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八章 湖边放灯 大蒙太子
    说着,两人踏步来到酒楼中,在店小二的带领下,要了一个雅间!

    上官弘玦又点了一桌子的菜,有些都是佳宁平时喜欢吃的!

    佳宁不解的目光看向他,太子殿下日理万机,怎么会知道她喜欢吃些什么?两人已经有段日子没见了。

    上官弘玦解开了她的疑惑,“每天你都在府中做些什么,都和什么人在一起,自会有人向我禀告,我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很正常!”

    佳宁心中,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原来,她是被人监视了,也许,对于上官弘玦他们这样的人来说,根本就不算监视!

    随便把她身边的丫鬟招过去问问就好了,她虽然是个郡主,可府里的一切吃穿用度,包括她的丫鬟,哪一个不是听命于上官弘玦的!

    佳宁沉了沉眼目,没有再说什么,两人用餐的礼仪,十分优雅得体!

    都奉行着食不言寝不语,一餐饭吃下来,也没人说什么话!

    也许,数月之前的狄若兰,想要面对一个凶狠强*暴过她的男人,如此平和的吃完一餐饭,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经历过如此多种种事情以后,对于现在的佳宁来说,居然已经可以不往心里去了,这段日子以来,她的确改变太多了!

    用餐完毕,上官弘玦优雅地用手帕擦了擦唇角,“这几日有他国使节前来大晋国,宫里会设宴款待,你和我一同进宫吧!”

    这件事佳宁知道,但并没想过,上官弘玦会带她一起进宫,他国使节来大晋国,带她一个未过门的太子妃去能干什么?

    但佳宁并未多问,“不知来的是哪个国家的使臣?”

    “是大辽和大蒙的太子,出使我大晋国,洽谈一些商贸上的事宜!”上官弘玦为佳宁解惑!

    佳宁眼眸转了一转,大蒙国的太子她是不认识,可是大辽国的太子,不就是程飞羽,公然出使,他这是为了公事吗?

    像是怕佳宁听不明白,上官弘玦解释得十分清楚!

    大辽国人骁勇善战,盛产铁矿兵器以及各种矿产,但却土地贫瘠!

    能种出庄稼粮食的土地,并不足以养活整个国家的人,所以,每年大辽都会来他们晋国购买一些粮食!

    因此这些年来,大晋和大辽一直都互通商贸往来,也从未有过战争发生!

    而且,当今皇帝,也就是他父皇的妃子里,就有大辽国的公主!

    大晋也有一位公主,已经嫁到大辽国为王妃了,算是世代联姻!

    大晋国,国土广阔,土地肥沃,十分富饶,国家境内盛产银矿金矿,国力丝毫不逊色几国,算是这片大陆上,最富有的国家了。

    没有哪个国家愿意和大晋国交恶,当然,除了几年前和大夏国有过一场恶战,四皇子也是在那场恶战中,为国捐躯的!

    就连这次大蒙的太子出使大晋国,也是为了来买东西的!

    这片大陆上的大蒙国,有点类似于蒙古的制度,盛产牛羊马匹,国内草原比较多!

    有名的汗血宝马,就是出自于大蒙国,说是来买东西,具体点,也可以说成,是来换东西!

    大蒙太子这次来带了不少的牛羊马匹,是以物换物,来换取大晋国的丝绸锦缎的!

    每年都有这么一遭,你买我卖,因为有利可图,大晋获得的利益也不少,也愿意与他们做这些贸易交易!

    只是,每年派来的使臣身份不一样,今年还是第一次,两国都派了自己国家的太子前来,算是很重视这次交易了!

    上官弘玦说了一些,其他综合佳宁自己了解的情况,基本也就明白这次的事情了!

    至于为何买粮食和绸缎,不在秋天的时候进行,而是在初春的时候前来!

    上官弘玦也给了她解答,秋季正是大晋国忙着收割的季节,并没那么多时间能在短时间内收集刚收割好的粮食,交给外国来使!

    之所以在春季进行交易,也是两国提前定好的,春季的时候,去年的粮食基本已经完善下来!

    要卖给对方的粮食,也已经准备好了,他们来了把粮食带走就可以了,这样大家都省时省力。

    反正,上官是弘玦说什么佳宁都不会反驳,只是参加一次宫宴而已!

    去就去吧,程飞羽也知道她如今又转进了太子府,没什么大不了的!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过了一会,天色渐渐黑沉下来,上官弘玦带着佳宁,再度进了马车,往西湖边赶去!

    等他们赶到的时候,西湖边已经有些许人,正在放河灯了!

    两人下了车,下人及时递上几盏河灯,以及笔墨之物。

    上官弘玦写下自己的话,并未回避佳宁,只见,他在白纸上写下一行字,笔锋刚劲有力,尽显霸者之势!

    愿我大晋国富民强,繁荣昌盛,千秋万世!

    不愧是做皇帝的料,河灯里许个愿望,都离不开国家大事,还有他的天下万民!

    佳宁笑了笑,全当没看到,此情此景,她在太子面前,又是一个将心思全都归复于他的女人,该写些什么呢?

    佳宁拿起笔,蘸好墨汁,在白纸上,写下一行娟秀的字体……

    我欲与君相知,

    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上官弘玦眼眸微微流转,“想不到若兰还是个才女,这诗,不知是写给谁的?”

    佳宁淡淡一笑,“天下间的女子,无不希望能与自己的夫君相知相惜,长存此心,永不褪减,这诗自然是写给我未来夫君的!”

    佳宁并没有说写给他的,她未来的夫君在哪,她都不知道,但至少不是眼前这个禽兽男人,至于他要怎么想,那就是他的事了!

    上官弘玦轻握了一下她的手,想说些什么,终是没有出口,“我们把河灯放进湖里吧!”

    湖边放河灯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他们将手里的河灯放进湖面,轻轻推了推!

    河灯摇摇晃晃的,和其他人的,慢慢结成一条队伍,往远处飘去!

    上官弘玦温和的声音从身边传来,“你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

    佳宁一直看着水面,两人的身影倒映在水面上,随着河灯的流过,被打出一道道波纹,“你的也会!”

    其实,佳宁根本就不相信这样迷信的东西,她只相信,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一切都要凭自己的能力,与其求神拜佛,还不如自己好好努力。

    至于身为一国太子殿下,上官弘玦为何会相信这样迷信的东西,佳宁只能说是,各有喜好吧!

    河灯已经放完了,二人自然要打道回府,此处离回马车,还要步行一段时间!

    今日放河灯的人很多,熙熙攘攘,上官弘玦将佳宁娇小的身子护在怀里!

    从远处看,一抹高大的墨蓝色身影,将一抹娇小的白色身影护在怀中。

    程飞羽袖中的拳头,紧紧握了一下,身边传来一男子低沉好听的声音,“不知耶律兄在看什么?”

    程飞羽收回目光,脸上一片俊秀斯文,淡淡一笑,端是尊贵雅致,风流不羁的本性,被他隐藏的很好,“蒙兄,这么快就放完河灯了?”

    这大蒙国的太子,不知道怎么搞的,听说今天是大晋的河灯节,居然也要跟着出来凑热闹!

    还拉着他一起出来,同住驿馆,两人又是同属一国太子,他也不好推说不出来!

    虽然远远见了若兰一面,可看她被别的男人搂在怀中,他心里焉能没有火气,还要和这个男人虚与委蛇,真是憋屈!

    蒙天浩总感觉,面前的男人好像心情很不好,虽然脸上在笑着,但那眼神深处,似乎有两团熊熊的火焰在燃烧着。

    温和有礼的说,“这河灯节不愧是大晋的传统节日,人居然这么多,耶律兄不放一盏河灯吗?都已经出来了,不如也入乡随俗好了!”

    大蒙国太子蒙天浩,正是这次派来与大晋以物换物的负责人!

    这大蒙太子,风度翩翩,黑发如瀑,剑眉斜插入鬓,一双鹰眸炯炯有神!

    肤色如蜜,薄唇如刀削,眸中不时闪过一抹精光,只叫人看不透他心中所想。

    本来,程飞羽对这样的事情,是没有兴趣的,经他这么一说,想着刚才若兰也来放过河灯,还真改变了想法!

    拿过笔墨和白纸,写下一行字放在河灯中,放入了水中!

    那上面清楚写着几个字,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见他写下自己的愿望,蒙天浩很有风度的没有看,转过身去,装作看着身旁的风景!

    等程飞羽放完了河灯,二人漫步走回驿馆,他们也是这几天,才先后到达大晋的!

    大晋京城,专门建有招待外史的驿馆,因为他们几国,每年都会有人来大晋出使,这驿馆是必须要准备的!

    程飞羽和蒙天浩有一搭无一搭的说的话,在他们的身影离去以后!

    一抹黑影瞬间出现,利用自己刚猛的掌力,将程飞羽放入的河灯,捞了上来,取回那张纸条,收了起来!

    两位太子殿下回到驿馆,各自回了自己房间休息,程飞羽虽然很想前到太子府与佳宁相会!

    但想想上官弘玦现在对佳宁的态度,还是忍了下来!

    大晋国皇帝近几日就会设宴款待他国使节,在这个时候,最好还是不要有什么节外生枝的事情发生,他且忍耐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