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三章 择日完婚 私会程飞羽
    这该死的程飞羽,居然当面挑衅,但现在他是一国太子的身份,佳宁只好站起身来,欠了欠身,“若兰见过大辽太子!”

    程飞羽轻挑的凤眼中,闪过一抹精光,笑着说道,“郡主清丽脱俗,貌若天仙,上官兄得此娇妻,很有福气呢!”

    上官弘玦眉眼带笑,看着佳宁,“多谢耶律兄,若兰温婉贤淑,端庄得体,甚得我心!”

    佳宁微微低头,不敢与他们任何人对视,生怕泄露在眼中的情绪!

    程飞羽似是被气的不轻,面上却没有表露出来,深深看了佳宁一眼,转身回了他自己的座位!

    不知道是不是有了他的开头,那位大蒙国太子,居然也端着酒杯,过来向上官弘玦敬酒!

    “这几日上官兄的款待,天浩万分感谢,这杯酒敬上官兄和幽兰郡主,夫妻恩爱,琴瑟和鸣!”

    上官弘玦再度举杯,唇边挂着不失礼数的淡笑,“多谢蒙兄!”

    人家敬的是他们两个,佳宁也只好以杯中果汁代酒,举了举杯,“多谢大蒙太子!”

    不知是不是佳宁的错觉,这位大蒙太子看她的目光,居然有些意味深长,好在他敬过酒以后,转身回了他的位置!

    看着殿上的人,频频来回,你敬我,我敬他,皇帝坐在上方,俯览全场,目光落在佳宁身上。

    “若兰,这段时日,在太子府上住的可好?”

    佳宁放下酒杯,起身来到殿中,欠身行礼,“多谢皇上关怀,太子殿下对若兰很好!”

    皇帝满意的点点头,看着佳宁的目光,充满着慈爱,“那就好,看到你们相处融洽,朕心甚慰!”

    “弘儿从小到大,从未让朕失望过,等再过一段时日,朕就让你们完婚!”

    佳宁心中一震,抬眼看着上方坐的皇帝,完婚,这么快?

    可这个时候,不止有不少大臣在,连他国太子都在这里,她就算心里有想法,也不能说出来!

    况且,她的想法,根本就不会有人顾及,佳宁低下头行礼,“一切但凭皇上做主!”

    佳宁有些精神不在状态,回了自己的位置,想着,万一真的要被嫁给身旁这个男人,心中一片悲凉!

    见佳宁脸色似乎有些苍白,上官弘玦关切地看着她,“若兰,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佳宁转过头,有些茫然的看着他,摇摇头,“我没事,只是觉得殿里有些闷,我出去透透气,一会就回来!”

    上官弘玦见她的确是有些不舒服的样子,点了点头,“有他国使臣在此,我不能擅离席位,让丫鬟陪你出去吧,早点回来!”

    佳宁似乎不想说话,点了点头,起身带着贴身丫鬟离开了浮光殿,至于别人的目光,她暂时顾及不了那么多!

    佳宁带着丫鬟,走出浮光殿,出门不远,转了几个弯,有一片荷塘!

    现在是初春时节,荷塘里只有一池碧水,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

    看着这池碧水,佳宁轻叹了一口气,见她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忧伤,身后的丫鬟关切地问,“郡主,您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佳宁没有回头,淡淡的说,“我没有哪里不舒服!”说了不舒服又能怎么样?谁也救不了她!

    她现在甚至萌生了一股,逃跑的冲动,反正体内的毒也解了,可她不能!

    爹的仇还没报,她自己的大仇也没报,更何况她,能逃到哪去呢?谁又能帮她逃跑呢?

    单冰煜,程飞羽,就算她和他们一起逃走了,也只是转陪在另外一个男人身边,和现在又有什么区别呢?

    站了一会,佳宁觉得胸口的郁闷,消下去很多,转过身,想回到浮光殿去!

    下一秒,面前一道影子闪过,她已经被抱到了一个宽阔的怀抱中!

    忽如其来的动作,惊的佳宁刚要惊叫,就被对方一把捂住了嘴,“若兰,是我!”

    一听这熟悉的声音,佳宁抬眼一看,果然是程飞羽!

    程飞羽放开捂着佳宁嘴的大手,佳宁立刻说道,“你怎么在这里,赶紧回去,贸然离开大殿,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程飞羽才不管那些,一把抱住佳宁,转身将她压在假山上,浓厚的男性气息,将佳宁紧紧包裹!

    “若兰,我好想你,看在你陪在别的男人身边,我简直嫉妒的要发疯,看到你出来,我怎么能不一解相思之苦呢!”

    程飞羽的吻,随即印了上来,佳宁反抗不了,也无法反抗,被他按在假山上,肆意亲吻!

    他的一双大手在佳宁身上,来回抚过,从远处看,一身着墨黑色锦袍的男子,正在将一位白衣姑娘压在假山上,肆意轻薄!

    好容易程飞羽放开她的嘴,转战到脖颈间,佳宁抗拒着他,“飞羽不要!……这里不行!……你快放开我!……”

    她一直在服用那样的药物,只要男子对她挑逗,她身体就会有反应,可这里根本就不安全!

    程飞羽怎么能精~虫上脑,在这里就对她做这样的事,被人发现就完了!

    程飞羽正在兴头上,怎么肯放开她,边亲吻着她边说道,“若兰别担心,那个丫鬟已经被我弄晕了,不会有人发现的!”

    佳宁推着他又要凑过来的脸,“我说的不是丫鬟,万一有人路过,被人看到可怎么好,飞羽,这是大晋国的皇宫,你不能这样!”

    程飞羽将她紧紧揉进自己怀里,粗粗的喘息着,“这段日子我想要你都快想疯了,你可真忍心拒绝我!”

    “你放心,我的侍卫在那边看着呢,有人过来,他会提醒我们的!”

    一听他说这话,佳宁顿时一惊,向程飞羽身后看去,果然,不远处守着的,正是一身黑衣的单冰煜!

    虽然距离这么远,但佳宁仍旧看得见,他一双眼眸中,满满都是落寞和悲伤!

    刚才程飞羽对她做的一切,他都已经看到了吧?他就守在不远处,不可能看不到!

    佳宁有些愤怒的目光,落在程飞羽脸上,“你别当我不知道,你带进宫的侍卫,根本就是单大哥!”

    “你跟他本就是好兄弟,怎么可以当着他的面,如此对我?”

    程飞羽眼眸沉了沉,不再一副色狼的样子,勉强压下自己的欲望,“我们的事,我已经告诉煜了!”

    “既然你选择了我,他早晚都是要面对的,为什么不能在他面前?难道你心里还舍不得他吗?”

    “程飞羽!”佳宁有些生气,“这与我和单大哥之间怎么样无关!”

    “只是,你身为他的好兄弟,不该这样刺激他,你放开我,我要回浮光殿了!”

    见佳宁生气了,程飞羽软下语气,将她抱在怀中,“若兰,好了,是我不对还不行吗?”

    “我们久别重逢,你就不能多陪我一会吗?你回去就要陪在上官弘玦身边!”

    “我不想让你回去,我恨不得马上就把你带走!”

    若兰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忽然一笑,“飞羽,我现在可是大晋国未来的太子妃!”

    “就算你是大辽太子,私自把我劫走,大晋国也不会善罢甘休的,你认为,你现在还有能力把我带走吗?”

    “或者说,你想和大晋国开战,只为了争夺一个女人!”

    “对了,前段日子有太医帮我诊脉,检查出我体内已经没有毒素了!”

    “上官玉珏已经把解药给我了,解药的事情,你就不要再费心去找了!”

    程飞羽也知道,佳宁说的是事实,如果佳宁只是一个江湖女子,又没有中毒!

    他从上官玉珏府中把她带走,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可现在佳宁的身份已经是一国太子妃!

    就算他是大辽太子,如果私自从大晋国劫走太子妃,那也是大大的不妥,一个搞不好,两国真的有可能会开战!

    见他犹豫起来,佳宁心中不屑的冷哼,“所以,如果你想把我夺回你身边,必须要有一定的能力才行!”

    “还有上官玉珏,他当初加诸在我身上的种种羞辱,还把我爹害成这样!”

    “我简直对他恨之入骨,飞羽,如果你真的爱我,可以帮我报仇吗?”

    程飞羽注视着佳宁,“若兰,我当然是爱你的,这点你不可以怀疑!”

    “无论有多么艰难,我也会想办法让你回到我身边,只是我不明白,上官玉珏怎么会给你解药呢?”

    佳宁摇摇头,“这点我也不知道,在王府的时候,他的确对我很好!”

    “我猜,也许他是喜欢上我了吧,他并没有特意给我吃过解药,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给我解的毒!”

    “也是后来太医检查,才发现我体内的毒已经被解了,无论他为何给我解药,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现在我的毒已经解了,你愿不愿意为我报仇?”

    程飞羽将佳宁抱进怀中,“我当然要为你报仇,就算你不说,我也不会饶了他!”

    “现在既然你的毒已经解了,我要找他算这个总账,他敢如此对你,我一定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靠在程飞羽的怀里,佳宁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紧紧的抱住他的劲腰!

    “飞羽,谢谢你,谢谢你愿意为我报仇,如果没有你,若兰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