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多情总被无情伤 太医来府
    经过这一个多月的相处,她对下人平易待人,四个丫鬟也对她很是忠心!

    见太子离开了,房里仍然没有动静,四个丫鬟主动推门而入!

    刚才郡主凄惨的声音,她们自然听到了,可太子殿下要宠幸郡主,她们也无能为力!

    见佳宁如此凄惨的样子,几个丫鬟眼圈一红,“郡主,要不要奴婢们叫些热水,帮你清洗一下身子?”

    佳宁声音有些嘶哑,“去吧,你们帮我吧,我现在动不了!”

    “是,奴婢这就去!”立刻有两位丫鬟下去准备热水了,留在房里的两个,拉过被子,帮佳宁遮住身体!

    在四个丫鬟的帮助下,佳宁强忍着疼痛,清洗好了自己的身体,床单被褥也被换过了!

    丫鬟们见她心情不好,纷纷退了下去,佳宁一个人躺在床上休息,连晚饭都没起来吃!

    丫鬟实在担心她身子撑不住,喂她喝了一碗燕窝粥就退下了!

    上官弘玦对她一阵肆虐过后,也没再来过,这正是佳宁所期望的,这个带给她巨大伤害的男人,她不想看到他!

    虽然天气已经开始回暖,可夜晚还会有阵阵凉风吹过,一阵冰凉的气流划过,佳宁面前多了一个黑衣人!

    见是他来了,佳宁微微一怔,却并没有太多意外,他们这些江湖人,各自有一些自己的手段,可以探听到消息!

    何况眼前这人还和一国太子程飞羽是好兄弟,知道她被带来太子府,也不是不可能的,只是不知为何,来的不是程飞羽而是他!

    见佳宁躺在床上,并无反应,单冰煜来到床边坐下,“若兰,这段日子你还好吗?怎么脸色如此苍白?是不是哪不舒服?”

    佳宁摇摇头,“我没事,太子府里守备森严,你是怎么进来的?”

    “虽然太子府有众多侍卫把守,但我还是有办法潜入进来,这段日子,除了照顾我狄伯伯,我都在和飞羽一起研究,如何帮你拿到解药,也……知道了一些事情!”

    单冰煜的目光有些复杂,让佳宁不得不多考虑,他指的一些事情,都是什么事,“不知你想说什么?”

    单冰煜目光中有些忧伤,“飞羽跟我说了他的身份,也跟我说了………他喜欢你!”

    佳宁目光落在他冷峻的面容上,“那又如何?”

    他目光有些悲伤,“若兰,我只是想知道,你真的喜欢飞羽吗?”

    佳宁不确定程飞羽都跟他说了什么,顾左右而言他,“既然你这段日子都跟他在一起,是他让你来的,还是你自己想来的?”

    “是我自己想来看看你,飞羽正在想办法对付上官玉珏,我们一定会为你拿到解药的!”

    佳宁沉了沉眼眸,“单大哥,谢谢你帮我照顾我爹,我爹还好吗?”

    “狄伯伯很好,除了还没清醒过来,身体已经逐步在恢复,飞羽请了最好的大夫来照顾狄伯伯!”

    佳宁没有看向他,淡淡的说,“你代我跟他说一声谢谢,让他自己注意身体,好好照顾自己,别累坏了!”

    单冰煜面色一暗,曾几何时,若兰那样的依偎他,他们两人亲密无间!

    可现在,他明明才是狄伯伯许给若兰的未婚夫,可若兰却对她如此冷淡,还让他带给飞羽这样关切的话,难道,他们之间,真的走到这一步了吗?

    “若兰………”单冰煜拉过佳宁的手,他知道佳宁的习惯,晚上休息也会穿上睡裙,所以,并不担心男女之防!

    可下一秒,被子滑落,只见佳宁白皙的手臂上,青青紫紫,有好几道印子,而佳宁身上,居然没有穿衣服!

    佳宁没想到,单冰煜会忽然来拉她的手臂,想撤回已经来不及了!

    趁着单冰煜面色一愣,赶紧收回手臂,将身子缩回被子里,低喝一声,“你做什么!”

    单冰煜的手,还保持着拉着她手臂的姿势,愣在原地,看着佳宁!

    目光中划过不可置信和心疼,“那太子,他对你………”其他的,他说不下去了。

    既然他都已经看到了,佳宁也不反驳,垂下眼眸,“是,无所谓了,早晚都是如此!”

    “相信你能找到这来,就已经知道,我现在是太子的未婚妻,这件事是皇上下的圣旨,是无法改变的!”

    单冰煜眼眸中,满满都是沉痛,“若兰,你本来该是我的妻子,这是狄伯伯昏迷之前,亲自许诺我的!”

    “如果你真的喜欢飞羽,我并不会强你所难,可你对那太子,根本就不会………”

    “单大哥!”佳宁打断他的话,“你什么都不必说了,如果你真的想让若兰放心的话,就和程飞羽好好照顾我爹,做你该做的事,若兰和你之间,早就已经不可能了!”

    单冰煜看着佳宁半晌,佳宁一直躲避着他的目光,并不与他对视!

    “若兰,在我心中,你早就是我的妻子,让我抛弃妻子,单冰煜是做绝对做不到的,狄伯伯那里你放心,我和飞羽一定会好好照顾他!”

    “我知道你不会喜欢飞羽,更不喜欢太子,无论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才接受他们,我都希望,你不要做伤害自己的事,我会等着你回到我身边!”

    佳宁没有回答他的话,她和单冰煜之间,是不可能的!

    单冰煜微微叹息一声,在佳宁额头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房间中黑影一闪,床前只余被气流微微带动的床幔!

    黑暗中,传来佳宁微微一声叹息,她不是没感受到,单冰煜浓浓的爱意。

    当初单冰煜把她从狄府劫持出来,的确是一个计划不假!

    可那个时候,单冰煜不认识她,只把她当做一个仇人之女,可经过那段日子的接触,单冰煜显然是爱上她了。

    如果不知道曾经发生的那些事,也许,她也会为单冰煜的情而感动!

    可偏偏,她知道了这些事情,无论单冰煜对她的爱,有多么深情,她都不可以能原谅,将她害到如此境地的他!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多情总被无情伤!

    单冰煜的一腔感情,投到她的身上,是用错了地方,他们的开始,就注定了不会有结局!

    上官弘玦昨天临走之前,说要给佳宁调理身体,果然说话算话!

    第二天用过早膳以后,虽然他自己并未露面,但一位背着药箱的老太医,却被请到了朝霞院!

    老太医医术颇为高明,听说,还是皇宫中太医院的首席太医!

    因为太医也算外男,不可以沾染郡主的玉体,所以,诊脉的时候,必需在佳宁手腕上搭上了一块白巾!

    看着老太医微微有些变化的表情,应该是诊出些什么来了,佳宁心中微微一动,已经有了计较!

    淡淡一笑,“听口音,张太医是洛阳人吧?”

    张太医恭敬的回道,“回郡主,臣下的确是洛阳人士!”

    佳宁继续说道,“那可真是巧了,我们还是同乡呢,本郡主也是洛阳人士!”

    “哦?那的确是巧了!”本来诊脉之时,是不许人打扰的,可佳宁是郡主,问话张太医不得不答!

    一翻诊脉下来,张太医开了药方,说是好好为佳宁调理一下身子!

    佳宁接过方子,看了看,面色微变,却终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心里觉得很苦!

    她精通医术,如何看不出来,这里面的几味药材,居然有着催情的成分!

    虽然药效不是太明显,可长时间用下去,她的身子的确不会这般娇弱,承受不了男子了,可怕是,少了男人不行!

    太医居然敢给身为郡主的她,用这种药,一定是上官弘玦和他说了什么吧。

    昨天他临走时的那番话,又出现在了脑海中,他说她身子娇弱,如何服侍夫君!

    虽然他说的也是事实,可居然对她下这样的手,这是想要把她变成荡*妇吗?

    佳宁之所以认同下来,第一是她根本无法反抗,上官弘玦的决定!

    第二是因为她利用这副身体,现在已经勾引了好几个男人,每次那些男人对她做的,都让她异常痛苦!

    尤其是面对程飞羽的时候,已经让她有了心理阴影,想到以后要做的事,她不得不咬牙忍下来!

    也许,有了这些药物的帮助,可以让她少吃些苦头!

    佳宁将药方交给丫鬟,让她们收好,又挥挥手,屏退了所有下人,对要起身离开的张太医笑道,“张太医请留步!”

    那位张太医回身恭敬的说,“不知郡主还有什么吩咐?”

    佳宁笑道,“刚才,本宫见张太医数度欲言又止,应该是本宫的身体有什么不妥吧?”

    “现在房间中就你我二人,有什么不妥之处,张太医不妨直言!”

    “这………”张太医明显犹豫了,他刚才的确诊断出,郡主的身体有一些异常,但却不能说出来。

    他伺候皇家人已经大半辈子了,要是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别说是太医院的首席太医,可能这条命也早就没了。

    佳宁褪下手腕上的一只玉镯,塞给张太医,“本郡主和太医是同乡,见到张太医,倍感亲切,还请张太医据实相告!”

    手里的东西,虽然价值连城,可拿到张太医手里,却觉得十分烫手,“这,郡主言重了,下官怎么敢收郡主这么贵重的礼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