奴才绝不会吐,露出一个字!”

    上官弘玦挥挥手,挥退了一众奴才,忍无可忍,一把将佳宁从上官玉珏怀里扯出来。

    “啊!………不要!……”忽然被大力拉扯,佳宁惊叫一声,还想扑回上官玉珏怀里,显然对刚才的事情还惊魂未定!

    却见抓着她的人是太子,对上上官弘玦那张阴沉到不行的俊脸,立刻不敢挣扎了!

    极力隐藏着自己的委屈,也不敢再看上官玉珏,更不敢再扑回他怀里!

    “若兰见过太子殿下!”她声音很小,微微欠身行礼!

    可刚才被这一场事吓的身子发软,险些摔倒,被上官弘玦一把接住,将她揽在怀里。

    目光沉沉的审视着她,佳宁身子颤抖着,不敢与他对视,上官弘玦将目光转向,站在一旁的上官玉珏身上!

    声音很是阴冷,“七弟,你为何会出现在本殿下府上?这就是你对皇嫂该有的态度吗?”

    上官玉珏面色也十分难看,被二哥生生从怀里抢走了妻子,他脸色会好看才怪,只是不得不极力压下!

    “二哥,若兰的笛子和琴都留在诚亲王府,我这次来只是想把这两样东西给她送来,正好听见侍卫和丫鬟们的呼救声,才赶过来的!”

    佳宁被上官弘玦抱在怀里,不敢挣脱,只是偷偷用眼神和上官玉珏对视着,传达着二人之间的情谊!

    可上官弘玦又不是瞎子,佳宁正待在他怀里,再怎么偷偷对视,他也不会看不到!

    这无疑是为兄弟二人之间,又添了一把火!

    但显然,这个时候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男人,只知道自己的女人对他的爱恋始终不变,心里十分欣喜!

    觉得这一趟真是没有白来,如果他不过来,芊芊今天就又要被侮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