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假山春色 冷血律法
    云侧飞脸色一白,泪水簌簌而下,跪在佳宁面前,“郡主,妾身都明白,但这是妾身能想到唯一的法子了!”

    “如果没有身孕就算了,可已经有了身孕,妾身怎么忍心自己的孩子就这样没了!”

    “郡主是正室,只要郡主愿意接纳这个孩子,好好求求殿下,也不是不可能留下这个孩子的!”

    “只要郡主愿意让妾身生下这个孩子,妾身愿意把孩子交给郡主抚养!”

    佳宁被她说的有些呆愣,这又是哪跟哪?她也没说要夺孩子呀!

    云侧妃知道佳宁是江湖女子,有些事情不明白,解释的仔细!

    “妾身是侧室,在正室没有孩子之前,连怀孩子的资格都没有,更没有资格抚养孩子!”

    “但只要郡主愿意接纳这个孩子,在妾身生下孩子以后,郡主就是孩子的亲娘,那就是嫡子,殿下说不定就会同意留下孩子了!”

    “你的意思是,你生下来孩子,交给我抚养,你的孩子就是嫡子了,对吗?”

    佳宁这番话,完全只是叙述一件事情,并没有其他意思,可云侧妃听到耳朵里,就不一样了!

    云侧妃对佳宁深深一叩首,“妾身自知,自己只是侧室,不敢让自己的孩子以嫡子自居,只想保孩子平安活下来!”

    “妾身向郡主保证,孩子生下来以后,妾身不会见这个孩子,也不会让孩子知道,我是他的生母!”

    “郡主就是孩子的亲娘,只求郡主能大发慈悲,让太子殿下留下这个孩子,妾身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佳宁两世都没结过婚,更没有孩子,也不知道作为一个母亲,是什么样的感受!

    但见云侧妃为了自己的孩子,可以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也心下感动!

    将她从地上扶起来,“你先起来吧,地上凉,你现在还怀有身孕,不能着凉!”

    “既然你一心想保住这个孩子,我只能尽力试着,求一求太子殿下,但我不敢向你保证,一定会成功!”

    “虽然我是郡主,可也只是殿下的妃子,有些事情,不是我想做主就能做主的,如果殿下执意要打掉孩子,希望你不要怪我!”

    云侧飞热泪盈眶,满眼感激,“只要郡主肯出手相助,妾身已经很感激了!”

    “这是妾身和孩子唯一的机会,妾身感激郡主还来不及,怎敢怪罪!”

    佳宁和她说了会话,云侧妃身子乏了,就起身离开了。

    她离开以后,佳宁心里觉得很是为难,她又想一直在上官弘玦这当妃子,更没有想抢人家孩子的意思!

    如果云侧妃以后真的生了孩子,又认她为娘,她自身都难保,又怎么保护一个孩子呢?

    本来她自己的事情就已经很繁杂了,今天云侧妃的事情这么一闹,更觉得头疼不已!

    还好,不是每个侍妾都来求她,不然,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云侧妃离开以后,佳宁在房里呆着,越发烦闷,索性没有带任何丫鬟下人!

    一个人在太子府里漫步,欣赏着风景,一路走来,小桥流水,亭台楼阁,应尽应有!

    佳宁信步走到了一处假山下,刚想继续往前走,耳边却听到了一阵,有些和谐的声音……

    “皇子……不要!……别………妾身受不了了,………”

    这,………这声音佳宁能明白,可太子现在应该在六部衙门办公,不在府里!

    怎么还会有时间大白天在假山中与侍妾……呢?

    况且,太子应该是叫殿下,不是皇子才对!

    一道诱惑人心的男声响起,夹杂着某些运动的和谐声音,“灵儿你受的了的,太轻了,怎么能满足得了美人你呢!”

    “快说,本皇子的二哥,多久没碰过你了,居然让你饥渴成这样,………”

    佳宁蓦然捂住自己的嘴,她只是出来随便转转,居然让她听到这样劲爆的消息。

    从这几个词汇中,可以听得出,里面的男人,一定是太子的某个弟弟,和太子的侍妾正在偷情!

    可太子的那几个弟弟,她几乎都认识,没有一个和这位声音对的上号的,他又是太子的哪位弟弟呢?

    这时,和谐的声音继续响起,那位灵儿断断续续的说,“太子殿下……已……已经半个月,没碰过妾身了,殿下………最近……很是宠爱郡主,几乎很少碰我们………”

    男人不屑地哼了一声,“哼,就是父皇赐婚给二哥那位太子妃?看来,这女人很有一些手段!”

    “居然勾的二哥也对她上了心,不如,本皇子哪天也会一会,看看这江湖女子是什么滋味,你说好不好啊,灵儿………”

    “不!……不要!……您难道不喜欢灵儿了吗?灵儿本就是您的侍妾!………”

    “如果不是为了皇子,灵儿也不愿意待在太子府的,灵儿最想服侍的是皇子………”

    “那本皇子今天就好好满足你一次,喂饱了你,然后给本皇子乖乖的去服侍好二哥,知道了吗!”

    这位灵儿,也是上官弘玦的侍妾,全名曲灵儿,据说是一位官员的庶女!

    想不到,还是这个男人将她送给太子的,听曲灵儿说,她待在太子府,也是为了这位皇子!

    看来,这里面的故事不少啊,她应该是这位皇子,安插在太子府的眼线吧?

    那太子的这些侍妾里,又有多少是其他兄弟安插进来的眼线呢?

    好比上官玉珏的王府里,应该也少不了其他兄弟安插的眼线!

    这皇家兄弟多了,还真是龙争虎斗,互相监督着!

    佳宁没兴趣再听,他们在这表演的活春宫,转身离开!

    心里在想着,皇帝的几位皇子,她都认识,唯一没见过面的,应该就是那位,出一趟自己皇子府都费劲的六皇子!

    听这男人办事的声音,龙精虎猛,哪像常年卧病的样子,皇家这潭水,可真是深的很啊。

    出来溜达了一圈,就撞了人家的好事,佳宁也没有兴致再散步,回到自己房里!

    晚膳时分,上官弘玦又来到了她的院子,这几日,佳宁已经习惯了!

    连这些侍妾都知道,太子殿下这几天最宠爱的,就是她这位郡主!

    看来,今晚他又是想在自己院子里休息了!

    用过晚膳以后,挥退了下人,佳宁看着上官弘玦,有些欲言又止!

    上官弘玦自是发现了她的表情,放下手中的茶盏,“若兰,有什么事吗?”

    佳宁有些为难的点点头,“弘哥哥,若兰的确是有件事想和你说!”

    “你说。”也许是与这几日做了夫妻有关,上官弘玦近日对她的态度,也越发温柔!

    佳宁咬了咬唇,“今天云侧妃来找过我,她和我说了一件事!”

    上官弘玦看着她,继续等着她的下文!

    “云侧妃,她已经有了一个月的身孕,但她不敢告诉你,所以特地来求了我,想把孩子留下!”

    话说完,佳宁一直看着上官弘玦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会不会答应!

    上官弘玦目光落在佳宁身上,和平时差不多,没有特殊的表情!

    一点没有即将为人父的喜悦,淡淡的说,“你答应她把孩子留下了?”

    佳宁摇头,“没有,若兰自知,这样的事情,不是我能做主的,可云侧妃也实在可怜,不知道弘哥哥可不可以留下她的孩子?”

    “既然她能来求你,就知道孩子是不可能留下的!”

    “她身为妾室,敢私自在正室有孕之前就怀上孩子,这已经是犯了七出之条,还胆敢想要留下孩子,这根本就不是不可能的!”

    上官弘玦一脸冷漠,说出打掉孩子的话,他丝毫不显心痛!

    见他这样,佳宁都不禁心中一紧,云侧妃怎么说也是他枕边人,服侍了他好几年!

    可两人之间有了孩子,他连眼都不眨一下,就说绝对不可能留下,这样的男人,真的让人冷得发寒!

    佳宁小心翼翼的说,“云侧妃是这么说的,只要让她留下孩子,她生下孩子以后,会把孩子交给我抚养!”

    “以后也不会告诉孩子,她是孩子的生母,她只求可以留下这个孩子!”

    “弘哥哥,孩子怎么说也是你的,不如,就留下吧?”

    上官弘玦有些诧异的看着她,“侧室先正室之前有孕,这是大不敬,你不介意?还要养妾室的孩子?”

    “如果你想要孩子,自己生不就好了吗?你是我的正妃,想生多少都可以!”

    “她们不过是些妾室,你不用顾及她们,如果你不喜欢,以后也可以让她们不能有孕,只要你自己辛苦一点,多生一些!”

    上官弘玦的理所当然,让佳宁无言以对!

    也许,他们这么多年以来,秉承的都是这样的信条,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可做妾室的这些女子,她们多可怜啊。

    佳宁现在只想知道,这孩子到底能不能留下,“弘哥哥,我现在只想知道,有办法留下这个孩子吗?”

    上官弘玦淡淡的看着她,过了一会,才说,“有,云室犯了七出之条,私自有孕!”

    “如果她执意想要留下孩子,孩子出生以后,必须要交给正室抚养!”

    “云氏要被当着所有妾室的面,灌下绝育的药,将她送到佛寺去礼佛,没有人会承认她是孩子的生母,包括孩子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