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剧毒已解 放灯节
    佳宁把他想要退回来的镯子,硬是塞到他手中,“张太医,其实你我心中都有数,这份礼一点都不重!”

    “明人不说暗话,本郡主就问张太医一句,我体内的毒可是解了?

    其实,搬到太子府中一个多月的时间,佳宁已经对这件事产生了怀疑!

    上官玉珏给她吃的毒药,不会是假的,可这段时间以来,她什么解毒的东西都没吃过,一直没有毒发的迹象!

    身体也没有任何异常,那只有一个理由解释,就是,上官玉珏已经偷偷的给她吃过解药了,只是她还不知道而已!

    上官玉珏现在对她情根深重,给她吃过解药,

    也不是不可能的。

    今日,她也是见这位太医面色数变,才从里面猜测,这太医可能是诊出了什么!

    这正好是个机会,她又岂能放过?虽然她精通医术,但比起宫里的太医,还是差了一截!

    一只价值连城的镯子,换他这一句话不过分吧?

    张太医眸色沉了沉,看了一眼一脸淡然的佳宁,将那只镯子收了起来,“既然郡主明言,那下官也不推辞了!”

    “郡主体内,的确有中过七虫七花剧毒的迹象,可此毒已经被解了,再过几月,连解过毒的痕迹都不会再有了!”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张太医告知了,对了,这件事,还请张太医,务必要为本郡主保密,以及本郡主不能有孕的事,你也一并要当做不知道!”

    “要知道,本郡主身无长物,送你的镯子,也是皇上赏赐的,这万一要是让皇上知道丢了,皇上那里,本郡主也不好交代!”

    张太医面色,暗暗发苦,他就知道,这郡主赏赐这么贵重的东西,不是那么好拿的!

    恭敬的一俯身,“郡主放心,下官作为太医多年了,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自然不会泄露出半个字!”

    佳宁扯出一抹笑容,“张太医放心,只要你守口如瓶,本郡主自然不会声张东西丢了的事!”

    目前为止,她中毒和不能怀孕的事,还不想节外生枝,如果不动点什么手段威胁一下,这太医要是跟上官弘玦说了,也许事情就更复杂了,这不是她乐见的!

    宫中太医胆子都小,尤其是能明哲保身这么多年,想来,这张太医也不会没事找事!

    让丫鬟送走了张太医,佳宁独自一人坐在房中,眯了眯眼!

    好你个上官玉珏,给她服过解药了,居然不告诉她,如果早知道解药到手,她才不会和他虚与委蛇这么久!

    既然已经确定下自己没事了,她就再也不是受制于人的狄若兰,杀千刀的男人,看我怎么报

    复你,我要一点一点的,让你一无所有!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上官弘玦没有再来找过她,像是府中没有她这个人一样!

    纸包不住火,虽然那天上官弘玦已经宠幸了她,又把她晾在一边的消息,王府中的人已经知道了。

    但仍旧没有人敢对她这个郡主不敬,太子都宠幸了她,她这太子妃之位,就已经是坐实了,端看什么时候成亲!

    无论太子喜不喜欢她,有没有对她宠爱有加,皇上的圣旨摆在那,她如今就是太子妃,是太子府中的半个主子!

    天气回暖的很快,佳宁已经退下了身上一套厚厚的冬装,换上了轻薄的春季装束!

    春天已经来临,佳宁约摸着,武林盟主那边,应该已经早就调集好了人手,只等上官玉珏和他们一起去攻打天魔教了吧?

    但非常不巧的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有他国使臣,要来大晋国,洽谈商贸事宜!

    自从上次宫宴结束以后,太子已经为上官玉珏和蓝暖玉,各自安在朝中安排了职位!

    他国使臣要来,他们这些皇子王爷,是不可以缺席的,所以,这剿灭天魔教的事,估计还要拖上一拖了。

    既然上官玉珏都已经给了她解药,想来,应该就不会再指望她爹拿回藏宝图给他了!

    或者,以上官玉珏这么久以来,从来都没提过这件事的态度上来看,他估摸着,已经知道了她爹掉下悬崖的事了!

    只不过,等他自己从天魔教夺得藏宝图,再去挖宝藏,估计有点任重道远,就端看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了。

    上官玉珏武功不低,离那天过去也已经有几天了,不知他在忙活什么,连单冰煜都夜探过太子府了,他居然没露面,真是有些奇怪!

    又是一个午后的黄昏,佳宁独自一人坐在房中抚琴,弹唱的是一首痴情冢……

    眼里柔情都是你

    爱里落花水飘零

    梦里牵手都是你

    命里纠结无处醒

    今生君恩还不尽

    愿有来生化春泥

    雁过无痕风有情

    生死两忘江湖里

    人前笑语花相映

    人后哭泣倩谁听

    偏生爱的都是你

    谁错谁对本无凭

    今生君恩还不尽

    愿有来生化春泥

    雁过无痕风有情

    生死两忘江湖里

    今生君恩还不尽

    愿有来生化春泥

    雁过无痕风有情

    生死两忘江湖里

    曲毕,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你在想谁?”

    即便过了这么久,再听见他的声音,佳宁还是浑身一抖,但不得不强压下来,回身盈盈下拜,“若兰见过太子殿下!”

    这个太子殿下,自从上次以后,再也没有光临过她的院子,不知今天怎么会到她这来!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今天他倒是很执着!

    佳宁垂下眼帘,“我谁也没有想!”

    上官弘玦没有再追问,淡淡的说,“听下人说,你已经有几日未出过房门了,今日天气不错,我带你出去走走吧!”

    佳宁看了他一眼,默默点头,上官弘玦的话,除了认同,她还能说什么呢?

    一路走来,所有落雪,早已化尽,路上的丫鬟向人纷纷行礼!

    佳宁本以为,太子会带她在府上转转,也就罢了,想不到,他竟一路带她出了太子府上了马车!

    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佳宁沉了沉,还是开口问道,“太子殿下,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上官弘玦平淡的看着佳宁,“我最后再说一遍,你以后要叫我的名字,你是我的正妃,有这个资格!”

    佳宁温顺应下,“是,若兰明白了!”佳宁现在不敢惹火这个男人,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不然会有什么后果,她已经领教过了!

    见面前的男人还在盯着她,一副等她开口的样子,佳宁咬了咬唇,“弘哥哥,不知你要带我去哪里?”

    不是佳宁不想叫出那一声玦,实在每当这么叫的时候,她都会想起上官玉珏!

    她不是对上官玉珏,旧情难舍,而是,根本就不愿意提这个男人!

    她新年过后才十七岁,上官弘玦今年已经二十有六,比她足足大了九岁,叫一声哥哥也不为过!

    这一声弘哥哥,似乎取悦了上官弘玦,也没有纠结佳宁没有叫他单名的问题,“你难道不知,今天是放灯节吗?”

    佳宁蓦然看向他,对哦,她都忘了,这里过的不是正月十五元宵节,而是过的初春时节的放灯节!

    时间好快,一转眼,都到放灯节了!

    “那,我们是要去西湖边上放灯吗?”

    记得听府中的丫鬟和她提过,放灯节的习俗是,在放灯节当天去河边,往湖中放灯!

    在里面写下自己的愿望,那么你的愿望,就会被河神收到,在这一天,河神会满足所有人的愿望!

    上官弘玦淡淡一笑,“我们现在正在赶往西湖的路上,喜欢吗?”

    佳宁扯了扯嘴角,硬是露出一抹笑容,“喜欢,谢谢弘哥哥!”

    其实,佳宁根本就不相信这样的传言和习俗,如果河神真的能满足每个人的愿望,世界上就不会有这么多遗憾发生了。

    像她这样的人,还有什么愿望,她都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愿望!

    她的愿望,可能就是尽早报仇吧,但这样的愿望,显然不适合写在河灯里,她也不会写!

    上官弘玦沉了沉眼,起身来到佳宁身旁坐下,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大手中!

    温柔的看着她,“若兰,抱歉,那天我实在心中气愤,对你很粗鲁,我以后不会再这么对你了!”

    佳宁垂下眼眸,收敛起自己的一切情绪,强自压下心中对他的恐惧,缓缓依偎在他怀中,侧脸贴在他的胸膛。

    “弘哥哥,不要再这样对我了好吗?若兰已经是你的人了,心里不敢再想着别人,你是若兰的夫君,若兰只想得到你的怜惜!”

    上官弘玦抬起她精巧的下巴,从那双柔和水润的眼睛中,只能看到对他的顺从和依赖!

    得到一个女人心的办法,果然必须要先得到她的身体,如果不是那天他宠幸了这个女人,她现在也不会对他如此这般温顺!

    “你放心,以后我会好好宠爱你,不会委屈了你,等时机成熟,我们就正式成亲!”

    话落,充满男性气息的吻压了下来,佳宁没有躲避,彻底放弃反抗,缓缓闭上眼睛,任他予取予求!

    除了那天的失控,折磨了她,上官弘玦并不是一个随时随地失控的人!

    更不像上官玉珏一般禽兽,直接将她按在马车上凌辱,只是吻了一会,就放开了她,将她抱在怀里!

    不过多时,外面传来车夫的声音,提醒他们已经到了!

    上官弘玦十分贴心的抱着佳宁下了马车,看着面前一座高大的酒楼,佳宁有些诧异,“弘哥哥,我们不是去西湖边吗?”

    上官弘玦轻笑了一下,“现在天还未黑,放河灯为时尚早,听说你这几天食欲不济,我带你来外面换换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