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验收成果 云侧妃的求助
    而此刻,蒙天浩的房里就热闹了,接过黑衣人递过的纸条,缓缓打开,正是程飞羽放在传灯中的那张!

    看着这一句类似情诗的话,蒙天浩缓缓勾起唇角,“果然不出本太子所料,此次出行,颇有意思!”

    “暗,你去好好查查这之间的事情,本殿下倒要看看,让大辽太子念念不忘的女子,是个怎样的人!”

    黑影领命退下,看着手中的白纸,蒙天浩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将它靠近烛火,一点点,看着整张白纸化为灰烬。

    上官弘玦带着佳宁,在外面已经吃过晚饭,回府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回到落霞院以后,佳宁本以为他会离开,可他居然没有走的意思!

    佳宁垂了垂眸,没有拒绝,在上官弘玦的心中,她都已经表明心思了!

    晚上留在她这休息,也是正常的,反正,该发生的已经发生过了,又有什么关系!

    这段日子以来,佳宁每天都是一天三顿药的在喝着,她知道药里都加了什么,仍旧面不改色地喝下去!

    不知上官弘玦今晚,是否想要验收他的成果呢?

    见上官弘玦今晚要留在这里休息,几位丫鬟低头垂眸,服侍着两位主子脱衣!

    两人只着内衣以后,丫鬟纷纷退出房间,佳宁一直站在房间中,没有去床上!

    虽然心里明白,可让她一点不怕上官弘玦,那是不可能的!

    见她没有反应,上官弘玦将她揽在怀中,两人一起来到床边坐下,“若兰,时候不早了,我们休息吧!”

    佳宁不敢抬头去看他,默默点了点头,有男性气息靠近,她竟忽地觉得,身子一热,似乎有些……药效发作的感觉……

    上官弘玦揽着她,轻轻将她放倒在床上,一只手来到她的衣带处,慢慢拉开她的衣服!

    佳宁没有拒绝,只是垂着眼眸,面上浮起朵朵红云,她现在,居然很想要他!

    这与感情无关,只是单纯的身体想要,一定是那药起了作用,改变了她的体质。

    上官弘玦似乎也发现了她的变化,将她的衣服全都拉开,大手也覆了上来!

    想到身上的男人,不知道被多少女人给用过了,还有那么多侍妾,佳宁心里一阵反感!

    可又无法拒绝,心里一阵阵苦涩,溢满了整个心房!

    这一晚,上官弘玦时间很久,翻来覆去品尝着她的美好,他体力很好,难怪那么多侍妾都摆得平!

    有了那些药物的改变,佳宁不再觉得痛苦万分,在不爱的男人身下,居然也很享受!

    许是那一声一声的弘哥哥轻喊出来,引到身上男人心情愉悦,这一晚,佳宁并没有受到虐待!

    太子的确是像外面传言的一样,对女人很是怜惜,当然,除了第一次的粗暴!

    直到佳宁累及睡去,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结束的!

    脑海中只记得,这个男人脸上那种享受的表情,脸色沁着红润,唇瓣微微张开!

    这是在这个男人身上,难得看到的被情欲沾染的表情!

    见佳宁已经支持不住,晕了过去,上官弘觉意犹未尽!

    虽然经过这段日子的服药,她已经不再一碰就要散架的样子,可仍旧承受不了男子的疼爱!

    他还没尽兴,她就晕了过去,她又是正室,为了不伤及夫妻颜面,他又不能叫别的侍妾过来一起服侍!

    看来,还要多服一段日子药才可以,如果她药性发作,他也可以满足她!

    佳宁第二天睁开眼的时候,身旁早已没了上官弘玦的身影!

    他应该上早朝去了吧,微微一动,身子传来一阵酸疼!

    这副身子可真是,难怪上官弘玦要给她吃那些药!

    这样娇弱的身子,估计也就适合像圣女一样供起来,根本就不适合被男人摧残,可她却被逼无奈,要和好几个男人周旋!

    唤了丫鬟进来为她梳洗,服侍她穿衣起床!

    日子又这样,不咸不淡的,过了几日,这一天,许久未登门造访的云侧妃,居然来到了她的朝霞院请安。

    上次她发生危险以后,上官弘玦居然迁怒了梅香夫人!

    说如果不是她引着佳宁去了偏僻的梅林,佳宁也不会发生危险!

    以后勒令她们,不许随便带佳宁去危险的地方,违令者绝不轻饶!

    从那次开始,已经很少有侍妾敢接近佳宁了,毕竟,谁也不愿意一个不小心,受到太子的责罚!

    至于无辜的梅香夫人,佳宁只能说句抱歉了,她也没有办法左右上官弘玦的决定!

    既然云侧妃都来了,她也不能拒之于门外,让丫鬟请云侧妃进来!

    看着施施然走进来的粉衣美人,佳宁不由再次在心中感叹,这太子殿下真是有艳福,府里的妃子和夫人们,一个赛着一个的漂亮!

    这云侧妃是丞相府的千金,虽是庶女,也是个我见犹怜的美人,听说,还是京城第一才女!

    本身这样的身份,也是当得起太子正妃的,可能是因为太子与她有婚约在先,皇帝只是指了她为太子侧妃!

    云侧妃进来以后,先是给佳宁见了礼,“妾身见过郡主!”

    佳宁温和的说,“云侧妃不必多礼,起来吧,不知你来我这,可是有什么事情?”

    这云侧妃看着她,一脸欲言又止,说找她没事她都不信!

    云侧妃看了看左右的丫鬟,咬了咬唇,有些为难的说,“不知郡主可否让下人们先退去,妾身有些话,想单独和郡主说!”

    听她这么说,佳宁眼眸中,闪过一抹疑惑,“云侧妃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还要遣退下人?”

    见佳宁对她似乎不是很信任,云侧妃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居然跪了下来!

    “妾身真的只是有几句话,想要对郡主说,绝对没有不轨之心,请郡主成全!”

    见她一脸诚恳的样子,佳宁只好对下人们挥了挥手,看她想说什么!

    得了佳宁的吩咐,丫鬟们纷纷退去,贴心的将门关好,房内只剩下云侧妃和佳宁二人。

    “下人已经退出去了,你有什么话可以说了!”佳宁语气淡淡!

    她和这个云侧妃,素来没有什么交际,不知她这是何意!

    云侧妃一脸乞求地看着佳宁,“郡主,妾身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才来求助郡主的,请郡主一定要帮帮我!”

    佳宁有些不解,“你是府中的侧妃,有什么事,应该求太子殿下才是!”

    “我虽是郡主,可现在与太子尚未成亲,府中的事,我不能做主的,你求了我怕也是无用!”

    佳宁说的是事实,无论云侧妃遇到了什么困难,她在府中身份仅次于太子和她这个郡主!

    能让她低头恳求的事情,除了上官弘玦以外,她这个郡主,根本就帮不了她什么!

    云侧妃摇着头,“不,郡主,这件事只有您能帮妾身,求郡主一定要帮帮妾身,妾身感激不尽!”

    见她如此执着,佳宁叹了口气,“你先起来再说吧,如果能帮,我会帮你,要是帮不了,我也没有办法!”

    听佳宁如此说,云侧飞似乎稍稍松了口气,从地上起得身来,“不瞒郡主,妾身已有了一个月的身孕!”

    “可妾身是侧室,我大晋国皇室有律法,正室无所出之前,侧室是不可以怀有身孕的,就算是有了,也要打掉!”

    “只有正室嫡子出生以后,得了正室的许可,我们才有资格为殿下生下孩子!”

    “在此之前,每次侍寝过后,殿下都会吩咐人,给我们喝下避除有孕的药!”

    佳宁不解的看着她,“既然你们都有服药,你又如何会有身孕?难道,你没有按时服药吗?”

    云侧妃柔美的眼眸中,划过一抹悲伤,“郡主可能不信,可每次侍寝以后的避子汤!”

    “妾身都一碗不落的服下,明知有了孩子也保不住,妾身不会做这样的傻事!”

    “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就有了身孕,这件事,妾身不敢告诉太子殿下,殿下如果知道了,一定会打掉孩子的!”

    “妾身今天来就是想求郡主,可不可以跟殿下求求情,让妾身留下腹中的孩子!”

    皇室之中居然有这样的规矩,佳宁还真是不知道!

    难怪,无论是上官玉珏,还是上官弘玦,纳侍妾已经有几年了,府中却一无所出!

    她开始还以为,他们是不想那么早要孩子,现在才明白!

    原来是未立正妃生下嫡子之前,不许妾室生孩子!

    这也是保证,正室权力不流入妾室手中的一种手段!

    难怪,辗转几处,都没有几个妾室敢对正室不敬,就连之前的梅香,也是对她真心恭敬!

    原来做了人家的妾室,就连生孩子的事,都要受正室控制,这些女人,实在太可怜了!

    看着云侧妃抹着眼泪,佳宁倒不是不相信她说的,有的人体质不同,避孕药也不是百分百就能避除有孕!

    可能那百分之一的可能,让她给赶上了,这个女人也实属可怜!

    佳宁轻叹一声,“云侧妃,不是我不想帮你,这既是皇室的律法,怕就是我求了太子殿下,也无用啊!”

    上官弘玦对她并无情意,她这个未过门的正室,只不过是个纸老虎郡主而已,又怎么能撼动得了上官弘玦的决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