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误惹恶狼 他的粗暴
    一向面目温和的太子上官弘玦,此刻是声音十分冰冷,“七弟,相信父皇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若兰以后会是你的二嫂!”

    “这段日子你数次上门,本殿下都拒绝了你和若兰相见,你还不明白吗?”

    “你我都明白,父皇定下的事是不会更改的,若兰会嫁给我,已经是不可改变的!”

    “这不只是一个女人的问题,若兰是本殿下的正妃,不是普通侍妾!”

    “念在你这次救了她,这件事情就算了,但你以后若是再敢与她纠缠不清,别怪二哥不念兄弟之情!”

    佳宁被上官弘玦搂在怀里,不断的落泪,虽然什么都没说!

    但落在上官玉珏眼里,就是上官弘玦这个哥哥,拆散了他们这对有情人!

    至于上官弘玦心里怎么想的,佳宁暂时顾不上,先把上官玉珏这一块,安顿好了再说!

    上官玉珏心中此刻是何想法,也许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低垂的眼脸,让人看不清他心中所想!

    “七弟明白了,今天是我私自来了太子府,请二哥不要责怪若兰,告辞!”

    上官玉珏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线中,佳宁低垂着眼眸,看似低眉顺眼,实则心里在盘算着,怎么对付上官弘玦!

    蓦然被一只大手抬起下巴,对上一双不怒自威的眼眸,“若兰,你是不是忘了你是什么身份,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七弟如此亲近!”

    “本殿下是答应过父皇,会好好对你,可并没有说,你可以一再挑衅本殿下的底线!”

    佳宁被他捏住下巴,想要摇头,却又做不到,一双大眼中闪过慌乱害怕,一颗一颗泪水,顺着眼角落下!

    上官弘玦不为所动,淡淡的话语,却多少有些威胁的意味,“告诉本殿下,你如何才能放下老七,不再挑衅本殿下,嗯?”

    佳宁说不出话来,只能一再扮可怜,希望这位太子看在皇帝对他下了命令的份上,不会过于为难她!

    不和上官玉珏刺激这位太子殿下,她是做不到的,不刺激他们,如何能让太子与上官玉珏对上!

    以前她就曾想过,如何勾搭上比上官玉珏权力更大的人,让他们为他所用,为自己报仇!

    现在这样好的机会,她要不弄得他们兄弟反目成仇,为自己报仇,那可真是对不起自己了!

    如果不是上官玉珏手里还有她的解药,她就不会这么做了!

    她会做的是,想办法剥夺了上官玉珏手里所有的权力,所拥有的一切,甚至于爱情!

    可眼前这位太子殿下,不说让这种人全心全意爱上她,至少也要让他为自己所利用!

    她要如何做,才能在保全自己的情况下,让他成为自己报仇的利器呢?

    见她说不出话来,上官弘玦身为一个大男人,又不能打女人,也不想再与她对峙下去,一把将她拦腰抱起,一路回到了朝霞院!

    佳宁也不做挣扎,乖巧的躺在他怀里,任由他抱着,但她感觉到,上官弘玦身上,还在不断挥发出冷气!

    这代表着,他现在很不爽,只是这一切的情绪,都被他那副淡然的表情,隐藏了起来!

    回到卧室,上官弘玦挥退了一切下人,将佳宁不是很温柔的放在了床上,冷冷的看着她!

    佳宁垂下头,不敢看他,小声说,“太子殿下,梅香她被打人打晕了,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殿下去看看她吧,她醒过来,一定很希望能看到你的!”

    这梅香是上官弘玦最宠爱的侍妾,把他支到梅香那去,应该能分散他的一部分怒火吧?

    “不必!”上官弘玦冷冷吐出两个字,下一秒,居然抬起一双大手,来解佳宁的衣服!

    佳宁被吓了一跳,一把挥开他的手,“你做什么!”

    上官弘玦冷冷看着她,还是很简洁的三个字,“宠幸你!”

    这对佳宁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立刻跑到床下,离得他远远的,“不可以!我和你尚未成亲,你怎么可以如此对我!”

    上官弘玦依旧是冷漠的表情,“怎么不可以?你早晚都是本殿下的人!”

    “你难道不明白,父皇让你和我回来,就是将你赐予本殿下了,只是本殿下想给予你足够的尊重,才一直没有动你!”

    “你竟然敢一再挑衅本殿下,那本殿下只有用这种方法来让你明白,你到底是谁的人,成为我的人以后,你就不会再想着老七了!”

    佳宁摇着头,“不!……我没有,我再也不敢想着别人,请太子殿下不要这样!”

    “殿下有很多侍妾,也不是非若兰不可,我们之间也才认识月余,请你不要强人所难!”

    面前这个男人,根本就不喜欢她,更遑论爱她,今天要这么做的行为,也只是要找回自己的尊严和面子而已!

    “强人所难?”上官弘玦眯起眼睛,“本殿下宠幸自己的妃子,怎么就是强人所难了?”

    好在,上官弘玦没有追过来,佳宁就躲在房间的角落看着他,“若兰知道,自己今天的举动让殿下心中很不舒服!”

    “我保证,以后我再也不见七王爷,再不会做任何拂逆殿下的事情,如果殿下实在不放心,可以把我关起来!”

    上官弘玦没有说话,一步一步向佳宁走过来!

    他往前走一步,佳宁就往后退一步,直到退无可退,被逼进墙角!

    上官弘玦忽然拉起佳宁的手臂,猛的撸起她的衣袖!

    只见白壁无瑕的手臂上,并没有那颗证明着清白的朱砂,上官弘玦的脸色,霎时变得阴沉无比,“他碰过你了?”

    佳宁咬着唇,难堪的别过头去,“是,我已经是他的人了!”

    这顶惊天大绿帽子扣下来,饶是上官弘玦度量再好,也被气得五内俱焚!

    咬牙切齿的看着佳宁,“贱人!居然未婚失贞,你这样一只破鞋,如何能堪当本殿下的太子妃?”

    “要不是父皇亲口赐婚,你认为本殿下会如此优待于你!”

    佳宁流着泪,“既然太子殿下嫌弃若兰已经不是清白之身,不如进宫求皇上下旨,解除我们的婚事!”

    “然后让你和老七在一起,重新回到他的怀抱,是吗?”上官弘玦接下佳宁的话!

    佳宁没有说话,无论这是不是她的意思,只要她和太子解除了婚约,上官玉珏都会把她弄回诚亲王府的!

    更何况,她就算解释了,上官弘玦现在也不会相信她说的任何话,还不如什么都不说!

    上官弘玦温和的面容上,浮现出一抹与他气质十分不相符的冷笑,“如果本殿下这个时候去求父皇收回成命!”

    “以父皇的脾气,不但不会应允,反而会让本殿下直接忍下这顶绿帽子,不要声张!”

    “既然都知道结果,本殿下为什么还要如此麻烦呢?你放心,你仍旧会是本殿下的太子妃!”

    “但这破鞋有破鞋的对待法,你又不是没伺候过男人,在这装什么贞洁烈女!”

    上官弘玦说完,一把抓起佳宁,将她扔在床上,佳宁被吓得惊叫一声,“不要!……”

    上官弘玦一把按住她颤抖的身子,大掌挥过,佳宁身上的所有衣服,化成碎片,纷纷飘落在床下!

    佳宁的双手想要护住自己的身体,却根本做不到,上官弘玦残忍冷血的态度,比上官玉珏更为邪恶!

    佳宁都不知道,一个男人在极度愤怒的时候,是怎么让自己的身体有反应的,反正上官弘玦做到了!

    居然一把捞过她的小身子,直奔主题,他这样粗暴的方式,直接导致,洁白的床单上,被撒上点点鲜红!

    极致的痛苦,让佳宁挣脱不了,只能发出凄惨的叫声,“啊!……不要!………求你不要!………求你!……”

    面对这位温和的太子殿下,佳宁没想到,她会受到这种待遇!

    早知道这样,她就不敢和上官玉珏眉来眼去,挑衅这一头披着兔子皮的恶狼了!

    可一切都晚了,上官弘玦愤怒至极,根本就不会顾及她的感受,一只手从脑后狠狠拉扯着佳宁的头发!

    佳宁眼前,只能看到水粉色的床幔,在剧烈的跟着摇晃着,身子像被劈成两半一样,痛到麻木!

    渐渐的,她连叫都叫不出来,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不知昏迷了多久像是很久,又像是一会,她又被疼痛折磨醒,原来,他还没有结束,继续折磨着她!

    身上都是被他掐出的青紫红印,她的皮肤娇嫩如水,大手过处,无不被带出一串紫红色的印记。

    直到又过了许久,这一切才结束,当上官弘玦放开紧紧抓着佳宁的手!

    佳宁失去了所有助力,软软的倒在床上,除了滚落下的泪水,她现在什么也做不了。

    上官弘玦看着她,目光不似之前冰冷,却并不多温柔,“本殿下对女子,从来温柔,这是第一

    次失控!”

    “你身子太过娇弱,以后如何服侍夫君,本殿下会吩咐太医,好好为你调理身子,你先歇着吧!”

    上官弘玦离开以后,佳宁也无法挪动自己的身体,只能躺在床上默默流泪!

    虽然早在心里决定,为了报仇,她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

    只要能报仇,被哪个男人怎样了她都能接受,可遭了如此对待,心里还是十分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