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孩子没了 六皇子上官玉璃
    见佳宁一瞬间神情受创,上官弘玦淡淡的说,“现在,你还想要求我留下孩子吗?”

    “孩子和云氏,只能留一个,最好的办法就是打掉孩子!”

    “如果你可怜她,在我们生下孩子以后,准许她再怀孕就是了!”

    见佳宁没什么反应,像是被吓傻了一般,上官弘玦一把将她抱起!

    来到大床前,“近日,我日日宠幸你,也不知你什么时候才会有身孕!”

    “如果你尽快怀孕,用不了多久,云氏就可以再有孩子了!”

    说着,身上的男人已经开始剥掉她身上的衣服,佳宁不知是为自己悲哀,还是为云侧妃悲哀!

    马上就要没有一个亲生骨肉了,可上官弘玦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心思做这个?

    她也不想哭的,可心里一酸,泪水就那么落了下来。

    见她落泪,上官弘玦停下动作,抬起手,抹掉她的泪水,“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我母后在生下我之前,也打掉过两个孩子,这是很正常的,别难过了!”

    “如果你想要孩子,我会给你孩子的,我日日宠幸你,你早晚会怀孕的,我马上就给你一个孩子,好不好?”

    他说完,俯下身,层层床幔下,人影浮动,高大男人身下的娇小女孩,发出一声声愉悦的声音………

    这一晚,上官弘玦没有留情,像是一定要她怀孕一样,直到他自己都倦了,才意犹未尽的放开佳宁!

    果然,云氏肚子里的孩子,还是没了,上官弘玦下令,所有人聚集到正室的朝霞院中!

    两位侧妃,八位侍妾,还有佳宁这个未来的太子妃,全都聚在院子里!

    上官弘玦冷冷的吩咐人端了一碗打胎药,当着众多人的面,逼着云侧妃喝下!

    云侧妃不愿意,哭求着他,甚至哭求着佳宁,求他们留下孩子!

    佳宁都忍不住跟着落泪,可却不能撼动上官弘玦半分!

    吩咐两个丫鬟拉着云侧妃,硬把那碗堕胎药给她灌了下去。

    被灌下堕胎药,云侧飞像是失了所有的力气,软软的趴在地上,其他的侍妾侧妃,也不敢说话!

    佳宁见她这样可怜,想起身去扶她,却被上官弘玦,淡淡的一句,不要失了身份,给阻止了!

    虽然可怜云侧妃,但她不能不听上官弘玦的!

    她也不能为了一个萍水相逢的侧妃,和上官弘玦顶着干,那受苦的就是她了!

    云侧妃被丫鬟带回了她自己的院子,上官弘玦对院子里的侍妾和侧妃,一顿言语震慑以后,也离开了!

    见佳宁在落泪,和她关系较好的梅香夫人劝她,说上官弘玦这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要知道,云氏私自有孕,已是犯了七出之条,她又拒绝喝下堕胎药!

    按照正常的处罚方法,是要吩咐人,拿着木棒,敲打她的腹部,活活将她肚子里的孩子打掉的!

    可那样怕是会伤了身子,不能再有孕了,太子念着与她同床共枕几年的情谊!

    只是让人把堕胎药灌下去就算了,没有过多处罚,已经算是留了情分!

    佳宁只觉得浑身发冷,梅香夫人在说什么,她都听不到了!

    见她好像是被吓到了,几位侍妾和侧妃,纷纷恭敬行礼,然后都回了自己的院子!

    估计通过这次的事情,是不会敢有人私自有孕的!

    没有这件事情以前,太子府中也从未有侍妾有过身孕,云侧妃这次也是意外!

    第二天,佳宁带着一些上好的补品,来到云侧妃的云香院看望她!

    云侧妃失了孩子,正躺在床上,愣愣的看着前方出神!

    一张柔美的脸上,也苍白的很,想来是骤然堕胎,让她伤了身子!

    见佳宁来了,她挣扎着想要起身,佳宁赶紧急步上前,让她躺下!

    “快躺下,你身子虚弱,要好好养着,那些礼数不必多在意!”

    佳宁看得出来,云侧妃十分伤心,“我知道你心里难过,真的很抱歉,我没能帮得了你!”

    云侧妃失神的摇摇头,“妾身明白,这一切都不怪郡主,太子殿下的决定,不是郡主可以左右的!”

    佳宁不知该如何安慰一位失了孩子的母亲,连她这个旁观者都觉得,心里酸酸的!

    “云朵,你不要难过了,孩子还会有的,太子殿下那里,我会尽量劝他不要亏待你!”

    云侧妃对佳宁露出一个笑容,却很悲伤,“妾身多谢郡主了,能有郡主这样的主母,是妾身的福气!”

    看着她这样,佳宁心里酸涩的很,陪她说了一会话!

    留下一堆补品,就让她好好休息了,自己起身回了院落!

    昨天一早,上官弘玦就吩咐了,晚上要进宫赴宴,皇帝准备了晚宴,款待两位太子!

    为他们接风洗尘,她作为太子未来的正妃,现在又是郡主,也有资格出席!

    用过午膳,丫鬟们就开始为佳宁装扮,佳宁这具身子底子本来就好,经过精心一打扮,简直惊艳全场。

    丫鬟们刚将佳宁打扮好,上官弘玦就踏入了院子,佳宁一转身,正好见他进了房间!

    那一刹那,她在这个看似温和,实则冷血的男人眼中,看到了一抹惊艳之色。

    一瞬间的晃神,上官弘玦回过神来,唇边勾起一抹笑意,“若兰国色天香,今晚的宫宴,一定会惊艳全场!”

    佳宁淡淡一笑,“多谢弘哥哥夸奖,若兰愧不敢当!”

    因为要进宫参加晚宴,所以这晚膳,自然要在宫里用!

    既然佳宁已经收拾停当,上官弘玦为自己换了身衣服,两人就上了前往皇宫的马车。

    上官弘玦容貌也是一等一的好,今晚的他,也很迷人帅气,仍旧是一身墨蓝色锦袍!

    本是墨深暗沉的颜色,却被他穿出尊贵优雅的气质,举手投足间尽显雍容华贵!

    同样都是太子,程飞羽却是一身吊儿郎当,风流不羁的气质,与眼前这人,完全是两个类型!

    佳宁不得不承认,这是个难得的优秀男子,但佳宁却对他敬谢不敏!

    而对程飞羽,她也是假情假意,这些个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一会就要见到程飞羽了,佳宁不说期待,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只是不知道,这两位太子殿下,是几时来的!

    “弘哥哥,这两个国家的太子殿下,是刚刚才到吗?那为什么你们提前那么久就收到消息了呢?”

    上官弘玦淡淡的解释,“两位太子已经到了有几日了,这段日子以来!”

    “我们已经和他们洽谈过交易的事情了,我这几日也是在忙这件事情!”

    “今天的晚宴只是父皇正式招待他们二人而已,他们是两个国家的太子,我们不可怠慢!”

    佳宁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那这段日子,上官弘玦岂不是都和程飞羽混在一起,还有那位大蒙国太子!

    有一搭无一搭的说着话,两人慢慢悠悠来到皇宫!

    下了马车,身旁已经停了几辆马车,有一辆,佳宁还十分熟悉,更熟悉从车上跳下来的人!

    一段日子没见,上官玉珏似乎十分憔悴,整个人都瘦了一些,脸色也有些疲惫,不知他在忙些什么!

    佳宁只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多看,如今,这个男人已经控制不了她了!

    她爱搭理他就搭理他,不爱搭理,也可以不搭理他!

    更何况,上官弘玦就在她身边,她可不敢触怒这个冷血的男人!

    见上官玉珏向他们这边看来,上官弘玦一只手揽着佳宁的身子,往皇宫大门口走去!

    不远处马车上,又跳下了三皇子,上官弘玦揽着佳宁,走到近前!

    三皇子和上官玉珏纷纷见礼,“臣弟参见太子殿下!”

    说完看了看身旁的佳宁,三皇子倒是没有什么违和,直接打招呼,“幽兰郡主!”

    佳宁欠了欠身,“见过三皇子!”

    在这里,公主和皇子的等级是平等的,郡主见了皇子是要见礼的!

    转向上官玉珏的时候,也欠身见礼,“见过七王爷!”

    上官玉珏面色变了变,并没有多说,“幽兰郡主!”

    简单的见礼过后,几人一起往皇宫方向走去,他们之间虽然是亲兄弟,但似乎也没什么话说!

    几人一路沉默,上官弘玦一直将佳宁搂在怀里!

    上官玉珏一直低垂着头,没有什么表现,可能知道,他有什么表现也是白搭吧!

    他们来到宫宴的时候,时间还早,太子带着佳宁坐在属于他的位置上!

    上官玉珏和三皇子,也在自己的位置上纷纷落座。

    佳宁扫视了一圈,几位皇子都来了,大臣们也来了不少,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

    在不远处,她见到了坐在一张桌子前的蓝暖玉,还有八皇子!

    还有一位脸色稍显苍白的红衣男子,也和他们坐在一起!

    佳宁猜想,这位应该就是那位久不出府的六皇子上官玉璃了吧?

    这男人在人前装的还挺像的,一脸苍白,不时咳嗽几声,像是随时要挂了的样子!

    可想起前不久,她在太子府那一段活春宫,与眼前这人,还真是不相符!

    这六皇子的容貌,就如同他身上的那身衣服一样,妖娆艳丽,精致邪魅!

    一双桃花眼,无时无刻不在含情脉脉,只要与他对视,就给人一种随时向你放电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